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半路被截
    “你不是不爱管这种闲事的么?”

    马车里,顿时只剩下林梦雅跟龙天昱两个。

    烦人的都走了,龙天昱正是一脸的放松。

    不过看到林梦雅好像是颇为关心此事的样子,一句怎么听,都好像是吃醋似的问话,就勾起了林梦雅满脸的甜笑来。

    “我自然是不喜欢管这种闲事的,可咱们既然跟侯月天扯在一处了,现在想要撇清楚,怕是晚了。”

    林梦雅端起龙天昱特意给她调制的奶茶,这里面加了许多的牛乳跟糖浆。

    自打发现她的味觉退化了以后,龙天昱跟清狐两个,就变着法子的给她添加营养。

    有时候她还真是感谢折腾得自己半死的毒药,不然的话,她非得被活生生的喂成个圆球不可。

    “你倒是敏锐,这也注意到了?”

    看着林梦雅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龙天昱的心中,却是打了个突。

    毕竟,他跟清狐可是有不少事情瞒着林梦雅呢。

    只是看到林梦雅并无拷问他的意思后,敛去了眼中的忧色,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不过是看到咱们后面,好像是多了几条尾巴。你说这群跟踪的探子,怎么就这么不上心。起码伪装得像一点吧,说起来,还没有你父皇派出来的那一队专业呢。”

    林梦雅这话说得龙天昱也是颇为赞同,细作也好,密探也罢,其实佼佼者,都是需要受到特殊的训练,方才能隐藏在其中,不被人发现。

    这部分的人,哪家都保不齐养了几个。

    但即便是在军中,这样的人才也是有限的。

    要想要大面积的监视,需要的人不少,破绽自然是有的。

    别说林梦雅能够看得出来了,就算是他们队伍里,随意拽出一个没瞎的,仔细分辨也能看得处异常来。

    如此不周密的安排,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来监视,还是来主动暴露目标的。

    “若是你看得不顺眼,我悉数将他们处理了吧。”

    龙天昱从来除了林梦雅之外,不曾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如今说起来,倒像是拍死苍蝇一般的随意。

    摇了摇头,林梦雅笑眯眯的喝下了这杯,高热量的奶茶。

    “还是算了吧,到底是人家的地盘,我们还是乖一些的好,免得给侯先生添麻烦。清狐怎么还不回来,我还想知道,能让侯先生如此失态之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绝色人物呢!”

    林梦雅一脸兴致盎然的样子,真是让龙天昱爱到不行。

    大手轻柔的理了理她的长发,自打从临天国回到京都以后,似乎,鲜少看到她如此活泼俏皮的样子。

    说来说去,她终归是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女子。

    只是她的人生,却因为自己的牵扯,而有了太多太多的沉重。

    把她微凉细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之中,紧紧的握住,想用尽了一辈子的力气,却又担心,会伤了她。

    手指缠绵,一如他们交织在一起的心。

    那双幽深的黑眸之中,除了她,再也装不下其他了。

    “雅儿,其实我想,和你去过无忧无虑的日子。”

    愣了愣,随后又浅浅的笑了笑。

    “说什么傻话呢,难不成,咱们学人家高人,隐归田林,过一些闲云野鹤的日子?”

    歪着头,林梦雅以为龙天昱是跟自己玩笑。

    可龙天昱却认真的看着她,似乎,不像是说说而已的。

    “若你喜欢,又有何不可?”

    心头微颤,其实,这何尝不是她曾经的梦想。

    只是——

    垂了头,才看到与他不经意间,交缠的手。

    自从她进了昱亲王府的大门,命运,便是与他纠结在了一起。

    要是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即便是背了个红颜祸水的名头,也未必不能和他放弃一切,归隐山林。

    可惜,她不是。

    “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我们却早已经身不由己。龙天昱,其实你不必为我放弃太多,我们既然是夫妻,那必定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要是我只为了顺自己的心思,却要你失去一切,那我不是太自私了么?”

    林梦雅主动握住了他的手,靠在他的怀中,嗅着他的身上,随她一样染上的点点药香。

    “爱一个人,并非是要让他为了自己,抛诸一切。我知道你有这个心,所以我又为何不能,与你携手共度一切呢?你生来便是皇子,我生来,也承袭了我母亲的命运。既然逃不掉,那就去面对吧。只要与你一道,即便是死了,我也算是没白活这一世。”

    手臂,紧紧的把她锁住。

    把脸埋在林梦雅的肩膀上,龙天昱只觉得一颗心,早就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她的一双小手拿捏住了。

    为何,她总是能说出,让自己感动到心神俱颤的话来?

    只是,她从来不是个纸上谈兵之人,一桩桩一件件,亦都是为了他,细心的谋算,丝毫,没有考虑到她自己。

    他恨不得现在,就与她一起白头,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即便是沧海桑田,有她在怀,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好啦!要是让清狐他们撞见,又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笑得有些羞涩。

    好像是自从她身体不太好了以后,龙天昱变得比以前更加大胆了。

    什么亲亲抱抱的,更是完全不背人了。

    她虽然是个现代人,还是个脸皮颇厚实的主儿,却也觉得,这家伙未免有些太过大胆了。

    当初在王府里头的时候,家里的那些脸皮薄的小丫头们,每次看到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会粉红着一张俏脸,指指点点。

    唉,她这辈子的清誉啊,全都栽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了!

    “咳咳,启禀王爷王妃,外面,有人拦住了我们的车马。”

    不太好意思的假咳声,立刻惊动了马车里的这一对佳偶天成。

    林梦雅分辨出是林魁的声音来,刚想要挣脱开来,却被龙天昱,抱得更紧了。

    “何人?”

    霸道的把她锁在怀中,也不管他家的小娘子,脸色如何桃红泛滥。

    龙天昱的声线,却是半点都没有改变,正经得像是在金銮宝殿之上的样子。

    “属下不知,只是来人颇多,也并未动手。领头的人说,只是想要请王爷跟王妃,过府一叙。”

    被人认出来了?林梦雅抬起头来,一脸的惊讶与疑惑。

    “可是跟侯月天有关?”

    林魁回了声是,也让林梦雅顿时放下了一颗心。

    她就说吧,他们与侯月天一路,也自然是被他们当成了侯月天的人。

    刚才的那一幕,也许是个调虎离山,也许不是。

    总之,他们现在,却是被人盯上了。

    “跟他们去。”

    龙天昱随意在马车里拿了件披风,就把林梦雅给裹了个严实。

    在这种事情来,他们二人一向是颇有默契的。

    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上,许多事情,也不得不低调一些。

    况且人家既然趁着这个档口来请他们去,所图也不过是侯月天罢了。

    以清狐的脑子,他自然会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同人家撕破脸的。

    但若是对方想要对他们不利,也不会讨到什么便宜。

    毕竟,他们这两口子,可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淡然的坐在马车上,任由周围那些穿着黑红统一服饰的人带着他们走。

    没过多久,就到了一处规模颇大的庄园门口。

    林梦雅透过窗子,只能看到这是一个颇为气派的地方。

    但却没看到主人家,大概是因为,他们只能算是这场戏的配角而已罢了。

    一路上,那引路的人,都对他们颇为客气。

    虽说是被人挟持的,却也没恶言相向。

    倒是她被龙天昱从马车上抱下来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好在龙天昱不是个大方的人,立刻用斗篷盖了她的花容月貌,冷着一张脸,把她抱入了临时安排给他们的房间。

    “二位且先在此处歇歇,我家老爷,不是故意要为难二位,只不过是想要请与你们同行的那人过来而已。”

    领头之人,不知为何,对他们客气了不少。

    言语间,也多了几分的恭敬。

    林梦雅被蒙在衣服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

    精简到家的回答,果然是她家夫君的一贯作风。

    那领头人大概也不知道,如何该继续下去吧。却是拱了拱手,就离开复命去了。

    “呼,你想闷死我呀!”

    关门声才刚刚传进耳朵里,林梦雅就一下子掀开了披风,冲着龙天昱不满的嘟囔着。

    严冰似的俊脸,瞬间就春暖花开。

    把她轻柔的放在床上,又替她理好了长发,才坐在床边,与她轻声谈话。

    “我家娘子的容貌,岂是他们能随意看的。这里很安全,我们想走,随时都能走。”

    林梦雅被噎住了,狐疑的看着龙天昱。近来,她可是越发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那个当日,不情不愿的把她迎娶进门的冷面煞神么?

    小手捏了捏龙天昱的俊脸,手感一如从前,怎么这性子,如今却变了这么多呢?

    “怎么了?”

    龙天昱丝毫没觉得,此时自己的态度,已经温柔得让他的媳妇儿,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艰难的摇了摇头,林梦雅还是压下了自己到嘴边的疑问。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