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好心好意
    “瞧你,想什么事情这么出神?”

    林梦雅摇了摇龙天昱的袖口,今天可是奇了怪了。

    龙天昱很少会像是她一样走神,可现在,不仅是走神了,还走得彻彻底底。

    连她刚刚想要跟他再确定一下购物单的话,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手又在龙天昱的眼前晃了晃,终于算是把他不知道飘到哪里的思绪,给带了回来。

    “哦,我只是在想,去七绝峰的路线。我听清狐说,你好像是颇为不放心似的。东西我都已经检查过了,没什么遗漏的。”

    在她的面前,龙天昱显然不是个扯谎的高手。

    当然,转移话题这种干难度的技术活,在观察入微的林梦雅面前,就显得困难重重了一些。

    点了点头,林梦雅却没有立刻拆穿他。只当他说的是实话,不过她近日来总觉得胸口有点发闷。

    神农系统现在因为她身体状况的问题,只能开启几部分的功能了。

    现在,神农系统的检测消息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她身体机能,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减退。

    那早就隐藏在她血肉之中的毒素,也渐渐的,有了要爆发开来的样子。

    幸好,周围的人,只除了清狐还有些疗伤的本事外,都对医学是个门外汉。

    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了。

    小手,在龙天昱看不到的地方,悄然握起。

    至少,要在到七绝峰之前,让自己尽力的撑住吧。

    一行人启程,又要再次在路上奔波。

    幸好这段日子以来,林梦雅应该早就习惯了赶路。

    东夏国,比不得在晋国。

    虽然龙天昱跟清狐,在这里也不至于孤立无援。但却不如,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如。

    “我听家兄说,先生似乎,还有别的要事缠身。”

    马车内,三个男人,并林梦雅,都是心不在焉的,喝着她亲手烹好的茶。

    眼角微微上挑,林梦雅有些歉意的看着侯月天。

    她倒是个大麻烦,似乎耽误了侯月天不少的事情。

    “无妨,你们所去的七绝峰方向,恰好也是我要去的地方。”

    放下了杯子,侯月天的脸上仍然是带了笑意的。

    近来,他似乎跟龙天昱不再那么针锋相对了。

    林梦雅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心头却是觉得欣慰的。

    否则,这两个人每天都要吵架,直叫人觉得头疼不已。

    “我想起来,你之前同我说过,是为了令慈寻药的。只是不知道,你寻的那味药,七绝峰到底有是没有。若是没有的话,只怕你又要白跑一趟。不如,我们去寻的时候,顺路也帮你寻找一番。先生且去别的地方看看,这样既不耽误时间,也多了一分希望。不管找没找到,咱们都去江城汇合,你看如何?”

    这话是林梦雅提出来的,可侯月天的脸色,却明显的有些不太好看。

    他能看得出来,刘玉对这个未过门的妻子,俨然是情根深种。

    不然,以那人的性子,又岂会放下身段,每日忙里忙外的照顾一个女子?

    眼神之中,却深藏着几分隐晦的无奈。

    这几个人的身份,他前几日在就已经派人查了个大概。

    可越是知道她是谁,就越让他的心里,多了几分的期待。

    “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个我自然是不能忘怀的。何况,你们三人在东夏国,若是有我在的话,有些事情,也能方便一些。我母亲的病,倒是不急。”

    侯月天只当是林梦雅碍于别人的心情,想要把自己支走而已。

    他却不知道,林梦雅当真是一片好心。只是这好心,却是被别人,给‘怂恿’出来的。

    垂下了眼眸,再说下去,林梦雅只怕侯月天会多想,觉得自己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他们从江城出来,才知道东夏国虽然不排外,但是作为一个外国人,如果想要在东夏国各个城市里出入,必须是要持有城主府的印鉴的。

    这东西就相当于现代社会的护照,不管是在哪一边入境的,都必须拿着自己的文牒,去城主府兑换才成。

    他们的身份虽然做过了手脚,但有侯月天在,却变得万无一失。

    这个忙,她可是一直记在身上的。

    只是昨晚龙天昱在入睡前,曾经拉着她说了不少的话。

    中心思想就是,侯月天看起来也不像是个闲人。每天跟他们这样赶路,会不会耽误人家的事情。

    她这才想起来,侯月天也是要寻医问药的。

    不过这几日她脑袋昏昏沉沉的,倒是忘了这件大事。

    今天提出来了,也让人家给婉拒了,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低下头,看着手中捧着的茶杯。

    唉,想要找点大家都喜欢的话题,真难。

    四个人里,清狐一向是最伶俐的。化解尴尬什么的手段也最多,有他在,几乎不会冷场。

    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饶是林梦雅差一点把清狐的衣服,盯出个洞来,都不见他开口。

    马车里,刚刚才燃起的那么一点点的和谐小火苗,瞬间就被灭了个干干净净。

    “唉,头疼。”

    清狐忽然间撑住了额头,做出一副西子捧心之状。

    林梦雅以为这是他新找的话题,立刻装作关切的样子,跟他搭话。

    “怎么了?可是昨晚受凉了?”

    面对如此殷切的林梦雅,清狐却显得有些不知好歹了。

    一双桃花眼闲闲的看了她一眼后,居然扭过头去,话都懒得回她一句。

    好样的!算他狠!

    眼看着车厢里又再次恢复了尴尬的局面,林梦雅只恨得差一点扑过去咬他。

    她可不是没有看到,好不容易平息了的龙天昱跟侯月天的瞪眼大战,如今又要有展开的苗头。

    扶住额头,她到底是脑子抽了哪根筋了,没事把这三个都招到自己的马车里喝茶这做什么?

    现在可好,这无聊到家的场景,还真是让她浑身都难受。

    视线眺望着远方,他们如今已经出了江城,往夏城去了。

    约莫是因为靠近边境的关系,江城跟夏城之间的几个城镇,也都是十分的繁华。

    在晋国的时候,他们选择的,都是条条无人问津的小路。

    如今总是热热闹闹的,倒是让她看得有些乏味了。

    正托着腮无聊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却看到一旁的侯月天,忽然间盯住了车窗外面的某个地方。

    马车疾行,他却是目不转睛的看,身子都贴在了车窗上。

    一双大手伸过来,却是把林梦雅给揽入了怀中。

    龙天昱有些不满的看着侯月天,想要趁机楷他夫人的油,做梦!

    “别闹。”

    坐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却是悄悄的掐了他一把。

    警告了一声后,一双眼睛,却是兴致盎然的落在了侯月天的身上。

    只是,那家伙却是死死的盯着窗外的某处,哪怕是车子过去了,竟然久久无法回神。

    这段日子以来,林梦雅可是知道这位侯先生,虽然是有翩翩的风度,却也是个城府极深的家伙,能让他露出这幅样子,想来,应该是发生了些大事吧。

    默默的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里,都读出了一丝丝,绝不是幸灾乐祸的好奇来。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等他主动开口的好。

    现在追着问,岂不是显得她太八卦了?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他!”

    这语气,林梦雅绝对可以肯定,是震惊。

    此时,侯月天却是失魂落魄的,颓然的倒在他的位置上。

    林梦雅心中,千万个念头一闪而过。

    这种状况,不是见到老情人,就是见到老对头了。

    鉴于侯月天是个,见到美人眼神也吝啬给人家的主儿。

    林梦雅倒是倾向于,侯月天是见到了老情人了。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她立刻清了清嗓子,命人立刻靠边停车。

    “侯先生?先生?”

    温和的唤了两声后,终于是唤回了侯月天的神志。

    摊了摊手,林梦雅指了指窗外,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来。

    “哦,抱歉。我得出去看看,你们不用等我。到了夏城,我自会去寻你们,必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刚刚还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如今就像是火烧了屁股似的要下车。

    林梦雅觉得,自己的猜测,有可能准了。

    立刻做出了一副请便的样子,看到侯月天下车,跑得瞬间没影了,林梦雅在心头,安抚着自己跃跃欲试的好奇心。

    “怎么样,要不要我跟上去?”

    西子捧心的清狐,也立刻变成了活泼的好奇宝宝。

    挤在门口,跟林梦雅一起,看向了侯月天跑走的方向。

    “还是算了吧,我猜他一会儿肯定会回来。”

    摇了摇头,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怀里,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笃定。

    果然,话还没落,跑得没影了的侯月天,又自动折返了回来。

    这一次,他却是也没进马车里,只是急匆匆的从他的手下手中,牵了一匹马儿,骑上以后,又是一路绝尘而去。

    “好了,现在你可以跟上去了。不过,你得快一点了。”

    林梦雅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让清狐看得有些狐疑。

    他也不是那么热衷于打探别人的私隐,不过是因为,他们现在都是一路人。

    要是侯月天做出点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拖累他们就糟了。

    于是,本着监督的心态的清狐,就在林梦雅期待的目光下,提起了轻功,也跟着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