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提前准备
    尽管钱华的突然出现,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可当龙天昱抱着沉睡着的林梦雅,出现在客栈的门口的时候,还是小小的,让清狐跟侯月天惊了一惊。

    “怎么了?可是丫头又发病了?”

    清狐迎了上来,一双眼睛,着急的看着龙天昱怀中的女子。

    想要接过来,却被他轻轻闪过。

    “无事,太累了,所以睡着了而已。湖心岛不用去了,我已经接到了确切的消息,那药,只在雪山七绝峰才有。”

    龙天昱抱着林梦雅,径自走回了客栈的房间。

    身后,不管是清狐跟侯月天,都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此事可是当真?”

    侯月天有些怀疑,毕竟,江城外面的湖心岛,即便是有城主的允许,想要登上也是困难重重。

    更别提在那上面寻找七毒圣草了,如今竟然被那个刘玉手下的人探得了。不由得,让侯月天觉得,是不是刘玉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眉头微皱,如今都是这个光景了,一切都应该以清歌姑娘的身体为重,不是么?

    “别去了,既然他这么说,此事定然已有了结果。在他眼里,世间世事,都没有她来的重要。”

    一只修长的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要说世上谁人能够把龙天昱对林梦雅的好,看得清清楚楚。

    怕是除了他,在没有任何人了。

    那家伙虽然大多时候闷声不语,亦或是冷着一张脸。

    但一旦关系到她,也会瞬间,从一座大冰山,瞬间变成沸腾的岩浆。

    若是差了一分,清狐也会拼尽全力,把丫头从他身边带走的。

    可惜,世上再无像是龙天昱这样,能够把林梦雅,完完整整的放入他自己的心窝子里了。

    因为得了龙天昱的消息,所有的准备,便都转向了上雪山的准备。

    七绝峰可不是那么容易攀登的,尽管在清狐也算是准备充足。林梦雅还是不放心的,强调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防寒的衣服,登山的绳索,火种跟一些不怕坏的干粮,对了,最重要的是一些冻伤的药。这些可是万万不能少的,清狐,你确定都买好了么?”

    坐在轮椅上,这已经是林梦雅第十五次耳提面命了。

    就连清狐这样的好脾气,都有些耗尽了耐性似的,耷拉着一张脸,应付着这位姑奶奶。

    “我说丫头,你什么时候变成管家婆了?东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养精蓄神等着寻药便是了。”

    自打懂事以来,清狐就不曾被人这样,掐着耳根子念叨过。

    好不容易看到了进门的龙天昱,立刻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呼了上去。

    “快看看你家娘子吧,这唠唠叨叨的,竟跟个老太婆一样。”

    被人说成是老太婆,林梦雅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只不过随手,把刚刚喝干净的水杯,面无表情的丢了出去。

    “咚”“哎呦!”

    俩道声音的同时发出,让林梦雅十分满意的低下了头,继续看着手中的单子。

    说她老,哼,也不知道哪一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在装嫩。

    自知理亏的清狐哪里还敢逗留,脚底抹油立刻从林梦雅的面前消失。

    龙天昱也早就看过了这俩个人之间的相处,嘴角勾了勾,不甚在意的关上了房门。

    “雅儿,睡得好不好?身体还有什么大碍么?”

    林梦雅抬起头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冲着他笑了笑。

    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毛病,自打昨天,自己无意中睡着了,被他抱回来以后,就又过上了小婴儿似的废物生活。

    不管去哪里,龙天昱都不在允许她自己去了。

    虽然他是身强力壮,抱自己,就当个玩似的。

    可她终归是个成年人了,即便是现在腿脚不方便,可总这么抱着,她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何况,许多时候,还有侯月天他们在场。

    每一次,她都觉得,侯月天跟那俩位城主的眼神,总是有些怪怪的。

    只是,一向都站在她这一边的清狐,如今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竟然叛变了。

    唉,家门不幸啊!

    “没事,你不用老是守在我身边。我看林魁这几日拿回来的政务不少,不如咱们去雪山的时候,你就在底下接应如何?”

    如今,龙天昱可是朝堂炙手可热的人选。

    再加上他有军功在身,不管是内务亦或是对外的决策,都处理得妥妥当当。

    即便是没有他们林家的帮衬,也依旧获得了不少的支持。

    她原本就知道,龙天昱从娶她的那天开始,看重的就不是她的身家地位。

    可如今,她丝毫不能帮上他的忙不说,反倒是成了他的累赘。这让林梦雅,总是觉得有些抱歉。

    “没事。”

    伸出手来,习惯性的把她揽入了怀中。

    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一丝阴郁,却从龙天昱的眸子里闪过。

    之前,他曾经吩咐过凌夜,去替他做一件事情。

    如今那件事请,已经颇有了成效。用不了多久,即便是不用父皇手下的人,他也能把林梦雅完完全全的保护起来。

    烛龙会又能如何?若是敢动她,他自然是要连根拔除!

    这几日,他的人也在追查林家父子失踪的消息。

    看来,是跟烛龙会的那帮家伙,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不知道雅儿的毒,到底能不能解。若是能解开,他也好安下心来,悄悄的替她把父兄都寻回来。

    最重要的,终究是她。

    “你成日不在京都里,早晚有人会发现的。还有上官慧,咱们既然跟她一起做了这场戏,总归,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吧。”

    林梦雅趴在龙天昱的怀中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睛,开口说道。

    上官慧倒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早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自然,她也是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了那么一点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至于跟她之间的交往,怕也是编了个瞎话,就瞒混过去了。

    如今有她‘虎视眈眈’着龙天昱正妃的位置,别人,一时三刻也是拿她没什么办法。

    只是,她怕万一晋元帝来一招将计就计的话,只怕傻眼的,就会是她了。

    “轻寒还算是顶用,至于上官慧么,她倒是不傻。三天两头的就跑到咱们府里喝喝茶,侍弄侍弄花草。只不过父皇还是对她颇有戒心。她又时不时的,去宫里跟皇后亲近亲近。怕是现在,谁也没有她春风得意了。”

    龙天昱极少,会如此评价一个女子。

    想来,一是因为上官慧的确是聪明,既不会给他添麻烦,还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二来嘛,早晚上官慧都是他们的嫂嫂,自然,是跟外人不同的了。

    “也难为她了,两边都不是好惹的,她倒也能吃得开。龙天昱,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以你父皇的为人,他怎么会,默许你跟我一起出来呢?”

    这句话,从第一天见到龙天昱开始,林梦雅就想要问个清清楚楚了。

    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继承自己的江山,他甚至都不惜牺牲当年的同袍之义。

    把她贬为侧妃不说,还任由别人诬赖哥哥,又逼得父亲,不得不交出手中的兵权。

    说实话,她对这个皇帝,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度了。

    若不是因为,他确确实实的是龙天昱的亲生父亲,说不定,她现在早就寻个由头,起兵造反什么的了。

    如今,那个老顽固居然默许了他最钟爱的儿子,跟她一起去涉险。

    不管怎么想,林梦雅都觉得,这件事情,透着怪异。

    在林梦雅看不到的角度,一丝凝重,飞快的浮上了龙天昱的双眼。而后,却是硬生生的,被他给隐藏了起来。

    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几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才算完。

    好在林梦雅现在的感觉迟钝得很,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大概,是因为跟南安国和谈之事吧。毕竟,大晋与南安国如今缔结了条约,也算是给他了了一桩心愿。况且,若是我不跟着你出来,在京都里,也是什么都做不了的。且现在太子跟皇后,正拼了命的想要找我的麻烦。我躲出来,也是为了清静。”

    平静的说完理由,龙天昱的一颗心,却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其实,不仅仅是林梦雅怀疑,就连他的心里,也是存了个疑影。

    他出来的仓促,又是在路上,临时调动的四圣卫。

    难保父皇,不会得知自己往东夏国去的消息。

    可奇怪的是,父皇并未阻拦,甚至这几日,让人转交给他的政务,都是一些并不着急的。

    也许,在昨日之前,他会觉得,也许是父皇,对他跟雅儿,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吧。

    但是如今,他却只觉得心头,被无端端的吓出一层冷汗来。

    父皇对于古卫之遗的执念,是他想象不到的深重。

    甚至于,他听四圣卫里的老人们说过,当初,父皇想要继承皇位之时,还曾在暗中,疯狂的寻找过古卫之遗的踪迹。

    这些年来,想必也并没有绝了这个心思。

    可是,昨天钱华曾经说过,古卫之遗的关键,就是他的雅儿。

    那么,也许当初林夫人的去世,跟雅儿成为他的正妃,是不是,并没有他之前所想的那么偶然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