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古卫之遗
    两个人往街上转了一圈,林梦雅向来不喜欢太热闹,两个人一路走来,却是无意中,走到了一条较为僻静的巷子。

    彼时林梦雅已经是昏昏沉沉的想睡,龙天昱也不吵她,只是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却没有想到,就在俩个人即将要走出巷子之时,一丝不寻常的动静,突然从旁边袭来。

    龙天昱下意识的用身体护住了林梦雅,却没想到,刚才自己听到的,不过是别人故意发出,用来引他上钩的。

    就在他会过神来,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漫天的白色粉末,飘飘洒洒的自空中飞散开来。

    龙天昱飞快的用内里把那些粉末都催开,却还是有星星点点,没来得及催开的药粉,洒在了林梦雅的脸上。

    刚才还半梦半醒之间的她,却是立刻睡了过去。

    硬挺的眉头紧皱,一把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探得她的脉息还算是平稳,这才抬起眼眸,冰冷的笼罩在那个从巷子的外面,踱步进来的男子。

    “别怕,这不是什么毒药,只不过,是让她睡得更安稳一点罢了。而且我想,你也不会想让她,听到我们今天说话的内容。”

    巷子口,男子一袭白衣,摇着一把折扇,面色沉静如水。

    清俊而平和的面容,带着善意的浅淡笑容,声音也是那样淡淡的,让人,不得不信服他似的。

    除非像是龙天昱这般心志坚定之人,其他的,怕是立刻,就把他当做了好人一样。

    只是好人,谁会用这种突袭的方法?

    “昱亲王看来是误会了,其实,在下并非是什么歹人。只是跟这小丫头的师父有旧,在她临来之前,他师父曾经托人来找过我。我左右也是没什么事情,这才追到这里来,为的,只是帮一帮忙而已。”

    来人一句话,就点破了龙天昱的身份。

    却是做出了一副无比真诚的样子,双手一摊,嘴角带着几丝诚恳。

    只是龙天昱向来是个多疑之人,又何况是这种,上赶着来讨好他们的人。

    “我就知道你不会信,这是他那个糊涂老师给我写的亲笔信。说是你们看到这个,就明白我的身份了。放心,你家小丫头有他老师的*,早就百毒不侵了。若不是亏得有我的青玉散,只怕寻常的蒙汗药,还弄不倒她呢。”

    那人说着,却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书简来。

    也不看,伸手就丢给了龙天昱。

    后者先是谨慎的前后看了看,又把怀中熟睡的女子,安置在了轮椅之上,这才捡起了地上的信,确定里面没什么机关后,才打开来看。

    信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的字,但是是前后颠倒的。

    不过他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因为这曾经是林梦雅用来跟她的老师和自己玩笑的一个小巧思。

    那时候,因为太子跟其他人的眼睛,老是盯着他们昱亲王府。

    为了给老师传送消息,还不被别人发现,他们就选了几首诗歌,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

    这样的话,许多常用的字眼,就能够在诗歌里面找到了。

    多番下来,林梦雅他们三个,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方式。

    而且,除了他们三个,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龙天昱仔细的辨认了开来,字迹是百里睿的,内容也跟他所做的对比完全吻合。

    看来,这人真的是百里睿的朋友。

    信上,百里睿说,这人名为钱华,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且医术超群,这次来,也是为了帮助他们,来解决林梦雅身上的余毒之事。

    只是按照信上说,百里睿应该在几天前,就能够追上他们的。

    为何,会晚了这么多天。难道说,他是个假的?

    钱华看着龙天昱的目光,又变为了疑惑,知道自己又不得不解释一番。

    轻咳了两声后,周围发出了一阵细微的簌簌之声,看来,怕是有人离开了。

    “现在有什么问题,你尽可以问了。”

    钱华大大方方,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龙天昱把信捏在手中,不留痕迹的打量了钱华一番,开口说道。

    “既然你是百里前辈请来的高人,那为何,会晚了那么多天?光是凭着这封信,怕是难以,让我信服。”

    钱华似乎也有无奈,耸了耸肩,收起了手中的那一把纸扇。

    “唉,这个事儿,其实我也是为了你们好。你既然是晋国的皇室,那烛龙会之名,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吧?”

    又是烛龙会!龙天昱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些许的紧锁。

    随后又恢复了正常,看向了钱华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戒备。

    “我跟那个家伙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受到过烛龙会的招揽。只是当时,我们只是青春年少,人家也没有把我们当回事。等到大家都老了以后,才明白当初,只是跟死神擦肩而过。我跟那家伙不同,他孤身一人,只有个侄子。可我却不得不虚与委蛇。所以,这几年来,我处处分外的留心。没想都,在你们的后面,居然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钱华的话,让龙天昱的周身,迅速的结上了一层的冷冰。

    且不说他当初,差一点就是让那个该死的烛龙会给毁了。

    就凭着他们几次三番的,想要对林梦雅下手,那个该死的烛龙会,他也早就恨之入骨了。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前辈可曾清楚?”

    谁知,钱华听了龙天昱的询问,眼神却有了些许的迟疑。

    思考了片刻之后,神色却有些严肃的,与龙天昱对视。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且问你一句,昱亲王对古卫之遗,可有什么企图么?”

    古卫之遗!

    龙天昱的瞳孔紧缩了片刻,一双薄唇抿紧。

    因为,这件事情,乃是大晋的不传之秘。

    历代,也唯有正统传位的君主,才能得知的至高秘密!

    他,也是在临出京城之前,才听得父皇,跟他谈及此事。

    可父皇明明说过,就连其他几国,也未必完全得知。

    钱华,又怎么能知道这件事!

    “或许,我应该换句话问你。在古卫之遗,与你身后的那个女子相比较,你觉得,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古卫之遗,那是一个可以称霸天下的秘密。

    在大晋历代的君主里,不乏为了这个秘密,而殚精竭虑者。

    但是,其他人看起来渴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对于他们那些君王来说,却像是夸父追逐的日头。

    在莫大的诱惑之下,隐藏着的,也是莫大的危机。

    但是,在龙天昱的心中,它跟林梦雅,却永远,都无法相提并论。

    “我只要她。”

    龙天昱斩钉截铁,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即便是钱华,也愣了愣。

    站在原地,他甚至怀疑,这位昱亲王所知道的古卫之遗,跟他说的,到底是不是一个意思。

    可是,当看到龙天昱偶尔,停留在林梦雅身上的目光后,他终究,还是把要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没想到啊,百转千回之后,龙家,居然又出了一个痴情之人。

    “既然你选择了她,那我就不妨告诉你。解开古卫之遗,你身后的那个的女人,才是最关键的一步。你知道为何,烛龙会也好,你父皇也好,对她总是分外留心么?那是因为,她是打开古卫之遗的关键。”

    林梦雅,居然跟古卫之遗有关系?

    龙天昱瞪大了眼睛,却是全然,没有了半点的欣喜。

    脸色僵了一下,一双手,却是紧紧的,再次把她揉入了怀中。

    怪不得,当初的林家夫人,即便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甚至甘愿赴死,也不告诉儿女,她的真实身份。

    原来,竟是因为,林梦雅的身上,隐藏着古卫之遗的线索。

    如果不是与他结为夫妻的话,她身上的秘密,怕是也无人能够得知了吧。

    一瞬间,龙天昱心如刀绞。

    因为,他太清楚古卫之遗这四个字,所带来的后果。

    若此时传扬了出去,只怕林梦雅的后半生,再也没有任何欢愉了。

    “不过,你先不要如此的沮丧。所有人都只是怀疑而已,这件事情,除了你我之外,这世上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对任何泄密。我钱家已经为了古卫之遗几乎家破人亡了。我也会是这个秘密的最后一个传承者,你不用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只要记得,我永生永世,都不会泄露任何一个字。”

    钱华即便是收起了他惯有的那副彬彬有礼,一字一句,如同丹心泣血。

    龙天昱抱着林梦雅,却是冲着他,点了点头。

    那是一股子根植在骨血与灵魂之中的执念,就如同他们龙家,明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妄想,却被当做了一个最大的秘密,一代代的传承了下来。

    钱华也冲着他点了点头,转身退去。

    “对了,江城之外的湖心岛上,的确是有七毒圣草。但那却是个假的,只有雪山上的才是真的。你只管对她说吧,那丫头,会知道怎么办的。”

    钱华的声音,渐渐的在空气之中飘散。

    龙天昱却只是低着头,静静的看着倒在他的怀中,沉睡的女子。

    他,必须要保护好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