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联手隐瞒
    默默的点了点头,有了清狐的保证,龙天昱的心中,也多了几分心安。

    只要清狐跟他嘴巴严一些,林梦雅就不会知道任何消息。

    至少,在她的毒未解之前,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整理了片刻,龙天昱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走出了客栈的那间空房。

    轻轻的推开门,却看到本应该沉睡的女人,却趴在窗台上。

    此时已经是暮春,因东夏国四季并不如晋国分明,所以外面,已然是百花盛开。

    窗前的女子长发如墨,一袭精白色的细纱长裙,映出别样的纤弱风流来。

    “龙天昱,你快看!”

    女子转过头,精致的五官玲珑剔透,衬合着轻柔的阳光,一瞬间美得如同月宫之中的仙子,清冷的不食人间烟火。

    不知为何,明明是如斯美景,却看得龙天昱一阵没有来的心慌。

    恐怕她真的像是仙子一样,无端端的,就飞走了吧。

    下意识的走到她的面前,将她柔弱的身体,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林梦雅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顺势靠在他的怀里,欣赏着外面的花景。

    虽然是在江城的客栈里,但是这间客栈的后面,却有一家极美的园子。

    纷杂的颜色,被主人有心的错落开来,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却更加觉得有种莫名的和谐。

    林梦雅也是醒了,一时无聊,才会看到这样的美景。

    “想来,咱们王府里的花也要开了吧,你有没有找人好好的栽培?千万别以为我不在了,你就可以虐待我的花儿。”

    比起客栈后院的花儿来,流心院里的花儿,更有一股子生机勃勃的味道。

    同样是雇了花匠来照顾的,但是因为她的缘故,不管是名贵的品种,还是一般的野花,都长在一处。

    在她的院子里,花就花,哪里有什么名贵不名贵的区别。

    龙天昱下巴抵在他的头上,手臂微微收紧。

    “当然,花儿都快开了。等你好了,就能看到了。”

    林梦雅小手摸了摸龙天昱的手臂,不知道为何,她这几天总是觉得有些不安。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把握。龙天昱,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

    余下来的话,都被一道突然袭来的热吻,而淹没在了喉咙里。

    他是那样的急切,仿佛是在确认些什么。

    林梦雅心下叹息了一声,都怨她,明知道龙天昱现在紧张得很,却偏偏说出这话来刺激他。

    任由龙天昱掠夺着自己的呼吸,好歹是让他平静了下来。

    终于被放开的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怀中,平整着自己紊乱的心跳。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似乎,他比以前,更加缠人了呢。

    “你会好起来,一定会。”

    似乎是说给她听,更多的,怕只是在安慰面临崩溃的自己吧。

    林梦雅欲言又止,最后,却只是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嗯,我会好。对了,你帮我请清狐进来好么?我有些事情与他说,还有,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我看外面有些时鲜的瓜果,都是在大晋不常见的,你帮我买来,好不好?”

    知道林梦雅这是要支开自己,龙天昱却也只能当做寻常,把她放下,再三的叮嘱了几句后,才开了门出去。

    笑容渐渐隐退,眉心却是轻蹙了起来。

    说到底,她还是觉得有些心慌。

    父亲那边,已经有两三日没有传来消息了,按照时间来算,现在,他们应该出了大晋国土,到了临天国了吧。

    走前,她就派人去跟两位表哥送了信,也不知道两位表哥收到没有。

    “丫头,你找我?”

    一阵清风吹过,清狐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就出现在林梦雅的眼前。

    挑起眼皮来,看着那家伙一副春风得意的死样子。

    林梦雅小手撑住了下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怎么?是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让你调理了一顿么?我看你开心成这个样子,好像不太对劲呢。”

    清狐白了林梦雅一眼,即便是身为女人,那妩媚的风情,也是林梦雅下辈子都学不来的。

    大喇喇的坐在林梦雅的身边,学八卦长舌妇似的,跟她转播着见闻。

    “刚才我出去了一下,你没看到,那俩个城主又打起来了。哎呀呀,那个惨烈呦。抓头发互相撒皮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可是让我大开眼界。”

    真是...

    林梦雅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额角,她怎么能忘了,自打在府里的时候,清狐就让白芷给带坏了。

    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看人家打架扯舌。

    仗着他的功夫好,每次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现下遇到江城的这两个活宝城主,还真是合了他的口味。

    “看热闹的时候,也别忘了正经事。这几天,我父兄有没有传过消息来?”

    清狐的眼神一闪,却是借着转眼珠儿的机会,掩藏了过去。

    “好像是没有,你也知道,你父兄若是暴露了行踪,那晋元帝,还指不定会罗列出什么样的罪名来扣押他呢。等到过几日到了临天国腹地,相信,他一定会给咱们发出消息来报平安的。”

    林梦雅想了想,觉得清狐说的没错。

    是她太心急了,毕竟,她的目的地可以暴露,为的,不就是隐藏住爹爹跟哥哥的行踪么?

    “那好吧,我这几天不知怎的,突然有点心悸。你帮我盯紧了父亲的消息,一有动向,立刻告诉我。”

    清狐忙不迭的答应,看到林梦雅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立刻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精致的糕点。

    “真是...我现在不会动,你还老让我吃这种热量高的东西。真是不怕我胖成个猪,看你们以后还怎么把我搬来搬去的。”

    味觉的退化,让她现在只能吃一些口味越来越重的东西。

    明明是甜如蜜,可吃在她的嘴里,只有一些淡淡的甜味罢了。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不是还有你家夫君来帮忙嘛。两天之后,咱们就要去那个湖心小岛上寻药了,你曾说过,这药即便是采来了,用的方式也极为的古怪。咱们现在,是不是要准备点什么?”

    清狐不动声色的转移着话题,这下子,林梦雅也是真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药说起来也怪的很,不能吃,不能喝,也就是不能直接的让她使用。

    必须得用别的药调和了之后,寻一处温泉,泡上三天三夜才行。

    青筝谱上记载,七毒圣草既有让人闻风丧胆的剧毒,又能用以毒攻毒的法子,祛除她身上变异了的毒药。

    只是药还没到手,温泉她一时也没地方寻去了。

    “其他的准备倒是可以缓一缓,只是需要的温泉难寻。要是实在是不行,你们就把我装在一个大锅里,下面三天三夜的烧着柴禾,别把我煮熟了就行。”

    这是最后的法子,如果不是非得如此的话,她也不会选择。

    因为如果用七毒圣草解毒的话,其实,最好的法子,是以血还血。

    可她实在是做不出像是烛龙会那样,取活人的血,来满足他们目的的残忍行径。

    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热水来催动药力,让她身体的毒素,慢慢的置换出来。

    这样一来,她的危险性又增加了不少。现在,能完全解毒的希望,也不过余下十分之二三了。

    “好,我会替你看着,绝不让你出任何的意外。我先去外面问问,打听一下哪里有温泉。还有,如果这里没有的话,咱们就要去七绝峰了。我先做好准备,以免耽误时间。”

    林梦雅点了点头,难得清狐会这样正经一次,她自然是无不应允。

    雪山七绝峰,据说乃是绝境中的绝境。

    他们的人,也不过是探测到半山腰上,就不得不下山了。

    她打心眼里,就不想去那种鬼地方。

    但愿,湖心小岛上,还有已经成熟了的七毒圣草吧。

    虽说只有短短的两天,可林梦雅却觉得,过得无比的漫长。

    原因倒不是她不能动,整日都要闷在房间里。

    恰恰相反,眼神极为无奈的看着面前,那两个*味极浓的家伙。

    也不知道侯月天是哪里,彻底的得罪了清狐。

    比起前几天跟龙天昱的别别扭扭,现在的清狐跟侯月天,简直就是两个冤家。

    而且,还是一言不合就拆家的类型。

    “咱们还是出去吧,我觉得这房子,早晚要不得。”

    揉了揉眉心,林梦雅看着已经摆出架势准备开打的两个人,小心的跟龙天昱说道。

    “没事,反正侯月天有钱,这些帐,都会记在他的身上。”

    龙天昱却是笑得一脸温和,其实,这两个人能打起来,还多亏他的安排。

    尽管,那仅仅是一次,极小的误会而已。

    黑色的长眸划过了一脸阴沉的侯月天身上,谁让他有事没事,就往自家夫人这里跑的。

    如今被坑了,也是活该。

    推着林梦雅从屋子里出来,没有扰人的苍蝇,龙天昱跟林梦雅的脸色,都缓和了不少。

    明天他们就要去湖心小岛去探寻七毒圣草的踪迹了,说不紧张是假的。

    龙天昱这一天的心情,都是紧绷绷的,只是在林梦雅的面前,不想显露出来罢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