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有夫之妇
    俩位城主不吵架了以后,做事还是有几分规矩的。

    秦城主陪着他们一同进去,司马城主则是直奔城主府的内院。

    大概,是给他们准备些东西去了吧。

    林梦雅看了看,心理却是摇了摇头。

    这两个城主倒是算是有趣,偌大的城主府里,建筑风格跟装修风格却是壁垒分明。

    不过,一联想到他们居然还能在城主府的外面打群架,林梦雅也就不会觉得意外了。

    毕竟,世界那么大,总会有奇葩。

    “听候兄说,你们要去成为的湖心岛?那地方可是十分的危险,若是寻常人去了,怕是会送掉性命的。”

    坐在气氛严肃的会客厅内,刚落座,秦城主就开门见山,直接与他们讨论起来这里的目的来。

    “虽然危险重重,但是我家娘子非去不可。还请二位承城主,能够行个方便。”

    龙天昱极为认真的请求道,只是在听到‘娘子’二字后,林梦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包括刚进来的司马城主。好几双眼睛,都黏在了自己的身上。

    “咳咳...”

    用干咳来掩饰尴尬,林梦雅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甚自然。

    “那个...我与表哥自幼便定下了亲事。今年,刚过了文定。”

    她虽然跟龙天昱说过,不要透露二人的关系。可龙天昱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反驳解释不是。

    毕竟,他们俩个可是拜过天地,入了洞房的合法夫妻。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那两位城主吃惊的表情,居然会做得那么夸张。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还是说,因为她面向偏嫩,不像是是个适龄出嫁的女子?

    “阁下...阁下居然是这位小姐的未婚夫?”

    震惊,除了震惊之外,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好奇。

    司马南瞪着一双眼睛,看向了那个一身玄衣,面容俊美的男子。

    后者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就在此时,还握住了那位小姐的手。

    “是,她将是我唯一明媒正娶的妻子。若是两位大人肯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噗,就连林梦雅都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呛到。

    喂喂喂,现在好像不是秀恩爱的时候吧,撒这么大的一把狗粮,让人看到了多不好?

    不过,林梦雅却丝毫没有t到大家吃惊的点。

    司马南跟秦立北对视了一眼,多多少少的,从彼此的眼眸之中,读出了一抹信息来。

    天老爷呀,他们英明神武,心里除了家国天下,从未动过凡心的挚友,如今居然喜欢个有夫之妇!

    即便是没过门子,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在他们的眼里,跟成亲也没什么两样。

    眼神一直偏向了自家挚友那一边,里面总有些会所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嗯,总之,就是觉得这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

    “好说,好说。既然是候兄的朋友,那也是我们的朋友。那湖心小岛每隔半月,就会显出一条路来。若是有想要上岛采药的,也须得在那个时候,方才能进去一次。过两日也就可以了。诸位不妨先在寒舍住下,俩日之后,我亲自送你们入岛。”

    好在司马南反应快,神色不变的,把话题扯回了正经事。

    只是他偷瞄了一眼侯月天,果然,从那位刘兄的嘴里,刚吐出娘子俩个字之后,侯月天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唉,说起来,他们倒是十分的想要看看,这位大圣人动凡心的模样是如何的。

    只是没想到,红鸾星才刚动,却发现喜欢的是长在人家院子里的红杏。

    也不知道自家的好友,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了。

    “多谢两位城主,小女子感激不尽。”

    尽管不知道为何,气氛会变得这么的尴尬。

    可该有的礼数,林梦雅自然是不会忘了。

    微微一笑,跟那两位道谢。随后还是在龙天昱跟清狐的坚持下,在江城内,选了一家客栈。

    如今已经是麻烦了人家不少,再住在这里,实在是让她过意不去。

    而且那两位城主,也是亲自把她们也送出了城主府的。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求了清狐,在他们带出来的东西,选了几样精致却不甚值钱的小玩意,送入了城主府当做回礼。

    人情债这东西最欠不得的了,若是以后有机会,她定然是要报答侯月天跟他的两位朋友的。

    “不用担心,我们既然已经到了东夏国,你要的药,也快要到手了。”

    正坐在客栈里,盯着窗外出身的林梦雅,忽然被一双手臂,给揽入了怀中。

    靠在身后熟悉而坚实的怀抱内,林梦雅也就缓了身子,慵懒的享受着难得的悠闲。

    “我从来不曾担心,有你在,我一定没事。对了,我看林魁这几天好像是辛苦得紧,你也是的,带了那么多人出来,怎么就非得可林魁一个人使唤呢?”

    龙天昱轻柔的把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找了一张还算是宽松的美人榻,抱着她一起倒在了上面。

    这些日子以来,她越发的清瘦了。

    当初他联合着全府十几个厨子养出来的肉,也不知道怎么的,此刻竟然全部都掉光了。

    随手拿了一张毯子盖在了怀中女人的身上,龙天昱伸手从案几上抻了一张公文出来。

    这都是父皇秘密派人从晋国送过来的公文,林梦雅所说的,就是林魁每天半夜,都要出去接收,然后再那回来给他的差事。

    “没事,他白天可以休息。累了吧,多睡一会儿。”

    轻柔的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自打他到了这里,林梦雅一应的衣食住行,都须由他亲自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龙天昱来了,所以林梦雅分外的安心。

    总是不太好的睡眠,也每晚都因为靠在龙天昱的怀中,而有了长足的改善。

    温暖的怀抱,让林梦雅渐渐的有了困意。

    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人却是小猫儿似的,窝在他的怀中睡过去了。

    “王爷,王妃她——”

    林梦雅才没睡多久,就有个暗卫不长眼的闯了进来。

    眼神如刀锋般凛冽的看了过去,只一眼,就让那人闭了嘴,垂了一颗脑袋,不敢再言语。

    “出去。”

    简单的两个字,却没有了跟林梦雅说话时的温柔。

    暗卫立刻退了出去,半点都不敢耽误。

    龙天昱不舍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

    “我去去就来,等我。”

    彼时,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林梦雅,只听到了个大概,点了点头后,主动的放开了抱着他的手臂。

    龙天昱耐心的给她掖好了被角后,方才整理了一下衣衫,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何事?”

    他们为了安全起见,所以包下了一整间的客栈。

    龙天昱待得到了另外一间,才沉下了一张俊脸,不冷不热的看着面前的属下。

    “启禀王爷,王妃的家人好像在往临天国去的时候,遇到了埋伏。如今,已经不见踪影。”

    那暗卫恭敬的跪在地上,双手呈上了一份书简。

    龙天昱眉头一簇,立刻拆开了书简。

    略略的看了一番,眉头却是拧得更紧了。

    纵然林梦雅没说实话,可他也知道,林家人不是回到老家,就是回去临天国暂时避难。

    所以,一路上他都只是派人暗中保护。

    甚至于,为了掩饰行踪,那些人接到的任务,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只是在其中,安插了几个不起眼的心腹,用来沿途保护林家人。

    而且,林牧之跟林南笙,武功跟谋略都不差。

    为何,又会在途中遇袭,下落不明呢?

    除非——

    “命令我们的人,一路严加搜查。记住,不得惊动地方官,也不得暴露行迹。还有,一旦有任何消息,及时来报。”

    “是。”

    暗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得了他的命令,转眼之前,就消失在他的面前。

    屋内,龙天昱想了想,还是拿出了火折子,把书简焚烧得干干净净。

    只是挑起头来时,一身碧色衣衫的清狐,却是眉眼严肃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事断不能让丫头知道,若是她知道了,身子一定会受不住。”

    在清狐的眼中,何人何事,都远没有林梦雅来的重要。

    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便是她的父兄,在他的心中,也及不上林梦雅的一根发丝。

    只是,他们却是这丫头极为重视的人。

    以如今她的身体状况,尚且还拖着病躯,把一众人安排妥当。

    若是让她知道了,只要会要了她的小命。

    “我知道,既然你知道了,那别人也会知道。我想你也清楚,该如何约束你的人。”

    虽然林家人已然下落不明,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清狐他们那边,必定还没有接到什么消息。

    只是龙天昱太清楚林梦雅的性子,即便是不能派人跟着,但是她必定也是向了一些法子,能够跟父兄那边互通消息。

    他既然想要瞒她,那这些用来互报平安的法子,就得作假。

    这些事情,林梦雅虽然没跟他坦白,但是清狐却是一定知道。

    盯着龙天昱认真的双眼,清狐犹豫了片刻后,终于是点了点头。

    他这一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欺骗小丫头。

    但为了小丫头的身体,他如今,也不得不做这个恶人了。

    “此事,我会办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