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流氓城主
    虽然,这几天龙天昱都在清狐的指导下,每晚都用药膏为她揉按到沉沉睡去,只是依旧,无法阻挡她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

    从未有过一次,龙天昱如同此刻一般,无从把握。

    所以即便是此时此刻,她就在他的面前,一颦一笑都带着让他熟悉不已的温暖。

    可龙天昱,心中的与日俱增的担忧,却不能缓解一丝一毫。

    唯有拼了命的维持住一副冷漠的样子,方才能让自己,在她的面前,这般的镇定如斯。

    点了点头,林梦雅笑得甜蜜蜜的。

    龙天昱跟清狐的心,她哪里会不明白。

    任由龙天昱推着自己,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那座湖心小岛因为上面布满了毒草跟毒虫,早就已经被江城的城主下了禁令。

    若是没有城主的允许,寻常人是断然不会去那里的。

    如此,他们才会乖乖的跟在侯月天的身后,去会一会那俩个传说当中,水火不相容的城主。

    走了几条街,城主府巍峨的院墙,总算是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可还没等他们进去,就看到城主府的外面,两队衣着不同,但是声势同样浩大的人,阵营分明的站在城主府大门外的两侧。

    林梦雅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那些人里面,有的拿着手臂粗细的木棍,有的拿着闪亮的大砍刀。

    显然是一言不合,就准备火并的准备。

    拉了拉龙天昱的袖子,兴奋的指了指那两拨人。

    天,社会团体打群架耶!

    她都多久没有看到这么热血的场面了,真不知道,周围有没有下注的赌输赢的。

    龙天昱瞥了她一眼,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意思应该是,势均力敌,搞不好会两败俱伤。

    她还是谁都不押,免得赔钱的好。

    夫妻俩个就是这么的心有灵犀,但是谁也没有看到,前面领路的侯月天,则是一脸的铁青。

    大手在身侧捏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捏紧。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才能堪堪的压住自己心头,如同岩浆一般,即将要喷发翻涌着的怒意。

    那俩个家伙,究竟是在搞什么!

    额头上的青筋,却是控制不住的,不停的蜿蜒着,显示着主人家的气愤。

    因为侯月天清楚的看到了,那俩个流氓老大似的,站立在彼此的阵营最前方的领头人,俨然,就是他口中的那俩个至交好友。

    正副城主居然各自领着势力火拼,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江城会成为整个东夏国的笑柄。

    而他这个,当初铁了心的支持他们俩个人,怕也会成为众人眼中的傻瓜。

    这还不是要紧的,偏偏,这些事情,居然都被清歌姑娘看到了。

    ‘嘎嘣’一声,不知道是侯月天咬碎了钢牙,还是他平日里总握着的这一把折扇,终于是承受不住他愤怒的力气。

    总之,侯月天现在的心情,简单的来说,就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俩个家伙。

    “呵呵,不得不说,东夏国的民风,还真是——还真是别致的很。不如,我们还是先退回去吧。”

    林梦雅发誓,她真的不是在嘲笑眼前的场景。

    纯粹是因为,她看到两侧的人都是杀气腾腾,万一真的打起来了,溅自己身上一身的血就不好了。

    这话落在侯月天的耳朵里,却成了催命符似的。

    皮笑肉不笑的冲着林梦雅裂了裂嘴,随后,在后者有些抱歉的目光下,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城主府之前的空地上。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侯月天去呵斥那俩个始作俑者了,这边的林梦雅却是有些大跌眼镜。

    她本来以为,那两个带头的人,莫不是两位城主的代言人什么的。

    毕竟,这种大街上对垒的事情,好歹也是有伤体统的吧?

    没想到,侯月天的一声吼,却是让她瞬间明白过来。

    感情,这两个黑帮老大似的家伙,居然真的就是江城的正副城主。

    “东夏国,果然民风彪悍。我说龙天昱,咱们家,怎么就没有这么接地气儿的地方父母官呢?”

    龙天昱严肃的看了看林梦雅,又把眼神,投向了即便是挨着训斥,也依旧互相瞪视的两个城主那里。

    认真思考了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头。

    “以后,我会让他们都去练武。”

    呃...

    林梦雅苦笑着看向了自家的夫君,不对啊,她不是这个意思。

    刚刚说好的默契呢?怎么这一会儿,接收的信号又不对了呢?

    一想到以后,那些每天都端坐在衙门里的父母官们,各个都要出去拼杀打地盘。

    即便是脑洞大如林梦雅,都觉得一阵阵的胆寒。

    “那个...还是不要了吧。我可不想,以后你成为流氓头子。这样挺好的,挺好。”

    林梦雅现在,倒是无比庆幸这个时代,没有香港电影。

    不然真的要让龙天昱看到了古惑仔什么的,怕是以后,明君没指望了,倒是能混出一整部的黑道风云录来。

    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家相公的画风,看样子是不会跑偏了。

    他们这边也没交换几句意见,侯月天那里的训斥,也落下了帷幕。

    因为站得远,所以林梦雅并未听清楚侯月天说的话。

    只是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如今却是都低垂着一颗脑袋,不情不愿的,站在侯月天的面前,听着他极为隐忍的训诫。

    城主打架虽然很奇怪,但是更加奇怪的是,在侯月天的口中,他明明只是一个,夹在朋友之间,受夹板气的心酸好友而已。

    为何那俩个看起来就不怎么好惹的城主,会对他低眉顺眼,言听计从呢?

    视线转回了自家夫君的身上,难不成,这个侯月天,也是一方的封主,哪里的王爷不成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的运气还真是好到爆了。

    本以为能得到一位世家公子的帮助就算是十分不错的了,却原来,她随随便便,就能遇到一位看起来颇有实权的侯爵什么的。

    大概是老天爷看不得她倒霉,所以才特意降下来侯月天来给自己引路的吧。

    她这边正在小窃喜,侯月天那边却是冷着一张俊脸的一顿臭骂。

    最后,在勉强压下这俩个冤家的怨气后,才领了他们,一起去见林梦雅。

    “这位,就是我刚给你们介绍的苏清公子,这一位,是他的表弟刘玉先生。至于这位姑娘,则是苏兄的表妹,清歌姑娘。你们可莫要小瞧她是一位姑娘,这位清歌姑娘可是个神医。当初,我可是在路上亲眼目睹了的。几位,这两位就是我跟大家提过的,江城的两位城主。”

    前面都是一语带过,后面的则是稍微隆重的介绍。

    以那两位城主的精明,怎么会听不出,自己的这位好友,怕是对人家姑娘,动了凡心了。

    林梦雅落落大方的冲着他们二位点了点头,视线礼貌的在对方身上打了转之后,算是彼此见过了。

    这两个人不愧是一文一武,不管是从样貌还是从衣着气度上,皆能看得出来。

    左边的一位,虎背熊腰,生的一副魁梧善武的相貌。

    如今却是穿着一身文官的墨绿色绸缎冠服,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那紧绷绷的衣服,像是有些委屈了大汉似的。

    只不过,这人倒是一副憨厚的样子,笑起来也格外的亲切。

    站在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岁则是穿了一套银色的银色软甲。

    可头发却是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白面无须,明明就是个儒雅的书生。

    却偏偏手握长剑,领的也是武将的样子。

    这样的组合,别说是林梦雅了,就连见过识广的清狐跟龙天昱,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几个人互相见礼之后,侯月天才缓和了脸色,跟个主人一样,把这些人都让进了几步之遥的城主府。

    只是,别人倒是没什么。为着谁先进府的事情,这两位城主,又吵了起来。

    “司马南,老子是江城的正城主,就应该先进!”

    大汉不客气的挤在了门口,大喇喇的样子,大有一副他天地不怕的混样。

    “秦立北,少在这里给我耍混。偌大的城主府,那一项要是离了我,你能做得好的?”

    儒雅将军自是不甘示弱,两个人站在门口,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得好不开心。

    倒是看着林梦雅跟龙天昱他们,一脸的尴尬。

    哪里有客人才刚进门,主人家就在门口吵起来的道理。

    扶住了额头,林梦雅倒是有些可怜那个,被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砍了那俩个挚友的侯月天了。

    这么热闹的场景,就算是她之前人声鼎沸的流心院,都是甘拜下风呢!

    “来人,把门拆了!既然你们谁都不愿意进来,以后就不要走门了!”

    平地里响起的一声暴喝,是侯月天再也隐忍不住了。

    惊雷似的在两个争吵不休的好友耳边炸开,却是在瞬间,止住了他们的吵闹。

    “别...别拆啊...我们不吵了,不吵了就是了。”

    转眼之间,刚才还以为这件事情,争得你死我活的两个人,竟然是同时,在门口挤了进来。

    看着明显气得不轻的侯月天,二人的脸上,也是一下子的理亏。

    “不吵了,就给我闭嘴!”

    二人点了点头,一副从善如流的样子。

    连带着林梦雅他们几个也松了一口气,好歹,世界终于安静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