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到达江城
    古往今来,文武兼修之人虽然不少见,可却同时发生在一个城市里,却是件稀罕的事情了。

    听了侯月天的介绍,林梦雅更是好奇,这俩个人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顺风顺水的过了两天,江城的主城也近在眼前。

    船很快靠了岸,才刚到岸上,林梦雅就觉察出了江城的特别之处。

    一般来说,这样毗邻国外的通商口岸,都会有十分严格的检查跟登记的程序。

    但是在这里,负责检查的人员,跟负责登记的人员,却是*味十足。

    只不过,大家也不过是彼此针对工作,比着做好分内之事而已。

    就拿林梦雅他们这一伙人遇到的官兵来说,还没等她下船,就有人拿来了一张光滑的踏板,铺平了船跟岸之间的沟壑。

    她还没来得及点头表示谢意,就立刻有一队明显跟之前人员不同的官兵,拿来了来往客商的登记薄。只因为她行动不便,所以,就可以免了前往登记地点的不便。

    人家客客气气的,对自己也十分的照顾,林梦雅正是十分的感激。

    可没想到,这还不算完。

    一见到他们这队人是生人,应该是对江城不熟悉。刚刚给她拿来踏板的那伙人,就立刻热情恳切的,要给他们当向导。

    在遭到林梦雅的婉拒后,居然还免费的送给了他们一幅极为详细的江城地图。

    那份笑容可掬,瞬间让林梦雅觉得,自己好像是出了一次假国。

    “真是让人吃不消的热情,侯先生,你们东夏国,都是这样热情好客的么?”

    林梦雅挥了挥手中的地图,跟侯月天轻声谈笑。

    后者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说不上来是喜还是怒。要是真的说起来的话,倒有点像是——害羞吧。

    “咳咳,其他地方,倒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只是我们东夏国的祖先,大部分都是由其他几国迁移过来的。所以对待从别国来的朋友,倒是什么排外之心。这一点,诸位尽可放心。”

    尽管脸色有些意外的紧绷,不过因为他们并未表白身份,而是以寻常客商身份登岸,也能获得如此的优待,倒是让他的心里,稍稍的好受了那么一点点。

    好歹丢人,也没有丢到哪里去。

    “这么说来,我们倒是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还请侯先生帮我们引路,去拜见两位城主的好。”

    从船上下来开始,龙天昱就冷着一张俊脸,连个正眼都懒得给侯月天。

    偏偏清狐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平常还知道帮她劝一劝龙天昱。这一次,就跟没事人似的,在旁边看戏。

    没办法,她只好一边暗中掐了龙天昱的大腿一把,一边跟侯月天,没事人似的谈笑风生。

    唉,怎么每次出门,操心的总是她呢?

    “不急,看这时辰,他们应该是在城内各处巡查,咱们慢慢走就是了。”

    提起这两个好友来,就连侯月天都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两个家伙,也是打小就相识,也曾经相处融洽,跟亲兄弟一样。

    不过五年前的那件事,却让兄弟俩个反目成仇。

    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跟彼此作对,偏偏同时选择了在江城为官。

    倒是让他这个在中间调停的人,觉得颇为棘手。

    但愿那俩个人,不要在清歌小姐的面前,让他太过丢人吧。

    一路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虽然江城只是边境上的一座城池,但是规模却是不小。

    他们之前看到的那些水乡似的村落,都是散落在江城主城周围的。

    这里的设计倒是很有意思,别的不说,虽然水路四通八达。

    但若是遭受了袭击了的话,周围所有的人,都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水路退入主城。

    主城修建得十分的坚固,高大的城墙,足以保护里面的城民,不受外敌的侵袭。

    况且,因为周围都是这种水乡建筑,如果是在高出鸟瞰,应该是一览无余。

    这样的话,即便是有敌人来袭,他们也能够第一时间内发现。

    如此一来,不管是安全性还是其他的考虑,也都能照顾到了。

    听说东夏国大部分的城池,都是选择这种卫星城镇,拱卫主城的设计风格。

    看来东夏国的先祖,能够挣得这片土地,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

    因为时间不急,所以在侯月天的带领下,一行人也在江城之中参观了一下。

    不过,最吸引林梦雅的,不是琳琅满目的商品,也不是人头攒动的街巷。

    而是江城之中,各色各样的百姓。

    东夏国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移民国家。

    他们的先祖们,或是因为饥荒或是因为战乱,而逃到了这一片,当初条件还算是十分恶劣的荒地之中。

    在这里,他们繁衍生息,各族通婚,制定各种各样的法规。

    最后,才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国家。

    即便是早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但是曾经是各个国家,不同民族的人们,还是多少保留了一点民族的特色来。

    比如说,他们大晋现在应该是春祭的时候。

    而街面上,就有不少卖春祭相关用品的摊位。

    同时,她也发现了临天国的特色美食,甚至还有穿着烈云国传统服饰的人,在街上行走嬉闹。

    甚至于,还有许多连林梦雅都没有见过的异域商品,在这里售卖着。

    街头巷尾,许多衣着不同,口音不同的人们,也都挤在一处,平淡的过着他们的生活。

    各色各样的不同,如今却是汇聚成极为和谐的一片场景。

    也许,这里真的跟侯月天说的一样,是一个融合而开放的国家。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浅笑。

    即便这里依旧还有着皇权的争斗,还有着可能会发生的战乱。

    但是,因为东夏国特殊的兼容心态,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个国家,会到达她想都不曾想过的高度。

    转头刚想跟龙天昱说些什么,却看到后者的眼睛里,似乎是划过了一抹深思。

    看来,不仅仅是她有所感触,作为大晋未来的掌权者,她夫君的思想,也前卫得很嘛。

    不管这一次能不能找到七毒圣草,如果能让龙天昱顿悟到什么的话,这一趟,也算是没白来。

    “公子,属下有事禀告。”

    负责讲解各处风土人情的侯月天,突然间被下属的声音所打断。

    告罪了一声后,方才随着下属,移步往前去了。

    捡到讨人厌的走了,龙天昱脸上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那么一些。

    单膝蹲在林梦雅的面前,轻柔的替她拂去了脸上,被柔风带起来的碎发。

    “怎么?不生气了?”

    林梦雅歪着头,俏皮的冲着龙天昱眨巴眨巴眼睛。

    她知道自家的这位是个大醋缸,但是每一次龙天昱虽然喜欢吃飞醋,却并不误事。所以,也就由着他的性子去了。

    “我哪里有那么小气,这里毕竟是他国。我们的人,行动也受到了阻碍。”

    龙天昱正色道,江城虽然看起来像是对外乡人极为的热情。

    但那也仅仅是在明面上的,在暗处的人,如果想要进城的话,怕是也要花费不少的功夫。

    甚至于,因为每一个来江城的外国客商,都要留下一副十分清晰的画像。

    那么他埋在暗中的那些人,就不得不想别的法子混入城中。

    偏偏,这个好像让人觉得漏洞百出的地方,却是固若金汤。

    他们的人,根本就找不到机会。

    但是烛龙会的人却是不同,为了达到他们目的,他们可以耗费不知多少年来潜伏下去。

    经过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他们早就变成了这城内的居民,甚至于,已经在这里生儿育女,拥有了自己的生活。

    但是,一旦烛龙会真的要针对林梦雅的话,只怕在顷刻之间,就会有不少人,来对付他们。

    所以龙天昱不说话,不是因为生侯月天的气。

    恰恰相反,他是有些感激侯月天的。如果不是他在的话,仅凭着他跟清狐两个,怕是想要保护好林梦雅,还是有些难度的。

    一路上,他跟清狐表面上是在四处观察,但实际上,他们都是绷紧了神经,准备应付突发的状况。

    毕竟,现在能够为林梦雅拼死的人,也只有他们二人了。

    “别那么紧张,我猜,想要我命的人,应该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的。”

    嘴角挑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林梦雅伸出渐渐失去知觉的指尖,轻柔的摸了摸龙天昱的脸。

    现在,她的手已经感受不到他的温度了。

    但那又如何?至少他眼中的爱恋与宠溺,让她的心,时时刻刻,都处于被爱包围的温暖之中,只要有这些,就足够了。

    “我会保护你,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任何地方。”

    大手,坚定而温柔的包裹了她的手。

    龙天昱轻柔的亲吻了她微凉的指尖,她的状况,清狐都已经跟自己说得一清二楚了。

    如今除了眼睛跟耳朵之外,林梦雅的其他感觉,都在逐渐的退化。

    遇到他的时候,丫头尚且还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现在,膝盖以下的部位,却是动也不能动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