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试探失败
    “还是算了吧,东夏国的确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但是对我来说,这里未必就是最安全的所在。风平浪静之下,总是会隐忍着许多险要的波涛。我既非弄潮儿,也不是那溯回的鱼儿。还是静观其变,独善其身的好。”

    林梦雅笑了笑,摇着头回绝了。

    东夏国再好,也不是她的家乡。

    人活这一世,其实最重要的,不是为了荣华富贵。

    至少在她这里,活着,其实是为了拥有世上更多的美好。

    而如今,她已然拥有了。

    视线不经意的略过了龙天昱,世上最优秀的男子,竟然是于自己两心相印之人。

    若是她索求的更多,岂不是真的要遭雷劈了?

    只是,她的这番话,听在侯月天的耳朵里,却是另外的一层意思。

    奇货可居!

    侯月天的心中,已经对这位苏清歌姑娘,有了最为直观的评价。

    刘玉跟苏青,看起来也不像是凡人。

    他向来眼光毒辣得很,清歌姑娘的吃穿用度虽然没有太过奢靡,可苏青对妹妹却是极为的宠溺。

    一饮一食,都要精心安排不说,清歌姑娘的样子,也像是早就习惯了似的,从容淡定。

    以这样法子养出来的女子,自然是尊贵典雅。

    难得的是,清歌姑娘不喜欢女红绣工,却是对书籍情有独钟。

    她所看的书,除了医书之外,更是涉猎颇广。

    侯月天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眼神一转,却是有意,要考一考这位看起来与众不同的清歌姑娘。

    “清歌姑娘,在下想要请教你一个问题,不知可否?”

    林梦雅点了点头,示意他但说无妨。

    “我有个朋友,是东夏国有名的世族之家。他父亲早逝,母亲常年缠绵于病榻之上。此时,他的一个叔父以监察为名,要抢夺他的家产。如果姑娘是我的这个朋友,不知道姑娘会作何打算。”

    又是一个朋友的故事,林梦雅虽然不知道侯月天问自己的目的何在。

    但是她多多少少的能够猜测出来,也许这就是属于侯月天自己的故事。

    眉头轻挑,林梦雅并不觉得,这件事情,能成为困扰住侯月天的难题。

    恐怕他抛出这个问题来,多少,还有考察自己,是否是庸碌之辈的意思吧。

    心头摇了摇头,她来这里是找药的,又不是考状元。

    想要白白被人评价一番,她才不做这种傻事。

    旋即,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比刚才越发灿烂。

    “侯先生,我知道你是个能人,亦是在这里,我们最大的助力之一。只是清歌不过是一介女流,能想出的办法,未必就比先生的高深。先生这样做,怕是要折煞我了。我这个人喜欢有话直说,还请先生,不要再强人所难了。”

    自己的目的被人挑明,侯月天却并未觉得有多尴尬。

    一是因为船舱里的都是聪明人,他的问题,未免抛出的有些太过生硬了。

    二来,则是因为苏清歌的拒绝,其实是最让他满意的回答。

    有才华的人很多,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喜欢卖弄自己的强项之处。

    遇到有人请教自己的,都喜欢夸夸其谈。

    殊不知,这样的人里,有多少其实并非是想要对方来替自己谋划的。

    像是苏清歌这种,看破了也主动说破的,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够圆滑婉转。

    但实际上,比敷衍了事,更让人觉得真诚。

    而且她的声音温柔,这话说的,也唯有船舱里,三俩个人知晓。

    与其说拆台,还不如说是跟朋友玩笑更为恰当。

    侯月天立刻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可心里头,却是对这个姑娘喜欢极了。

    “是侯某唐突了,既然到了我东夏国,那么有些话,我也应该据实已告。在东夏国,虽然没有人敢对我有什么企图心,但因为这次我是偷偷溜出来的,家里人还不知道。所以难免会有些有心人,想要打我的主意。如果因此连累了清歌姑娘,那姑娘大可以声明与我只是萍水相逢。别人要是想要问什么,姑娘也尽可以照实说就是了,无妨的。”

    还没等侯月天这个向导起作用,如今就给林梦雅来了个事先警告。

    她倒是有些哀悼自己倒霉的命运,本来以为可以一马平川了。

    谁知道她除了要注意到烛龙会的事情之外,还有可能,会遇到侯月天带来的麻烦。

    只是,人家当初在晋国的时候,都不怕自己的连累。

    她又怎么可能,会在此时,抛弃人家于不顾呢?

    何况,她从来都知道,机遇跟风险是一对双生子。

    她可不相信,如果真的跟侯月天结成同盟的话,自己,会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身边的龙天昱跟清狐,就是她的底气。

    有这么两个男人在,什么事情,是她摆不平的?

    “侯先生这么说,就是把我们当外人了。”

    话刚说完,就感觉到了从龙天昱的眼中,射出了的一抹森然的杀气来。

    林梦雅毫不在意的回瞪了过去,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我与先生的确是萍水相逢,但先生的为人,我跟兄长却是一清二楚。在东夏国的这段时间,希望至少,咱们可以做到祸福相依。若候先生以为,我们苏家兄妹都是贪生怕死,出卖朋友之辈的话,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自从侯月天跟林梦雅,表明了他来大晋的目的后。俩个人之前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客气到尴尬了。

    别的不说,单单是说话的时候,林梦雅就觉得文绉绉的拗口极了。

    偏偏侯月天看起来倒是一脸的享受,时不时的,还弄出一些以文会友的架势来。

    嘴角有些微微的抽搐,这种搜肠刮肚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如此,那侯某就在此先行谢过了。时辰还早,江城的主城也近在眼前。这里的城主与我是旧相识,不如咱们,先在那里修养几天吧。”

    好不容易,侯月天满意的结束了这一次的盘道。

    在看到清歌姑娘越发柔美的笑容里,他还以为这是佳人极为满意他的安排。

    立刻为其介绍起江城的风土人情来,听得清歌姑娘频频点头。

    隐晦的扫向了那个刘玉,果然那家伙的一副黑脸,让人半点想要与之谈话的**都没有。

    这么倒胃口的人,还拿什么跟他争?

    且不说侯月天的介绍,的确是有够详细的。

    林梦雅更加惊讶的地方是,东夏国跟晋国的官职制度不同。

    除了京官之位,这些下面的城池,都是有着文官与武官的城主制度的。

    一般情况下,都是文官是城主,武官是副城主。

    由朝廷委任,也并不世袭。但是官员如果有极为优秀的后代,是可以优先考虑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城主是有任期的。

    一般是十五年一换,当然,也有连任的。只是这样的话,文官与武官也是必须要离开一个的。

    粗略听来,这样的制度虽然有些弊端,但是也有其可取之处。

    既然是城主,那么在一定程度上,治理这个城池,是有着自己的自主权的。

    何况,军政分离,也能够避免一些拥兵自重的问题。

    而且颇有有趣的是,当初那位信任国君即位之时,所倚重的并非是强而有力的军队。

    他是获得了更多城池城主的承认,所以才能兵不血刃的,拿回自己的皇位。

    也是因此,百姓们其实并未受到多大的波及。

    林梦雅听了侯月天的话,只觉得这位君主真是厉害得紧。

    同样是跟表哥一样的境地,但他就能摆平那些城主跟臣民们,从而获得最终的胜利。

    纵使因为她只是听起来比较轻松,实际上死伤的人,绝对不会比拼杀少多少。

    但是能够用这种方法来即位,此人绝对不容小觑。

    侧过头去,看了龙天昱一眼,

    那人也跟她一样,脸色也带着几分的认真。

    龙天昱此时的地位,夺嫡只是早晚事情。

    有这些前车之鉴在,相信他,也会从中获益不少吧。

    但愿,龙天昱能够安安稳稳的,达成所愿。

    “江城城主安景臣,乃是草莽出身。而副城主童安,则是我们东夏国有名的才子。这两个人,一个善于舞刀弄剑,最后却成了文职的城主。另外一个,诗词歌赋无所不精,最后却成了手握重兵的虎将。当真是造化弄人,却也成了江城的一道奇观。”

    侯月天笑容儒雅亲切,说话间,就把两位好友,给泄了底。

    林梦雅也觉得这倒是颇为有趣。

    “看侯先生这么熟悉,想必,他们二人跟你,都是好朋友吧?朋友能够一起执掌一城,造福一方人民,也不失为一段佳话,我倒真是想看看了。”

    可出乎她的预料,侯月天却是摇了摇头,嘴角带着几分苦笑。

    “他们的确都是我的好友,可惜,他们两个却是宿敌。每天吵吵闹闹,不胜烦忧。当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同时选择了江城。唉,可怜了江城里的大小官员了,每天都要被这两个城主,呼来喝去的没个消停的时候。”

    俩个最高长官居然是宿敌?林梦雅的好奇心,却是被引了起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