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异国美景
    父皇已经许久没有去过母妃宫里了,即便是去了,也不过是商量一些后宫的事情,而后,又会赶回御书房。

    他从前不懂得,但自从跟雅儿心灵相通以后,却看到了母亲眼中,那故作的坚强,到底有难过。

    同时,龙天昱却是慢慢的对父皇的话,产生了怀疑。

    为何成为帝王,就注定要对身边的人无情无义?

    可如果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能庇佑,又怎么能福荫天下,造福万民?

    就连龙天昱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因为他与林梦雅的小爱,让他的大爱之心,也渐渐的圆满。

    这一点,唯有在时间的洗刷下,方能完全显现出来。

    至少现在,他还没有这个意识。

    “皇上日理万机,当然是不会注意到这种小事。再说,我哥哥之前的遭遇,也是让父亲心里有愧。对了,你既然能出来,那你的事情,是谁在帮你处理?”

    林梦雅清楚,现在的龙天昱对她的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同样信任着龙天昱。

    只是因为,她现在已经看透了皇帝对林家的态度。

    为了家人的安全,她才不得不撒了一个小谎。

    父亲跟兄长的确是要回老家的,不过在回到老家之后,就会立刻启程,赶往临天国。

    当然,在红玉的建议下,林梦雅早就给父兄找好了金蝉脱壳的法子。

    到时候父兄悄悄的到了临天国,在左家两位表哥的照顾下,定然是会安稳无忧。

    何况,他们俩个也一直很想看看,母亲之前生活过的地方。

    这一次,就当是一次故地重游吧。

    “放心,京里有轻寒跟奕?他们两个在,不会出岔子。而且我这次出来,父皇好像也是知道。我才刚出了京都,就有人往府里传旨。说父皇让我静心清修数月,好在六月十六宗族祭礼之时,成为主祭。”

    主祭?林梦雅看着龙天昱,一脸的疑惑。

    宗族祭礼可不是什么小事,去年的时候,龙天昱不过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皇子,去宗庙观礼而已。

    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的情况,主祭之人,若不是当朝天子,就一定是太子。

    上一次皇上抱恙,是太子主持祭礼。

    没想到这一次,主祭的大旗,居然落在了龙天昱的身上。

    林梦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前的二十多年,皇上尚且能够忍住爱子之心,给予龙天昱最深沉的历练。

    这一次,为何会——

    “太子那边,可有任何异相?”

    林梦雅刚问出口,龙天昱就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脸上,也露出了有些无奈的宠溺笑容来。

    “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么?我家夫人的确是厉害,但是,你夫君我,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养好自己的身体。不然,我还得等到何时才能当爹?轻寒那家伙,前几天可是喜获了一个小郡主。咱们,也得努努力了。”

    龙轻寒居然有了女儿?林梦雅双唇微张,表情似乎凝固住了。

    随后,一丝红晕飞上了她的双颊。

    娇嗔的白了龙天昱一眼,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都学坏了。

    如今,居然还敢说这种话来调戏自己了。

    “咳咳,你们不是再谈正经事么?打情骂俏的事情,还是过一会儿再说吧。如今已经到了东夏国的地盘了,丫头,咱们都得小心了。”

    不合时宜的插话,好歹是解了林梦雅的窘境。

    说实话,她可以应对任何状况,哪怕皇帝要给自家夫君再选一门婚事,她都能泰然处之。

    但是唯有生孩子什么的,她还是有些招架无能。

    再说了,她的这具身体,满打满算的还不满二十岁。

    虽然在古代已经是适孕的年龄,可她还没嫩够好不好。

    再加上那天看田氏生孩,还真是九死一生。

    即便自己是个现代的大夫,也觉得生孩子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要知道看起来是一回事,生起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是...是啊。你不许再跟侯月天闹脾气了,咱们毕竟是在东夏国。清狐说,他可以帮到我们,就当了是为了我,你能不能,不要再跟起争执了?”

    顺着清狐转移的话题,林梦雅惯用自己的必杀技,可怜兮兮的跟龙天昱撒着娇。

    果然,刚才还一脸不悦的龙天昱,在小小的愣怔了之后,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好,那咱们就说定了。过几天我们就能到江城了,船队需要休息,我们也是一样。”

    看到龙天昱上钩,林梦雅也笑眯眯的,心情好了不少。

    虽然她对江城不怎么有信心,但是好歹是到了东夏国,能多靠近一分,她就觉得,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就多了一分。

    偏头看向了窗外,他们从连接着两国的湖水顺流而下。

    才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另外一个国家。

    东夏国跟晋国的民俗很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路特别发达的原因。

    所以这里的人,看起来都格外的水灵些。

    河湖里的水,到底是跟大海的水不同的。

    比起临天国人的粗犷豪放,东夏国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江南的水乡。

    亦或是,现代的威尼斯吧。只不过,多了几分热闹与生气,少了几分安稳沉静吧。

    这一路上,都能碰到不少沿途在船上叫卖的小贩。

    因为是在东夏国境内,所以侯月天的船,是开在他们前面的。

    小船在前面引领者大船,让他们这些外来者,可以任意的观看异乡的美景。

    就连清狐都安静了下来,陪着林梦雅一起,静静的看着窗外的一切。

    “好美,好祥和的地方。你们能想象得到么,这里前不久,才遭遇一场内乱。可是,这里的一切,就像是被船桨划开的水面,即便被搅浑了,也依旧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还原到当初的模样。涟漪过后,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在大晋,亦或是在临天国的时候,林梦雅所见到的百姓,都是因为朝廷的动荡,或多或少的,有些改变。

    但是在东夏国,她根本就看不出曾经遭受过内乱的样子。

    也不知道这位东夏国的新国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清歌姑娘,可喜欢这里?”

    船舱的外面,带着淡然笑容的侯月天,缓步走到了船舱里。

    一一与船舱里的人打着招呼,甚至于,连跟他才吵过架的龙天昱都没有遗漏。

    礼貌周全的示意过后,方才走到林梦雅的对面,给她讲解东夏国的风土民情。

    “嗯,我自然是喜欢的。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如此的美景。”

    林梦雅点了点头,算是跟对方回了礼。

    视线又转到了窗外,这里的居民们,在水面上建起了一座座形状古拙的小楼。

    也许没有什么现代艺术家的美感,也没有什么浮夸的华贵感。

    但就是用竹子与石块建造起来的屋子,却别有一番,能够沉静于人心的美丽。

    斑驳的墙壁,因为攀爬着肆意生长的藤蔓,带给破旧的老房子勃勃生机。

    偶尔有比较窄的水道,一座座青灰色的石拱桥,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年。

    上面那穿梭着的东夏国人,如同画境里的人物。

    渺小,却不可缺少,也不千篇一律。

    现在她恨不得自己手中有画笔,才能把面前的景色,全部都描绘下来。

    这样和美的场景,倒是让她略微有些焦躁的心,都安抚了下来似的。

    “如此最好,若是有机会的话,清歌姑娘不妨在这里常住。我们东夏国人热情好奇,尤其是对姑娘这种,温柔又热心之人。”

    温柔?热心?

    清狐跟龙天昱同时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的幸灾乐祸,一点都不用作假。

    怕是这丫头,只会在别人的面前,才会维持住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

    要知道,在他们的交际圈里。

    林梦雅的恶名,可一点都不比他们彼此的恶名小多少。

    龙天昱不由得有些惋惜的看着侯月天,只怕当自家夫人亮出她的漂亮的小手段的时候,这个家伙,一定会吓掉大牙吧。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的。”

    林梦雅客气的说道,不过眼神,却是极为隐晦的,丢给了那两个人,一人一枚警告。

    别以为她没有发现,人家侯月天不就是夸了自己一句么?

    用得着这样鬼样子?

    虽然她不太喜欢当一个楚楚可怜的圣母,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她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善良的人吧?

    某些层面上来说,的确是的。

    “那当然好,既然清歌姑娘是在东夏国寻药的,不妨多在这里住些日子。比起大晋来说,东夏国更加适合你修养身体。”

    一听说清歌姑娘喜欢这里,侯月天更加来劲了。

    心里止不住的欣喜,这样聪明的姑娘,母后也一定会喜欢的。

    比起那些大家小姐来说,他还是更加喜欢,这个医术高超,人也十分聪颖的少女。

    其实刚才清歌姑娘的那番话,他可是都不小心的听到了。

    能够透过仅仅看过几眼的事情,就能够推测出来这么多。想必,在清歌姑娘的心中,对于治理国家,也是有一番独特的见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