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幼稚纷争
    终于,龙天昱所剩无几的耐心,完全被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给破坏殆尽。

    “来人,把他给我扔下去!”

    龙大公子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话音刚一落,侯月天也不再假装着笑脸。

    “你也得扔得动才行,来人,把咱们的东西,抬入船舱。”

    绷紧脸色,侯月天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脾气了。

    不过就是比他早几年认识清歌的么?现在这样一副护食的模样,也不怕别人笑话。

    “够了!不要再吵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不许说话!”

    真是受够了这两个幼稚鬼,林梦雅突然间凝着眉头,冷着一张脸瞪着他们俩个。

    不过,后面的那句话,却是说给龙天昱听的。

    后者虽然被叱责了,却是没有半点犹豫,就乖巧的坐在了位置上。

    嘴巴是闭紧了,只不过那双眼睛,依旧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侯先生,我这位...这位表哥就是如此的脾性。不如还请你能稍稍退步,去我原来的船上住吧。我这里,给您道歉了,不好意思,委屈侯先生了。”

    侯月天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算不上是自己人。

    所以林梦雅自然有她的考虑,请侯月天去后面的船上住,虽然看样子是有些委屈了对方,实际上,却是与人方便予己方便。

    况且,侯月天也并非是真的想要赖在这艘船上。

    以他的那种脾气,向来是因为龙天昱的态度太难看了,所以才故意气他的。

    如今林梦雅出面调停,这事自然就有了定论。

    况且,她对侯月天的态度,看起来比对龙天昱的好了不少。

    也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但侯月天的眼睛里,却闪过了一抹苦涩来。

    面上虽然是如此,但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之所以林梦雅对他会如此的客气,是因为他们的关系,远没有她跟那位刘姓的表兄,来得亲密。

    看来,如果真的想要超越那位刘玉,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既然清歌姑娘如此说,那在下也就不让姑娘为难了。我们就在后面的画舫,有任何需要,姑娘只需要唤我一声就可。”

    侯月天如此的通情达理,也终于让林梦雅松了一口气。

    嗔怪的瞪了龙天昱一眼,果然看到后者的眼神里面,隐藏着一丝丝幼稚的洋洋得意。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不过这一次她请侯月天下船,并非仅仅是因为龙天昱跟他势若水火。

    更重要的是,龙天昱现在的身份,稍有不慎就会暴露。

    万一被人发现了,传了出去,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大晋而言,想必都不是什么好事。

    何况,她还没有细细的拷问。

    究竟这个家伙,是用什么法子脱身的。

    “啧啧,果然是亲疏有别。这下子,可是让那个侯月天伤透了心了。我说丫头,你干嘛不把他留下来,你与他关系亲近些,咱们在东夏国的行踪,可就轻松些呢。”

    清狐抱着肩膀,大有一副没看够好戏的样子。

    林梦雅白了他一眼,她的腿脚不方便,所以她刚才想让清狐去劝架的。

    谁知道这只死狐狸,只知道看戏。

    让他去劝,怕是这两个人非得动起手来才行。

    “留他干嘛?东夏国又不是他一个人能帮的上忙。我的夫人,用不着他来献殷勤。”

    因为之前有约法三章,龙天昱不得随意暴露俩个人的关系。

    所以这句话,他只能用三个人才刚能够听到的音量说出来。

    林梦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清狐之前就提点过她。

    侯月天可能会对她有些不太实际的想法,可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侯月天怕是对自己,只有一些好奇心而已。

    也不知道这些男人们都是怎么了,男女之间,又不非得是男欢女爱。

    “我们还是去船舱里说话吧,有些事情,我得问个清楚。”

    林梦雅率先自己转动着轮椅,往船舱里滑去。

    只是最后的那一刻警告的眼神,让清狐跟龙天昱,同时身体触电般的,僵直在了当场。

    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他们看出了对林梦雅深深的忌惮。

    糟了,忘记了那丫头的个性。

    他们倒是合谋得愉快,可想要过林梦雅这一关,怕还是不简单。

    “别指望着我会主动认罪!”

    清狐压低了声音警告着龙天昱,再说,他当初之所以要跟他合谋,只不过是想要安慰丫头的心而已。

    龙天昱瞥了他一眼,他早就知道,这个所谓的队友,随时卖他没商量的。

    当场,就想出了不少的办法来。

    唉,他还是选择实话实话说吧。

    至少自家夫人,总不至于直接把他给扔到江里喂鱼吧。

    硬着头皮,两个男人慷慨就义似的,往船舱里走去。

    不过林梦雅其实并未准备逼问他们,毕竟,男人们有些自己的小秘密是正常的。

    她又何尝不知道,如果不是清狐派人故意透露消息,龙天昱想要追上他们,简直就是妄想。

    只是男人嘛,该敲打的时候还是要敲打,免得他们认为,自己可以轻易被糊弄过去。

    船舱之内,虽然外表看起来只是一艘普通的大型货船,但是船舱里面却是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应该是龙天昱临时准备的,所以家具什么的,也都以简单舒适为主。

    还没来得及,让他包上一层华丽的镀金外观。

    林梦雅坐在一旁,挑起一双美目来,平淡的看了二人一眼。

    “坐吧,别傻站着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

    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生怕林梦雅一开口,自己就得倒一个底朝天。

    好在林梦雅没有提这件事,只是询问,京中的情况如何。

    这倒是让龙天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随后,介绍起来。

    局势算是暂时的稳定住了,如她所料,毛玉泽入宫觐见的当天,上官家选择以劫亲为外衣,但实际上是想要刺杀毛玉泽为真实目的。

    幸好龙天昱早有防备,刺杀的人被他们生擒了几个,剩下的都当场死了。

    有这么几个人也够用了,晋元帝早就有了血洗上官家的心思,审都没有细审,当天就以忤逆大罪,查处了上官家。

    关键时刻,上官青玉却拿着皇后的懿旨来救下了上官雷他们,最后也不知道是以什么为代价打动了皇帝,最后,只是那几个庶出的男子,落了个身首异处的局面。

    除此之外,其他人都是被晋元帝给发配到了边疆去了。

    上官家眼看着是树倒猢狲散,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仅仅伤了些元气而已。

    只要皇后不倒,假以时日,说不定还是会修养回来的。

    他们的这个皇帝啊,什么都比不过利益。

    “这一点我早就预料到了,上官家真正厉害的就是上官雷曾经的人脉,跟皇后手中的权利。上官青玉又不傻,怎么会白白的,拱手都让给别人。”

    林梦雅并不意外,以皇后的手段,这一招弃车保帅,她必定是舍得出的。

    何况死的只是庶出,而且还是跟她并非一条心的人。

    这下子,倒像是为她清剿了异己一样。

    “毛玉泽那边怎么样?南安国跟大晋,是不是已经缔结和平条约了?”

    说道这里,龙天昱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来。

    两国的合约已经缔结不说,毛玉泽更是亲自答应,说服他主战的父亲。

    晋元帝自然是龙心大悦,如今龙天昱的风头一时无两,俨然成了太子之外,皇位最为有力的竞争者之一了。

    “这次,还是要多感谢你哥哥。对了,南笙兄去哪了?毛兄弟说,想要与他一聚。”

    龙天昱看向了林梦雅,也不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家里人去楼空不说,连他的人,都找不到那些人的踪迹,倒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哦,没什么。我父亲跟哥哥因为今日的连番不顺遂,所以回去祭祖,祈求林家各位列祖列宗的保佑。虽然说林家来京都已经好几辈人了,祠堂也是健在了这里。但毕竟始祖还是在老家那边,父亲已经有多年没有省亲了。难得现在有时间,所以带哥哥一起去了。”

    林梦雅语气如常,倒是清狐,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明明,林家父子去的地方是——

    他不明白,为何林梦雅如今连龙天昱都要瞒着。

    不过虽是如此,但是他明白,林梦雅做事十分有条理。

    她既然这么说,就自然有她的目的。

    “原来如此,远离是非之地也好。如今父皇,也不像是从前了。我跟母妃也觉得,他似乎陌生了不少。”

    有感而发,虽然父皇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

    但是记忆里那个威严却不失公正的形象,正在渐渐的崩溃。

    重新归为一体的,是一个老谋深算,甚至有些冷血的君主形象。

    也许,这本该就是一个帝王应有的样子。

    可龙天昱却隐隐的觉得,父皇的改变,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对他跟母妃来说,对父皇的感情,也渐渐的有了些许的改变。

    离开京都之前,他曾经去母妃的宫里面请安。

    即使母妃隐藏得极深,可他却看出了母亲眼中,深藏的落寞。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