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一起出发
    谁又能想到,这个毫不起眼的胖妞,居然是一位倾城佳人。

    书店老板咽了一口口水,庆幸自己刚才并未怠慢。

    紧忙着拿出条被子来,交给了女子身边的护卫们。

    有人看守,有人上来帮忙。

    林梦雅让人放下一些银两买下了棉被,拄着双拐,艰难的跟在龙天昱的身后。

    冲着围观群众无奈的笑了笑,这家伙,她好不容易才低调一次,龙天昱一旦出现,就又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她又不想立刻就暴露跟清狐他们的落脚点,无奈之下,只能先选择城内的一家客栈。

    本以为以龙天昱的机警,睡上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林梦雅只想要劝他回去,然后自己再上路的。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一睡就是一整天。

    直到她也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被他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你...醒了?”

    林梦雅不敢抬头,但是却能够感觉到,头顶上,那片刻接近,而又缓缓离开的下巴。

    认错也好,亦或是劝慰也好。

    如今面对着他,她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再睡一会儿么?天还早。”

    没有质问,也没有呵斥。

    如同以往,略微沙哑的声音里,甚至有着一如从前的疼宠。

    如鲠在喉,眼眶微微湿润。却只能埋头在他的怀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清狐来过,已经把你们的目的地告诉给我了。我们一起去,不管作何结果,我们都一起承担。”

    龙天昱惬意的抱紧怀中的她,其实等她睡着,清狐就潜入了这里。

    可以说,他们的相见,是清狐一手安排。

    当时,清狐就在不远处的地方观望。还好,当时他把她认了出来。

    不然的话,那家伙可能会一声不吭的,真的把林梦雅给带走。

    同时,清狐也说明了一些,关于林梦雅必须要避开自己的原因。

    这一次,也许自己真的会失去她。

    但那又何妨,至少在此时此刻,她,还在他的怀中,不是么?

    “我...我真的怕我死了,你一个人在世上孤苦伶仃的。龙天昱,这对你不公平。”

    林梦雅抬起头,此时已经是泪眼婆娑。

    片刻之后,唇被人紧紧的封住。

    阔别多日的温暖,让林梦雅不由自主的,张开唇瓣迎接对方。

    缠绵的气息,顷刻间,化解了他们二人之间的紧张与不安感。

    “可以么?”

    龙天昱抵住她的头,低沉的耳语,却是最为卑微的祈求。

    她还能说什么?狠心拒绝他,然后让自己带着遗憾,去追寻未知的生死么?

    也许之前,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做到。

    但是从她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林梦雅明白,这一次,她的出逃计划,再一次随着龙天昱的深情而落空了。

    “真是狡猾。”

    小声嘀咕着,就连林梦雅自己,也不由得对龙天昱的狡猾而感到一丝丝的无奈。

    偏偏是这样温柔的以退为进,自己怕是真的要掉入他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了。

    “不许反悔,林魁,安排一下,我们即刻启程。”

    在林梦雅看不到的角落里,龙天昱奸滑的笑了笑。

    他知道怀中的小女人是何等的倔强,也知道她的聪慧,注定了让她,不能只成为缠绕着岩石的青萝。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任由她去飞翔。

    哪怕那是充满了荆棘的危险之旅,可至少那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林梦雅本以为,答应龙天昱一起去,会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但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的麻烦。

    因为化名的原因,所以,她现在名义上,至少还是个未婚少女。

    可龙天昱这一次不知道怎么了,片刻都不肯离开她的身边,整个就是个重度依赖症患者。

    出发之前,她可是三令五申,让龙天昱不许把二人之间,真实的身份跟关系讲出来。

    但是,自从他看到侯月天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一块千年的怨妇寒冰。

    从眼角眉梢,直到头发丝,都散发着本大爷不爽的气息。

    揉了揉有些胀痛的眉心,侯月天人不错,气质也算是温和儒雅。

    为何龙天昱能跟萧奕?称兄道弟,但是面对侯月天,却总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呢?

    难道她家这只,居然有社交恐惧症?

    不会吧,他可是龙天昱啊!

    “我说,你真的决定,要带你们家这只缠人的狼狗一起上路么?”

    清狐站在林梦雅的身边,脸上半点不掩饰的幸灾乐祸,毫无意外的,得到了林梦雅的一个大白眼。

    “不然怎么办?把他赶回去,然后让他自己再摸过来么?我说你选的是什么路啊,不是说这条路线,谁都想不到的么?那怎么他就这么轻易的追上了我们?”

    林梦雅瞥了清狐一眼,虽然没说什么,却让后者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转了转眼珠儿,嘴里干巴巴的说道。

    “他是狼狗嘛,自然找人最厉害了。马上就要到东夏国的地界了,你确定他们这样,没问题?”

    其实不用清狐提醒,她也发现了最为要命的地方。

    清狐虽然早就已经派人去东夏国打探,但是七毒圣草长这东西实在是太过罕见。

    即便是确定在东夏国境内,可也只有两个地方,才疑似有此物。

    一个是东夏国最南端,也是他们准备顺流而下到达的地方,名叫江城的大型城市。

    江城的外面有一个孤立的小岛,因为上面毒虫毒草很多,所以几乎是一片不毛之地。

    但是林梦雅的直觉敏锐,她总觉得即便是小岛上面环境险恶。但是因为江城人口众多,难保会不会有奇人,捷足先登了。

    何况,成熟期的七毒圣草,必须要完整的长出七片一模一样的叶子,才算是成熟。

    谁又能保证,江城的这一颗,如果没有被采走,却也长成了她所需要的样子呢?

    她必须要做多番考虑,所以,侯月天的帮助,在此时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侯月天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清狐曾经说过,侯月天可能在东夏国的地位极高。

    现在东夏国的局势刚刚稳定,许多地方,还十分的混乱。

    若是没有侯月天的帮忙,他们的行动,可能会受到一些阻碍。

    但是现在——

    林梦雅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那俩个正在皮笑肉不笑,互相试探的男人。

    头疼,明明各自分开,都豁达得不得了。

    怎么才刚碰到了一起,就是这样一幅,让她都觉得无聊不已的样子!

    在龙天昱的坚持下,一行人换了一艘更大更豪华的船。

    但是,在船舱的分配上,却跟侯月天,产生了第一次的矛盾。

    龙天昱坐在椅子上,一双黑眸,流转着冰冷而不屑一顾的目光。

    眼前的家伙,一副伪善的面孔不说,居然,还敢垂涎他的女人。

    这可不是他小气,这家伙的目光,他可比任何人都熟悉。

    “抱歉,我之前并不知道会有你们的存在,所以,船上并没有安排你们的位置。我看那艘画舫不错,不如,你就待在那里吧。”

    言下之意,就是在说侯月天他们是多余的人。

    这样的意思,侯月天又怎么会听不明白。

    视线同样毫不落于下风的迎了上去,从这个男人出现开始,侯月天就觉察到了有一股子深深的危机感。

    那位苏兄从来不允许任何男人,轻易靠近他妹妹。

    就连他,每次跟清歌小姐说话的时候,都必须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然,她的那位保护欲过度的哥哥,就会冲着自己,露出极为阴森的笑容。

    但是,他刚刚可是看到了的。

    清歌小姐,是被这个男人给抱到船上的。

    而那位苏兄,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像是没看到似的,去给自家妹子收拾东西,二话不说的就上了这艘大船。

    这只能说明,这个男人,肯定就是苏兄口中,与他妹妹缘分天注定的男子!

    什么远方表哥,这些托辞,他可比任何人都清楚。

    “没关系,这一路上我与清歌小姐同行,早就已经习惯了狭窄的船舱。我看到刘兄的船上,其实有不少的空船舱。不过是因为简陋了一些,所以刘兄才觉得不合适罢

    了。我倒不是外人,这些地方,我们也睡得。”

    东夏国水路最为畅通,他可是从小就在船上长大的。

    这种船,他只要打眼一看,就知道大概有多少个船舱。

    想要蒙骗他,哼,下辈子吧!

    “那怎么行,岂不是失了礼数。来人,送侯公子下船。”

    眯起双眸,眼睛掠出危险的毫光来。

    想要赖在船上,休想!

    视线不满的看向了自家亲夫人,这家伙明摆着不怀好意,她怎么就那么傻,居然还把这种人留在身边呢?

    “不必客气,侯某并不介意。何况清歌小姐每日都有事与我商量,这样来回,实在是不方便。”

    想赶人?侯月天心中冷笑,面上却越发的真诚恭敬。

    虽说缘分这种事情不分先来后到,但是他已经错失了先机,那就用近水楼台来弥补吧。

    “不行,这样太委屈你了。两只船很近,有事自有人会去通知你。”

    “不委屈,清歌小姐的事情可耽误不得。我还是留在这里,与她亲自面谈吧。”

    ......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