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找到你了
    更绝的是,清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类似于人类倒模的面具。

    往她的脸上一扣,花容月貌是没有了。

    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突然间衬托得像是黑豆似的双眼,林梦雅真的很想捧着脸大哭一场。

    这么扮丑,有必要么?

    滨海城因为是晋国跟东夏国接壤之地,自然是热闹非凡。

    况且因为这里有来自各国的商人,所以即便是林梦雅的装扮有些荒唐,可依旧不是件稀罕的事情。

    比她奇形怪状的人多了,也是未见得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

    跟着船队里的人一起去采购生活用品的地方,清狐说了,这次进入东夏国以后,他们就会一直待在船上,直到寻找到七毒圣草为止。

    林梦雅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船上的日子还是有些无聊。

    与其如此,不如提前买些有趣的读本,也好打发时间。

    船上的人手不少,但是需要采买的东西更多。

    不多时,行动不便的林梦雅,就被清狐安置在了一家书店的外面。

    好在他们出手阔绰,只说让书店的老板,来照看一下自家的妹子。

    那老板虽然觉得,清狐那么俊美的男子,怎么会有这么个庞然大物的亲妹子。

    但看在银子的份上,还是把林梦雅,当做祖宗一样供着。

    她倒也是个省事的人,只是把一些自己看中的书都放在桌子上,就安静的了起来。

    人来人往,她不吵人家,人家也打扰不到她。

    只是一心沉浸在故事之中,谁说古人的思想僵化,不知变通?

    她手里的这一本,就是妖神鬼怪,飞天遁地无奇不有。

    情节越发的离奇,她的兴致,也就越发的被吸引了进去。

    等到书中的段落告一阶段之时,林梦雅抬起酸疼的头,四顾往去。

    刚才还在她身边采买的清狐一行人,现在已然是失去了踪迹。

    “老板,老板!请问,你可看到我哥哥他们了?”

    那老板立刻笑意吟吟的赶来,随手往街头的方向指了过去。

    “他们去那边买淡水了,你在我这里,丢不了的。”

    心下稍稍安定了一些,在习惯了清狐他们的随身保护后,偶尔自己一个人,她倒是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大概是因为伪装做得太过成功的原因吧,林梦雅在心中偷笑了笑,再次埋头进手上的读本。

    却没有发现,她刚刚低下头去,几道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就出现在这条街的拐角处。

    “王爷,清狐大人留下的痕迹,就在这里终止了。我们的人搜遍了整条街道,也没有见到其他的标记。”

    一身玄色衣衫的龙天昱,长身玉立。

    俊美的面孔,此刻却是泛起了几分激动。不过越发瘦削的脸颊,却让他多了几分刚毅之姿。

    披星戴月的追赶了一路,放才千辛万苦的,跟着清狐似有似无的标记,来到了滨海城。

    只要出了这里,就是东夏国的地界了。

    到时候,只怕他在想要追踪,也不如在晋国境内,这般的轻松了。

    整整俩个月了,从那天他迎接毛玉泽入城开始,他的王妃,就逃离了他的身边。

    本以为自己,会坚持到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处理好了,才能放心的去把那个小女人,天涯海角的追回来。

    却发现,自己连一天没有她的日子,都分外的难熬。

    即便是之前,两个人不能天天见面的时候,也至少知道她的消息。

    如今,她却是完完全全的在他的世界里消失。

    多年不曾品尝过恐慌滋味的他,第一次感觉到,那种连魂魄都抽离的痛楚。

    “他们应该还在滨海城,我亲自去找。”

    已经不眠不休的找了她三天三夜,即便是眼睛已经变得通红,脚步也像是灌了铅一般。

    但是一股子想要见她的信念,却支持着龙天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滨海城。

    一定还在的,尽管清狐留下的记号,并不显眼,甚至有些地方,还需要他自己来猜测。

    可龙天昱却是用不要命般的速度,赶上了记号所标记的速度。

    她,一定在这里!

    头有些晕晕沉沉,甚至于,龙天昱只觉得耳朵里,有些嗡鸣。

    那是体力即将要透支光了的前奏,在哪里?他心爱的雅儿,究竟在哪里?

    触目所及之处,人头涌动。

    但他的眼里,哪怕是千人万人,都无法的占据他一丝一毫的目光。

    他们都不是她,没有她狡黠的目光,没有她灿然的风姿,更重要的是,没有他爱着的她的样子。

    龙天昱一步步的在街上移动着,似乎每一步,都是别样的小心,眼睛不停的穿梭在人群之中,生怕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错过了那道,让他这辈子都刻骨铭心的身影。

    街道不管长短,却还是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可是,他却丝毫没有看到,哪怕是跟那人有那么一丝丝相似的身影。

    龙天昱握紧了拳头,泛着血丝的眼睛里,却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倔强。

    不,他一定要找到她!

    最深的疯狂便是平静,龙天昱站在街道的另外一面,眼神闪烁着几丝躁动。

    跟在他身边的属下,都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王爷。

    他们也在不断的寻找,如果今天真的找不到王妃的话,怕是王爷,一定会疯掉。

    突然间,龙天昱动了。

    坚定不移的,往某个方向走去。

    所有人都燃起了希望,跟着龙天昱一起走了过去。

    可当他们,看到街角书店的外面的桌子上,只坐着一个胖女人的时候,不由得,心里溢出了失望。

    那,不是他们的王妃。

    但是龙天昱却像是着了魔似的,一步比一步快速的,走到了那个胖女人的身边。

    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却是伸出了自己的双臂,紧紧的,把那个女人,抱在了怀中。

    “找到你了。”

    终于,他找到了她。

    哪怕是历经千山万水,哪怕她改变了自己的模样。

    他,还是准确无误的,拥她入怀。

    呆滞的被人抱在怀里,林梦雅的脑袋瓜,在那么一瞬间,似乎像是完全停止了运动。

    怎么会...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认出了自己?

    手臂越收越紧,她衣服里塞的棉花,都被他生生的挤作了一团。

    林梦雅只觉得一阵阵的天旋地转,一切,如同在梦里。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心中有千言万语,如今伶牙俐齿的她,却是磕磕巴巴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龙天昱却是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眼神里的眷恋,几乎要把她溺毙其中了。

    “我想你了,所以就来找你。”

    这是实话,从她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疯狂的想她,直到现在把她拥入了怀中,思念却从未停止。

    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林梦雅所有的抗拒,瞬间烟消云散。

    去他的活在记忆里,去他的放手也是一种爱。

    他想她了,她又何尝不想他。

    “我也想你了。”

    温柔的语气,化不开她心中浓重的爱意。

    她是有多爱这个男人,哪怕是午夜梦回,也唯有他一个人的影子而已。

    反手,环住了龙天昱的腰。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她所迷恋的气息。

    就在林梦雅准备跟自家相公腻歪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抱着的男人,突然间倒了下去。

    “啊——”

    被牵连的林梦雅,也跟着龙天昱倒了下去。

    幸好她身上都是棉花,即便是摔倒了也不疼。

    只是,她有些尴尬的看着那个,嘴角还带着几丝微笑,但是大手,却是紧紧的抓着自己衣衫的男人。

    确定对方只是因为过度疲惫,所以一下子睡了过去后。

    本就手脚不利索的林梦雅,想是一只企鹅,摇摇晃晃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你们还不过来帮忙,傻站着那干什么!”

    没好气的瞥了一眼,以林魁为首的围观群众。

    人家不知道情况的来看热闹的就罢了,这几个家伙,给她做什么壁上观!

    听到熟悉的语气,林魁打了个激灵。

    别人不知道,他可清楚自家王妃的脾性。

    当下立刻上手,把王妃跟王爷,从地上扶起来以后,就跟其他的侍卫们,一起围在二人的身边,驱赶周围的人。

    真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小孩子似的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衫,而且怎么叫就是不醒。

    她所认识的那个龙天昱,到底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幼稚了呢?

    “老板,麻烦你帮我那一床被子来,毯子也行,有劳了。”

    当着别人的面,她本不应该卸下自己的伪装。

    但是龙天昱这样抓着她,行动不方便不说,也不好照顾龙天昱。

    想了想,还是找到了伪装的机关,有些艰难的脱下了这身伪装。

    别说,脱离了怪异的双拐跟那一身的棉花后,连她自己,都觉得轻松不少。

    赶着取来一床棉被的店主,却是在看到,刚刚那个臃肿的女人,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一身浅白色衣裙的纤弱少女。

    眼睛瞪得溜圆,揉了揉,还以为是自己发癔症了。

    谁知道那女孩,往自己的脸上摸索了一阵子,在耳后一掀,顿时五官拥挤的胖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虽然有些苍白,却精致完美到让人目不转睛的小脸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