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逃出小镇
    所以,想要打这个小镇子出去,这条路,是最近的。

    只是山神庙一向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村子的,为何健在这里,却让林梦雅心生疑惑。

    “过了山神庙,我们很快就可以赶到官道上。”

    到了现在这个时刻,暴不暴露行踪,都已经成了次要的了。

    清狐低声跟林梦雅说着情况,可是眼神,却是机警的,看向了四周。

    哪怕是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眼睛去。

    “你们小心,这个山神庙,不简单。”

    山神庙里的勾当,现在她已经无暇顾及了。

    但愿烛龙会埋伏在这里的人,没有认出他们来,只是把他们当做过路喜欢乱管闲事的客商而已。

    车子一点点的逼近了清狐所说的那个地方,就连林梦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扒开车窗,只是露出了一点点来,看着那个渐行渐近的山神庙。

    黑暗之中,那闪着烛光的轮廓,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林梦雅没敢暴露自己太多,只看到那是个不算大的小庙。

    依山而建,神像就在庙宇屋子的后面。

    隔得有些远,林梦雅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样的神像。

    但是隐隐约约的,看着像是一个女神的形象,倒有些,庙里面观音菩萨的感觉。

    以这个小镇的财力物力,这样的神像,应该是历经几辈人完成的。

    没想到,如今竟然成了烛龙会的人,用来威吓别人的血腥神像。

    林梦雅觉得有些惋惜,从荷包里,把那枚佛宝舍利取出来,放在手心,虔诚的双手合十祈祷。

    若是这位曾经庇佑着村民的山神娘娘,真的有灵的话。

    就请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庙宇,现在究竟被人利用,做些什么样的事情。

    祈祷完毕,林梦雅又把舍利,放回了自己的荷包。

    如果她能够顺利的逃离,清狐自然是会安排人,去离这里最近的县衙报案。

    只是,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的话,只凭着他们的一袭话,县衙的人,未必会相信。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反应得及时。还是那位山神娘娘,真的听到了她的祈愿。

    车队小心翼翼的从山神庙门前经过,竟然,没有引起里面任何人的注意。

    林梦雅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在最后一个人马,平安的从山神庙前踏过,而重新放到了肚子里。

    出了山神庙的地界,他们也就不管不顾的飞奔了起来。

    按照清狐的猜测,山神庙应该是他们的哨所。

    所有从这里出去的人,都会受到监视。

    但他们今天有绝佳的好运,趁着那些人打盹换班的功夫,一群人,居然顺利的撤离了!

    直到现在,清狐还觉得这次的关口,有些轻松到令他都难以相信。

    车队跑了很久,直到东方都开始泛起了鱼肚白,此时,他们才算是彻底的跑出了那个镇子的地界。

    “还好,如果不是我看到不对劲,就大家离开的话,怕是现在,早就被他们给发现了。”

    危机过后,清狐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跟林梦雅也能开开玩笑,臭屁自己的英明了。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怎么回来,就叫我们一起跑路了?”

    闷了大半夜的林梦雅,心里积攒了不算少的问号。

    清狐一贯行动迅速,绝不拖沓。

    但是这一次,回来却是连个解释都没有,还抛下了不少的东西。

    要不是清狐向来有准备第二套方案的习惯,他们怕还是不能,如此迅捷的撤退了。

    “其实,我去了山神庙。我那俩个手下,在王家看到了杀人的凶手,所以一路跟踪,也到了山神庙。我本以为,那里不过是一群匪类的据点。没想到,却在那里,看到了烛龙会的一个骨干。”

    清狐的眼中,泛出的忌惮,让林梦雅,也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

    听说烛龙会的骨干,都有着不少的能耐。

    不然,也就不会在高手如云的烛龙会里,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听说,当初的清狐,在烛龙会里,也不过算是中层的骨干,还算不上精英。

    何况,他们的上面,还有什么长老,会首之类的人呢。

    要是那样的人,得有多大的能耐才行啊!

    “原来是这样,只是,这个镇子才多大,烛龙会的骨干,来这里做什么?”

    林梦雅好奇的问道,要说是在京都的话,不管是骨干,亦或是长老,她都不会觉得稀奇。

    可这个镇子这么小,如果不是因为,走这条路,能够节省一大半的时间的话,她跟清狐,也不会选择来这里。

    “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他是血堂的人。一直以来,烛龙会都在收集一些,极为诡异血腥的东西。上一次,你在临天国遇到的浴血之法,就是血堂捣鼓出来的。会首虽然极为倚重他们,但是血堂极为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随着清狐透露的信息越多,林梦雅就觉得,烛龙会是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

    神出鬼没的会首,专门收集血腥之物的学堂,还有那个,当初让她觉得莫名惊恐的浴血之法。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个庞然大物,究竟想要做什么?

    天色微亮,车队的速度也减缓了起来。

    大家都把马蹄子上的棉布解了下来,林梦雅也终于有了机会,能够去外面,活动活动身体。

    清狐把她从马车里抱出来,林梦雅扶着马车,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地上。

    想要过来打招呼的侯月天,却是惊讶的盯着缓步走动着的她。

    “你...你会走?”

    看着对方的眼神,林梦雅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虽然随着各部分功能的退化,她的行走跑跳,的确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但是也不代表,她就真的完全不会走了。

    在老师解毒丹,跟清狐不懈的努力之下,她的双脚,每天也会稍微的恢复一些知觉。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够林梦雅开心的了。

    至少,她不用担心,时间长了,会有肌肉萎缩的危险了。

    “我当然会了。”

    林梦白了侯月天一眼,继续扶着马车,小心翼翼的行走着。

    “只不过我是因为身体弱,所以才每天坐着轮椅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谁还没有个力有不逮的时候。”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觉得有些无奈。

    一路上,清狐对自己的保护过度,让她彻彻底底的,尝试了一次残疾人的待遇。

    说实话,腿脚的不便,还没有让她感觉到什么。

    倒是旁人或是可怜,或是遗憾的目光,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小小的无可奈何。

    以前在现代看新闻的时候,有好多残疾人的手脚,比她的还要灵活。

    有些事情,就连她这个健全人都做不到。

    从那一刻起,她就明白,哪怕是身体上有残缺,但是在灵魂上,那样的人,甚至比自己这样的人,还要健全。

    如今自己也遇到了想通的境况,才知道旁人那所谓的怜悯,远不如把他们当做健全人一样来看待。

    至少,不会让人觉得,她似乎是个废物了。

    “你的身体这么弱,可有好的调养的方法?若是需要什么名贵的材料,你尽管开口。但凡是东夏国有的,我一定双手奉上。”

    不知为何,侯月天的眼睛里,却是片刻之间,划过了一抹喜悦。

    林梦雅倒是没有深究,大概是因为侯月天觉得,终于找到了,可以报答恩人的方法了吧。

    摇了摇头,林梦雅无奈的发现,自己才走了没一会儿,就已经全身都是汗了。

    看来这复建,还真是个难题。

    “我妹子可不缺少好药,世上但凡有的,我妹子全都有。哪里稀罕,你们那个东夏国的药材。想要献殷勤,也得找个合适的理由。”

    清狐白了侯月天一眼,显然,是因为当初的事情,让他对这个侯月天,有着相当大的不满。

    对于这一点,林梦雅也是爱莫能助。

    要怪,就怪侯月天什么招数不好选,偏偏选择一个,清狐最为讨厌的招数。

    要知道,当初凌夜跟清狐过招的时候,哪怕只是赢了一招半式,都被清狐缠到赢了凌夜,方才能够得到喘息之机。

    如今侯月天居然能够要挟清狐,自然,怕是他这辈子,都得不到清狐的好脸色了。

    “你别多心,其实我这毛病倒也不是不能好。这次兄长带我出来,就是为了寻访名医。好在有一位名医给可以医治我的病症,只是需要去东夏国采一味药材而已。到了东夏国,还真是要麻烦侯先生了。”

    林梦雅在轮椅上坐下,其实她猜也能大概猜到,当初侯月天,用来要挟清狐的条件了。

    清狐是何等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家伙的不平凡。

    想必是侯月天以在东夏国,助他们一臂之力为条件,才让清狐,勉勉强强的,容许了他们的存在。

    侯月天听得了苏家妹子的话,只觉得脸皮有些发烧,充满了歉意的看着她。

    “当初,的确是在下唐突了。还请姑娘跟苏兄,不要怪罪。”

    话,点到为止。

    林梦雅微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决定要一起行动了,那么至少,有些话,还是挑明了了说比较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