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故意透露
    一番话说完,那位老伯的神情,也变得有些颓废。

    任是谁,在这种事情的煎熬下,怕也会变为消极的抵抗吧。

    老者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镇子里,所有的异常,都说了个痛快。

    许是发泄了一通,老者也苦笑着起身离开了客栈。

    清狐回头与林梦雅对视了一眼,却发现,那丫头的视线,刚刚从老者的身上移了回来。

    “我们先回房去吧。”

    他与林梦雅最为默契,自然是知道,丫头肯定是怀疑了些什么。

    不然,她才不会,把目光投放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身上。

    而且,经过老人的一番话后,清狐也明显的感觉到,这镇子上的人,虽然看起来跟其他地方的无异。

    可是,的的确确会有一种明显的压抑感。

    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那是一种,被无形的力量所束缚住的无奈感。

    客栈里,住在他们四周的,全部都是自己人。

    即便是如此,清狐还是亲自仔细的检查后,方才关上了门,放心的与林梦雅攀谈起来。

    “你不觉得奇怪么?那个老人所说的事情,应该不是这个镇子里的隐秘。刚刚跟他坐在一起的那个人,更是连听都懒得听了。你说,他怎么会那么执意的,想要全部讲出来呢?尤其是在,你一个外乡人在场的情况下。我感觉,倒像是他故意告诉我们似的。”

    林梦雅总是在关键时刻,能够冷静的剖析事情的异常之处。

    她这么一说,倒是也提醒了清狐。

    眉头微微蹙起,清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挺翘的下巴。

    “没错,他好像是并不在乎倾听的人是谁。难道说,是有人想要故意给我们透露消息。恐怕此人,也是有所图谋吧!”

    其实,清狐曾经的阴险与毒辣,绝对不会输给他们曾经的任何一任对手。

    尤其是在这种敌暗我明之时,清狐更是有着,喜欢把那些,藏在幕后的老鼠们,一个个的揪出来,然后慢慢碾死的爱好。

    所以,目前的状况,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兴趣。

    “先别轻举妄动,你想,今天那个老人家,反复的提起山神庙。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想要把我们给引到山神庙里那边去。”

    对于鬼神,林梦雅现在保持一种比较开放的态度。

    毕竟,当初曾经救过她一命的佛宝舍利,如今还被她随身携带。

    但是她却觉得,如果世界上真有什么山神的话。那么,它也应该会护佑住一方百姓,这才是人们心里期盼的神。

    若是肆意的杀人,让人们的心中,只有恐惧,而没有恭敬的话。就算不得什么神,更别提,这种事情,怎么听,她都觉得是人才能干出的事情。

    “那咱们,去还是不去?”

    清狐挑起了眉头,对于这种阴谋诡计,他可是奉行暴力破坏的原则。

    林梦雅却是想了想,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们就不去,怕是对方也能预料到,我们有可能会想到将计就计这一出。山神庙我肯定是要去的,但是,却不是现在。”

    又是阴谋熟悉的味道,有时候林梦雅真的很羡慕父亲跟哥哥,能够在战场上快意恩仇。

    说实话,这种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诡诈之花,她看得太多,听得太多,经历得太多了,如今,已经让她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况且,她有预感,这个镇子上奇怪的一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时间,并不算是遥远。

    是夜,林梦雅独自坐在窗前。不知何故,一身陪伴在她身边的清狐,此刻却是失去了踪迹。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心,无奈的目光,落在了屋子里,那个正襟危坐,正在看着兵法的男人的身上。

    自从,她表示了自己的不耐烦后,侯月天就很识相的没有在自己的面前晃悠。

    可晚上,清狐接到了那两个失踪的手下的消息后,不得不亲自去处理。

    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不得已,就请了侯月天来,保证她的安全。

    虽然对清狐这种保护过度的行为,林梦雅表达了自己小小的不同意见。

    可惜,早就已经那人驳回,半点都不许她反抗的,与侯月天独处一室。

    其实侯月天,也算不上讨人厌。

    甚至于,因为林梦雅对他的不待见,所以他并未多话。也没有带手下人来,而是独自一个人,带着一本兵书,坐在她的桌前,认真研读。

    这几天,林梦雅也感觉的出来。侯月天是真正有君子风度之人,即便是现在,侯月天横刀跨马的坐在她的面前,足足有一个时辰了,他连动都未曾动过,更别提,会给她添什么麻烦了。

    如此,她反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异常?”

    似是感觉到,那位苏家小姐,过于直白打量着自己的目光。

    侯月天从兵书里抬了头,看向了她,低声询问道。

    “没什么,你手里拿着的,应该是前朝军神,武南洵所著的吧?”

    武南洵是个奇人,用兵如神不说,还是个一等一的大才子。

    如今,他所著的兵书,流传于世的,一共有六部。

    据说,是汇聚了他这辈子的智慧与经验的结晶。

    只要有人能够完全猜透,就能够继承武南洵所有的军事才华。

    这话倒是有些言过其实了,武南洵厉害,是因为他阅遍群书,再加上出身于武将世家,见识与旁人自然是不同。

    综合种种,方才成了流芳千古的兵法大家。

    后人若想要学习的话,光是靠这六部兵书,是断然不行的。

    只是武南洵的兵法实在是厉害,就连父亲跟哥哥,都曾经是其的狂热粉。

    作为家属的她,也跟着读过几本。

    兵法什么的,倒是还看得下去。就是那些诡辩多段的阵法,让她实在是不感冒。

    好在现在有了神农系统的存在,即便是看不下去的东西,也能够完全储存在脑海里。

    有时候,如果需要照本宣科,倒也省了不少的事情。

    “没错,正是那位军神所著的阵法书。没想到,姑娘居然也看过,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寻常的姑娘家,能识字的就不多。即便是上了家学的,也不过是都是读一些诗词歌赋算是极上的了。

    没想到,这位苏小姐,不仅会医术。就连兵法也有所涉猎,倒是让侯月天,觉得诧异之极。

    “倒也没有细心研读,不过是因为喜欢看武老先生的。一来,我们女儿家不方便出门,看了这书,也算是能够长些见识。二来嘛,看各处的风土人情,倒是比什么兵书阵法的,有趣得多。”

    这倒是实话,当初那本,林梦雅可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

    虽然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看起来,还是觉得有趣。

    而且再加上,青筝谱里,也有类似的一篇。

    所以,对于各国的习惯,她其实并非全然陌生。

    “姑娘说的极是,这本阵法,看起来像是一本奇书。但是实际上,早就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看起来,倒还没有姑娘说的那本,有趣得多。”

    侯月天放下了手中的书,林梦雅却是带着几分赞赏,看向了对方。

    许多人都把这东西奉为经典,听说,前几年,还有某个领兵的书呆子,完全按照这书里的内容行事,最后,落得个兵败身死的下场。

    用兵打仗,并不像是表面上那样的简单。

    别说是按部就班了,就算是灵活多变,也未必能此次取胜。

    这一点上,父亲跟兄长,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所谓军神,也不过是输少赢多罢了。

    “你既然看兵书,想必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了?我的确是十分的好奇,大晋之内,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你,让你不惜冒险,也要潜入京都之内呢?”

    兵书,可不是什么人都喜欢看的。

    而且再加上侯月天的做派,她更加明白,此人的身份,怕也是非尊即贵。

    再者,这一路行来。侯月天一行人老实得很。

    别说是沿路探听消息了,就连出去打探,也都是乖乖的跟在他们的人的后面。

    如果说,他作为别国之人,是想要探听大晋的消息,但是从这一点上,林梦雅就知道,这家伙,就绝对不是。

    他紧跟着她,倒有些好像是要避嫌似的。

    林梦雅看着他冲着自己苦笑,随后,才低声解释道。

    “的确,在东夏国,我也并非是常人。实不相瞒,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母亲。当初我们母子二人,为了与抵御仇家,曾经吃下了不少苦楚。而我的母亲,为了保护我,也差一点被仇家给毒杀。如今虽然命是捡回来了,可惜那毒实在是刁钻,非得要几味极为珍贵罕见的药材,方才能完全解除。我早就已经找遍了东夏国,却还是缺少了一味。我听说,大晋跟临天两国,皇宫里速来是藏着不少的珍惜草药。所以我才冒险潜入晋国来寻找。只是一无所获不说,我母亲的毒症,又是严重了不少。所以这一次,我是想要跟着你们,尽快的赶回东夏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