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王家灭门
    镇子不算大,但是因为冬祭的原因,所以显得格外的热闹。

    许是因为地方偏僻,所以他们这几个外来人,在街头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清狐早就找好了投宿的客栈,所以一行人也没有多做他停留,很快,就找到了之前预定好的客栈。

    从马车里下来,林梦雅环顾四周。

    不管怎么看,这个镇子,都是一个在平常不过的地方。

    在外表,看不出一点的异常来。

    好在,她并非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今天晚上之前,那个躲在黄氏背后,撺掇她去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的人,就会浮出水面。

    “丫头,果然不出你的所料,那个黄氏,自打从咱们那里回去后,连家都没回,就去了镇子里的一户人家去闹了。那人姓王,是这里颇有名望的一个神婆。那黄氏也是彪悍,闹得王神婆家一个人仰马翻。”

    王神婆?林梦雅的眉头微挑。

    不过想来倒也不是毫无道理,这种事情,的确是最合适神婆来做。

    她倒是想要会一会这个王神婆,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

    “咱们今天晚上就去这个王神婆的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想必也不是什么善茬。”

    林梦雅亲自出马,就代表着她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搞一个水落石出。

    夜幕降临,林梦雅与清狐俩个人,提着一些并不贵重的礼物,往王神婆家走去。

    听回来的人说,这位王神婆也算是位厉害的人物。

    虽然是让黄氏给闹了个够呛,最后关头,她不知跟黄氏说了什么,才让那个女人,脸一阵青一阵白的,走出了王神婆的家门。

    而且,这位王神婆颇有些神迹。

    特别是在求子姻缘这俩个方面,有些威名。

    说白了,她就是个蒙古大夫,外加一个能说会道的媒婆功能。

    可在当地人的眼中,这家伙就是个了不起的能人了。

    但凡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的,都喜欢去王神婆家,让她给掐算掐算。

    王神婆的消息,也是这个镇子里最为灵通的。也因此,不少的事情,到了王神婆的嘴里,也就有了不小的可信度。

    只是这家伙财迷心窍,没有半点职业操守。

    要是哪家的浪荡公子,看上了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王神婆也会时不时的,做些淫媒的勾当。

    所以镇子里面,但凡是正经人家的,都对这位大仙敬而远之。

    反倒是那些无所事事,鸡鸣狗盗之辈,却是跟她来往甚密。

    当她得知,黄氏背后的高人,竟然是这个王神婆,她倒是一点,都没觉得意外。

    “前面一拐弯就是她家了,咱们的人,都已经埋藏在暗处了。”

    清狐低声说道,按照他的意思,这些小事,由他来解决就好了。

    也不知道丫头是触动了哪根神经,还必须要亲力亲为才行。

    当下只能摇了摇头,任由丫头来处理。

    二人来到了王神婆的家,还没等清狐去叫门,就看到王神婆家的大门,忽然间由里面,裂开了一个不大的缝隙来。

    此时,恰逢黄昏时刻。

    自己洞开的大门,里面安安静静的,连半点声响都没有。

    二人觉得奇怪,清狐眯起了双眼,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去看看。”

    低声吩咐了林梦雅一身后,身子如同灵巧的狐狸,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片刻之后,却是如同幽灵一般的闪身回来,一脸的凝重。

    “怎么了?”

    林梦雅心下明白,里面肯定是出事了,不然清狐也不会脸色这么差。

    不过,后者刚想要开口,却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动静。

    大手一挥,就抱起了林梦雅飞,飞檐走壁尽快的消失在王神婆家的门口。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手下们,也都十分默契的,隐藏好了林梦雅的轮椅,清除掉了他们所有的踪迹。

    这样,即便是有人赶到,也绝不会察觉刚刚,他们曾经来过。

    “怎么了?看你这样慌慌张张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清狐抱着林梦雅一路狂奔,直到回到了客栈的房间,方才把她放下来。

    “里面的人全部都死了,就连我安排在那里蹲守的人,现在都不知去向。而且刚才,我听到好像是有不少的脚步声,正往王神婆家的方向去了。那脚步沉稳有力,想想必,都不是一般人。”

    听了清狐的话,林梦雅的心思有些凝重。

    说起来,就在他们出发之前,在王神婆家外面蹲守的手下,还曾经来回话。

    怎么这么一会儿,人都不见了呢?

    还有王神婆一家,虽然她没有看到,但是想来清狐说都死了,想必王家是没有任何的活口。

    “都死了?王神婆也在其中么?死因是什么?咱们的人,会不会也遭受了意外?”

    这一连串的问题,倒是让清狐有些为难。

    其实他只看到了王家的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了好几个人。

    而且都只是胸口破了个大洞,人是已经死透了的。

    至于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王神婆在不在其中,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

    “他们两个是多年的老人了,即便是出了事情,也会给我们留下暗号。也许,他们是看到了凶手的模样,所以去追踪了吧。倒是能在他们俩个人眼皮子底下杀人,怕是杀害王神婆一家人的凶手,也是个狠角色。”

    清狐对自己的手下颇为了解,作为探子,他们的武功不高。不过隐藏躲避的能耐,倒是不小。

    只要他们没有主动跳出来,怕是这世上,能够识破那二人伪装之人,也是不多。

    林梦雅点了点头,没想到,才刚刚探查到的一条线居然断了。

    这事情,怎么又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一夜浅眠,第二日,林梦雅本以为,王家的灭门惨案,必然会在这个小镇子上面,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可是,当他们在客栈的一楼用餐的时候,却并没有听到什么议论。

    难道是,官府封锁了消息?

    就在林梦雅这样想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张方桌上,一个看起来年纪有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低声跟自己的同桌人,交谈了起来。

    “唉,你可知道,昨晚王神婆一家,也死了!”

    听众也是个本地人,自然是也知道这样的消息。

    只是那人的兴致不算是高,老者才刚说,就想要岔开这个话题。

    老人却是固执的很,叹了一口气后,方才说道。

    “也不知道是伤了什么天理,昨晚,黄老爷家的那个小妾,也突发急症死了。咱们这个镇子啊,怕是要永无宁日了。”

    黄老爷家的小妾?林梦雅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大闹王神婆家的黄氏。

    眼神不经意的落在了那位老者的身上,恰好同桌的人,可能是觉得这事晦气。

    告罪了一声后,就拂袖离开了。

    林梦雅立刻跟清狐交换了一个颜色,后者点了点头,端了桌子上,一碟还未动用过的酱肉,往老者的桌子上凑了过去。

    “老伯,不知道刚刚您提起的那位黄老爷家的小妾,是哪位呢?”

    老人因为这陌生的话语,抬起了头。

    不过,在看到对方是一个长相俊俏,还有他手中的那一盘崭新的酱肉后,心头,自动把他归结为喜欢打听八卦的好事者了。

    清狐看到老者并未怪罪自己偷听,自然明白,这是个有话必须要说出来的主儿。

    当下,也不见外,大方的落座,还叫了小二,多添了几碟小菜跟肉馅的包子。

    “唉,人老了,就是话多。难得小哥倒是还能赏脸,陪我这老头子说说话。说起来,那个黄老家的小妾,还是三年前被黄老爷抬进门的。据说是个花门子里的人,人虽然长得漂亮,却不是十分的老实。听说他们家的大奶奶,曾经在一气之下,还把那小妾怀的胎儿给打落了。如今竟然发了急病死了,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邪祟。”

    清狐听得老人的话,心下明白,怕是此人,就是田婆的女儿,黄氏了。

    只是他又听出来,老人似乎是话里有话。

    不由得又摆出了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客气的问道。

    “犯邪祟?这发急病死的,也算是平常。难道,老伯还知道些别的内情么?”

    两个人的声音压得很低,如果不是林梦雅离得最近,怕是一点都听不到。

    那老者却并未直说,反而是左右看了看,才说道。

    “你是外来客,不知道我们镇子上的事情。算上王婆子跟那黄家的小妾,我们这里,一年之内,统共有十二户人家死了人。而且,听说有好几户,都是在离镇子不远处,发现被人杀死的。那个惨啊,怕是看过的人,这辈子都得发噩梦。有人说,是因为我们镇子里有人得罪了山神娘娘,所以才会被惩罚。如果有人想要离开,必须要经过山神娘娘的允许。咱们镇子的后面,就有个山神庙。所有想要离开的本镇人,都要先去里面求签。说来也奇怪,凡是家里只有未娶亲的男孩,没有女孩。或者是女孩早就嫁到外面的,反倒是最容易得到山神娘娘的允许,能搬到外面。只是,这样的人家,早就躲出去了。现在留在这里的,也不过是在等死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