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心头疑惑
    *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月信?

    林梦雅看着黄氏,眼神里带着几分探究。

    “这位小姐,我的这个病,还能不能医治了?”

    被林梦雅盘问了许久,黄氏显然有些不耐烦。

    她来这里,不过是听那个老太婆说,面前的这个女人医术惊人,没准能治好自己的毛病。

    谁知道,对方只是不停的问自己问题,却是半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下,就把林梦雅归结到了庸医一类。

    “你的毛病我已经知道了,想要治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样吧,你把你最近三年常吃的药,都给我拿过来。我给你好好的瞧一瞧,这事马虎不得。”

    沉吟了片刻后,林梦雅才开口说道。

    那黄氏立刻笑得灿烂无比,连连点头。

    “怪不得我那母亲说您是活菩萨下凡呢,果然是不一般。比咱们镇子上的马大夫强多了,每次我让他给我调理,他都只说是当年小产落下的亏空。害得我以为,这辈子都生不上个一男半女了呢!”

    一听到自己的病有可能被治好,黄氏立刻谄媚的说道。

    林梦雅眉头微微一挑,语气倒是有些不经意似的,顺势攀谈了起来。

    “这位马大夫——看起来倒是跟你很熟络,想必医术也是极为的精湛,不然的话,你也不会稍微有些病痛,就去找他了吧?”

    像是黄氏这种人,芝麻粒大点的事情,到了她的嘴里,就会成了天大的大事。

    “这倒是真的,马大夫虽然医术不怎么样,但是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也还算是有些名望的。他跟我家老爷是旧相识,我的身体,也一直是他在调理。不然的话,我家老爷,肯定又会娶一个过门的。”

    黄氏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来。

    恐怕这个马大夫跟她之间,也不单单是医患关系。

    倒是黄氏的一句话,引起了她的注意来。

    “当初你小产的时候,可是这位马大夫,帮你诊治的?”

    黄氏讨好的点了点头,又拍了几句林梦雅的马屁后,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怪不得,黄氏整整三年,都不知道自己的*,已经消失的事情。

    看来这个马大夫,也是一个关键的角色。

    “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回去吧。记得,那法子不要再用。这种阴损的法子,即便是你用了,怕是也难以如愿。最好以后不要在用,这法子我在老家也是听说过的。只是听家里的老人说,虽然能求男得男,求女得女。但生出来的,都是一些天煞孤星,混世魔头。作为母亲,自然是首当其冲,不得善终。”

    尽管林梦雅的语气十分的平淡,可还是吓得黄氏,瞪圆了一双眼睛,怀疑的看向了林梦雅。

    见到她的样子,林梦雅也懒得解释,挥了挥手,就让清狐把人给带走了。

    待得黄氏出了院子,清狐也转回她的屋子后,林梦雅才若有所思的,抬起了头。

    “我已经派人去把她给盯紧了,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咱们就会立刻知道。”

    清狐早就知道林梦雅打得是什么主意,果然,他们刚才往外面走的时候,那个黄氏,就拐弯抹角的问了自己几个问题。

    无非是那个求子的法子,是不是真的像是丫头说的那样,母亲会首先遇害。

    清狐不动声色的,给她描绘了一番,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悲惨下场。

    吓得黄氏,都忘记了在他的面前搔首弄姿。怕是以这个女人的心性,谁让她差一点倒霉,她就会真的去找那人的晦气了。

    “嗯,过几天咱们就去镇子里。刚刚黄氏说的话,你也都听见了吧。我要告诉你的是,她的身体出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状况。她的一个器官消失了,可人却还是好好的,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而且我怀疑,这个动手拿掉她器官的人,应该,就是那个镇里的马大夫。”

    清狐点了点头,正好黄氏所在的小镇子,也就是他们行进路线的其中一个落脚点。

    丫头想要调查,那就让她调查到开心为止。

    “好,我即刻去打点。对了,那个田婆,刚才投井自杀了。”

    心头,有些微微的惋惜。

    林梦雅明白田婆的意思,那个女人觉得自己的女儿的将来,算是有了依靠。

    所以,就想要为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在赎罪。也是为了把这个秘密,带到她的棺材里,永永远远的,保护自己的女儿。

    慈母之心令人动人,但是被扭曲了的爱,却是一把几乎可以要人命的钢刀。

    “也是个不幸的女人,拿一些银子给他们吧。”

    田婆的一生都是个悲剧,林梦雅虽然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但是当初,如果田婆没有生下这个女儿,或者是田婆的情人,与她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也许结局,就会完全不同吧。

    田婆不是一个完全的坏人,甚至于,她所有的刻薄恶毒,只是为了帮助她的女儿。

    可恰恰是她的这一点自私,才造成了更多人的痛苦。

    如今人死如灯灭,林梦雅只觉得,人间世事,总是不能以善恶之名,简单的论处判断。

    “好,我这就去,顺便,再去跟大家告别一下吧。”

    清狐看着林梦雅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她最近心思也重了些。

    做事虽然没有犹犹豫豫,可却变得更加的慎重。

    就拿田婆的事情来说,她从一开始,都是留有余地。

    如果田婆没有去房间里,试图掐死那俩个孩子的话,田婆的目的,也不会被人知道。

    即便是被人知道了,可林梦雅依旧没有大肆的宣扬她的目的,反而是悄悄的,让他把黄氏给请了过来,全了田婆最后的心愿。

    也不知道丫头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清狐却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比起冒冒失失,以追求真相的名义,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悄无声息的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也许,是一种更为成熟的处理方式吧。

    听说林梦雅真的要走了,村民们也不再勉强他们留下来。

    毕竟,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这位小姐,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那是他们所可望而不可及的世界,精彩纷呈,却也更加的充满了风险。

    村里的那位老人家亲自出来跟他们送别,尽管才在这里待了几天,可是这里的民风淳朴,村子的环境也是相当的不错。让林梦雅,对这里的印象,颇为不错。

    只是,在思考了很久后,林梦雅还是亲自,请了那位老人家,到人少的角落里,去谈事情。

    “苏小姐,您这是?”

    老者在看到林梦雅手中,那几锭黄金后,眼珠子瞪得老大。

    他长这么大,好像还没看到过这么多的钱。

    林梦雅却是笑了笑,把金子塞给了老者。

    “这...这使不得。当初你兄长过来租院子,就给了我不少的钱,如今,这怎么合适?”

    老者拼命的推脱,可林梦雅却是硬生生塞给了他。

    只是脸上,却溢出了几分歉意来。

    “我走以后,你们就尽快搬出村子吧。或是去别的镇里住,又或者,去寻别处。实不相瞒,我的身份有些特殊。要是被人知道,你们跟我扯上的关系,说不定,会招来祸事的。你们都是一些好人,我不想因为自己连累你们。所以,这些钱财,就当是大家的安家费吧。”

    如果她只是休息一下就走的话,那些追踪她的人,也不会起什么疑心。

    可她留在这里今天,还跟村子里产生了纠葛,那这就是致命的了。

    她又不能,像是安排家里的那些人似的,在短时间内,给这些村民们,找到合适的隐居地点。

    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些安家费,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罢了。

    “这...好吧。那我就先收下了,姑娘,这件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这里偏僻难行,一般人,也不会找到这里来的。我会立刻安排这件事情,你放心就是。”

    其实,搬家的难度,不比找到一个隐居点更加简单。

    这些村民们,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

    要是让他们放弃自己的家园,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林梦雅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想了想,才低声说道。

    “老伯,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如果,真的有人找上来,他们一定是想要逼问我的行踪。到时候你就说,听到我们说起过,要去东夏国境内。其他的,你也是一概不知。对了,还有关于我的境况,你就说,我一切安好,身边还多了不少人保护。切记,关于我的一切,你都可以照实说,保护住你们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林梦雅又嘱咐了一遍后,方才跟着清狐一起离开。

    侯月天自然是跟在后面,不过因为林梦雅跟清狐的默许,所以他们也不用离得那么遥远了。

    两伙人混成了一行队伍,渐渐的,消失在老者跟村民们的视线之中。

    怕是没有人想到,那个坐在轮椅上,一脸苍白的病弱少女,就是整个大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昱亲王妃。

    从村子到小镇上,即便是马车的速度不慢,也足足走了小有俩个时辰才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