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田婆之女
    偏偏清狐那个家伙,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

    尽管她能看得出来,清狐也不喜欢这个侯月天,可他却十分异常的没有坚决的赶走他们。

    不过每次看到侯月天往自己的面前凑,清狐都是处在暴走的边缘。

    足以证明,清狐还是那个清狐,只不过是碍于某种原因,所以才勉强的忍下了杀意而已。

    能让清狐吃瘪的,又怎么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尽量让这个人,离自己远一点。

    “苏小姐,其实你不必对我如此戒备。我并非是个歹人,而且我也只能钦佩苏小姐的为人。当初你能对那田家的母子三人伸出援手,即便是我身为男子,也是愧叹不如。我不过,是想要来帮一些忙。”

    侯月天说的真诚,林梦雅每次出门,都惯用苏清歌这个前世跟了她二十多年的名字。所以,这一次侯月天只当他们是一对到处游历的富家兄妹两个。

    林梦雅却并不买账,侯月天虽然称不上是歹人,但也并非良善。

    当初他们在花街初遇,若不是她镇定自若的,帮他隐藏的行踪。

    说不定这家伙为了逃命,还真会挟持自己。

    所以即便是侯月天说的好听,可在林梦雅的心里,还是对他有着不小的戒备。

    “你是不是歹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忙你帮不上。你是会医术呢?还是了解这的风土人情。据我观察,你也并非是本国之人吧?既然如此,你留在这里,不过是徒增麻烦罢了。还有,我不管你怀有什么样的目的。我哥哥并非是好相与之人,你这样,无非是在考验他所剩不多的耐性。奉劝你一句,还是尽早,离开我们的队伍。”

    林梦雅正色说道,眼神之中,已然是泛出了森然的冷意来。

    侯月天有些微微的意外,这几天,他着意观察过这位苏家的小姐。

    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安安静静的,人也因为身体的孱弱,而让人觉得格外的怜惜。

    可是,那双清澈黝黑的双眸之中,却从未显示出任何的脆弱来。

    相反,不管是在给田家母子接生之时,亦或是设计让田婆的女儿来自投罗网。

    区区几件算不上什么的小事,却是显露出了女子的足智多谋来。

    这样的女子或许并非是他生平仅见,但绝对,要比那些倾国倾城的美人,更让人欲罢不能。

    也许这种兴趣,无关乎男女之情。只是善武之人,看到了上好的武功秘籍一般的感觉。

    这位苏家的小姐,就像是一块磁石,牢牢的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也让他的旅途,变得不那么枯燥。

    “看来苏小姐真是误会我了,实不相瞒,在下之所以跟令兄长有些交际。但绝非只是为了跟踪小姐而已,实际上,我们的目的地完全相同。之前在水路之上,我的人就发现,你们选定的路线,是一条最为安全,最为便捷的路线。像你所说,我们都是外乡人,自然是没有你们来的熟悉。而且我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已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以,才会有如此不情之请。”

    侯月天收敛起了自己所有的玩笑的心情,态度越发的诚恳,就连眼神里,也是再也没有了故作的遮掩。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对于他的话,她深知不能全信。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以侯月天这样骄傲的人,他怕是不会轻易的,对一个小女子撒谎的吧?

    “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事实,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但是有一点,你要给我记清楚。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安静,你跟你的人,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然的话,我的手段,不比我哥哥的差到哪里去。”

    尽管,林梦雅不再那样冰冷的看着他。

    但是刚刚的一番话,却让侯月天的后脊背,冒出了丝丝的冷汗。

    不知为什么,那位苏小姐只是坐在轮椅上,淡淡的警告者他。

    可她仿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意,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一点上,这兄妹两个,倒还真是一脉相承。

    心中微微的苦笑,人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点了点头后,人也终于离开了林梦雅他们所居住的院子。

    看着那家伙消失的背影,林梦雅却是觉得有些厌烦。

    “要是你真的不喜欢的话,我立刻去清理干净。”

    清狐有些歉意的说道,其实他也是有自己的目的,不然,他绝不会任由一只苍蝇,在丫头的耳边乱飞。

    “不是他,侯月天也许不是个好人,但绝对是个君子。既然他答应了我,自然也不会再扰乱咱们了。只是觉得——唉,大概是因为我最近的身体不好,所以才会如此胡思乱想吧。清狐,你不用自责。有他在也好,既然他们执意要跟着咱们走,那以后,不管什么事情,就让他们去趟雷吧。”

    听到林梦雅这么说,清狐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来。

    正好他带来的人数不多,如果再加上侯月天他们,丫头的安全,就可以得到最大的保证。

    兄妹两个人的坏水,自然是不能被侯月天知道。不然的话,怕是那家伙会一准儿的逃跑吧。

    刚刚吃过午饭,林梦雅在堂屋里稍事休息。

    人才睡下,就看到清狐,亲自带着一个女人,走到了院子里。

    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这几天,林梦雅总觉得,自己有往圈养动物发展的趋势。

    一天天不是吃就是睡,去哪里还都有人推着。

    这种残废般的日子,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妹子,她就是田婆的女儿,黄氏。”

    林梦雅勉强的挑起眼皮,看向了田婆的女儿。

    刚一打眼,林梦雅就觉得,这个人不*分。

    从她进屋开始,那双眼睛,就不停的落在清狐的身上。

    眼泛桃花,一看就知道是在觊觎清狐的美貌。

    那人不过是二十几岁,面上也颇有几分姿色。但是看人却十分的轻佻,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没有半分的端庄。

    即便是在她的面前站着,也依旧丝毫不知道收敛的,把视线落在她头上的首饰,跟身上的绫罗绸缎上。

    跟她平常接触的那些人精相比,这人实在是一眼,就能够看得透彻。

    想必一定是个贪财又风流的主儿,这样的人,如果想要使出那种诡异的法子来求子,她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给小姐请安,听我那娘说,您是位大慈大悲的活菩萨。还请菩萨救救我这苦命的女人,让我有个一儿半女吧!”

    惺惺作态,让人看不到半点的真心。

    林梦雅打心眼里,就厌烦这样的人。何况对方又是一个心思狠毒,自私的人。

    她明知道自己的母亲身陷囹圄,但是第一句话开始,都是为了她自己而着想。

    田婆虽然可恶,却仍旧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精心。

    这人却是十足的恶毒,让人觉得越发的厌恶。

    “活菩萨称不上,你上来,我给你把把脉。”

    林梦雅修炼得何等高深,哪怕是心里再讨厌,脸上也不会显露分毫。

    一听到活菩萨这样说,那黄氏连装哭的个功夫都不下了。

    欢天喜地的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伸出一双带着玉镯的手,眼神里,还隐隐带着几分期待。

    林梦雅挑眉看了黄氏一眼,小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之上。

    借由身体的接触,神农系统的检测系统,已经在瞬间,就完成了对女子身体的数据分析。

    但是这一分析不要紧,林梦雅一下子,就检测出了一件怪事。

    这个女人,为什么身体里,没有*呢?

    *,是孕育新生命的摇篮。

    可以这么说,全世界的生命,都是在*里完成孕育,才能来到人世的。

    作为一个女人,她居然连*都没有,那她自然是不能怀孕的了。

    只是,这件事情,一般的大夫应该能够诊断出来的吧。

    为何,她到现在,好像还是不清楚的样子呢?

    略微沉吟了片刻后,林梦雅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而继续淡定的,询问着黄氏一些问题。

    “你之前,可曾有过身孕?”

    黄氏立刻点了点头,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懊悔似的说道。

    “三年前,我就差一点生下了一个孩子。只是,被我那夫君的正房太太算计,这次让我小产。哼,这一次,我总要给她点厉害!”

    曾经怀过孕,那就说明,*是后天脱落的。

    但是如果是*脱落的话,按照古代的医学条件,人就算是不死,也会元气大伤。

    可她刚刚的检测结果显示,黄氏除了没有*外,其他的身体状况,算是不错的。

    而且,关她的相貌,面色红润,人也风姿绰约,倒是没有半点不适。

    “你那次小产之后,有没有什么改变?比如说月信,是不是有许久没来了?”

    黄氏听得林梦雅的诊断后,面色有些古怪。

    半晌之后,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个奇怪,自打我三年前小产以后,那个,就再也没来过。我以为自己生了什么怪病,阿胶红枣成天水似的喝下,也是不见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