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跟踪狂人
    林梦雅笑了笑,她也知道清狐是觉得自己太过多疑,这样下去,肯定会耽误他们的行程。

    只是这件事,总是会让她想起母亲。

    她亲生的母亲,那个总是活在别人记忆之中的传奇女子。

    不知道母亲当初,是用何种心态,来如此坦然的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

    几乎所有人都告诉她,母亲是因为难产体虚所以才离世的。

    可她越是探寻当初的真相,越发觉得,其实母亲,一定是知道自己何时会香消玉殒。

    作为母亲,她并未惊慌失措,在有条不紊的安排了子女跟夫君的一切事情后,从容的迎向了死神的怀抱。

    母亲的勇敢,直到现在,依旧在深深的震撼着她。

    可她更加明白的是,如果不是面临着极为危险的情况,以母亲当时的地位与能力,决计不会只有死亡一条路可选。

    唯一的答案就是,那些潜伏在暗中的危险,只有靠着她的离开,才能远离她所在乎的人。

    这件事情,却不曾被任何人察觉。

    每次想起母亲,林梦雅都会习惯性的翻阅母亲遗留下来的青筝谱。

    就连这东西,母亲都是用了特殊的法子保存。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当时身为一国公主,跟将军夫人的她,甚至连自救都做不到呢?

    这些谜团,林梦雅相信,终会有解决的这一天。

    只是因为母亲的原因,却是让她的心里,无法对田家的那个临产的儿媳妇,做到冷眼旁观了。

    母亲终归是伟大的,而孩子,却也同样都是无辜。

    没有人能以任何卑劣或者是披着高尚外表的借口,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

    也许听起来有些荒唐,但这就是她之所以,会插手的理由。

    看着林梦雅陷入了沉思,清狐的眼眸之中,才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也许有事情能够牵绊住她的注意力也好,现在的他,在她的面前,谎言总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把林梦雅送回了房间,看着她乖巧的睡下,清狐却是在黑暗之中,深深的凝望着她的俏脸。

    半晌之后,方才拿着摇动的烛光,悄声的往门外退去。

    院子不算小,除了林梦雅所居住的正房之外,还有几间不错的厢房。

    侯月天他们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敢在清狐的面前,过分的得寸进尺。

    所以,他们只能在不远处的民居里落脚。整个院子里,能住在这里的,只有他跟林梦雅二人。

    虽然他现在早就已经为了丫头,收敛起了自己的爪牙。

    但是桃花坞坞主的身份,随时随地,让他的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老子不好惹的冰冷气息。

    在他的手下做事,没有人能够不惧怕他的一身煞气。

    即便是不断的有人在院子的周围巡逻,以作警戒,却没有一个人,会发出任何响动来。

    回到自己的厢房,整洁而冰冷的被褥,是因为主人从未使用过。

    坐在椅子上稍作休息,接到了警告以后,清狐更是时时刻刻,都要注意到林梦雅的动静才行。

    尽管他的人,早就已经把整个小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了,可他还是从未有过一时一刻的放松。

    “何事?”

    微合的双眼,瞬间睁开。

    锐利的眼神看向了门外,悄无声息站立的属下,冰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那人是自己的得力干将,而有一丝一毫的好转。

    那人也仿佛是早就习惯了他的态度,恭恭敬敬的呈上了一封书信后,人也立刻退回了他刚进来时的位置。

    以极快的速度,看完了属下送来的信。

    压在清狐心头的大石,也终于暂时的落了地。

    他一个人保护丫头的安全,实在是有些吃力。

    何况以他这个叛徒的身份,其实更容易给丫头招来祸事。

    还好,那家伙终于要来了,也不枉他这一路,费尽心思的,给他留下了印记。

    看来,龙天昱还不算是太笨。

    “行了,这些我都知道。明天,务必要把那个老婆子的女儿带来。”

    属下立刻点头,在得到了命令后,人也悄然之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就是他们行动的方式,不管任何的命令,他们只需要执行就是。

    坐在桌子边上,清狐很快,就把那封信,给烧得干干净净。

    异常的是,这封信居然只有很少的灰烬。轻轻的一吹,就消失无踪了。

    以龙天昱的速度,应该在他们到达东夏国跟晋国的边境处,就可以追上他们的脚步。

    要是这样的话,那他就能安心不少了。

    嘴角,不由得溢出了几分苦笑来。

    真是头疼,他要如何跟丫头解释,龙天昱这只狼,是他故意招来的呢?

    要不,把这只他亲自训练出来的影卫队,送给丫头当礼物?

    唉,他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又是安静的一夜,一大早,林梦雅就接到了清狐送来的消息,说是田婆的女儿,午后就能到村子。

    只是按照田婆的要求,她女儿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不然的话,以村民的性子,当场打死她女儿都是有可能的。

    林梦雅虽然并不觉得,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继续留着会有什么好处。

    但是按照田婆所说,她的女儿不过是个普通的妇道人家。而且,更是从未离开过她们生活的这个小镇子。

    那么,她又是如何,知道这个骇人听闻的求子秘方的呢?

    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她只有揪出藏身在她身后之人,方才能够完全的解决这件事情。

    “我听村民们说,这个传闻,是在三年前出现的。具体是谁传出来的,也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只是方圆几十里的村子,似乎都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准不准,谁也没人亲身经历过。”

    民宅的院子里,侯月天正一脸严肃的,跟林梦雅分享着自己得来的信息。

    一大早,侯月天就厚脸皮的凑在了林梦雅的身边。

    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人还能提供点什么有用的信息的话,林梦雅一定会让清狐,亲自把他给打出去。

    林梦雅歪在椅子上,也不管什么坐姿优雅不优雅的问题了。

    只是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后,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院子外面。

    “愚民无知,自然是有有人,把这种诡异的法子,奉为真理。不过我看村子里的人,似乎不太信这个。这就说明,这法子,并未有过大规模的实施。所以大家也都是当一个谈资的兴趣多一些。”

    才经过短短两天的相处,林梦雅却是对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们,有了几分了解。

    大概是因为村子闭塞的原因吧,许多事情,村头发生的,村尾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对待这种凭空出现的事情,所有人的态度,都是以观望居多。

    在加上,那位村子里,最为德高望重的老者,也是一位颇有见识之人。

    想必即便是有人不明白,但是看在他的权威上,也不会轻易的尝试。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林梦雅是不是可以假设,这个秘方的实施者,其实还尚未找到验证的方法。

    或者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验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现在如果把事情解决,还算是不晚。

    但是,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未出生的婴儿,或者是生出来就夭折的婴儿。

    她还真的没想到,这些可怜的小家伙,到底能够起到一些什么作用。

    又咽了一口茶,林梦雅只觉得这世上有些人就是喜欢,做一些对他们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

    这种自讨苦吃的傻事,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居然如此乐不知疲。

    “所以,今天我们见到了那个女人后,你准备怎么做?”

    侯月天越发觉得,面前面容苍白的秀美少女,有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

    如果说,那一天在京都里,她的镇定与美貌,让他仅仅对她,不过是产生了一丝情绪之外。

    那天晚上,她不顾一切的冲到田家的房间里,救出那双婴孩跟产妇的行为,就让他,从心底里,产生了几分敬佩来。

    明明是脆弱到了极点的美丽,却总是让人充满了震撼。

    这样的极致的反差,即便是早就见惯了各色佳人的他,都不由得,会感觉到新鲜无比。

    “我们?”

    林梦雅斜着眼睛瞥向了那个什么侯月天,她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跟这个跟踪狂人渣,有了交集了。

    “这件事情,就不麻烦你操心了。如果你实在是闲的没事,麻烦你可以去门口,好好的看一看这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也许等你看到了心仪的姑娘后,就不会巴巴的跟在我们身后了。我说,你老跟着我们,不累么?”

    即便是第一眼对这个男人不难么讨厌,可他总是跟一块牛皮膏药似的缠在他们的身后,这就破坏掉了她之前对他的那么些微的好感度。

    说实话,这人皮相还可以。

    虽然没有她家龙天昱跟清狐那么极致,却也是个能招蜂引蝶的好手。

    说他是个变态跟踪狂吧,可人又是彬彬有礼。一天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怕是比她还像是好人。

    可要说他是个好人吧...哪有好人,会像是跟屁虫一样,人家走到哪,他就跟到哪的道理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