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抢先下手
    林梦雅也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虽然说,嫉妒的确是能够冲昏头脑。

    但田氏不过是一介农妇,何况在之前,她并未流露出一丝一毫对养子极其妻子的恶毒来。

    为何儿媳怀了身孕之后,她会如此性格大变?

    田家又是家徒四壁,几乎没什么可图的东西。所以即便是儿媳妇生下了这一双儿女,关于家产方面,也没什么争抢的。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很快,林梦雅就出现在了田家的门口。

    田老三坐在门口抽着汉烟,黝黑的大手爬了爬脑袋,这个简单而朴实的汉子,显然是在为目前的状况而烦心。

    毕竟,多年的夫妻,如今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让他也没有了章法,只能坐在门口,抽着烟解闷。

    “田老伯,怎么在这里抽烟,可是有什么愁事?”

    林梦雅笑着明知故问,田老三抬头一看,居然是两个孙儿的救命恩人来了。

    立刻站起身来,拘谨的看着这个外乡来的女大夫,有些手足无措。

    “不必这么拘束,孩子可都还好?”

    其实那天,他们是去十几里外的镇子上,请大夫去了。

    好在大夫来的及时,那俩个娃娃的调养,只要交给那个大夫就好。

    虽说还未曾足月,但也没差多少,再加上母体还算是健壮,俩个娃娃的发育格外好些。

    田老三看着恩人,却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拿起旱烟杆塞进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苦涩的烟气,方才说道。

    “唉,我那儿子跟儿媳倒是好的。只是我那个老婆子,当初她也不是这样的。唉,都怪我无能啊!”

    这件事情,从根上说,主要的责任,都在那个心狠手辣的婆婆身上。

    可田老三是个善良的人,所以,他总觉得是他的错,才让这个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林梦雅知道,这件事情,别人多说无益。

    一切,都得让他自己想开了才行。

    “话也不能这么说,田老伯,不瞒您说,我总觉得这事,没有那么简单。不是我故意来揭您的伤疤。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亲自去跟田婆谈谈。毕竟这事关系到俩个孩子的性命,谁又能知道,还有谁,会对这两个孩子不利呢?”

    林梦雅态度诚恳,田老伯犹豫了片刻后,也只能深深的点了点头。

    如今田婆成了整个村子里的罪人,正被关在田家的一个堆放柴火的小木屋里。

    想要见她,却不是件难事。

    田老三打开了柴房的门,昏暗的灯光下,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田婆,神色却是十分的木讷。

    那是一种,类似于绝望的眼神。好像是全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的似得。

    头发有些狼狈的四散开来,衣服也皱巴巴的,应该是经过了一番的折磨了。

    虽然这人看起来有些可怜,可林梦雅的心,却早已经练就得坚硬如铁。

    “田婆,别来无恙啊。”

    屋子里,随着林梦雅的声音,田婆的眼神,略有些呆滞的转动着。

    最后,落在了被推进来的纤细少女的身上。

    她的眼神早已经没有了什么阴险跟毒辣,甚至于,看向林梦雅的视线里,还多了几分畏惧。

    也许,她本就不是什么坏人。

    最初的恶念消褪了以后,人,也再次变得畏畏缩缩了起来。

    “你...你还想要做什么?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都是我嫉妒儿媳妇,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田婆态度有些激动,可林梦雅的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不过下一刻,林梦雅就恢复如常了。

    冷淡的看着田婆,眼神却锐利无比。

    “这件事情的确是你来做的,但是目的,并非只是因为嫉妒儿媳吧。我想,也许会不会,跟你之前生过的那个孩子有关呢?”

    林梦雅的猜测,瞬间让田婆的眼神微微一震,一股子被看透似的恐惧感,席卷了全身。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猜测,无非是因为,田婆的所有亲人,死的死,散的散。

    她一个老婆子,唯一能在乎的,怕是只有那个未婚生下来的孩子了。

    “你...不是,我虽然是生了一个孩子。但是那个孩子,早就已经死了。所以,我才会嫉妒儿媳妇。为什么她能生孩子,而我的孩子,就必须要死呢!”

    田婆的嘴角,有些狰狞。

    林梦雅却是越发的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在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慈母之心,竟然可以让一个人,变成魔鬼。

    “你不用急着否认,我下午听人家说过,你们这里有一个传说。如果哪一家的儿媳妇生不出孩子来,就用别人生下来的死胎埋在后屋的院子里,就可以带来孩子。想要男孩,就埋男孩,想生女孩也是一样。只是这孩子,必须要在八个月之后,或者是一出生就夭折了的婴孩才行。所以你急着用红花来催产胎儿,或许,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吧。你也不用急着否认,能想出这样阴险的法子来,想必也不是什么善类。只要我让人留心打听,怕是很快,就会确定目标。如此,你还不承认么?”

    田婆的身体,微微的有些颤抖。

    她像是见了鬼一样,盯着面前的林梦雅。

    这是一个,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带到棺材里的秘密。

    可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陌生的女子,完全的猜测出来。

    “你很意外,我会知道这件事对么?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经打听过。你跟你的儿媳相处的关系很好,当初她没有孩子,你还到处的托人去找一些生子的秘方给她。所以你的儿媳,才会对你言听计从,就连红花催产这样要命的法子,都能听从。我想,如果不是你的孩子,你又岂会这么做?”

    林梦雅说的这些,终于击溃了田婆的心里的最后一丝防线。

    ‘哇’的一声,田婆崩溃的哭了出来。

    老泪纵横的她,眼中藏着深深的悔恨。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一点私心的话,也许现在,她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那苦命的女儿啊!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她就要被夫家给休弃了。当初是我对不起她,才会让她变成现在的样子,我对她有愧啊!”

    田婆的嚎啕大哭,丝毫没有博得林梦雅的任何同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即便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田婆这样的做法,也是在害人。

    如果不是她及时赶到的话,那俩个宝宝,跟那个无辜的产妇,也许,就会惨死了。

    事情没有到那一步,却并不代表,田婆没有犯下这样滔天的罪孽。

    林梦雅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后,却是跟清狐轻轻的耳语了一番。

    后者迟疑了片刻,也终于点了点头。只是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多了几分不赞同。

    “我也许可以帮你治好你女儿的不孕症,但是,田家的事情,你必须要付出代价。我不是为了帮你,我只是希望这世间,能够少些罪恶。明天,你就托人带去消息,让你女儿悄悄的来院子里找我吧。”

    听得林梦雅这么说,田婆的眼神里,忽然间像是涌起了一抹希望似的。

    立刻感激的点头,深怕下一刻,这个活菩萨似的女子,就会反悔一样。

    林梦雅也懒得继续跟她废话,让清狐推自己出门。

    一直差不多走回了自己安身的小院后,方才让清狐停下。

    “你什么时候,成了济世救人的活菩萨了?我看看,不是被人给替换了吧?”

    清狐捏住了她的小脸蛋,疑惑的盯着她的眼睛看。

    后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后,才伸出手来,打掉了他的毛手。

    “我什么时候是那种圣母了?我只是觉得,这种荒诞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存在呢?我是知道,的确是有些地区,会有这样诡异的法子。但是这里,可是大晋啊。这种法子,却是烈云国才有的。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么?”

    其实林梦雅能知道,还要得益于青筝谱里面的记载。

    除了正经的医术跟毒术外,青筝谱里,还记载了各地的巫蛊之术。

    而且,记录的内容十分的详尽,就连起源跟发展,都记载得清清楚楚。

    自从她得到青筝谱以后,闲着没事就翻阅查看,成为了她的习惯。

    如今得知这样求子的蛊术,只有在烈云才会有。林梦雅就不得不多心了,这里可是大晋的腹地地区。难不成,有烈云国的人,渗透进来了么?

    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阿秀说过,烈云国的人生性十分骄傲。尤其是身为烈云国人,更认为是一种上天赏赐的荣耀。

    所以,他们不太可能,会改变国籍,或者是在外国定居。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种求子的方法,也许,还会跟别的事情,有牵连。

    林梦雅虽然不想管闲事,但是她明白,自己救治了田家的儿媳妇,也许,就等同于跟那些人作对。

    即便是她想要脱身,怕是人家也不干。

    与其如此,不如她先下手为强!

    “唉,你呀!”

    清狐只能点了点她的额头,这个丫头,简直就是个麻烦制造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