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田氏狠毒
    小小的他们软软的,粉嫩嫩的睡着。丝毫不知道,他们刚刚,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艰难的来到这个世界上。

    田家婆子看着这一对孙子孙女,脸上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喜悦。

    一丝阴狠划过了她的老眼,片刻后,那双干枯的手,竟然毫不迟疑的,朝着那个男的宝宝的脸上盖了下去。

    “咳咳,你要是敢动手的话,我就立刻,让你命丧当场。”

    一道如同幽灵一般的声音,突然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那婆子忽然间像是烫到了一样,缩回了自己的手,满脸惶恐的,看着那个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的瘦弱少女。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不能抱我的孙子了么?你一个外人,多什么事?”

    尽管婆子还维持着表面的镇定,可林梦雅还是仿佛看透了她似的,自顾自的坐在角落里,眼神锐利而冰冷。

    “是你给她吃的红花。”

    不是质问,而是肯定。虽然她的手指已经感觉不到了孕妇的脉搏,可神农系统却让她,依旧如同之前一样的敏锐。

    “那...那也是为了她好。人家都说了,如果这个月生出来的话,孩子以后定能大富大贵。如果是下个月生,就是个当乞丐的命了。”

    婆子的话强词夺理,态度也有些歇斯底里。

    可林梦雅一下子就看出来,她躲躲闪闪的,一定是在隐藏些什么。

    “你说的话,是真是假,你自己清楚。可我有一点要告诉你,今天有我在这里,你休想动这两个孩子,一根毫毛。”

    林梦雅目光如炬,哪怕她现在坐在轮椅里,连自己站起来都难以做到。但是她却有守护这两个宝宝的决心。

    他们是自己接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话,那她就必须,能够保证宝宝们,安全的成长。

    婆子似乎像是被触碰到了痛处似的,人忽然间阴险的笑了出来。

    “你个废人能做什么?这孩子我今天一定要弄死,没了,再生就是。幸好你在这里,一会儿我就说孩子是你弄死的。你一个外乡人,还能拿我怎么样!”

    果然,林梦雅早就预想到了,她会如此说。

    她突然笑了,戏谑的表情,像是一只,拨弄着猎物的猫。

    “都听到了吧,现在你们可以进来了。哥,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还是出去吧。”

    林梦雅扬声叫了一声,立刻,门口的帘子,被一双修长优美的手给掀开。

    随后,在婆子惊恐的目光下,田老三跟儿子,阴沉着脸色,走了进来。

    “你们...你们...”

    婆子指了指自家的俩个男人,他们不是在外面,接受那些人的恭喜么?为什么,竟然埋伏在这里,偷听到了自己跟那个丫头的谈话?

    “虎毒尚且不食子,不过,这头老虎,若是吃别人家的孩子,怕是应该不会犹豫吧。我劝你,最好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也许,还能活命。”

    清狐冷冷的瞥了一眼婆子后,径直走过去,把林梦雅从里面推了出来。

    剩下的事情,都是他们的家事。丫头也累坏了,现在最需要的,则是好好的休息。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俩个人路过了一直等在外面的众人,林梦雅略微歪了歪头后,看向了颇有些惊讶的侯月天。

    后者低着头思考片刻后,才缓缓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那家的婆婆有问题的?”

    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不过是婆婆因为想要抱孙子心切,才出了的昏招。

    可林梦雅在听到后,却是暗中叮嘱了清狐一句,一旦孩子出生,他就要立刻提醒田家父子,千万要注意到婆子的动向。

    没想到,竟然真的,把她给逮了个正着。

    “儿媳妇十年没有生育过,公婆与丈夫,却没有对那妇人有过微词。说明他们都是忠厚老实,又善解人意之人。试想一下,这样的人家,又岂会在儿媳还没生产之时,就冒然用红花催产。而且还在媳妇生死不明的时候,就诅咒儿媳,还不让别人去救。你不觉得,有问题么?”

    林梦雅的一番话,让侯月天顿时明白了症结所在。

    的确,田家父子都是一副忠厚老师的模样。而且儿媳生孩子,居然能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来帮忙,足以说明,田家人,在村子里的地位,着实不低。

    这样一想来,婆婆的种种举动,的确是可以。

    只是,为什么婆婆会做出这种事情,侯月天却是想不通透。

    可林梦雅也无心接续给他解密,刚刚她耗费了太多的力气,现在,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了。

    不得不说,林梦雅刚刚所做的一切,让村子里的人,对她好感度大增。

    一路上,大家看到微闭着双眼的她后,不由得都放慢了脚步,悄悄的从她的身边站住。

    等到她过去后,方才继续活动。

    清狐就这样把她推到了他们落脚的院子,抱着林梦雅,往屋里走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林梦雅才从睡梦里行了过来。

    揉了揉胀痛的额头,似乎随着她体力的减弱,神农系统的功能,也在逐渐的衰退。

    刚刚她为了挽救那个女人,强行的用了神农系统里的一切功能,后遗症就是,脑袋像是被打了一拳似的疼痛。

    “好点了么?我扶你起来,喝点粥吧。”

    仿佛是算计好了似的,林梦雅刚醒过来,清狐就端着一碗白粥,一碟酱瓜,走到了她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我...我头疼?”

    到了现在,林梦雅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每次自己出了什么状况,清狐总是第一个察觉到的。

    自己到了他的面前,怎么就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呢?

    “那是当然,你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快喝了吧,明天我们就赶紧赶路,京都里传来了消息,你家王爷疯了,已经亲自率人来追了。”

    眉毛微微一抖,即便是掩饰着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可林梦雅却还是露出了些微的破绽来。

    “他怎么可能会来?难道,京都里的一切,他都处理好了么?”

    不可否认,其实清狐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期盼着的。

    只是她更加明白,现在局势动荡。如果龙天昱真的追来的话,不仅仅会让皇帝,觉得他因公费私。

    更是会让那些敌人,抓到把柄,轻易的抹黑他。

    所以,她才会选择,跟清狐俩个人上路。为的,就是让京都里的一切,绊住他的脚步。

    “处理没处理好的,我倒是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让那个皇帝同意了。不过,以我了解到的皇帝的心性,怕是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说服的人。”

    清狐的面色也有些凝重,自从林梦雅从临天国回来以后,对那个老皇帝的戒备,是一天盛过一天。

    有些事情,清狐也并非是没有了解。

    只是因为之前林梦雅的身份问题,所以才没有提及罢了。

    “我也觉得,他不是那种,会成人之美的人。还是小心提防着吧,我可不想,再被他从背后捅第二刀了。咱们还是甩开他吧,如果他找不到我,也许就会回去了。”

    权衡再三后,林梦雅也压下了心头,想要见他的迫切愿望。

    有些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何况,她心里头的一点自私,也希望自己在龙天昱的眼里,心里,永远保持着当初,完美的形象。

    才过了一晚,林梦雅他们就要张罗着赶路,可村里的那些人,却是集体的围在村口,央求他们再住几天。

    田家的父子俩个,更是要给他们磕头下跪,感谢林梦雅的援手。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答应,再住三天。

    村子里的生活,简单得让她有些不习惯。

    虽然人不多,但是民风却是十分的淳朴。所以,田家婆子的事情,在第二天的傍晚,就传遍了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林梦雅这里,更是丝毫没有任何的意外,得知了全部的真相。

    原来,那婆子虽然是田老三的媳妇,但是因为年轻的时候风流过一阵子,背地里生下了一个孩子后,因为大出血,所以就不能生养了。

    家里嫌她丢人,只能隐着瞒着,把她嫁给了比较偏远的这里。

    田老三小时候就是个孤儿,家里没有着落,能娶上媳妇就是好的,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好在他捡了这么个儿子,儿子孝顺又能干,最后还娶得了一房贤淑的儿媳妇。

    即便是没有他的亲生孩子,可田老三却是把儿子儿媳妇,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

    可惜儿媳妇过门十年没生养,如今一朝有了孕,对他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只是那婆子嫉妒儿媳妇,在加上那孩子也不是她亲生的,这才动了杀意。

    林梦雅听完了以后,眉心却是微皱了一下。

    待得所有人都离开后,方才叫了清狐,想要去田家走一趟。

    “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对?”

    清狐自然是听林梦雅的话,推着她,就让田家走去。

    只是他不明白,这件事情算是水落石出了,为何,林梦雅还要走这一趟?

    “这其中,怕是还有隐情。我总得这事,没有这么简单。”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