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紧急接生
    “这位老伯,现在人命关天,这位小姐也必定知道轻重缓解,并非是来消遣你们的。即使如此,不如让她一试。怕是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林梦雅忽然间转过了头,却看到一抹极为真诚的笑。

    是那个之前跟在他们后面的男人,不知何时,竟然也赶到了此处。

    而且还这样站出来力挺自己,倒是让她,有些小小的意外。

    “再者,您是这村子里的长者,自然是比任何人,都希望里面的女子能够母子平安。我愿意为这位小姐作保,若是她真的不能医好屋子里的那母子,我愿意随您处置。”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就连那位老人家,也是有些不好拒绝。

    再者,许是因为这位先生,面色沉稳,无形之中,又增加了不少的说服力。

    老人看了看热闹的院子,最后只能深叹了一口气后,点了点头。

    “如此,那就麻烦这位小姐了。老婆子,你带这位小姐进去吧。”

    老人想必是在村子里,拥有极高的位置。

    待得他下了决定之后,那些原本想要阻拦林梦雅他们的人,也都退了下去。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冲着老人点头示意后,就被从老人身后走出来的一位老妇人,给推到了屋子里。

    女人们都差不多在院子里帮忙,只剩下了一群大男人们,留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

    “这位仁兄,多谢了。”

    作为仅有的外乡人,男人自然而然的,跟清狐站在了一起。

    可后者的脸色,并未有任何缓和的痕迹。

    冷哼了一声后,也不想去问那家伙到底再感谢自己什么。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时时刻刻的,盯在了林梦雅刚进去的方向。

    在他的眼里,任何人都没有丫头重要。只要他发现有任何的不对劲,就会立刻冲过去,把丫头给接回来。

    “这位小姐,一定是位医道高手。更为难得的,是有这份善心。仁兄不必担心,这院子里的,都是一些普通人。绝不会有任何人,能威胁到那位小姐的安全。”

    男子仿佛并不在意自己受到的冷遇,自顾自的说了这些话。

    清狐虽然懒得理他,却也知道,他说的的确是实情。

    “别以为我输给了你一次,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要是你做不到承诺之事,我必然会将你碎尸万段!”

    清狐阴森而低沉的威胁,让男人的眸子,稍稍的有了些凝重。

    片刻之后,男人点了点头。

    “我侯月天说话一言九鼎,兄台放心便是。”

    外面,俩个人的交谈,林梦雅一无所知。

    只是现在的她,却是死死的拧住了眉头,看着面前,斗鸡似的阻拦在自己面前的婆子。

    那婆子不过是五十岁上下,生得虽然是精瘦的一张脸,可是那双过于精明的眼神,却是处处显着算计。

    身上一身蓝布衣裳,此时沾了不少的灰。

    饶是如此狼狈,可婆子还是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牢牢的把持住了进出内屋的唯一一条通道。

    “他婶,你这是做什么?这可是我家老爷子许了的,这位小姐可是有大能耐,说不定,能救你家媳妇的命呢!”

    一直推着她的婆婆也走了出来,对面前的婆子好言相劝。

    可谁知道田家的这位婆婆,上下的打量了林梦雅一眼后,嘴里喷出了一声冷哼来。

    “哼,她自己都是个残废了,怎么能帮上我家的忙?老姐姐敢情这不是你家的儿媳妇,你们上嘴唇碰下嘴唇的,说的倒是轻松!”

    毫不客气的话,瞬间让气氛变得有些僵硬。

    好在林梦雅不是个小气的人,即便是被人当成了残废,俏脸上,也丝毫未见任何生气的表情。

    屋子里,产妇的呼痛声,已经由强转弱,明显的听出,产妇的气血,怕是要耗尽了。

    林梦雅无暇跟这个刁钻的女人周旋,视线四下的看了看,突然间开口。

    “那位婶婶,能否请您过来,也许我可以救你女儿的姓名。”

    每一个母亲,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去送死。

    何况,那媳妇的肚子里,还有她的一对外孙。

    当下,那位只会倚着门痛哭的老母亲,闻听了这句话后,两眼瞪着林梦雅,似乎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的稻草。

    “姑娘,你当真能救我的女儿么?”

    强忍着悲恸,母亲把自己的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位陌生的小姐身上。

    “现在让我进去,还来得及。”

    现在的情况,是孩子出不来,产妇也没有了力气。

    如果她进去,先用人参丸吊住产妇的元气,再想办法让孩子生下来,也许就能把坏事变好事。

    “好,那你就去吧。姑娘,我女儿的命,就全靠你了!”

    几乎是在瞬间,母亲就为了自己女儿的命,做出了这个决定。

    田家的婆子还想要阻拦,却被那位娘家的母亲,生生的拦了下来。

    “你再敢拦着,我就跟你拼命!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告诉你,要是我女儿真的出了事,我要你们全家赔命!”

    刚开始还是个柔弱可怜的母亲,到了现在,也被逼的狰狞厉害。

    林梦雅心里清楚,那其实,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母亲,在想办法,拯救自己的孩子罢了。

    田家的婆子被亲家母的发狠给吓到了,瑟缩了一下后,终于是不情不愿的让开了屋门。

    林梦雅立刻被送到了产妇的身边,只是稍稍的查看了一下,林梦雅就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我是个大夫,请大家都能来帮我的忙。这里是人参丸,赶紧用水化开,给她服下。还有帮我准备好热水,剪刀,烈酒跟一只油灯。”

    现在的条件简陋,林梦雅只能冒险一搏。

    被产婆给架到了床边,林梦雅跪在地上,查看女子腹中婴儿的情况。

    两个宝宝状态还可以,头已经出来了,只是因为母亲太过虚弱了,所以才没有了力气。

    只是要想要俩个淘气的家伙同时降临人世,怕还是要费一番功夫。

    林梦雅要的东西,很快就被送进了产房内。

    院子里,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等待着,里面的女人是生是死,怕是只有听天由命了。血水一盆盆的被送出了屋子,就连清狐都不免觉得有些紧张。

    丫头的医术他倒是有些信心,只是到了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动静,着实,让人捏了一把汗。

    而此时,院子的外面,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喧闹。

    众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却看到是一个老汉跟一个年轻的男人,出现在了田间的院子里。

    “忠伯,我家媳妇,怎么样了?”

    年轻的男人刚进院子里,就一脸焦急的,跟那位决定了林梦雅可以去治病的老人家打探情况。

    清狐也明白,这俩个人,怕就是屋子里产妇的丈夫跟公爹了。

    不过,他却是有些看不起面前的男子。

    既然如此的担心自己的媳妇,又为何不陪在自己妻子的身边呢?

    “唉,你还是先进去看看吧。对了,田老弟,有句话我不得不说,好好的管教管教你家的婆娘,别让她把你的老脸都丢尽了。”

    忠伯的话,让田老三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点了点头后,就跟着自己的儿子,一起往院子里去了。

    听别人说,家里突然来了个女大夫,还能给他们家的儿媳妇接生,皱紧的眉头,立刻和缓了不少。

    不过,那田氏却不是个省油的灯,一直念叨着,如果儿媳妇被那个女大夫给医死了,他们家要多少赔偿之类的话。

    田家的亲家母也没有心情阻止,只能靠在门口,不时的抹泪,看向产房的方向。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人在紧张的情况下,往往觉得时间,过得极为的缓慢。

    屋子里,产妇呼痛的声音,终于渐渐的微弱了下去。

    所有人都觉得心里,仿佛是被揪紧了似的。

    难道,真的不行么?

    就连侯月天跟清狐,脸上都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凝重。

    可谁知道,产房里,忽然间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片刻之后,婴儿大声的啼哭,划破了院子里的沉重的安静。

    “生了生了,恭喜恭喜,是一男一女,母子三人平安!”

    产婆虽然有些疲惫,却是利落的,为刚出生的这两个小家伙,剪短了脐带,擦洗得干干净净的,包裹在红色柔软的小花被里。

    所有人都如释重担,新生命的降临,总是会给人更好的心情跟运气。

    田家的父子愣了愣,最后,终于是笑中有泪,接受者众人的恭喜。

    却没有人看到,那家的婆婆,却是忽然间,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似的,蔫了吧唧的坐在了椅子上。

    “谢谢大家来帮忙,谢谢。”

    田家的那位年轻人,初次当爹,自然是喜不自胜。黝黑的脸上,也带着几分激动的笑意。

    只是在所有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那位田家的婆婆,却像是下了什么狠心似的,转头溜进了产房里。

    屋子里,血腥的气息还未曾散去。产婆跟那些大嫂们,也忙着给产妇准备些吃食,用来滋养身体。

    所以,俩个刚刚出生,还未足月的宝宝,就被放在了床边的摇篮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