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路遇产妇
    也怪不得清狐会发狠了,毕竟他们之前算是遇到了不少棘手之事,若这人真的是个麻烦,当然是留不得。

    “咱们还是先去派人打探一下吧,现如今咱们不宜暴露太早。”

    思考了片刻后,林梦雅还是阻止了清狐的行动。

    后者的手段狠戾她是见识过的,但是那人虽然颇有城府,可人却不像是之前他们遇到过的那种,狡诈无耻之徒。

    “好,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找他们谈谈。”

    简单的俩个字,却让清狐说得有些阴森恐怖。

    不过,如果对方能够知难而退的话,她可不介意,让清狐去吓吓他们。

    坐回马车里,林梦雅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本。没过多久,清狐却是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只不过,脸色阴沉如墨。林梦雅挑了挑眉头,还能让这家伙吃瘪,看来,那人手段倒是难缠得紧呢。

    “怎么了?看你这幅样子,是他们惹到你了?”

    林梦雅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着看着面前的家伙。

    奇怪的是,后者只是愤恨的瞪了后面一眼后,竟然一声不吭的翻身上马了。

    林梦雅不由得觉得惊奇不已,看向马车后面的眼神里,也带上了一丝丝的好奇。

    这是,怎么了?

    清狐的反常举动虽然没有持续多久,但是林梦雅可以明显感受得到,自从清狐从那边回来后,人,居然安静了不少。

    只是偶尔,用那种阴沉恐怖的眼神,哀怨的往后面瞪了一眼后,还是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继续赶路。

    林梦雅双手托腮,一边看看清狐,一边看看后面那群,不远不近的缀着的家伙们。

    她真是越来越想知道,究竟清狐经历了什么,才会被迫变得如此乖巧。

    不过,不管她怎么问,那死家伙只是闭紧了嘴巴,连半个字都不肯吐露。

    如此林梦雅也只能由他去了,反正,如果连清狐都默许了的话,怕是那些人,应该是对她没什么损害的。

    一路紧走慢赶的,终于在第七天,赶到了一处落脚点。

    比起人来人往,消息传播得又快的大城镇来说,选择一个环境清幽的小村落,更加的靠谱。

    只是她才刚刚下车,就看到每天那些总是跟在他们队伍后面的人,居然也赶到了这个小村子落脚。而且,清狐居然还没有说出任何反对的意见来,林梦雅不由得看向了天边。

    今天的太阳,到底是从哪边落下的呢?

    一路上,所有的落脚点,清狐都已经安排完了。

    不过才刚刚进入村子,林梦雅就看到,原本应该安安静静的村子,如今却是人来人往的极为热闹。

    如今正是应该准备晚饭的时候,难道说,他们运气这么好,才刚来,就遇到了办喜事的宴席?

    “你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

    林梦雅本不想多事,不过这一路上心情都差得很的清狐,却是觉得这些人碍眼的很。

    当初他可是拍下了一大笔的银子,包下了整个村子,为的就是要让他们在林梦雅来的时候,能够安安静静的待在各自的家里,不要出来碍他们的眼。

    如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人人,都以为他是可以随便戏耍的存在了!

    许是因为感受到清狐浑身冰冷的气息,那些村民们都自动自发的绕道而行。

    那些人的脸上,似乎都带着几分焦急,难道说,是村里出了什么大事么?

    没多久,清狐派出去打探的人,就回到了他们的身边。

    林梦雅这才清楚,原来,之所以让为数不多的村民们倾巢而出,是因为村中,有一户人家的儿媳正在生产。

    巧的是,这媳妇过门十年都未曾怀孕,一朝分娩,却怀得是对双生胎。

    可这俩个姗姗来迟的小宝贝,如今却是争先抢后,个顶个的比赛般的,想要来到这个世界。

    苦了这个幸福又不幸的女人,产婆去了好几个,就是没有一个,能够有办法的。

    眼看着就要一尸两命了,女人的婆家跟娘家如今却是吵闹了起来。所以才惊动了全村的人,齐齐出动,往那户人家赶去了。

    “女人生孩子?”

    听了手下人的回禀,清狐的脸色,终于缓和了那么几分。

    至少这村子里的人,还还不算是把他的话,全部都当成了耳旁风。

    只不过他冷清惯了,即便是听到别人正处在危难之中,心里却是没什么怜惜之情的。

    推着林梦雅,打算去往他早就租好的院落里休息。却发现,那丫头却是扯了扯自己的袖子。

    无奈的低下头来,清狐直视着林梦雅清澈的瞳仁。

    “别告诉我,你又要去多管闲事。”

    声音有些认命的味道,他是最了解林梦雅的人。如果让她见死不救的话,似乎,有点难。

    “咱们就去看看吧,好歹这些村民们也给咱们行了个方便。我虽然身体不济了,至少还能帮上些忙不是么?如果当初,我母亲也能有人帮忙的话,也许就不会离开我跟哥哥了。”

    话说到最后,已经低沉得只有清狐才能勉强听到了。

    清狐虽然很少听到她提起母亲,但是,从旁人的闲谈里,他也能大概的了解,林梦雅的母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传闻之中,林家的那位夫人,聪明而睿智,更是仁心仁术。府内上下,无一不称赞她的。

    如今的林梦雅,隐隐的,也有些她母亲的影子。

    只是着丫头的更加的果断,还有些林家后代独有的骁勇。

    可如今,面对着林梦雅几乎是渴求的眼神,清狐就是连半个‘不’字,也没办法说出口了。

    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最终,只能摇了摇头,吩咐了下属先行去院子里等候,刚才推着林梦雅,顺着村民们的方向,往那户农家走去。

    黄昏短暂,此时已经入夜。

    那户农户就住在村子的中央,此时已经是人满为患。

    闹哄哄的议论里,如今却夹杂着几声,用了力气的嚎哭。

    林梦雅皱了皱眉头,看样子,这家的女人还应该健在。只是这样嚎哭,未免有些提前为女人哭丧的意思。

    吉不吉利还是小事,只是这样,也未免太过不知深浅了吧。

    混在一群村民之中,林梦雅跟清狐的组合,有些显眼得厉害。

    村子里唯一主事的老人家,一下子就看到了这陌生的二人。

    虽然没看到过清狐这位大主顾的样子,但是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两人的不平凡来。

    当下,立刻收起了一脸的苦瓜像,疾步走到了俩个人的面前。

    “二位贵客远道而来,咱们这里招待不周,还请二位,多多见谅。”

    清狐没有好脸子,可林梦雅却是不能失了礼数。

    跟老爷子点头问好之后,方才提起这院子里的情况来。

    “我们听闻这家的媳妇有些不对,所以,才想要来看看,如果有能帮上忙的地方,还请您尽管开口就是。”

    林梦雅态度温和,再加上是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自然是让那位老人家,觉得放松了不少。

    当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唉,老田家的媳妇命苦。女人生孩子,本就是一道鬼门关,能不能闯过去,还得看她的造化。您是贵客,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

    委婉的拒绝了林梦雅,看来,老人并不怎么信任他们。

    不过,他们本就是外人,如今更是贸然来说要帮忙,不被人接受,也是应该的。

    只是院子里,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嚎哭,实在是让林梦雅觉得有些刺耳。

    刚想要再说些什么理由,让老人放他们进去帮忙,耳边就传来了另外一道叫骂声。

    “我女儿还没死!你在这里嚎什么!如果不是你听信那些人的混账话,给我女儿用了红花催产,她...她又怎么可能会有血崩之状!如今我外孙跟女儿都活不成了,你就来给他们抵命吧!”

    悲愤的语气,虽然勉强压抑着哭声,但是却比刚刚的嚎哭,情真意切了不少。

    这定然是娘家妈跟婆婆打起来了,说实话,之前这种状况,林梦雅也是遇到过的。

    不过现在产妇还危在旦夕,她们就如此哭喊,实在是对产妇有些过分。

    “大伯,你就让我过去看看吧。实不相瞒,其实我是家传的医术。特别是对妇产千金一科,更是有着十足的经验,您放心,我定然会办好这件事的!”

    林梦雅的语气有些急切,因为如果像是那俩个人说的那样,用了红花催产不说,现在还有血崩的症状,怕是产妇的性命,可就真的不保了。

    如今她们二人打起来,场面更是混乱得可以。

    怕是那些产婆跟产妇的亲人们,也都被二人给扰乱了心情,现在要是没有人来主持大局的话,怕真的是一尸两命了!

    不过,林梦雅看起来十分年轻,而且又是个外地人,那老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左右为难之际,却也是想要拒绝她的心情多一些。

    林梦雅双眉皱紧,如果实在是不行,她怕是只有贸然去闯一闯才行了。

    可没想到,此时,却有人站出来声援她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