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跟踪者们
    清狐忽然间愣了片刻,旋即脸色,变得有些复杂。

    转过头去,清狐捂住了嘴,俩肩不断的耸动着。

    “喂,你笑什么啊!”

    终于,林梦雅恶狠狠的瞪着那家伙,人家不都说撒娇女人最好命的么?怎么偏偏到了她这里,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没事...喏,包子我已经给你打包装好了。此地不宜久留,那人虽然识趣,但我可不太放心。”

    清狐从怀中掏出一个还泛着温热的纸包来,林梦雅立刻接了过去,从里面翻出鲜嫩的汤包,小心翼翼的咬了那么一小口。

    “这个人不简单,我们还是尽量绕着走吧。对了,你布置在京都的人,可曾带回我父兄的消息了么?”

    眯起了眼睛,林梦雅似乎是很享受着汤包的口感。

    不过,她现在的味觉也退化了一些,虽然不是味同爵蜡,但是吃东西,也多是为了果腹,也尝不出什么太过美味的感觉了。

    “他们跟我们一样,已经平安的出了京都。现在也已经在路上了,不用担心,以你父亲跟兄长的武功和心智,没有人能为难他们。倒是龙天昱,他应该已经发现了你的不辞而别。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嘴里的动作不过停了那么一瞬间,随后林梦雅又恢复如常,大口大口的吃着手里的包子。

    “不用了,咱们上路吧。”

    清狐看着这丫头倔强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

    其实林梦雅最挂念的,怕是除了林家的父子之外,就只有那个家伙了吧。

    只是,明明心里思念刻骨,却为了某些理由,不得不痛苦的隐瞒着。

    “好吧,我们走。”

    向来不会拒绝林梦雅的清狐,推着她离开了市集。

    画舫从阳城的码头出发,顺流而下。

    因为有了补充,所以船上的人,几乎十天半个月的不用下船去采购。

    而林梦雅,除了每天上午,被清狐推着在甲板上晒晒太阳之外,就是窝在自己的船舱里,看着清狐从各地,搜罗来的书籍。

    沿途各地的零食美味,也流水般的送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只不过,她向来都是浅尝辄止。胃口小的,老是让清狐,眉头紧皱。

    好在有百里睿的解毒丹在,人倒是也没瘦的跟骨架似的。

    “这书有趣得紧,你干嘛看我,要是觉得无聊,就看看书嘛。”

    船舱内,越发安静的林梦雅,总是让清狐心头有些微微的不安。

    可林梦雅又一切如常,甚至于连恶化的势头好像也渐渐的延缓了下来。他的心头,却堆积着浓重的不安。

    “没事,三天之后,咱们就要上岸去了。穿过大晋的三个州府,然后再乘船。再有个把月,也就可以到东夏国的案口了。”

    他们的行程安排得很紧,这也是为了林梦雅的身体考虑。

    看着那个眼中的不安,都似乎有些抑制不住的家伙,林梦雅忽然间笑了。

    放下了手中的书,清澈的瞳仁,就这样看着清狐。

    “别害怕,我可以的。”

    这话,也不知道是安慰清狐,还是在暗示着自己。

    平静的表面下,谁又知道,隐藏着多少的担忧与恐惧。

    清狐深深的看了林梦雅一眼,欲言又止,开口嘱咐了她几句后,又转身离开了船舱。

    林梦雅靠在床上,静静的闭目养神。

    阳光从窗棂透入,照在她的脸上,那副安静柔美的样子,却是脆弱得,让人心惊胆战。

    “首领,事情都已经办妥,请首领放心。”

    回禀的属下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可清狐的眼神,却是片刻都舍不得,离开林梦雅的那个方向。

    “知道了,下去吧。”

    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清狐闭合了双眼,不过再睁开之时,谁也看不出,他的情绪来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要让丫头,活下去。

    虽说是下了船,改换了马车。

    可当她看到面前的那一辆,四匹马驾的超豪华马车后,还是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晋国在这种事情上,虽然没有极为严苛的礼仪规范。

    但是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四驾马车,绝不是一般老百姓能够乘坐得起的。

    就算是之前在京都里面,那些豪门大户,顶多也就是三驾马车,还得是皇室的关系户,才能乘坐。

    如今这家伙可好,直接给她弄了一个奢华堪比一路诸侯的座驾。

    说好的低调呢?这就是明目张胆的炫富啊!

    “马车总归不能想是画舫一样,能够让你睡得舒坦。不过还算是凑合,他们赶车倒也当心,绝不会磕着碰着你的。”

    忙前忙后的清狐,还以为是林梦雅再担心舒适度的问题。

    丝毫没有想到,其实他的准备,才是造成林梦雅困扰的源头。

    嘴角勉强的勾起了一抹笑,说起来,清狐也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她总不好狗咬吕洞宾吧?

    “好是好...不过死狐狸,我觉得,咱们乘坐一辆比较小一点的马车就好了。这个马车,实在是有些,太过高调了。”

    从认识清狐的那一天开始,这死家伙就好像是弄懂过低调的真正含义似的。

    先前,双层的画舫都够夸张的话,若是真的乘坐了这个。她敢保证,还没等跑出多远,龙天昱就会收到消息,说是有人胆敢逾矩,然后,他们的行踪就会被暴露。

    清狐看了看马车,又看了看笑得勉强的她。

    最后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命令人换了一匹双驾的马车来。

    乖巧的钻进了这辆马车,林梦雅却是暂时的,松了一口气。

    以她对龙天昱的了解,那家伙一定知道,清狐跟自己出门的话,定然是不会委屈自己的。

    所以,他应该是在派人打听,哪里有又豪华又舒适的交通工具售卖。

    抱着膝头,林梦雅坐在铺着貂裘的马车里。这几天她的心总是跳的厉害,但愿家里的那些人,不要有任何事情才好。

    陆路上的行进速度,不比水路的慢。

    赶路总是无聊的,不得已,林梦雅又恢复成了吃了睡,睡了吃的圈养生活。

    可还没走几天,林梦雅就发现,清狐这几天的眉头,可是越皱越紧了。

    她询问过几次,那家伙也总是不说。问得急了,就打个岔,把问题岔开。

    今天,她就看到清狐老是不停的往后面看去。

    而且他也鲜少的没有跟她一起坐在马车里,反而是骑在马上,神色凝重的不停张望。

    “有古怪。”

    暗地嘀咕着,林梦雅狐疑的看了一眼清狐后,林梦雅把手中的书,放在了小案之上。

    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往后看了看。

    除了一些过往的马车之外,也没有什么异常。

    这家伙,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嗳,你到底怎么了?”

    行走了一上午,中午好不容易逮到一点休息的时间,林梦雅立刻把清狐揪住,低声问道。

    谁知道,清狐这一次倒是没有隐瞒。只是又看了看后面,才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

    “我怀疑,这几天有人再跟着我们。之前在船上我就发现了,原以为是凑巧。可没想到,如今咱们换了陆路,那些人还缀在后面。我派人去打探过,正是一班人。而且,为首的就是咱们那天,在阳城看到的那个人。”

    听清狐提起阳城,林梦雅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张,儒雅温和的面孔来。

    这人虽然有些奇怪,可给她的感觉却是不坏的。而且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敌人,呢么当初在花街的时候,他有足够的时间,会对自己不利。

    只是出门在外,除了清狐之外,她一概信不得的。这家伙虽然有点不靠谱,可警觉度却是一顶一的。

    不由得暗中用胳膊肘,捅了清狐一下。

    “要不要,我们分头行动。就跟以前一样,我偷偷的溜走,然后咱们再前面汇合?”

    “不行,你想都不要想!必须留在我的身边,除非我死了!”

    话才刚刚说出口,就换来了清狐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拒绝。

    她还想说些什么,那家伙却立刻扭头走了。偏偏现在的她,几乎是个废人了,只要他不愿意,她就别想抓到。

    “你给我等着!”

    愤愤的放下了一句狠话,林梦雅不得已,又坐回了自己的马车里。

    说实话,她倒是有些好奇。清狐虽然一向对她有些保护过度,但是却不终于,变成这种杯弓蛇影的狼狈相。

    这家伙,到底在隐瞒着什么呢?

    自从发现有人跟踪他们之后,清狐选择的道路格外的小心。

    只是,不管他选择什么样的路,后面的那群人,都如同跗骨之蛆。不远不近的缀在他们的身后,这让清狐,有些抓狂。

    “实在不行,我就去结果了他们!敢跟在老子的屁股后面,我看是活的不耐烦了!”

    处于暴走状态的清狐,简直是老虎的后丘碰不得,林梦雅也坐在轮椅里,看着后面不远处的一帮家伙们。

    奇了怪了,要说他们对自己一伙人有所企图吧,可又只是跟踪。

    若是说没什么企图,可却是粘人得紧。不管他们如何疲于奔命,最后,都能被人家给跟上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