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七章 心有所感
    “说的也是,好,那一趟咱们就别替他省着了!”

    败家永远不分时空,既然打定了主意,那林梦雅也绝对不会委屈自己。

    “嗯,咱们走。”

    马车飞驰,在人群中悄然离开。

    骑在马上的龙天昱,仿佛是有些心灵感应似的,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了那辆小马车。

    “龙兄,有何不妥么?”

    一边的毛玉泽沉声问道,这几天跟龙天昱的接触,他倒是对这位大晋炙手可热的昱亲王感觉不错。

    也是因为林南笙的关系,所以龙天昱对他,也难得的放下了架子。

    俩个人英雄惜英雄,这几天也是融洽了不少。

    “哦,无事。大概是因为这几天太忙,出现了幻觉吧。”

    把目光从那辆马车收回,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车在哪里见过。

    但是搜寻遍自己所有的记忆,都未曾发现任何线索,龙天昱,不由得又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会是她的,今天林梦舞出嫁,她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

    而且,就算是她要走的话,家里的那一堆大大小小的家伙们,也不会让她孤身离开。

    大概是因为自己,太想她了吧。

    “此事有劳龙兄了,不过我听说,你的夫人正是南笙贤弟的亲妹子,真是好福气。”

    这几天,毛玉泽除了养伤之外,也在私下里,跟林南笙见过一面。

    师兄弟俩个即便是有好些年没见了,可却也是十分的亲热。

    毛玉泽眼力十分毒辣,自然知道,林梦雅是个难得的聪慧女子。

    能迎娶这么一位贤妻,这位昱亲王的际遇,不得不让人羡慕。

    “能娶到她,自然是一等一的运气。好了,毛兄还是随我进城吧。我父皇已经等待多时,等到和谈之事落幕,再请毛兄与我家夫人一聚。”

    毛玉泽笑着点了点头,他本就是个磊落之人,自然是极为欣赏林家人。

    龙天昱也甩了甩头,把那种奇怪的念头赶出了脑海。

    虽然已经到了京都城外,但是,能不能把毛玉泽安全的带到父皇的面前,现在,也未可知。

    保护毛玉泽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进了京都。而那辆载着林梦雅的小马车,则是快速的,消失在了相反的方向。

    林梦雅早就算计过,今天一整天,龙天昱都要陪着毛玉泽,在宫里觐见皇帝。

    而晚上,会有迎接和谈使者的晚宴。作为主事人之一,他也是自然要全程作陪。

    何况,和谈这件事,戳中的不仅仅是上官家的利益。还有跟上官家,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家族势力。

    所以在这件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以前,怕是龙天昱,都必须要贴身保护毛玉泽。

    府里那些龙天昱留给她的侍卫们,她都已经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支开了。

    而且她也留了后手,如果龙天昱回来找她,就会在她屋子里的桌子上,发现一封书信。

    内容只是一些她要趁着春祭出去游玩一下的谎话,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轻松愉悦。

    她不求能让龙天昱完全相信,但至少,只要让他能够暂时的安心,做完大事也就够了。

    不过,龙天昱被琐事缠身的这些人,也足够她跑到他再也追不到的地方去了。

    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他们二人行动。

    如今自己要一个人离开,还要处处躲避着龙天昱的追查。这事,也算是个新鲜的体验。

    “再往前走,就要到一处闲置的码头了。船我已经备好,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的头上。”

    马车外面,传来了清狐轻柔的声音。

    走水路是他提出来的,毕竟当初的桃花坞,就是因为在水上,所以才会神出鬼没的隐藏了许多年。

    有他在,不管龙天昱派出多少的兵丁,想要追上他们,也是难上加难。

    何况,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宣之于人。

    若是让那个老皇帝知道,林家已经包袱款款的逃走了,一定会多生出不少的事端来。

    所以,他们想要甩开龙天昱的追踪,倒不是什么难事。

    “嗯,我还没怎么坐过船呢?咱们得到的消息,说是七毒圣草只有在巡江上游方才能觅得踪影。那里已经是东夏国的范围内了,乘船能直接到么?”

    东夏国位于晋国的最南端,虽然国土面积比不上临天跟大晋,可却是因为国内资源丰富,鱼米肥硕,所以倒也是兵强马壮。

    只不过他们上一任的国君偏安一隅,不喜欢与别国起纷争,所以这些年,倒也是相安无事。

    “可以,只是东夏国现在刚刚经历了一场内乱。听说他们的上一任的国君老去之事,并未指定明确的继承人,所以也发生了一场祸事。倒是他们这位新上任的国君十分的有手段,只用了一个月,就平定了国内的乱事,登基称帝。所以内乱,并未造成百姓的恐慌。不过我们进去的时候,怕是要稍稍的费一点力气才行。”

    清狐消息的来源渠道十分的灵活,不管是哪行哪业,仿佛都有他布下的人脉。

    林梦雅掀开车帘透透气,顺便,再逼问一下清狐,看看他到底还有什么能耐,是自己不知道的。

    不过,通常的结局,都是被清狐轻轻巧巧的岔过去。

    实在是抵赖不得了,清狐只好苦着脸,求她高抬贵手。

    看着清狐苦瓜似的脸蛋,林梦雅的心情却是好了那么一丢丢。

    不管在哪里,有亲人一样的他相伴,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看来,能登上那个位置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唉,不知道我的小玉怎么样了?清狐,你不是有好多好多的信息来源么?我的小玉呢,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小玉已经是杳无音讯了,林梦雅其实派了好多好多的人,去烈云国寻找小玉的踪迹。

    但是,那些人要么是连烈云国都不能进入,要么,就是被人驱逐回来。保住性命尚且难得,更何况,是要打探小玉的消息了。

    好在小玉走的时候,她曾经叮嘱过,不管遇到任何问题,小玉都可以回来跟她求助。

    如今没有消息,也许也算是最好的消息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觉得,你不要轻易的去碰烈云国的人。”

    思考片刻之后,清狐方才认真的说道。

    “那个国家——其实倒也不想去。只是小玉在那里,我始终还是不放心。现在想一想,当初我让那些人把他带走,也许是错误的。”

    别看小玉对外人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可林梦雅却是知道,那孩子,有着一颗难得的单纯的心。

    家里的女人们,都极为喜欢这个可爱的孩子。因为他澄澈的双眼,哪怕是历经痛苦之后,还保持着少年人独有的纯净。

    那是个外刚内柔的懂事孩子,可如今他不知道深陷何种的麻烦。自己又一点都帮不上忙,亏得小玉还把她当做亲生姐姐一般。

    这样无能的姐姐,如何还能紧紧的保护住那个善良温和的少年呢?

    “别想太多了,小玉来自那里,那里也是他的归宿。虽然烈云国极度排外,但是据我所知,即便是烛龙会,都未能轻易的,把手脚伸到那里去。你别小看了那小子,他在你面前跟个兔子似的。可其实,狠着呢。”

    之前的一切还历历在目,那个看似俊秀温柔的少年,却有着一颗,不输给他的狠心。

    只要有这股狠劲儿在,不管在哪里,他,都会获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也许烈云国那种地方,才适合他们这种,如同独狼一般的人生存下去。

    “但愿吧,若是让他知道我如今的状况,怕是他说什么也要守着我了。也罢,如果我不死,那就去烈云国看看他吧。毕竟,我也是有熟人在那里的。”

    回想来到这里的短短一年,可经历的事情,却着实不算是少。

    那些曾经出现在她生命之中的人们,也都深刻的刻印在记忆之中,怕是永远,都不会褪色吧。

    林梦雅靠在马车上,随手翻出了一颗,老师配置的解毒丹。

    尽管这东西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大用了。但是每次吃下去,至少能缓解她身体的不适感。

    丢进嘴里,微甜的滋味,从舌尖传开。

    林梦雅不由得笑了笑,老师总是把她当做小孩子看。自从她说过那些药太苦之后,老师总是想办法,让那些难吃的药丸,变成了可口的糖丸。

    神农系统自动运转,这里面蜂蜜的含量,着实是不少。

    只是她如今,却只能品尝出淡淡的甜味来。

    触觉与味觉的丧失最为敏感,如今她的手脚,就连普通的痛觉都感应不到了。

    “清狐,你说到了最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变得,只有眼睛能动,其他的,都成了一块硬邦邦的木头呢?”

    林梦雅抱紧了自己,似乎这样,才能稍稍的缓解一下心头的不安感。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却是坚定的,握住了她的小手。哪怕她已经感觉不到他掌心里的温热,可那手的主人,依旧坚持如此。

    “不会的,咱们很快就能到东夏国。那里一定会有治好你的药,我保证。”

    看着疲惫而瘦弱的她,清狐的眼中的心疼,再也掩饰不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