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 离开京城
    “替我谢谢老师,他也要自己多小心一些。我觉得云竹的目的,似乎有些复杂。以我的直觉来判断,她并非是对老师无情。但是,能够让她摒弃对老师的爱意,做出这种背叛之举,此事怕是不简单。”

    女人的直觉总是最准的,云竹每次看到老师的时候,那眼睛里的深情是做不得假。

    只是她马上就要离开了,即便是云竹有些不对劲,她也唯有拜托其他人,帮忙守护老师一下。

    “女人的心,最是难以捉摸。当初云竹还是京都第一花魁的时候,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就不计其数。即便是在整个桃花坞,她的地位,也是无人可撼动。若不是当初出了那件事,怕是坞主这个位置,她也做得。”

    清狐极少会主动提前以前的事情,即便是说起来了,也多是用一些轻松愉悦的口吻。

    如今,能让他如此严肃,看来云竹当初的实力,定然不容小觑。

    “以色侍人,能有什么真心?要是那些人真的爱她,何苦,还会让她如此凄苦。倒是当初我们招揽她的时候,她曾经提过,希望我能去给某一个人解毒看病。不过到了后来,她却说不用了。后来她就再也没有提起过,我想会不会跟这个人有关系?”

    林梦雅的记忆里极好,之前云竹无意中透露的许多消息,都被她记在了心里。

    清狐自然是知道百里睿对林梦雅的意义,认真的点了点头,又嘱咐让她先行休息,这才出门去打探情况。

    小屋不大,虽然是临时落脚的地点,但是该有的东西,却是一应俱全。

    林梦雅合衣倒在床上,明明跟娘家只有一墙之隔,只要她稍微改变了一下心思,推开门就可以回到家里。

    可她还是忍住了,勉强自己睡了过去。

    这样拖下去,最终的结局,不过是徒增大家的伤心而已,还不如,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如果真的发生了最为不幸的事情,那么,她还能永远的活在大家的希望里。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她却是做了一夜的梦。

    这些梦里,有对之前二十多年人生的回顾,也有这具身体本身的回忆。

    浮沉之间,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像是乘坐了一叶扁舟,在梦境的大海里,孤独的上下颠簸着。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醒了浅眠的她,林梦雅睁开眼睛,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

    外面天光才刚刚方亮,正是迎亲的好时辰。

    父亲跟哥哥应该还在家里忙活着,不过只要林梦舞的花轿前脚一离开,后脚他们就会带着几个忠心的家仆,跟红玉一起悄悄的上路。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起床,穿了一双软鞋,走到了小院的外面。

    清狐想必是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选择的院子位于巷子的最深处。

    只要开了大门,就能透过巷子口,看到外面迎亲队伍的情况。

    林梦雅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方才在大门口,探出了半个脑袋。

    即便只是在巷子口那么大的地方,可外面的红色的迎亲依仗,依旧热闹而耀眼。

    几乎整条街的人,都挤在街面上,看着林家嫁女儿。

    当初,林家的大小姐嫁给昱亲王的时候,迎亲的队伍,显得有些寒酸。

    如今二女儿出嫁,光是嫁妆就有二十多箱。何况嫁的还是京都有名的富户,这下子,排场更是风光得不得了。

    站在门口,林梦雅却只是冷眼旁观。

    当日的事情,今天总算是有了一个了结。

    至于林梦舞能否能够得到夫君的怜爱,那就要看她自己的命运了。

    “怎么样?场面还不错吧?”

    突然间,清狐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林梦雅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了那家伙,精神奕奕的立在自己的身后。

    人家明明忙碌了一夜,可精神头却是比她这个呼呼大睡的人还要足。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撇了撇嘴,回身往院子里走去。

    “场面还不错,不过我倒是好奇,那位何大少爷,不是还陷在梨香院里么?要是他们家连人都找不到,可不是要出了洋相?”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人,这位何家大少,明知道自己第二日就要成亲了,却还是在婚礼的前一天,寻花问柳。

    虽然林梦雅并不意外,毕竟,一个能在马上娶妻的关口,还能连抬了几个小妾进门,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放心,他家的一个小厮跟梨香院里的龟公是同乡,这下子何家大少,已经被抬回家门了。不过昨晚他可是喝了不少,现下能不能起来拜堂成亲,咱们也不清楚。”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林梦雅笑了笑,可惜了她时间紧迫,不能亲眼去看看这两个人的热闹场面。

    “好了,咱们也该走了。龙天昱昨晚已经出城去迎接那位和谈使者了,咱们正好,趁着人多,不会引起太大的麻烦。”

    现在,全城的焦点,都集中在何家跟上官家的身上。

    林家虽然是当事者之一,但是在前期有意的低调下,如今已经不再被人紧紧的盯着了。

    上官青玉的倒戈相向,已经让上官家,成为了砧板上的肉。

    如今皇上也好,还是其他的势力也罢,都在盯着上官家的一举一动。

    今天,若是他能忍得下这口气,任由何家白白的娶了这房媳妇儿。那他们,许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

    若是忍不住,打上门去抢人的话——

    正好,皇帝会给他来一个数罪并罚。

    要知道,这古代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他们林家嫁闺女,可不是他们上官家!

    随着林梦舞花轿的离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也渐渐的从林家转移开来。

    无人注意到的街角,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正从街角朝着相反的方向,拐了出去。

    马蹄扬起,踏在街道上,响起清脆的击打声。

    车夫一身青灰色的衣裳,看起来不太起眼。可偶尔飞起抬起头来,那一张极为清冷的俊脸,却是极为严肃的表情。

    马车在街道上飞驰,林梦雅靠在里面,心里,倒也没有觉得多紧张。

    此时正值春祭,一大早,就有不少的百姓们涌入了京都。

    一来是采购一些春祭用的东西,二来也是想来这里,看看热闹。

    清狐选的是一条不太热闹的小路,一路上走过来,都没有遇到什么熟面孔。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总感觉空空荡荡的。许是因为,已经习惯了流心院里的热闹,偶尔这样寂寞,她还不习惯吧。

    马车很快就到了城门口,进来的人不少,出去的却不是很多。

    一路畅行无阻,无风无浪的出了城,林梦雅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快看,那是南安国的和谈使者!”

    马车外面,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林梦雅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撩开了马车的车帘。

    痴痴的凝望着不远处,那个跟毛玉泽一起并列骑着马的身影。

    俊眼修眉,一身玄色的朝服,穿在他的身上,更显得人俊美非常。

    他的眉眼清冷,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挂在脸上。

    除了偶尔跟毛玉泽低声交谈几句之外,则是再也没有任何的波动。

    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话,林梦雅一定会嘲笑他只会面瘫。

    可谁又能想到,这样冷峻的人,在她的面前,会悲伤,会痛苦,会迷醉呢?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有多爱这个男人。

    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跟他的长相厮守。

    “那就是昱亲王呢!听说,他可是京都里最俊俏的男子了!”

    “是啊是啊!而且他的正妃已经被贬斥了,不知道哪家的小姐那么幸运,能够得到他的垂青呢!”

    耳边,又传来的议论声,却让林梦雅的身体,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小脸变得有些晦暗,看着越来越近的龙天昱,她只能默默的放下了车帘,钻入了车厢之中。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清狐的眼睛。

    细长的丹凤眼撇了撇周围,那几个八卦得正厉害的中年妇女们。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冷笑来。

    “不管是谁家的小姐,都代替不了昱亲王妃的位置。难道你们不知道,昱亲王所有的家底,都在昱亲王妃的手中么?娶不娶谁过门,说的算的不是昱亲王,而是那位王妃。不知道的,就不要乱嚼舌根。”

    清冷的声音带着些许的不耐,那些嚼舌头的妇女们刚想要反驳,却被一双细长的眼睛之中的冰冷,而震慑住了。

    几不可闻的冷哼了一声,清狐没有再理这些个长舌妇。

    挥动着缰绳,驾着马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清狐,谢谢你。”

    马车里,突然传出了一道,幽微声音。

    清狐眸光泛起了几分心疼,不过是在片刻后,就缓和了下去。

    “我说的可是实话,放心,这一次咱们出去所有的费用,都是从那个家伙的家私里面扣除的。要是他敢背着你乱来,咱们就让他血本无归!到时候,看谁会嫁给一个徒有其表的穷光蛋!”

    故作恶狠的语气,让车厢里的林梦雅,终于有了些许的笑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