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趁夜离开
    夜幕如约降临,林梦雅独坐在雅蝶小筑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偌大的镇南侯府,如今已然是空空荡荡。

    府内的下人们都已经被她提前给遣散了,只是因为做的隐秘,所以并未被人察觉到而已。

    如今还在前院忙忙碌碌的布置着院子的人,都是她与父亲,临时找来帮忙的人。

    明天待得林梦舞的婚轿出门,那些人也会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

    即便是有人察觉到异常,想要追寻他们的踪迹,怕也是难上加难。

    迎着夜色,林梦雅难得放松了片刻。

    这些日子以来,不管是林家的事情,亦或是龙天昱的事情,都让她绷紧了心中的那根弦,半点都不敢放松。

    明天开始,她就要真的抛开这一切,只为了自己而活。

    说起来她居然,还有几分小小的期待。

    一年多以前,她还只是一个医学院的研究生,谁又能想到,她会另外一个时空里,有了自己的爱人,又有了自己的亲属。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美梦一般。即便是到了现在,她还是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微闭双眼,柔和的晚风吹过她娇嫩的脸颊。

    把自己缩在宽大的躺椅上,小小的一团,却分外的惹人怜爱。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林梦舞,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被披上了一条厚实温暖的毛毯。

    以为是龙天昱回来了的她,脸上带着柔和笑意,却猛地发现,自己面前站着的,却是许久不见的萧奕?。

    “你...怎么过来了?”

    自从回到京都以后,萧家虽然已经跟林家恢复了良好的关系,但是萧奕?,却是忙得人影都不见一个。

    父亲跟哥哥的离开,她也未曾跟萧奕?提过一个字。

    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就越是安全。

    萧奕?就站在她的面前,不知道站了多久,只是夜色之中,那双向来睿智而清明的眸子里,涌现出一丝丝的不舍。

    “你们,都要离开了么?”

    他是个聪明人,林南笙跟林伯父对她有多疼爱,这些他从小,都是看在眼里的。

    如今,就连她的院子里也是空无一人,只能说明,他们真的要从这里,完完全全的离开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

    萧家算是林家最坚固的盟友之一,所以,即便是让萧奕?知道了,倒也不妨事。

    “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呢?即便是陛下有意为难,但是,有我在,有我父亲在。那些人,是断然不敢轻举妄动的。”

    有些急切,即便是他是名动京都的大才子,但是现在,也不过是一个,被事实震惊了的普通男子而已。

    是林梦雅帮他找回了曾经的荣耀,所以,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林梦雅都是他的恩人。

    他不是一个顽固的书呆子,但却是个有恩必报之人。

    本以为他能再次追上他们的步伐,却没有想到,南笙兄,却永远都都在他的前面。

    嘴里有些淡淡的苦涩,他们是最好的兄弟,却也是最为亲密的对手。

    如今林南笙能坦然的放下功名,对他来说,似乎,又是一座无法逾越的至高境界了。

    “如今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奕?哥哥,你不必再对我存任何的歉意。至于我哥哥,也不是你想的那么洒脱。其实我们林家可以说是狼狈而逃,而并非是功成身退。”

    面前的女子笑容温婉,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澄澈无比,似乎能看透人心。

    萧奕?忽然间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极为重要的东西。

    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似乎在寻找的,不正是一个能够红袖添香,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么?

    如果当初他没有退婚,而是...

    心头突然间蹦出来的想法,却是在片刻后,烟消云散。

    梦雅注定不是他追寻的人,也注定是无法成为他共度一生的伴侣。

    他,不过是觉得有些后悔,有些可惜而已。

    萧奕?是真正的君子,所以,他不会生出那些,觉得林梦雅原本就应该是他的人的心思。

    这一点上,她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就如同她知道,这世界上,除了龙天昱之外,是不会有人能够如此的了解她,包容她的了。

    有些感情太沉重,会让人喘不过气来。而有些感情,又太轻浮,让人没有安全感。

    最好的感情不是有多少的山盟海誓,而是刚刚好。

    “我明白了,这样也好,至少咱们在京都里的人,也会没有那么多的牵挂。我这次来,也是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上你的。”

    如今,朝堂之上,可谓是泾渭分明。

    太子一党与昱亲王一党,也是势同水火。

    因为林家的关系,萧家已然成为了昱亲王势力里,最为炙手可热的核心成员之一。

    其实,他们的心里也清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必须要进行到底。不然,赔上的,是会是整个家族。、

    “多谢了,顺便,替我转告萧伯父,他做出的选择,不会失误的。对了,明天我家有一场喜事,如果你方便的话,不妨来看看。到时候,怕是会有一场大热闹。”

    林梦雅早已经心如明镜,虽然因为父亲和自己的关系,萧家现在选择的龙天昱。

    但是,利益的结合,也必然会因为利益而消散。

    唯一能够吸引住他们,并且让他们坚韧不拔的支持龙天昱的,只有让他们觉得,自己支持的人,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这一点上,那些老人精们,比她算的明白。

    所以,萧家才会让萧奕?来探探林家的虚实。

    不过,明天的事情一发生,上官家必然是会遭受重创,可龙天昱,却眼看着就成为了最大的获利者。

    这些筹码,足以让那些老家伙们拼命了。

    “好,明天我会再来。别在这里睡了,小心着凉。”

    保持着恰到好处的亲切,这是萧奕?从来都不肯轻易逾越的规矩。

    林梦雅自然是知道,这样的奕?哥哥,才是当初,那个会对她温柔浅笑之人。

    点了点头,目送着萧奕?离开。

    林梦雅裹着身上的毯子,却是再也没有了睡意。

    脚步声,终于在她的耳畔响起。

    林梦雅抬起头来,看着那个笑得,极为奸诈的家伙。

    “怎么?人送去了?”

    清狐显然是心情不错,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的戏谑。

    “啧啧,何家的那位少爷,还真是风流之人。人才刚送去,就立刻被——算了,我已经安排人手,明天一早,就会把人给送回来。你放心,这事安排得妥妥当当。毕竟,你亲手调制的迷情香,可不是当初,她母亲用的那些下等的玩意。”

    是啊,她不过是把当初,上官晴做的那些事情,依样还给了她的女儿而已。

    只是不知道,明天晚上,被送入洞房的林梦舞,被发现她并非再是个处女之身,会不会,一头撞死呢?

    “是啊,谁又能想到,今天才是他们夫妻二人的新婚之夜。而在迷情香的甜味里,他们都会把今天的事情,当做一场梦呢。”

    她并非是用那种下流的手段,让别人轻易的坏了林梦舞的清白。

    可是,以何家大少爷的心计,是断然不会让一个坏了贞洁的女人,成为自己的正房妻子的。哪怕,他根本就不记得,毁掉她清白的人,就是自己。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嫁错了人,而是被人误会。

    那些所有被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就让她们母女俩个,在终身悔恨中,慢慢的偿还吧。

    “起风了,咱们该走了。”

    哪怕是清狐,故意用极为轻松的语气说着,林梦雅的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她,今晚也要离开这里了。

    清狐已经找好了一处临时落脚的地方,只要明天城门一开,趁着热闹,他们就可以隐瞒着所有人的耳目,顺利的出城去了。

    小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哪怕自己她还能回来,可是为什么,心头,会觉得一阵阵,如同刀割呢?

    “走吧。”

    轻轻的闭起了双眼,林梦雅不再留恋。

    任由清狐连着毯子把她一起包裹在怀中,一阵轻微的颤抖过后,俩个人,已然是站在了镇南侯府的后门小巷。

    转身,清狐就推开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门。

    俩个人的身影,顿时隐没在黑暗当中。

    谁又能想到,他所选择的落脚地,竟然只是镇南侯府后院挨着的一个普通院子呢?

    穿梭在漆黑一片的小院之内,林家的一切,早就已经模糊在夜色之中。

    一处简单的小屋子里,里面,也点燃了一盏橘黄色的烛光。

    林梦雅被轻轻的放了下来,打量着陌生的环境,她却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沮丧。

    “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们这一次轻装上路,身份已经伪装好了,就说是从外地来的货商,来这些地方做买卖的。文牒都已经伪造好了,绝对没有任何的破绽。还有,这是你老师送来的解毒丹,他...是通过龙天昱的人送过来的。”

    清狐从床上,抓起一个小小的布包来。

    迟疑了片刻后,才多加了最后一句话。

    眉头轻蹙,林梦雅却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老师,终究还是察觉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