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强颜欢笑
    “好,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照办。”

    一转眼,林梦雅已然把所有的情绪,都藏好了,乖巧的替他整理好了衣衫后,后退了一步,笑呵呵的看着他。

    “乖乖的在家里等我,明天一过,我会亲自带人去上官家算账。”

    黑眸之中,划过了一抹冷色。

    上官家的那群家伙,不仅意图染指朝政,竟然还处处针对林家。

    他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如今,算是最好的机会。

    “一切小心,上官家的人,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今皇后跟上官青玉反水,但是上官家那么的家业,他们断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在你父皇面前,他们居然还演了那么一出。这下子皇帝定然不会治上官青玉的罪,说不定还会给他什么嘉奖呢。所以,你一定要处处谨慎,千万不要上了他们的当。”

    林梦雅处处妥帖的嘱咐着龙天昱,哪怕有些话,她早就已经说过无数遍,可今天,她却依然觉得,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跟这个人说下去。

    “好啦,我都知道。你放心就是,今天晚上早点睡。我可能有事不回来了,别等得太晚了,乖。”

    大手拍了拍她的头,宠溺的语气,是唯独对她的温柔。

    “好,快去吧。”

    林梦雅甜笑着,立刻推着龙天昱,往院子外面走去。

    她怕他再留下来,她眼中的不舍,就会出卖自己。

    “你别推我,再让我好好看看你。傻瓜,我不在家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抱歉了,这几天只能留你一个人在家。”

    龙天昱却转过身来,捧起林梦雅精致妩媚的小脸蛋。深情的落下一吻,在她的樱唇之上。

    “没关系,只要你心里能想着我,恋着我,让我知道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那我就满足了。好啦,你快点走吧。在这样下去,我看你今天,是插翅也难逃出我们家了。”

    终于,龙天昱心满意足的走出了雅蝶小筑。

    林梦雅站在门口,看着他一步步的,离开自己的视线,眼中的泪水,却在龙天昱的身影消失之时,潸然落下。

    “你...没事吧。”

    看到她的眼泪落下,清狐方才从她的身后,踱步而出。

    刚刚他就站在院子里不起眼的角落里,把她的依依不舍,尽数都看在了眼里。

    “我没事...只不过是风大,迷了眼睛而已。对了,除了红玉之外,白芷她们,你都安排好了么?”

    扯了一个清狐绝对不会相信的借口,林梦雅回过头来,询问着其他的事情。

    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只有那个家伙,才能得到林梦雅的整颗心呢?

    “都已经做好了,明天,只有红玉跟白芨会留在府里帮忙操持。到时候,趁着人多,田宁会护送她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到三绝堂药铺的小院里去。你让暗中在京中置办的房产我也都弄好了。过几天,她们就都会转移到那里去。只是我明白,你特意让这些人的行踪,全部都瞒过三绝堂的耳目,是不是,怀疑什么了?”

    清狐最懂林梦雅的心,虽说三绝堂现在在云竹的操持下,越发的壮大了。

    但是自从他们自临天国回来,她就默默的培养着自己心腹。

    而且,她总是半哄半劝的,让云竹多一些时间,跟百里睿相处。

    现在的三绝堂,即便是离了云竹,也能顺利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林梦雅暗中培植的那么一批人,全部恰巧般的,处于堂内十分重要的位置。

    也就是说,林梦雅如果有意的话,她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架空云竹对三绝堂的掌控。

    如今还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让那些人,有意的模糊了她身边人的所有信息。

    这丫头,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你不觉得奇怪么?当初送给老师血玉人参的家伙,咱们一直都没有抓到。老师一定知道这个人,但是一直都不肯说。而且我们的行踪一再被人暴露,我排查过所有的可能性。除了恰巧被人猜到之外,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似乎都是她派人给我们跑腿的。”

    一点一滴的线索,现在,都像是串珠一般,被她全部都连在了一起。

    自打她回来,云竹也很少来她的院子里。

    三绝堂事情也在顺利的进行,但是,除了每个月云竹写给林梦雅,说是堂内一切正常的书信外,其他的并未提及。

    而且,每个月给她送来的银钱也不太对劲。

    前几个月,云竹说是因为要打通临天的人脉关系网,所以才耗资巨大。

    并且把一笔笔的账目,全部都写在了一个账本上,给她送过来。

    她看不懂账本,并不代表自己身边,没有人能够看得懂。

    白芍就是她最放心的管账先生,这账本放在白芍的手里,只要了俩天的时间,她就找出了几处对不上账的错漏来。而且白芍也断言,后面的那些账出现在的错处,只会比现在多,绝不会比现在少。

    那些钱,她都是扔给白芍来打理的。白芍也是十分的有手段,不管是房产地契,还是店铺生意,她都是找了中间人来混淆视听。

    然后白芍自己,亲自来掌管这些生意。

    实际上,那些让林梦雅交给她的钱,早就翻了几倍了。

    这个月的利润,几乎可以跟三绝堂持平。白芍曾经说过,按照三绝堂的规模跟经营方式,一个月得到的钱财,应该比她多出十倍不止。

    现在就被她给轻易的追平了,只能说明有问题。

    再加上大表哥给她送来的信,说是三绝堂的声音已经开始盈利了,并且,还给临天国带来了不少的税收。

    如此说来,只怕云竹那里,瞒她的事情不少。

    “要不要把她给完全架空?你之前安排的那些棋子,应该会管用的。”

    比如笼络人心来,林梦雅其实并不比云竹差。

    只不过,这些日子以来,云竹作为副堂主,跟下面的人接触得比较多而已。

    而林梦雅虽然不接触,可是眼光却是奇准。

    她早就透过清狐,去笼络了一群心腹。这些人都是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类型,对于林梦雅的知遇之恩,恨不得是用生命来报答。

    在这一点上,从怀疑云竹异常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留足了后手。

    “不,我们人虽然能干,但是暂时还没有云竹那么有威望。何况我现在要走,如果贸然让三绝堂换将,只会让人心动荡,对我们不利。你帮我去告诉墨染跟青璃,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让他们继续努力的掌握住整个三绝堂,毕竟,他们才是我真正用来牵制云竹的人。”

    墨染跟青璃,正是当初,清狐连同芙蓉楼,一起送给林梦雅的心腹。

    这两个家伙可不一般,即便是现在在云竹的手底下做事,可一心一意想的,永远都只有林梦雅这个主子。

    何况,他们又是极为聪慧的,每个月,云竹的某些异常,也都是他们及时汇报的。

    现在他们二人在三绝堂内的声望,已经快要赶上云竹了。

    有他们在,三绝堂,就不会被云竹一个人给毁掉!

    “你倒看得起他们,好吧,这件事情我亲自去处理,你安心就是。”

    清狐这样说着,可眸光却是闪过了一丝冷意。

    当初,云竹可是他介绍给林梦雅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骗背叛丫头的人。

    “清狐,别为了我再去杀人了好么?”

    一双光滑的小手,突然间握住了清狐的手。

    愣怔了片刻后,清狐笑嘻嘻的看着林梦雅,似乎她说了什么笑话。

    “我很可能回不来,所以,如果我真的死在那了,你不要堕落成魔,也不要跟着我一起成鬼。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微凉的小手抚上了清狐白皙而阴柔的脸,这一年的时间里,这只狡猾的死狐狸,对自己极尽宠爱,万般顺从,即便是到了现在,依旧为了自己,连跟云竹的交情,也可以成为过眼云烟。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些浓的化不开似的心疼。

    龙天昱、清狐、白芨、白芷、红玉...

    他们太好,好到让自己,开始去畏惧有可能会到来的生死大关。

    其实逃避,未必就是没有勇气。一旦心里牵挂的东西多了,那些艰难的险关,就会成为她心中,难以逾越的鸿沟。

    人啊,其实最难过的那一关,就是自己的心关。

    因为在那里面,盛着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傻丫头他们都可以活着,唯独我...因为,我怕你寂寞。”

    清狐笑了,一如以往的狐狸笑,狡猾之中,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风情。

    每当这时候,林梦雅总是会拉着他的耳朵。吼他,凶他,然后看着他低眉顺眼的认输,笑得无比灿烂。

    可如今,她却只想哭。

    伏在清狐的胸口,林梦雅放声痛哭。

    府里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被她给送走了。所以没有人,能够听到她的哭声。

    也唯有在此时,她才能尽情的,发泄着自己心头的积郁了太久太久的悲伤,不舍...或许,更多的是对未来恐惧吧。

    她不畏死,她怕的只是那些人,因为她而受到的心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