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释放兄长
    如今一家团圆,府里府外,更是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感觉。

    林梦雅红着眼睛,从哥哥的怀中轻轻的挣脱了出来,拉着哥哥,一起到了父亲的面前。

    “儿子不孝,让父亲您蒙羞了。”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如今再面对老父,林南笙的心中,却是有着说不清楚的愧疚。

    父亲的事情,在牢里自然是有人跟他讲过了。

    一想到父亲跟妹妹,都是受了自己的牵连,他自然是难以接受。

    如果不是他的一时大意,那些人尽管再狡猾,轻易的,也是抓不到他的把柄。

    他虽然恨那些人,但是更恨的,却是自己。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笙儿,那些事情也不能怨你。”

    林牧之看到儿子完好无损,也是老怀安慰。

    他夫人过世之时,最不放心的,便是这俩个孩子。

    如今他们能都在自己的身边,即便是丢了那些身外之物,也是没什么可惜的。

    “爹,哥哥,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如今,激动过头的林梦雅,也终于是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看了一眼街角那些几个探头探尾的脑袋,轻声劝慰道。

    “好,好,咱们进去吧。”

    林牧之摸了摸眼睛,在儿子的搀扶下,往府里面走去。

    林梦雅故意落在最后,悄悄的在一旁的下人耳边吩咐了一句后,方才跟着父亲和哥哥,回到府里。

    虽然是在京兆尹的大牢里关了几天,但是哥哥的精神却是不错。

    林梦雅也立刻,跟哥哥说了一下毛玉泽的事情。

    听得他当初的挚友为了自己如此,哥哥最后的心结,也终于是烟消云散了。

    “这一次,咱们还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你的那位大师兄。若不是他的话,怕是哥哥你的为难,没那么轻易的就被解除呢。”

    林梦雅亲自给哥哥奉上了一杯茶,刚刚红玉她们几个,又是让哥哥跨火盆,又是用柚子叶掸水,忙活了半晌后,一家三口,才能坐在花厅里面喝茶。

    “我的这位大师兄本就仁义,刚开始,我倒是不信的。只是,上官晴那个女人,竟然拿出来当初,只有我们师兄弟三个人方才有的信物。我这才误会了大师兄,以为是他暗中下的黑手。唉,都怪我一时疏忽,竟然差点,就让他们得逞了。”

    提起这件事情来,林南笙还是面有愧色。

    其实即便这件事情是大师兄做的,他也本来打算不说的。

    若不是妹妹被牵连,他也不会再去麻烦昔日的同门。

    林梦雅自然知道哥哥心里想的是什么,心里默默的摇了摇头,这个傻子啊,就是太重情重义了。

    “此事,也怪不得你。上官家本就狡猾,你一个人在府里,也难以堤防。倒是我,如果不是我当初妥协了的话,你跟你雅儿,也不会遭受如此横祸了。”

    眼看着,一家团圆变成了自省大会,林梦雅却只能无奈的在心里大翻白眼。

    人家出了事情,都是想着法的推脱。

    她家倒好,这父子俩个,一个比一个的自责。

    “好了,爹,哥哥,这事明明是别人的错。你们就不要再自责了,倒是哥哥,这几天我一直在询问府中的下人,可是谁都不知道,你被陷害的具体细节。如今你也回来了,这事,你该跟我和爹爹,好好的说清楚了吧?”

    这件事情,绝不会因为哥哥的归来,而被平息掉。

    当初,既然上官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那就是意图,要置他们林家于死地的。

    若不是她跟父亲的有意拖延,再加上龙天昱的暗中周旋,怕是现在,上官家早就腾出手来,对付他们了。

    要是想要完全的解除这次的危险,她必须要知道,源头在哪里。

    “这事,其实要从那天晚上说起。当时我刚从宫里回来,林梦舞就说她母亲病了,所以,想要个大夫去看看。我自然是不放心,亲自去看了一眼,果然是病的不轻,这才允许了。谁知道,第二天林梦舞又闹着见我,说是她母亲病好了,想要感谢我。我推脱了好久,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她的吵闹,方才让她们进来。谁知道,她们进来之后,先是辱骂我,又像是个疯婆子一样的在书房里摔打。我赶过去阻止,哪知道上官晴趁机缠上了我,还拿出了一把匕首,割伤了她自己。而后,从外面突然冲进来一群下人,都说看到了我要杀了她,真是荒唐至极。”

    林南笙讲述的很详细,林梦雅倒是也听明白了。

    按说,这件事情应该是个很简单的污蔑手段。只是因为那群假证人,方才有些麻烦。

    但是这种案子却也好审理,只要把这些犯人单独隔离开审问,再用话一套,便是会露出马脚。

    可她真正关心的,却是所谓的通敌叛国的证据。

    待得林梦雅问出了口,却看到林南笙的脸色变了变。

    “我也不知道那些证据是被何人塞到我的书房里的,而且,也并不是我发现的。而是一个,前来搜查的衙差看到的。里面不仅仅有模仿我的笔迹写的书信,还有边境的布防图之类的。而且,更蹊跷的是,那些东西伪造得极为逼真,就连我都看不出破绽来。”

    说到这里,林南笙还是心有余悸。

    那些东西,就连他这个原主,都会错认为是自己做的。

    不仅如此,那封信上所提及的事情,全部都是当初,只有她们师兄弟三人才知道的事情。

    而且有些事情,就连他都逐渐的淡忘了。如今居然被人家写了出来,却让他有一种,胆战心惊之感。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认为这些事都是毛玉泽做的。只是哥哥,若是如此的话,那皇上,为何不把你投入兵部大牢,反而,要把你关押在京兆尹呢?”

    一开始,林梦雅以为,皇上是想要卖父亲个人情,所以,才把这件事情给压制下来的。

    但是,如果按照哥哥所说,证据确凿,就连他自己,都难以逃脱罪责。

    那么,皇帝的态度,就很有问题了。

    “这个——大概是顾忌到你跟爹爹吧。对了,我在大牢的这几天,总是会被人放血。听牢头说,是想要做做样子,好让别人都闭嘴。但是我总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具体是什么,我还说不上来。”

    被关在牢里放血?

    林梦雅的心中,立刻对这种反常的举动,产生了极为浓重的警惕心。

    立刻询问了伤口的所在地,林梦雅翻开看了一眼。

    的确,在哥哥的右臂上,有着不少的很细小的伤痕。

    看来,除了少量的放血之外,并未做过其他的事情。

    可是,哥哥的血能有什么用呢?

    林梦雅的心中,盘旋着不少的想法,最后,也只能压在了心底。

    但是她明白,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如此简单就是了。

    “这件事情实在是蹊跷,可是咱们手头上,并没有任何的证据。对了哥,父亲希望,过几天,你能够跟他一起,回并州老家。”

    皇帝只说要放了哥哥,至于官职什么的,并没有一起跟着复原。

    一般来说,像是哥哥这种情况,以后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怕是不会再被重用的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林南笙的眼神里,划过了几分不甘愿。

    只是,以他们家的情况,即便是他再留下来,也是于事无补了。

    片刻之后,林南笙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一切,都听你跟父亲的安排。”

    君子报仇,十年尚且不晚。何况现在林家正处于多事之秋,远离这里,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再次回到这里。

    到时候,那些想要毁掉林家之人,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嗯,爹,前几天女儿不是跟您说过,要给梦舞找一个婆家么?我已经找到了,并且,已经交换了文定,人家那边赶着日子成亲,所以,我把日子,定在了三天之后。虽然仓促了一些,却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这一次,轮到的林牧之跟林南笙同时惊讶了。

    不过,因为上官晴的事情,他们二人,对这个助纣为虐的林梦舞,也是没有半分的好感。

    既然林梦雅都做好了准备,那他们,自然也是很快就接受了的。

    “行了,爹跟哥哥,都先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就都交给我吧。”

    有了她,林南笙跟林牧之,也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

    而且,林梦雅给他们选定的离开的日期,也正是林梦舞成婚的当天。

    这一点上,其实他们都清楚,这是林梦雅所用的调虎离山之计。

    林梦舞成婚,上官家的人,可不会白白放过。

    到时候,有林梦舞牵制着上官家,父亲跟哥哥的离开,也就安全了不少。

    再加上龙天昱带回来的消息,说是三天后,皇帝要迎接毛玉泽这位信使,风光的进京。

    怕是那天,整个京都,都会极为热闹吧。

    安顿好了父亲跟哥哥,林梦雅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此时,那个刚刚被她打发走的下人,也是悄悄的,在她的房间里面,等候着回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