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功过相抵
    皇后带着她的人,也退出了御书房。

    临走时,上官青玉依旧还是在昏迷之中。

    虽然龙天昱明知道对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看到他那张青一阵白一阵的脸后,心中,却是越发觉得,上官家的人,对自己,也实在是狠了一些。

    “何事?”

    刚刚还精明睿智的晋元帝,此时,却是罕见的露出了一抹疲态来。

    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看来他心中的烦恼,不比龙天昱的少。

    “启禀父皇,儿臣带来了南安国的和谈契约书。”

    尽管,有了上官家的事情在前,可是,晋元帝的脸上,依旧是露出了些许的震惊。

    “在哪里?快呈上来!”

    略有些急切的晋元帝,显然,没有想到,年初还跟自己打得热火朝天的男安国,此时,竟然会派人,送出契约书来。

    当下,就命令龙天昱,赶紧呈上来供他御览。

    从怀中掏出那一份,犹带着体温的契约书,龙天昱有些迟疑,最后,还是送到了父皇的书案之上。

    尽管如今上官家已经失去了竞争大将军的资格,但是能够让边镇的百姓安居乐业,晋元帝的心中,倒是颇为愉悦。

    “好!好!好!”

    连叫了三声好,晋元帝脸上的疲态,也是一扫而空。

    “你做的很好,不知道,这个送信之人,在哪里?”

    晋元帝宽厚的手掌,摸着桌子上的契约书,眼神里,露出了几分迫切来。

    龙天昱思索片刻后,方才开口,把此人的情况,汇报给了自己的父皇。

    “这么说,暗中出手之人,有可能是上官家的了?”

    点了点头,龙天昱自然是明白,以父皇的英明睿智,他,不会看不出这其中的蹊跷来。

    “幸好有林家请来的高手从旁协助,不然,怕是这契约书,就会成了我们两国的战书了。父皇,儿臣觉得,此事宜早不宜迟。”

    晋元帝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半晌,方才点了点头。

    “嗯,三天之后,你便是亲自迎接这位信使进城。至于林家——既然他们立了大功,功过相抵,那林南笙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来人,传朕谕旨,林南笙,即刻释放。”

    好一个功过相抵,龙天昱深邃的眼眸深处,划过了几分失望。

    其实,他不过是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归根结底,这件事情的功劳,还是要归结到雅儿的身上。

    可没想到,父皇仅仅是一个功过相抵,就堵住了他所有的退路。

    既然凉薄至此,即便是对他这个亲生的儿子,总归又是有几分的真心在?

    龙天昱只觉得心头一阵阵的发寒,人家都说,帝王之道,实则是一场孤独与冰冷的角逐。

    可他的称帝之路,若是没有那道身影的相伴,这深宫寂寞的夜晚,怕是他再也,无法安枕了。

    “儿臣领旨告退。”

    弯着腰,龙天昱恭敬的退出了御书房里。

    唯有他自己清楚,那低垂下去的脸上,到底,有多无奈的表情。

    “去吧,好生休养。我大晋的江山,就要靠你来承担了。”

    似是因为龙天昱的顺从,亦或是觉得,这桌子上的契约书,足以给他带来长久的安宁吧。

    晋元帝并未及时的敲打龙天昱,让他不要再计较林家的事情。

    转身,退出了灯火通明之处。

    夜色之中,俊美的脸逐渐转冷。黑眸流转,一片肃杀之色,缓缓的爬上了他的脸。

    “于公公,别来无恙。”

    脚步轻动,转眼之间,人,已经是来到了院子里的一处黑暗的角落。

    另外一道清瘦的身影,不知道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只是不管时光如何流逝,脊背却从不肯轻易的弯曲。

    “少主客气了,不知少主,有何吩咐。”

    即便是面对晋元帝,于强的态度,也不曾有现在这么恭顺。

    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的男子,在一个月前,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国家,埋藏在最深处的秘密。

    四圣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为一卫。

    各司其职,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却是集中了整个大晋的精锐。

    而当初,晋元帝交给龙天昱的四圣卫,不过是仿制品而已。

    这只军队,只埋藏在大晋权利的最深处。就连父皇,都只不过是知其名,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获得这支军队的途径。

    龙天昱眸光一闪,反手之间,一颗精巧的虎符印鉴,却是翻然在他的手心之中。

    这是皇爷爷留下来的虎符印鉴,当初,他不过是觉得,这是皇爷爷留给他的念想。却不曾想到,其实,这才是皇爷爷,留给他最为珍贵的东西。

    “我要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是支持父皇的。事无巨细,这点事情,我相信你还是能够办好的。”

    语气森然而冷漠,就在一个月前,于强才突然找到龙天昱,向他说起四圣卫的事情。

    为了得到这支军队,龙天昱也是只身前往,彻底了说服了四圣卫卫队长。

    当然,想要获得这种力量,绝对,不仅仅是靠嘴皮子就可以的了。

    只是,如果他顺利登基,四圣卫就会在他登基之后,才会显露出痕迹来。

    如今提前暴露,怕只是因为——

    “是,属下尊命。”

    于强领命而去,谁又能想到,这个一向在宫中,成为晋元帝心腹的人,居然,是四圣卫的统领。

    黑暗之中,龙天昱却是握紧了手中的虎符。

    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那一片至今,未曾熄灭烛光的御书房。

    他本以为,于强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现在,他方才彻底明白,他在父皇的严重,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没有人,会甘心舍弃掉这一片江山。

    但是人固有一死,所以,他只会把自己的江山,交给他最心爱的继承人。

    皇爷爷是如此,所以,才会把四圣卫的虎符,当做他的护身符,传给他。

    父皇亦是如此,先让他成为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然后,再在最关键的时刻,一点点的,拔掉他所有的羽翼。

    最后,被皇位交给一个并不起眼的家伙。

    这样一来,自己不过是他铲除异己的工具而已。真正获益的人,现在,正在宫里,安稳的享受着一个当皇子的乐趣。

    一抹淡漠的笑意,无声的绽放在嘴角。

    既然如此,那他,就好好的毁掉这个,父皇已经计划多年的美梦吧!

    心头似乎如同被冰封一般,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却是有一抹温润的触感,让他心中的冰山,渐渐的化为了温柔的浅水。

    那里面,是一只暖玉做的玉璧。

    以前,总是挂在她的身上,现在,却是成为了他的护身符。

    转身,龙天昱大步离开。即便是全天下都背叛了他,又能如何,只要她能安然浅笑,这世间的一切,他皆可不在乎!

    “父亲,哥哥说的,是今天回来么?”

    一大早,林梦雅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熟悉打扮好了,站在门口,翘首期盼。

    “嗯,京兆尹派人传了话来,说你哥哥很快就会回来了。你这丫头,急什么?”

    林牧之一身青灰色的衣衫,因为儿子的解困,所以人,也格外的精神了一些。

    笑看着站在门口,那一抹桃红色的身影。一如从前,这丫头俏生生的在门口,等待着自己跟笙儿的归来。

    “真是的,那地方有什么好待的。哥哥这个家伙,怎么不知道回家呢?亏得我还给他准备了柚子叶去去晦气,还有红鸡蛋来开运的。要是他回来,我一定给他一拳。”

    早上那人传了话来,林梦雅便是知道,皇帝无非是不希望自己,提出要林家再恢复之前的一切罢了。

    只是,她原本也是不想的。其实只要哥哥回来,龙天昱再能得些功劳,她便是已经心满意足了。

    还好,目的都已经达到了。再说,龙天昱的心在她这里,即便是那老头子选定了无数的美女,怕是他家那只芋头,半点都不会看在眼里,更别提,会爬别人的床了。

    所以,林梦雅倒是也没说什么,反而,还安慰了有些不甘的龙天昱。

    这都中午了,哥哥到现在还没回来,林梦雅却有些小小的担心,该不会是皇帝那个老头子,反悔了吧?

    “你们,去京兆尹看看。打听一下,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林梦雅实在是耐不住性子,只得差人去打探。

    可人还没等走到街头,林南笙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林梦雅的视线范围之内。

    “哥!”

    脆生生的叫声,带着分外的惊喜。

    随后,桃红色的小小身影,就飞速的跑到了哥哥的面前,一头,撞入了林南笙,虽然有些瘦削,但是依旧坚实的怀抱之中。

    “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跟爹爹,都等了你好久了。”

    有些呆愣的林南笙,此时,才渐渐的回过神来。

    看着怀中,一如既往对自己撒娇的妹妹,还有门口,眼神里带着欣慰的父亲,顿时,心不由得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没事...我没事。傻丫头,有你在,哥哥不会有事的。”

    尽管是在监牢之中,可林南笙却知道,外面,他的妹妹跟父亲,一定是在想尽各种办法,救自己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