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大义灭亲
    没过多久,传令官再次狂奔而来。

    厚重的皇宫大门,被人从里面缓缓开启,龙天昱眸色一沉,扬鞭策马,飞驰进了皇宫之中。

    清脆的马蹄声回响在皇宫内院,夜色之中,大门又再一次,被人紧紧的闭合。

    此时,晋元帝依旧在御书房内,处理朝廷政务。

    这条路,显然龙天昱已经驾轻就熟。在第二道宫门处,龙天昱翻身下马。

    和谈的契约书,就在他的怀中。只要有了这个东西,他们现在的困境,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所以,即便是以龙天昱的心性,也不由得有些波动。

    只是,在他刚刚踏入御书房的范围之内,一向敏锐的神经,在瞬间绷紧。

    似乎这里,有些不对劲!

    心中微微一沉,龙天昱拿出了十二万分的小心来。

    只要没到父皇的面前,一切,就还是可能出现变数。

    脚步沉稳,却是半分动静,都没有发出来。如同一只想要捕获猎物的猫儿,在目标没有出现之前,不会露出任何破绽。

    全身的肌肉都已经绷紧,以便自己,可以随时应付突然袭来的状况。

    脚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刚刚踏上第一个阶梯,龙天昱的身体,就微微停滞了片刻。

    因为,在御书房的门外,几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深藏住心中的意外,终究,还是没有阻挡住他的脚步。

    “儿臣,见过母后。”

    无论如何,上官东珠依旧是皇后娘娘。

    即便是在夜色之中,她头上冰冷的凤凰头饰,依旧闪烁着雍容华贵的光泽。

    秀美而高贵的容颜,不过是略微在龙天昱的身上停留,随后,一如既往的淡漠语气,似乎,并不在乎面前的庶子,几乎要抢夺了自己儿子的太子之位。

    只是,那双凤目的深处,却深深的掩埋着对这个庶子的厌恶。

    “嗯,起来吧。这么晚了,你进宫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这话问的倒是让龙天昱心头一凛,自从母妃被封了皇贵妃之后,皇后,可是甚少会跟父皇见面。

    他们不仅是相看两厌,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父皇还是皇后,心里都清清楚楚。

    这一场交锋,最后的胜利者,都决定着对方的下场。

    对于他跟父皇而言,输,则大好江山,全部落入外人之手。

    以皇后的心性,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在深宫之中,颐养天年的皇太后的。

    若是赢,他登基为帝,江山得保。龙家会继续成为大晋的皇族,没有任何人,能够染指。

    所以,父皇才选定了他,成为这场交锋的最终受益者。

    即便是不为了天下大义,只为了母亲跟林梦雅,这个机关算尽的皇后,他也必须除之!

    “不过是一些父皇吩咐的事情,让我现在来回话而已。”

    龙天昱的态度,依旧是有着该有的恭敬。

    皇后闻听得这句话,眸光却是微微一闪。刚想要开口询问,御书房里面,却传来了内侍官的通报声。

    “皇后娘娘,昱亲王殿下,陛下有请。”

    内侍官带来的消息,让龙天昱与皇后,同时眸光微缩。

    尤其是后者,余光不经意的扫过了自己身后的某个位置后,手却是不自觉的握紧。

    “好。”

    即便是现在,她也完全不能违背那个男人的意思,一如从前,她在跟他的交锋里唯有略逊一筹。

    一行人几乎是同时进的御书房内,里面,处理了一天政务的晋元帝尽管面色有些疲惫,可是不怒自威的威仪,却是让任何人,都不敢轻易的造次。

    看着自己的发妻跟儿子行了礼之后,晋元帝的眼神里,也露出了些许的疑惑。

    昱儿每天进宫禀告事情,他倒是丝毫不意外。

    倒是那个女人...好像是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略微沉吟了一下后,晋元帝还是先让二人平身。

    敏锐的目光落在了皇后的身上,今天,除了她的亲信随从之位,好像,还多了一个人。

    “皇后,你可有要事?”

    对于这发妻,晋元帝的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什么脉脉温情。

    当初,二人不过是因为利益的联姻。如今,上官家的连番逼迫,再加上这些年,皇后跟太子,在背地里搞得那些小动作,已经让他,烦不胜烦。

    现在,即便是表面上的相敬如宾,都显得尤为困难。

    眉头紧蹙,皇帝不耐烦,溢于言表。

    “回禀陛下,臣妾一是来探望陛下,二来,是给陛下您,送来了一份礼物。”

    相比于皇上的绝情,皇后,也未必对他有什么女儿家的心思。

    多年的皇宫生活,早就已经让她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也许,在刚进宫的时候,她的确还是存了几分,要与丈夫琴瑟和鸣的幻想。

    那么,这个男人的凉薄,则是彻底的,让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了现如今的皇后。

    嘴角微微的勾起,皇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笑容来。

    但是,笑容背后,却全然都是算计。

    “哦?什么礼物?你留在这里,朕自会瞧瞧。”

    晋元帝并不关心她的礼物,看也没看,就把视线,撤回在自己面前的奏折之上。

    一丝冷意,划过了皇后的双眸。

    不过她也算是冷静,挥了挥手,随后,立刻有一个人,从她身后的随从里走了出来。

    ‘噗通’一下,跪在皇帝的面前。

    龙天昱查看的了一眼,却看到此人,是一个极为瘦弱的男子。

    那男子似乎弱不禁风的很,就连跪在地上,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让男子有些力不可支。

    呼呼的喘了好几口气后,那男子,才颤颤巍巍的开口说道。

    “启禀陛下,臣左都尉御史郎上官青玉,今要揭发上官朗贪墨军费,上官御与上官靖等人,肆意杀害朝廷栋梁,密谋造反等大罪。臣已经把这些人的罪状,都写在了奏折之上,还请陛下,早作决断!”

    这下子,晋元帝跟龙天昱,都是处在震惊之中。

    上官青玉,他可是上官东珠唯一的亲生弟弟。

    因为身体娇弱,所以这些年来,都在外地修养。

    至于左都尉御史郎的身份,则是在他的亲生姐姐,上官东珠被册封为皇后的那一年,给的一个闲差。

    就连龙天昱也没有预料到,这个传说之中,上官家身体最为孱弱的上官青玉,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此事,可是真的?”

    晋元帝的眼神,也是在此时变化莫测。

    思考片刻后,方才徐徐问道。

    皇后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甚至于,在自己的亲弟弟,在状告自己的亲人之时,也依旧是维持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要知道,上官青玉刚刚提到的这些人,可都是她的庶出胞弟。

    如此一来,怕是上官家,要完了。

    龙天昱第一次,正视这个看似下一刻,就要断了气的男子。

    虽然他恭敬的低下了自己的头,但是侧颜之中,却露出一股子,就连龙天昱,都有些胆战心惊的狠厉之色来。

    这人哪怕是在笑,却也依旧能够让人遍体生寒。

    怕是整个上官家,唯有他,才是自己,真正难以对付的敌人。

    “好个上官家!朕待你们也算是不薄了,没想到,如今,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爱卿与皇后,能够联手查明此事,并且大义灭亲,乃是我大晋的福分。这事,我自会处理。你们,就先下去吧。”

    其实,这些事情,晋元帝一桩桩一件件,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只是让他措手不及的是,皇后跟上官青玉,居然是如此的果决。

    一下子,就葬送掉了上官家一大半的力量。

    所以,他需要更为冷静的思考,他们,究竟想要打什么主意。

    听得晋元帝的话,那上官青玉并未起身,反而是重重的又磕了一个头后,悲壮说道。

    “臣无颜面对陛下,陛下对我们上官家,已经是格外的亲厚。可他们,居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臣下已然是戴罪之身,就让臣下,了结残生吧!”

    说完,人,就往御书房内门柱撞了过去。

    自然,他是不可能寻死成功的。

    龙天昱看得分明,他撞的可是有皇后的心腹们所站的地方。

    人还没等冲到前面,就已经被人,七手八脚的拉住了。

    只是因为他身子骨太弱了,所以,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人却是两眼一翻,就这么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顿时,御书房内闹成了一团。

    父皇即便是再不喜欢,也得在外人的面前做做样子。

    连声说‘爱卿莫急’,又让皇后把人带走,好生安慰了几句话,方才安静了下来。

    龙天昱站在一边,沉默的看着这一场闹剧。

    可是心头,却是在紧缩了一下。

    这一次,皇后跟上官青玉,可是将了他一军。

    即便是没有这份和谈契约书的存在,上官家,也是提前,在这一场权利的决斗中,暂时的被踢出了场外。

    但是,他跟父皇都清楚,上官家有着上官青玉,与上官东珠的联手,才是真真正正的,变成了皇后手中的一把利剑。

    尽管这把利剑变成了匕首,但是,锋利的程度,却是比之前,还要强盛了许多。

    这一次,怕是要不好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