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一份大礼
    从苟安那里回来,林梦雅几乎是笑着到家的。

    无比和蔼的态度,别说是远远遁走的清狐了,就连镇南候府里的那些位,都觉得后脑勺发凉。

    “她...这是怎么了?”

    好心情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一家老小的集体懵逼。

    由于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庆祝的好,所以,一回到府里,关上房门,就立刻狂笑了三声。

    就连一向稳重的红玉,都差一点跌了跟头。站在院子里,小心翼翼的问着满脸黑线的清狐。

    “谁知道呢,大概是脑袋被门挤了吧。”

    清狐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其实,他也有些不太了解,为什么林梦雅会笑成这样一幅死德性。

    好在,这样癫狂的状况,并未持续多久。

    入夜以后,林梦雅也渐渐恢复入常。只是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学会的小曲,在房间里,绣着一块她已经学了很久都没绣出来的牡丹花。

    “王爷,您可回来了。”

    龙天昱的身影,如期出现在雅蝶小筑的院子外面。

    奉命守在这里的四个姑娘,立刻迎了上来,不过,一个个却是有些欲言又止。

    倒是龙天昱一头的雾水,平常,大家都是自动避开他们夫妻二人的。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可是你家主子有事?”

    试探的问道,龙天昱凝起了自己的眉头。心头却是不由自主的收紧,难道说,是那丫头出了什么事?

    “倒...倒也不是。唉,总之王爷,你自己小心就是了。我家主子,好像有一点不太正常。”

    咬了咬牙,红玉在其他三个姑娘鼓励的目光下,终于是诚挚的说出了她们藏在心里的叮嘱。

    说完,四个姑娘就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颇有默契的四散逃开了。

    这是...怎么了?

    龙天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狐疑的左右看了一看,最后,只能皱了皱眉头,步履有些沉重的,走入了雅蝶小筑的内门。

    “你回来啦?渴不渴?饿不饿?冷不冷?”

    才刚推开雅蝶小筑的大门,一道香风如影而至。

    随后,趴在胸口的小女人,就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的看向了自己。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一丝丝的戒备,从龙天昱的心中逃逸而出。

    手,却只能松松的环住了她的纤腰,这丫头,吃错药了?

    “来来来,别客气。”

    银白色的牙齿,在樱红色的唇瓣之中明晃晃闪着森然的寒光。

    俏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却染上了一抹古怪来。

    龙天昱只能木然的任由对方拉着自己的手,随后,被她稍微用力的,按在了椅子上。

    “你...没事吧?”

    对于林梦雅的种种反常,就连龙天昱,都不由得汗毛倒竖。

    笑眯眯的看着他这幅样子,林梦雅却是收起了自己故作的高深莫测。

    “好啦,我不逗你了。喏,有个东西想要给你看,如果你看到了,千万别太感谢我呦。”

    ‘啪’的一声,一封暗黄色的公函,就被林梦雅拍在了龙天昱的眼前。

    后者疑惑的看了看自己夫人,又看了看面前的公函。

    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让这丫头,高兴成这个德行了?

    大手有些迟疑的拿起了桌子上的公函,翻开不过是看了片刻,一抹震惊,却是爬上了他漆黑幽深的双眸。

    “这是...这竟然是...”

    龙天昱激动的连话都不会说了,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林梦雅的小手,眼神之中,已经是渐渐的染上了狂喜之色。

    “没错,就是南安国的契约书,我看了一眼,这里面言辞恳切,而且条件也是十分的优渥,能够看得出,南安国国主的诚心。所以我觉得,这东西,你父皇也会喜欢的。”

    这些,不用林梦雅说,龙天昱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陷入了狂喜之中。

    有了这个东西,上官家的打算,一定会落空。而且父皇的心里,怕是也会有一块大石落地了。

    “我的夫人,果然是世上最难得的女子!”

    一向形色不外露的龙天昱,现在也是高兴得如同孩子一般。狠狠的在林梦雅娇嫩的小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讨厌...这东西你得收好。之前送这份契约书的人,曾经被神秘人袭击过。你也能大致的猜到,这人是谁了吧?”

    林梦雅的话,顿时让龙天昱清醒了不少。

    这份契约书送过来,得利的人,自然是不会有上官家。

    而且,失去了这个他们可以重掌军权的机会,以上官家那些人的脾气,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

    “此事,我会小心处理。倒是送来契约书的人,咱们,也该好好的感谢他一下。”

    怕是如果不是在她的面前,龙天昱也不会露出,这样孩子气的表情吧。

    林梦雅淡然一笑,自己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么?

    “嗯,我也正想着此事呢。不过,现在他不宜露面。其实,除了你我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份契约书的存在。我是在想,不如你尽快进宫去找你父皇商议。至于那个人他现在很安全。如果真的需要他进宫面圣的话,我倒是觉得,大张旗鼓,比暗度陈仓更好。”

    回来的路上,林梦雅可并非都是在的傻笑。

    毛玉泽的安全现在自然是第一位,可更加重要的是,他得有命,出现在晋元帝的面前,才能把和平的种子,遍种两国。

    在这之前,若是他被人斩杀了。只怕,两国的和谈,就会化为泡影。

    “好,我今晚就悄悄进宫。这几天父皇有事,经常会在夜里急召我。所以,我即便是此时去,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反正,现在上官家正想要洗脱自己的嫌疑,他们,怕是也不敢轻易对我出手。”

    这种事情,迟则生变。

    别看上官家现在好像是被捆住了手脚,但是,他们的力量,依旧不容小觑。

    点了点头,林梦雅自然是晓得此事的轻重。

    嘱咐一句小心后,就看着龙天昱,转身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直到确定那人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方才从她的嘴里,飘了出来。

    “一切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咱们,也该启程了吧?”

    也许,这时间最爱她的人,是龙天昱。但是这世间最为了解她的人,一定是清狐。

    转过身去,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清狐,脸上,早已经没有了无奈的神色。

    有的,只是凝重。

    “我能做到的事情,都已经为他做到了。即便是再留下去,也不过是徒增烦恼。”

    家里的事情,因为那封和平契约书的存在,皇帝肯定会网开一面。

    而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功劳傍身,龙天昱在皇室之中的地位,再也无人可以轻易的撼动。

    前阵子她去上官家闹的一通,也让皇后她们的注意力,成功的集中到了上官慧的身上。

    以那女人的聪明才智,想必,肯定已经摸清楚了她的意图。

    有他们在,龙天昱的前朝与后院,都可以确保安全无虞了。

    哪怕,是她再也回不来...

    “什么时候,咱们动身?”

    清狐没有问其他的事情,因为他太了解林梦雅了。

    之前,她去做的这些事情,无一,不是为了身边的人打算。

    这几天,墨言跟田氏已经被送往了医馆后面的隐秘小院。

    除了红玉之外,其他人,也会在春祭热潮的掩护下,被送往那个安全的地方。

    而他手中人手,也是留了一大半,在那里面,暗中保护着这些人。

    所以,随着林梦雅身边,重要的人,都已经被陆陆续续的保护了起来。

    就只能说明,离别的时刻,终于是要到来了。

    “等到皇帝召见毛玉泽的时候吧,那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被吸引到他们的身上。皇帝为了保护他,也一定会派出自己的精锐部队。到时候,我们想要无声无息的出去,就很简单了。”

    看到林梦雅已经快速的算准了时机,清狐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说什么了。

    默默的点了点头,清狐的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梦雅有时,是一个理智到冷血的人。

    不管是挽留,亦或是不舍,都不能阻挡住她的脚步。

    别看这个小丫头表面纤弱,可内里的倔强与刚强,即便是他,也是有些望尘莫及。

    “好,我会打点好一切。你,休息吧。”

    再多的心疼,在此时此刻,也只能化为一句轻飘飘的安慰。

    林梦雅虽然已经转过身去,但是脸上,却是罕见的,露出了一抹,歉意。

    “对不起...”

    对不起,是她的任性,才让清狐,与她一起承受这份煎熬。

    这辈子,能够清狐他们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她,已经无憾。

    穿梭在黑夜之中的龙天昱,显然对那个已经住在他心里,最深处的人儿的打算,没有任何的察觉。

    胯下的骏马飞驰,似乎是转瞬之间,他就到了皇宫的大门前。

    “禀告父皇,就说我有要事,开门!”

    在马上冷声喝道,那腐负责戍守宫门的禁军们,待看得马上的人,居然是去而复返的昱亲王后,顿时,也不敢再耽搁。

    传令兵撒开了自己的脚步,以最快的速度,把昱亲王要进宫的消息,传递给了宫内执事的内侍官。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