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和平使者
    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主意,马车出了城门,就直奔皇城边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里。

    自从上一次苟安来过家里之后,陆陆续续的,林梦雅通过清狐,也送过去不少的疗伤药。

    有她这么个资深医师,在加上几乎可以媲美皇宫的太医院的丰富药藏量,治愈那位南安国的世子,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果真,昨晚苟安就派人传了话过来,说是他大师兄已醒。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林梦雅就带着清狐,找到了这里来。

    这阵子,所有人的风头都被上官家给抢走了。已经没有人,会去注意被关在京兆尹大牢里的哥哥了。

    所以,想要捞出哥哥,这是最好的时机。

    但是,如何利用南安国世子这张牌,她还没有想好。

    总不能直接把他推到皇帝的面前,让他跟哥哥对质吧。

    现在两国正在交战,怕是皇帝见到他,还不得跟斗鸡一样,竖起眼睛就把他给杀了。

    棋子能不能顶用,关键,得看被安排到哪一个位置才是。

    车子停在了一个普通的民居小院,清狐先是钻出了马车,谨慎的查探一周后,方才示意林梦雅,可以下来。

    探出头来,还没等下了马车,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愣了片刻,看来,大师兄的好转,也让苟安那个直爽的汉子,心情愉悦了不少。

    不然,这怕是连屋顶都能够穿透的笑声,也不会如此的肆意而张扬。

    素手推开木质的大门,林梦雅抿了抿唇,一丝温和而礼貌的笑意,呈现在娇媚动人的面容之上。

    “什么事情,让苟安大哥如此开怀?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妨,也让小妹闻听一下,如何?”

    听得她的声音,草屋内堂里,正围坐在桌边的二人,纷纷回过头来。

    苟安更是惊喜的迎了出来,一张脸上,除了笑意外,更是有些难得的轻松舒缓。

    林梦雅只瞧了他一眼,就知道对方,是因为放下了心中的重担。看来,这位大师兄,还真是犹如及时雨一般。

    “你怎么来了?大师兄,这位,就是之前二师兄常跟咱们提起的林家妹子。不过,比之当初,却是变了不少。”

    苟安的改变,自然是指的林梦雅由痴傻的小可怜,变成如今这么个鬼机灵的事情。

    顺着苟安的视线,林梦雅自然而然的看向了屋子里。

    黝黑的方桌旁边,一道清瘦的身影,略微让林梦雅,挑起了眉头。

    “原来是林家妹子,初次见面,果然是名不虚传。在下毛玉泽,之前多有麻烦,多谢了。”

    毛玉泽的声音有些嘶哑,想必是因为,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缘故。

    与哥哥跟苟安都不相同,毛玉泽虽然五官粗犷,但是眉目之间,却有着刀斧雕刻似的沟壑。

    气质也更加的沉稳内敛,如果不是脸色太过苍白,林梦雅一定会觉得,毛玉泽跟爹爹的气势,不相上下。

    那是一种,真正从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沉淀。

    绝非是那些世家公子哥们所故作出来的稳重,此人,若是在战场之中,绝对,是一尊难以撼动的战神。

    即便是敌国将领,林梦雅的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对此人的敬重之情来。

    略微颔首,礼貌周全跟对方,打了招呼。

    “毛大哥言重了,既然你是为了我兄长的事情而来,这点心意,自然是算不得什么。”

    毛玉泽跟苟安不同,后者,不过是一个闲云野鹤。而他,则是真真正正的南安国世子,能够跟父亲哥哥,站在一个战场里搏杀的大人物。

    所以,林梦雅的心中,对此人,还是有几分戒备的。

    即便是知道,对方是为了哥哥的事情而来,可她,却还是不得不,多长一个心眼。

    “唉,此事也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保管不善,二师弟也不会遭此横祸。这事,我必须要当面跟他解释清楚。”

    毛玉泽虽然人长得粗犷,却也是心细如尘。

    黯然叹了声后,方才缓缓吐出这些话来。

    在心中的心中,这番话她不过是才信了五分。不过,面上却并未露出任何怀疑的神色来,只是虚点了点头后,方才跟苟安一起,在正厅里坐下。

    “林家妹子,其实大师兄此次前来,并非仅仅是为了解除咱们的事情而来。这事,还是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苟安的脸上,忽然显出了一抹极为激动的笑容来。

    落在了林梦雅的眼中,后者心思微微一动,转头,笑容更加和煦的,看向了毛玉泽。

    瞧得那张莹白如雪的面孔,毛玉泽却是不自觉的别开了目光。

    他虽然在战场上可以征战四方,但还是第一次,跟这样美丽的女子四目相对。

    当下脸色缓了一缓,沉声解释。

    “不瞒你说,我这次来,除了证明二师弟的清白之外,我更是带来了我国国主和谈的契约书。”

    和谈契约书?林梦雅也有些愣住了,这她倒是完全没有听苟安提起过。

    “两国连年交战,受伤的不仅是我们双方的军队。更是让两国边境之上的平民民不聊生,我国国主于心不忍,所以,才让我带来和谈的契约书。希望能和贵国和解,不再生祸乱。只是我才刚到大晋境内,就受到了神秘之人的截杀。幸好有三师弟他们协助,不然的话,只怕是要因为我,又生事端了。”

    毛玉泽眉头紧蹙,似乎是因为这件事情,而陷入了无尽的烦恼之中。

    林梦雅小嘴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这一次毛玉泽来到大晋的重要性。

    作为和平的使者,毛玉泽带来的,不仅仅是哥哥的无罪释放,更是关系到整个大晋的好事。

    也怪不得,有人会截杀他了。

    这种利国利民的事情,必定会损伤一部分蛀虫的利益。

    怕是这种事情,毛玉泽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想的十分清楚了吧?

    突然间,林梦雅对他肃然起敬。

    心中那些猜忌,也是在顷刻间,少上了许多。

    而她也明白,为何在苟安他们的院子里,自己会受到那种待遇了。

    若是有人也如此诋毁她的父亲跟兄长,想必,她只会更加拼命罢了。

    当下,起身,庄重的给毛玉泽行上一礼。

    毛玉泽慌张起身,但是却被苟安,笑着按在了椅子上。

    “这...使不得啊!”

    林梦雅再次落座,彼时已经是笑容婉转,眯起了眼睛,对这位毛大哥,心头可是有了不少的好感。

    “毛大哥能如此,当是我们两国的百姓之福。大哥放心,我定然会寻得就会,让您与大晋皇帝有商谈的机会。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那么我也就明说了吧。想必苟三哥已经跟您说过了我的身份,我的夫君,正是大晋的昱亲王,也是当今皇帝的三皇子。所以,跟我国皇帝和谈这件事情,就包在了我的身上。”

    看到林梦雅如此的大包大揽,毛玉泽跟苟安,也像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似的。

    且不说他们被追杀,只能暂时在这个小院子里养伤。

    即便是伤好了,侥幸去到了皇城之中,只怕也没有机会,会跟那位大晋皇帝见上一面。

    总不能毛玉泽一个人去皇宫门前喊,说自己是敌国的将军。

    要是这样,想必他一定会被当成刺客抓起来。

    有了林梦雅在其中牵线搭桥,那自然是顶好的事情。

    可他们俩都不知道,这一次,捡了大便宜的,可是这个看似乖巧的林家小妹。

    从苟安他们藏身的地方出来,林梦雅甚至于哼着小曲回的家。

    一路上,那笑眯眯的和煦神色,就连清狐都看得心里发毛,最后,宁可在外面跟着马车跑,也不要在车厢里,看这个丫头发疯了。

    好在林梦雅心情大好,半点都不为难清狐。

    在他跟着跑的时候,还握起拳头,在车厢里面加油打气。

    看得清狐一阵胆寒后,又自觉的远离了马车一百米左右。至少,听不到林梦雅故作娇嗲的‘加油加油加油’后,他的腿脚,也再也没有了软化的迹象。

    抹了一把额头上被激出来的冷汗,这丫头,发的什么疯?

    “切,不识好歹。我这可是志玲姐姐版本的,没品味。”

    看着远远坠在身后,打死也不肯再回到马车上的顽固份子后,林梦雅十分嫌弃的鄙视了一下清狐的品味。

    翻看着手中,几乎是毛玉泽用命掩护下来的和谈契约书,林梦雅嘴角上扬的弧度,真是怎么都挡不住。

    没想到,她去的时候还头疼不已的问题,竟然就这样迎刃而解了。

    而且,如果把这个差事送给龙天昱的话。那可就是大功一件,这样,他们夫妻二人的困境,也可以就此消除。

    毕竟,大晋跟南安国不再大动干戈,那么双方边境,便可以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

    最重要的,是皇上不再需要去头疼那个顶替父亲的将军人选了。

    如此一来,上官家的计划就会落空。皇上,也不会再操心,上官家能不能掌控自己的军队。

    同时,上官家也失去了可以就此掌握晋国兵力的契机,到时候,还不知道他们,会如何收场。

    这样大的好事,没有人,会不满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