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虎门卫将
    “臭娘们!来人,给我上!”

    被激怒了的上官靖,几乎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着。

    可周围被踹倒的喽啰们,却有些畏惧不前。

    上官靖冷眼看了他们一圈,不屑的啐了一口。这些废物,真是半点用都没有。

    阴鸷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了林梦雅,上官靖却是在暗中蓄力。目标,就是那个臭女人的脖子。

    嘴角残忍而嗜血的冷笑扬起,即便是在这里,上官家的人,也是如同独狼一般,似乎瞬间就能够把女人,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林梦雅眨也不眨的紧盯着上官靖,从这个男人身上透出来的危险,让林梦雅的心头,也是瞬间生出了不少的寒意。

    可更多的,却是一种类似于冒险般的紧张刺激感。

    对于他的出手与错乱,她,可是期待得很呢。

    女人挑衅的目光,让上官靖更加的愤怒。

    就在他刚要暴起之时,一只温凉的手,却是攥住了他的手腕。

    “谁...三哥,你怎么在这?”

    暴怒之中的上官靖回头,却看到了一张,哪怕是在睡梦中,也绝对是代表着噩梦的脸。

    只是,这人却是更加的冷漠与阴森,气质也比他更加的成熟。

    “无能。来人,带五少爷回去。”

    一场争斗,悄然间化解,可林梦雅的心情,却比刚刚,更加的绷紧了。

    原因,就是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三哥,我——”

    上官靖还想要挣扎着说些什么,没想到,自己的三哥,却是猛然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那双幽深的黑眸之中,突然迸发出来的寒意,让上官靖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他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惧怕的,就是面前的这个连他都摸不透的三哥了。

    “滚回去。”

    嘴里吐出的最后通牒,上官靖再也不敢有半分的停留。

    慌慌张张的带着自己的人,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撤出了茶楼。

    “林大小姐,或者是,昱亲王侧妃,如此,你可满意?”

    听得对方一语就道破了自己的身份,林梦雅却并没有半分的惊讶。

    那人一身黑衣,修长的身材看起来似乎有些羸弱。

    但是,从眉心横亘到右侧脸颊的一刀狰狞的伤疤,却让此人看起来,更添加了几分阴森的气质。

    林梦雅的目光,不留痕迹略过了他的右手。

    那只苍白而修长的手,此时,竟然朝着袖子的里侧回握了去。

    那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因为唯有如此,他才能在第一时间,让自己的武器,夺取敌人的性命。

    绣眉在不可见的角度上挑了挑,林梦雅却收起了之前,那一副淡然无谓的样子。

    “上官大人好眼力,不愧是虎门卫将军,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您怎么这么有闲工夫,还是说,虎门卫,现在不需要戍守京畿重任了?”

    不同于上官靖,早就身为虎门卫将军的上官瑾,城府比其弟弟,深得不是一星半点。

    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了半分冷笑来。

    瞬间,一股子冰冷刺骨的杀意,从他的身体里,迸发而出。

    那是真正从尸山血汗里走出来的人,压迫性的气势,即便是离林梦雅很远,都能够让后者,有些被压迫的感觉。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杀了她易如反掌。所以,他才不会跟死人生气。

    冒犯上官家的罪过,必须,要用命来偿还,方能洗去。

    所以,即便是林梦雅如此露骨的踩其痛处,上官瑾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丝毫,不会因为这种幼稚的挑衅,而有半分的波动。

    “你最好,小心点。”

    只是剪短的一句话,对林梦雅来说,却像是一把冷剑,让她忍不住汗毛倒竖。

    因为,那不是威胁,也不是关心。

    而是真真正正的,对自己,起了杀心!

    此人,才是真正的危险!

    “这是自然,不劳上官将军费心。”

    上官瑾不过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一片混乱的茶楼。

    但是,直到他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后,林梦雅方才舒了一口气。

    “主子,您何必这么怕他?”

    白芷睁着大眼睛,迟钝如她,自然是没有体会到,上官瑾的可怕之处。

    可林梦雅却是摇了摇头,方才低声说道。

    “他不是一般人,当初上官家做出杀尽俘虏与无辜百姓的事情,可是他来实施的。死在他手上的人,早已经不计其数。就连老弱病孺他依然能眼睛不眨的除去,可见此人,心狠手辣到什么程度。”

    其实,更让林梦雅忌讳的是,此人,心计极为深沉。

    虽说当初滥杀俘虏的事情,让朝中不少人,对上官家颇有微词。

    但是,不得不说,也是因为如此,那些刚刚被夺过来的城池,才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再也不敢生出任何的反心来。

    一个人,武功如何高强,都会有破解之道。

    可如果心计,亦如其武功这般高深,怕是此人,才是她们真正的敌人!

    “都小心一些吧,派人在暗中盯住了上官家的举动。上官瑾不会在京都里耽搁太久,这一次,他应该很快就要回到虎门卫大营去。”

    所幸,虎门卫因为责任重大,所以,基本上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太久。

    再加上这一次,怕是皇上会有心思敲打一下上官家,上官瑾,更加不会在府中逗留太久。

    最晚春祭过后,此人就要动身离开。

    只要自己在这几天小心防备,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有了上官靖跟上官瑾两兄弟的打扰,林梦雅看戏的心思,也淡化了一些。

    上官家不是傻子,既然堵不住悠悠众口,那么,他们一定会想些别的法子。

    不过,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无论如何,皇上一定已经得到了民间的这些流言。

    至于他下一步会怎么做,这就不是林梦雅该关心的事情了。

    推波助澜,也要知道见好就收不是?

    随着流言的传播开来,另外的一个好处,也是渐渐的展露了出来。

    镇南候府周围的探子,也是由以前的蜂拥而至,转为了只有三两个盯梢。

    自然,当林梦雅出门的时候,也会有人在后面远远的坠着。

    却不像是之前一样,林梦雅就像是一坨便便,后面跟随着无数只嗡嗡叫的苍蝇了。

    躲在马车里送了一口气,今天算是准备春祭用品的一个小*。

    从茶馆里出来,她就偷偷摸摸的在白芨她们几个的掩护下,甩掉了尾巴,坐上了前往城外的马车。

    “看你紧张的,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清狐一直藏匿于人群之中,如今,他也终于有时间跟林梦雅独处了。

    深出手来,捏了捏她的小爪子。

    却哑然的发现,林梦雅的手心里,居然全部都是冷汗。

    一直以来,出现在了林梦雅身边的人,要么是普通人,要么,就像是左家那兄弟俩个一样,工于心计亦或是聪明绝顶。

    聪明人,自然是有聪明人的可怕之处。

    但是今天,上官瑾算是跟他们之前遇到的人,完全不同。

    他是杀人魔头,但是,他更是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左右数万人生死的将军。

    也许他的战绩,不如林家老爷彪炳。可此人身上,常年混迹于血肉之中的威胁,却是林梦雅,这辈子都难以见识的东西。

    偏偏,他的小丫头,又是那般的敏锐。也怪不得,她会如此紧张了。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上官家有这样的人在,也许我们的算计,怕是不容易实现。”

    林梦雅其实早就想要对上官家动手,只不过,当初他们极为谨慎。

    即便是出手,也会在事后,完全的湮灭掉罪证。

    比如,在护国寺里的那件事。即便是明知道,这件事情是他们做的,可林梦雅他们,却是难以找出半分证据来指证他们。

    即便是在事后,让那个死在马车里的公子哥,成为了林梦雅脱罪的证据。

    可也仅仅,是用了死去的那位美人的名节来成全自己罢了。

    隐藏在幕后的黑手,皇后一党,却是半分损失都没有。

    偏偏,她还因为此事的牵连,被皇上,以影响皇家声誉为名,褫夺了正妃的位置。

    这还仅仅,是皇后亲自出手对付她的第二招呢。若是以后,皇后腾出手来收拾她,即便是她能胜利,也不过是惨胜而已。

    好在,皇后与皇上不合,而父亲,摆明了是皇上一党。

    只要她在京都之内,皇后想要动手,还是有些困难。

    而她想要对付皇后,就只能先对上官家动手。

    至少,也要皇后,失去她身后强有力的支撑。

    而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可不想,有任何的差池。

    即便是有上官瑾的智谋与狠辣,但是这种杀人不用刀的阴谋手段,那家伙,也未必全然是无懈可击的!

    “那又如何,只要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达成心愿。”

    目光闪烁,清狐嘴角扬起,那狂傲到了极点,却又别有一番风情的笑容,则是让林梦雅的心情,渐渐的好转了过来。

    “是啊,这一场,我一定要赢。”

    无关于其他,至少,唯有赢了,才能保全自己要保全的人。

    “让他们加快速度,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要回来,才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