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茶馆听书
    林梦雅所说的异常之处,龙天昱也不是没有想过。

    而且,他可是听说,这几天皇后的人,跟上官家可是来往频繁。皇后,也在宫里,发了不小的火,想必,也并非如同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吧。

    “无论如何,这对于我们,倒是件好事。他们越是被我们扰乱了阵脚,我们越是能够找到机会,把他们一举除去!”

    林梦雅倒是自信满满,因为沈家的那一招蠢棋,非但没有让那些,跟林家交好的人,起到被震慑的作用,反而,还让大家都对上官家,充满了仇恨的火焰。

    如今,再加上流言的发酵,怕是现在,上官家,已经体会到焦头烂额的滋味了。

    不得不说,这种送上门来的好机会,倒还真是难得。

    看着怀中,那似乎步步都安排好了的女子,龙天昱的心中,越发的漾出了一阵阵的自豪来。

    看,不管是谁,只要是被他的夫人盯上,那便是砧板上的肉,半点都躲不开了。

    这家伙如今倒是学了个乖,还学会用钝刀子杀人了。

    当初上官家不遗余力的,在京都里制造舆论,借此,来胁迫父皇审判林南笙的叛国罪。

    若不是林梦雅以自身名誉为代价,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们二人的身上。

    怕是现在,还真是让上官家得逞了去。

    如今,他们也终于是尝到了这种滋味。风水流转,只能说,他们是自作自受罢了。

    “你跟你父皇,最近还好吧?”

    话锋一转,林梦雅有些小心翼翼的,柔声问道。

    听得这个问题,龙天昱却是身体有些微微的僵硬。旋即,松开了手臂,坐在了林梦雅之前坐的椅子上,可大手,却是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小手。

    “不用担心我,一切我还能应付,只是辛苦了你。”

    看着他脸上的担心与柔情,林梦雅也知道,这些日子以来,龙天昱定然是不好过。

    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皇帝毕竟是皇帝。在他的眼中,权势与江山,本就比儿女私情更加的重要。

    龙天昱为了她如此的顶撞于他,如果不是皇帝身体不好,怕是早就会抛弃他,再去选其他合适的小皇子,重新培养了。

    但是,这般别扭的父子关系,带给龙天昱的,必定是处处掣肘的不适感。

    实际上,他比她,更难展开拳脚去做事。

    “不要为了我,让你自己更难过。我都懂的,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所以,我不会误会你,更不会怪你,你懂么?”

    水灵的双眼里,盛满了林梦雅的真心诚意。

    龙天昱身体微微一震,忍不住再一次,把她揉进了自己的怀抱。

    这几天,他虽然答应了父皇的要求。但却是利用各种理由,去推诿父皇给他选妃的动作。

    只是没有想到,她却是什么都看在眼里,什么都懂。

    “我——永不负你。”

    低沉的誓言,却像是一条锁链,牢牢的捆住了林梦雅的心。

    在心中无奈的叹息,她怕是这辈子,再也逃不开他的羁绊了。

    相依相偎的俩个人,在夜色之中,无声的交换着心中,浓密得化不开的情深义重。

    这辈子,即便是死亡,亦不能把二人分开...

    茶馆之内,一身寻常人家装束的林梦雅,正带着自家的人,悠闲的喝茶,听书。

    这里的说书先生,可是整个京都里,最有味道,最为传神的。

    茶馆虽然不大,但是来听书的人,却是挤得满满当当,半个空位都没有。

    林梦雅微闭着眼睛,有滋有味的,听着那位先生的拿手绝活。

    “主...夫人。这位先生说的书,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过呢?”

    最喜欢这种活动的白芷,欲言又止的看向了自家主子。

    “哦?是么?大概是来了新的话本吧,这故事很好嘛,我很喜欢。红玉姐,咱们多打赏一些吧。”

    林梦雅挑起眼睛,冲着那位拱手行礼的先生点了点头,随口说道。

    台上精彩纷呈,台下的人,也在议论纷纷。

    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落下了一小段。这书已经来回的说了几遍了,可还是有人,愿意一遍又一遍的重温,足以见得,这段书的精妙之处。

    林梦雅眼睛重新的眯了起来,可还没等她沉浸在其中多久,一阵喧闹的声音,就打断了大家的悠闲时光。

    “你们这里,谁是管事的?”

    一道极为霸道的声音传来,就连林梦雅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刚转过头来,却是看到一位精壮男子,正坐在茶馆里最显眼的那张方桌上。

    人也不过是二十岁上下,可穿的却是一身的富贵荣华。

    面色算得上是英挺,不过,那一双鹰勾似的鼻子,却让此人,增添了一抹阴沉之色。

    “这位公子,小的正是这茶馆的掌柜,不知道公子来,有何事?”

    掌柜的立刻从柜台的后面,点头哈腰的跟前者回话。

    生怕这位看起来贵气十足的公子哥,有什么不满。

    男子连个正眼都没有瞧茶馆掌柜一眼,倒是从鼻孔里喷出了一声冷哼来。

    阴郁的眼神草草的环顾了四周后,方才傲慢的开口。

    “从即日起,你这里,不许再有人说书。这人,我也得带回去。若是让我再听到你们这里有人聚众闹事,所有人都等着进京兆尹的死牢!”

    那人说的霸道,语气里显然是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

    茶馆的掌柜的自然是一脸的惶恐,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少爷。

    连忙作揖行礼,跟对方说尽软话。

    “我的爷,不至于,不至于的。这书我们以后也不说了,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吧!”

    可惜,对方却是不依不饶,半点情面都不讲。

    “少废话,几年,本少爷就让你们张长记性。来人,把那个乱嚼舌头的给我带走!”

    眼看着就要让人把那位无辜的说书先生给抓走了,此时,一道娇喝,叫停了他们。

    “慢着。”

    茶楼里的人都吓得瑟瑟发抖了,谁也没有想到,来这里不过是消遣片刻,却遇上了这档子事。

    刚想开溜之际,却看到了这个挺身而出的人,而且,还是个纤弱的女子。

    顿时,大家都对这个女子不报信心。

    “你是谁?我的事,你也敢管?”

    男子眉头一挑,似乎这女人,还真是不知死活。

    可端坐在窗边的女子,却好像是没看到他目光之中的威胁,不紧不慢的喝了杯中的茶之后,才优雅起身。

    “想让我知道你是谁,你,还不配。”

    女子的声音淡然而清雅,但是偏偏,却流露出一股子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傲气来。

    林梦雅转身,眼神不过是不屑的划过了男人之后,就轻易的无视了对方,几乎要冲上来亲手杀了她的狠毒。

    “你——在京都,还没有人敢跟我这样说话!来人,把她也带走!”

    男子不怒反笑,阴毒的眼神,好像是已经看到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的下场。

    可林梦雅并不着急,脸上甚至连半分的波动都未曾有过。

    几秒钟内,刚刚还耀武扬威的,想要抓住她的喽啰们,在顺便,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的侍卫们,踹倒在地了。

    “你到底是谁?”

    看到自己的爪牙如此的下场,男子显然没有想到。

    林梦雅脸上勾起了一抹冷笑,看向男子的双目,也多了几分冷凝。

    “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只是我如今倒是想要问问你,你既然要抓那位那位先生,请问,他是犯了哪一条王法了?还是说,这位先生说的书,触动了你家的痛处,所以,你才像是一条疯狗一样的乱咬了。”

    林梦雅的话,顿时让男人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他不知道面前站的是谁,可林梦雅却完全清楚他的底细。

    传闻之中,上官雷小儿子上官靖,最是喜欢在这一条街上吃喝玩乐了。

    如今,城中大部分的茶肆酒楼,说的书,唱的曲目,都是林梦雅刻意安排的。明里暗里的,不知道给这场传闻,添了多少火。

    她也是收到了消息,说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富少爷,因此跟家起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冲突了。

    如此一来,她才在特意安排,在上官靖最常去的酒楼附近,让京都里最有名的说书先生,连说了三场美人谋。

    这话本,可是出自京都第一大才子,萧奕?的手笔。

    虽然套用的是前朝的故事,但是实实在在的,讽刺的是上官家的事情。

    也难怪上官靖会如此的愤怒,毕竟,因为京都里传播得沸沸扬扬的流言,他们家,早已经体会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是什么感觉了。

    自然,上官家的确是恨毒了炮制这条流言的人。可不管他们如何震怒,至少现在,反应得越是激烈,就越表示他们心中有鬼。

    林梦雅就是抓住了这一点上,所以,才来猛踩上官靖的痛处。

    上官雷那个老狐狸,自然是会想到弥补的办法。可是上官靖嘛,就成了她下手的最好目标了。

    果然,上官靖一听到她的话,顿时暴跳如雷。

    连带看她的眼神,都似乎带着一丝丝野兽般的危险毫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