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流言如沸
    不过,思绪流转,不过是在片刻之间。

    等到龙天昱再次抬起头来之时,所有真实的情绪,都已经被他掩盖了下去。

    随意的把手中的密报,扔在了桌子上,龙天昱淡漠的看向了自己的父皇,薄唇轻启。

    “无稽之谈。”

    自从经历过林梦雅的事情后,他们父与子之间,似乎是疏离了不少。

    晋元帝挑起眼皮上,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他也知道,这些流言不足为信。

    可是越发严重的疑心病,让他的心中,却是越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是有些人,透露出来的一个信号。

    有人,想要取自己而代之了!

    “无论如何,此事必须要调查清楚。沈家的事情你暂时放在一边,先去办这件事情吧。”

    听得了父皇的吩咐,龙天昱连半分犹豫都没有的就领命告退了。

    坐在龙椅之上,晋元帝看着转身就走的儿子,忽然间,心头,掠过了一抹不安。

    这个孩子,从小便是如此。

    看似对自己言听计从,可却是个无比倔强的性子。

    自己当初下令废黜了林梦雅嫡妃的位置,如今,又要给他再选一名王妃。那孩子不仅不反对,反而,还对自己提出,他要自己选定王妃。

    看起来,倒是完全忘掉了林家的那个女人。但是,每晚他都会受收到,昱儿夜宿林家的消息。

    偏偏,不管自己吩咐给他什么任务,他都一声不吭的就接受。

    这样异常乖觉的龙天昱,总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看着点他,不要让他任性胡来。”

    低沉的声音落下,一道瘦削的身影,却是缓缓的,出现在晋元帝的面前。

    “是,只是陛下,您这样做,似乎,有些把三皇子逼得太紧了。”

    说这话的,在宫里除了于强以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晋元帝目色微转,神色之中,也有些许的挣扎。而后,便是精光一闪,仿佛想到些什么,顿时,坚定了自己的神色。

    “朕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朕的大晋跟昱儿的将来。不必多言了,做好你的分内之事便是。”

    心中幽然哀叹一声,带着自己的任务,于强的身影,也渐渐的退出了御书房。

    “朕的江山...一定要千秋鼎盛,万代不绝!”

    握紧了拳头,晋元帝的野心之大,怕就连龙天昱,也都是不及的。

    可他却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奢望而已。

    从宫里踱步而出,在无人可见之处,龙天昱淡漠的神色,终于,是有了些许的改变。

    如果说之前他还不能确定,这事就是自家娘子鼓捣出来的。

    那么,从父皇要自己调查此事开始,他便是立刻明白,此事,是出于谁的手笔了。

    恶狼与虎贲军,除了上官家,还能有谁?

    何况,他才刚刚把沈家疑似死于上官家之人的消息呈报上去,以父皇的性格,他自然是要把两相联系到一起的。

    而且,除了她之外,其他的京城贵族,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凑巧的,养了一只大猫跟大狗呢?

    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有什么打算,继续让父皇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上官家。

    抬起头来,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从龙天昱的嘴角,飞快的划过。

    惹上自家的娘子,即便是上官家,也唯有被算计到死的份了。

    虎狼噬龙的传闻,一开始,只是在底层小范围的传播,并未引起多少人的重视。

    可就在传闻愈演愈烈的第三天,街头巷尾的小孩子们,忽然间传唱出了一首歌谣。

    歌谣并不长,但是传唱得甚为广泛,没多久,就连大人们,也都是滚瓜乱熟了。

    “狼盘踞,虎耀威,长蛇难逃斩蛇剑,金屋藏有翻天瓦,他朝早晚换主人。”

    门口,林梦雅摇晃着拨浪鼓,逗弄着怀中的墨言,隐隐约约的,就听到了外面,有孩童正在唱着这首童谣。

    “大小姐,外面的这些孩子,唱的,是什么意思啊?”

    院子内,婆子跟丫头们,围在林梦雅的身边,一边做着手头的活计,一边闲话家常。

    自从大小姐回家以后,这个家里,总算是渐渐的充满了欢歌笑语。

    “大概,是哪个闲的没事的书生,编出来逗小孩子玩的吧。”

    林梦雅亲了亲墨言的小脸蛋,小家伙长得好快,性格也越来越讨喜。

    一旦看到家里人,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总是会咧开嘴,笑得极为灿烂。

    而那才长了的几颗小白牙,每次出来见客,都会让林梦雅,觉得他好可爱。

    抱着亲了又亲,只觉得这小家伙,她实在是太喜欢了。

    “可是,这歌听着好怪,什么又是狼又是虎的,还有什么金屋子之类的。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这么一首怪歌。”

    大家都不懂,所以,只是在讨论了几句后,就又转到了手上的花样子上。

    林梦雅听得外面的歌谣,眸子里,却闪过了一丝精光。

    这歌,明白的人一听就懂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到某些人的耳朵里。

    听说上一次的事情,上官家就派人有意围堵。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们,又打算如何应对呢?

    歌谣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不同的版本。

    暗中追查的人不少,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查出这歌谣的来源。

    毕竟,这东西是靠着口口相传的,又没有旁的佐证。想要查出始作俑者,等同大海捞针。

    是夜,林梦雅哼着小曲,照看着已经熟睡了的墨言。

    手中却是捧着一本,这几天新出的话本,看得个聚精会神。

    忽然间,一只大手,挡住了她的视线。

    抬起头来,嘴角微微勾起,撇了书,如同小猴子一样,勾住了他的脖颈。

    “好几天都没回家了,说,你是不是有了外室?”

    明明是娇蛮的怀疑,但是在林梦雅的嘴里,就变成撒娇一般。

    龙天昱立刻抱住了她纤细的身子,把自己的头,埋在她柔软的双肩之上。

    “我好想你。”

    贪婪的吸取着独属于林梦雅身上,那淡淡的混合着药草香的味道。

    龙天昱只觉得自己连日来的疲惫,都仿佛在转瞬间消散了。

    “我也是。”

    闷在他的怀抱里,林梦雅声音轻柔,唯有他们俩个人才能听到。

    手臂抱住了他的身体,好像自从跟他心心相印了以后,自己,才学会了寂寞。

    “听说你这几天,都忙着为春祭的祭奠准备东西?在外面小心一些,我们的人,你最好多带一些。”

    龙天昱随手,把玩着她的一缕发丝。

    轻柔而纤细的手感,一如现在的她。

    不盈一握的纤腰,却能够跟他一起承担千斤重担,她的辛苦,自己,又何尝舍得。

    “知道,放心吧。倒是你最近,一定忙坏了。凡是跟上官家有关的事情,总是不那么好对付的。”

    林梦雅笑了笑,才打趣他说道。

    说起来,他一般的工作量,还都是她有意设置的。

    而且,若不是知道皇帝现在唯一信任的儿子,便是自己的夫君,她也不会这样大胆,让人放手去做。

    “鬼丫头,总是会让我觉得措手不及,小虎跟小白你可藏好了?”

    龙天昱眉头挑起,低头看着怀中那个笑得一脸无辜的鬼灵精。

    “当然了,我可不会留出什么尾巴,来让上官家的人翻盘。现在,怕是皇上,早就怀疑他们有不臣之心了吧?”

    林梦雅鲜少,会露出如此得意洋洋的小样子。

    不过,除了在龙天昱的面前。

    大手宠溺的划过了她的脸颊,捏了捏她本就尖细的下巴。

    “有时间算计别人,不如好好的多吃几碗饭。这一次,可能是你歪打正着了。我安插在上官家的人来回禀,这一次的沈家灭门惨案,似乎,是上官家刻意为之。就连皇后跟太子,很有可能,都是被蒙在鼓里。”

    竟然,还有这事。

    林梦雅疑惑的自龙天昱的怀中抬起头来,上官家不是一项支持太子一党的么?为何,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生出这等奢望来呢?

    “太子如今声望日渐低落,父皇也时常会流露出想要废黜的心思。与其把希望建立在一个废物身上,还不如自己掌握。上官家虽然受到了父皇的猜忌,但是实力,不可小觑。”

    这道理,林梦雅倒是懂。

    皇位,是每一个权利的奴隶,都想要染指的终极目标。

    只是朝中势力如此混乱,但有一点,上官家可能不明白。

    一旦他露出任何的夺位之心,那么,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后,亦或是其他,有心想要争夺皇位的龙家人,都会将其,视为必须出去的劲敌。

    人家再争再抢,也是人家家里的事情。他们外人若是想要取而代之,怕是,会遭受大家的群攻的吧。

    “我只是觉得,权利的**,当真能够让人蒙了双眼么?上官雷当初也算是个杀伐决断,心思谨慎之人。怎么一旦掺和上了这件事情,智商就突破了底限呢?”

    龙天昱也深重的摇了摇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渐渐的明白了自家夫人嘴里,不时会吐出来的新鲜词汇的大致意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