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春祭异象
    可是她如果想要出去,那么,至少不能让外面的那些苍蝇们,知道她的目的吧。

    不然,怕是要节外生枝。

    “过几天,好像就是一年一度的春祭了吧?”

    眸子一转,林梦雅忽然看向了清狐。

    后者迟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真快,当初我就是春祭之后出的嫁。没想到,这么快就一年了。既然是春祭,不如就让大家忙活起来,府里热热闹闹的,也好去一些晦气。”

    林梦雅笑眯眯的说道,春祭算是大晋的特色节日。

    一般,春祭都会选择在春日的最后一个月里,此时,万物早已复苏,人们也开始了一年的耕种。

    而在这个时候,人们会向上天祈求风调雨顺。希望这一年,能够有一个好的收成。

    所以,人们对春祭的庆祝,会比新年还要隆重。

    如果是准备春祭的话,那么,不管府中有多少人来来往往,都是正常的。

    探子们虽然厉害,可毕竟是人手有限。

    何况,如果她每次出去,都只是做一些平平常常的事情,那么,他们渐渐怕也会是失去跟踪自己的趣味。

    毕竟,临近春祭的日子,大街上摩肩接踵,一不小心,估计自己的鞋都被踩丢。

    上官家又在此时闹出这档子事情来,那些探子们,也少不得会分出一部分的力量,埋伏在沈家跟上官家的周围。

    要知道,这种跟踪查坊的事情,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好主意,不过春祭过后,我们也必须要走了。路上的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七毒圣草的踪迹,我们的人,也已经打探出来。一旦我们出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那里。”

    说归说,尽管林梦雅一直都有心理准备。

    但是猛然一听说自己真的要走了,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

    嘴里,有些微微的泛起了苦涩。

    最终,依旧是把到嘴边上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好,我知道了。”

    林梦雅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舍。

    清狐也回到她此刻的心境,静静的叹了一口气后,悄然间离开了她的身边。

    果然不出林梦雅所料,春祭开始的第二天,随着街上人群的增加,府外的探子们,也陆陆续续的撤走了不少。

    这是极为不正常的现象,因为人多,才能更好的混迹于人群监视。

    可暗哨撤走,则是意味着,监视着林家的人,也在逐渐的减少。

    而减少的原因,怕是因为,正在风头浪尖之上的上官家。

    “主子!主子!”

    正在书房里,跟父亲下棋的林梦雅抬起头来,疑惑的看向了刚刚跑进来的小丫头。

    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此时带着急切的神色。不是那个贪吃又爱好八卦的白芷,又是谁呢?

    “你啊,又听说什么事情了?父亲在这里,你好好说。”

    父女俩个,难得有时间静下心来,好好的下一盘棋。

    林牧之也因为这丫头的大呼小叫,而从棋盘上,抬起了眼睛来。

    纵然已经跟林梦雅没大没小惯了,可是老爷多年来的威严,还是让白芷,立刻低下了一颗小脑袋。

    怯生生的行礼问安后,才急急忙忙的,在林梦雅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真有这事?”

    瞧着林梦雅的神色,像是并不太意外,好像只是随口这么一问。

    白芷还以为是自己带来的消息不够震撼,连忙狠狠的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瞪大了双眼,来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传言而已,不足为信。只是你出去的时候,轻易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明白了么?”

    探子撤走了许多,再加上这阵子在府里,的确是给这几个人都憋坏了。

    借着准备春祭的事情,林梦雅也不再拘束着她们。任由她们几个,随便出入。只是有一点,不许跟外人,提起自己是镇南候林家的人。

    几个姑娘连忙答应了,特别是白芨,这几天偷偷跑回药堂去看自己的亲人去了。

    这也是林梦雅的意思,她想在自己走以后,把家里人都安置在药堂里。

    父亲的意思,是有意想要跟哥哥一起回老家避避风头。

    毕竟京都已经不是一块安全的地方了,但是如果把白芨她们也带着的话,倒是一个不小的拖累。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林梦雅是出了名的护犊子。

    难保在她消失以后,那些人不会把手,伸向白芨他们。

    何况,还有墨言这个小家伙,所以,把他们暂时秘密安置在药堂里,目前,是合适的。

    白老爹跟白妈妈都是生面孔,在林梦雅有意的保护下,京都里的人,几乎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有他们这些妥帖的人在,她也好放下心来。

    白芷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

    看着那丫头嘀嘀咕咕的退下,林梦雅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随后,纤指落下了一枚棋子。

    “你这丫头,有什么神神秘秘的话,还不能说给我听么?”

    对于女儿的这种小女儿家的行为,林牧之却是没有过多的干涉。

    其实从小,雅儿就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何况,自从开智以后,人也越发的聪明懂事。

    能告诉自己的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刻意隐瞒的。

    思虑片刻后,林牧之也落下了一子。何况,他的耳力过人,白芷的悄悄话,早就是已经,钻入了他的耳朵里。

    “父亲那么好的耳力,怎么可能没有听到呢?只是,这传言太假,不足为信。”

    棋局之上,自己虽然是连失了大片的阵土,看似是处在劣势。但是,棋局之中,父亲稳扎稳打的阵法,似乎已经有了崩盘的迹象。

    她棋路诡诈,灵活多变。父亲虽然有以不变应万变的计谋,但是在她百变多端的刺探下,终究,还是渐渐的失去了方向。

    犹如在沙漠之中行走,若是失去了路边,那么,等待他的,也还有被黄沙围困,丧命于狂风之中的命运。

    这一局棋,胜负,却是已经悄然注定了。

    “狼虎噬龙,这计谋,除了你之外,旁人怕也是使不出来的。只是,你不怕被人看穿么?毕竟,咱们家养了一只白虎,一只白狼的事情,京都里面,知道的人却是不少。”

    林牧之心思虽然在棋局上,可点拨林梦雅也是一样道中了症结。

    “错,我们家养的只是一只白狗,跟一只大一点的白猫。何况,小白跟小虎又不能飞,人家可是在天上上演的好戏。我们家的那俩个,怎么能做到呢?”

    事实上,小白跟小虎小时候,的确没几个人知道它们到底是不是真的老虎跟狼。

    而且等到它们稍微大一点之后,为了安全考虑,家里每次来外人的时候,林梦雅都会把两个小家伙关在别的院子里。

    何况,京都里的人,谁都没有想到,那一看到林梦雅就立刻翻身在地,露出大肚皮使劲呼噜噜的俩个小家伙,会是真正的森林王者。

    别说每每会被朱炎鄙视,就连林梦雅,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捡错了品种。

    所以,在漆黑一片的深夜里,即便是几个倒霉的家伙,看到了龙争虎斗,恐怕,也怀疑不到她的身上。

    “唉,你呀!”

    林牧之有些无奈的哀叹道,他的这个女人,性子上真是随了她母亲十成。

    这种鬼灵精怪的招数,也唯有她才能想出来,并且派人去实施了。

    “爹,您输了!”

    林梦雅兴奋的抬起头来,得意洋洋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这是这几天,她第一次赢了身为高手的爹爹。

    林牧之倒是也不甚在意这些输赢,任由女儿一颗颗的捡起了自己的棋子,伸出手,拿出了摆在一边的热茶。

    “这下子,怕是皇上会更加忌惮上官家了。当初,他们的虎贲军,可是曾经扬名战场。贪狼星之名,怕是也会逐渐的,成为皇帝心中的一根刺吧!”

    林梦雅抬起头来,饶有深意的看向了父亲。

    小手拍掉了本就不存在掌心之中的灰尘,嘴角上的微笑,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他们不是厉害么?不是能不顾跟皇帝撕破脸,就敢灭了沈大人一家十五口么?我倒是想要看看,被皇上猜忌的他们,到底,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也许,疑似灭了沈大人所有活口的罪名,不能让皇上,下定最后的决心。

    那么,曾今的虎狼之师,则是隐隐的有了吞噬旧主的势头。如此一来,她倒是要看看,那个猜疑心极重的帝王,会不会真的,一笑置之。

    这种流言虽然只能在暗地里传播,但是在京都各处,都布置了自己密探的皇帝,则是在一开始,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御书房内,晋元帝眉头紧锁,而一身玄色朝服的龙天昱,则是面无表情的,完了密探呈上来的密报。

    “昱儿,此事,你怎么看?”

    一夜未睡的龙天昱,方才从京兆尹的衙门里匆匆的赶回来,如今,就又遇上了这档子事。

    脸上虽然是一片冷漠之色,但是,当他看到那密报里所说,疑似是虎狼噬龙的异象出现。

    他的心头,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张,极为娇媚却又狡黠如狐的小脸来。

    这事,不会跟她有关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