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早有二心
    龙梦茹虽然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但是,在自己的外祖面前,却已经平和了许多。

    上官雷颇有深意的眼神,转在自己的外孙女的身上,片刻之后,却是转移开来。

    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比起不成器的外孙子来说,竟然是这个丫头,更像她的母亲,人,也更加的有些手段。

    若梦茹是男子,那他,也就不必再动这一番心思了。

    “你母亲的意思,我明白。这事,是你舅舅私下动的手。人,我已经惩罚过了。你去回禀你母亲,这件事,就不用她操心了。”

    上官雷虽说已经惩罚了自己的儿子,但是,语气上却是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错误。

    龙梦茹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多年来,外祖离家在外,对家族里的事情,可是不问不管,任由母亲来做主。

    如今,这又是什么意思?

    “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外公您不知道,这件事情,足可以让父皇,有了铲除我们上官家的理由么?母后这些年,是如何辛苦维持的,难道,您都不清楚么?”

    龙梦茹有些激动,但是,她其实更关心的,是如果一旦上官家遭受了重创,那么,她跟母后的位置,也会遭受牵连。

    因为激动,所以言辞激烈了许多。

    但是,当看到外祖父的一双鹰眼,竟是如同陌生人一般的,定住了自己的时候。

    龙梦茹,却是忽然间,没有了言语。

    那眼神,绝对不是一个外祖父看向自己外孙女的眼神。

    倒更像是,在打量着自己的敌手。

    极短的一瞬,却是让龙梦茹的心中,警铃大作。

    虽然上官雷眼中的寒意,也是稍纵即逝,但是,天生就对这种事情,极为敏感的龙梦茹,却还是从外祖父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什么。

    心中,压下了愤怒与颤栗。

    多年来在宫中的生活,早就已经练就了她堪称完美的伪装手段。

    即便是察觉到了些什么,可龙梦茹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没有任何的破绽。

    也许,在外祖的眼里,她不过是个任性惯了的公主。

    那么,就让他们永远这样认为下去吧。

    “你这样回禀,你的母亲,自然会懂。这么多年,她也辛苦了。所以,我回来帮衬她。好了,你让人送她回去吧。宫里人多眼杂,别让她被人发现。”

    上官雷作为整个家族里的大家长,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最有分量的。

    即便是上官老夫人,也得遵守自己夫君的命令。

    拉着外孙女的手,上官老夫人自然是知道,一向倔强的外孙女,对这种结果,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满意。

    不现在,她们只得暂时,接受上官雷的安排。

    被外祖母拉着,龙梦茹一脸怨气的,到了内眷们生活的内院。

    跨入外祖母住的院子里,一股子幽兰花清香的气息,让龙梦茹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了些许的缓解。

    小时候她经常来这里玩,但是因为年纪少,肉皮又细嫩,所以,少不得被会小虫子叮咬。

    所以,外祖母便让下人们,除了冬季之外,都要培育出这种可以驱虫的幽兰花。

    鼻间一嗅到这股子,深藏在记忆之中的味道,龙梦茹的心情,就自然而然的,有了些许的好转。

    在这里,唯有外祖母一个人,是真正疼爱她跟母亲的。

    拉着外孙女到了内堂,挥了挥手,遣走了屋子里,所有的外人。

    明亮的灯烛之下,上官老夫人高贵而骄傲的容颜,此刻,却唯有对外孙女的宠溺。

    “外祖母,您看看外祖父。当初,我母后是如何不容易,才能熬到今天这样的,别人不知道,可您,却是件件都清楚的,不是么?”

    委委屈屈的依偎在外祖母的身边,龙梦茹很清楚,外祖母跟外祖父并非会一条心。

    果然,外祖母慈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可送入她耳边的轻声低语,却是让龙梦茹,心中轻轻一震。

    “你外祖父啊,是让那几个人给迷了心志。我早就说,戏子肚子里爬出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唉,可惜了珠儿跟晴儿。若不是我这个做娘的无能,你舅舅他也不会...”

    这件事情,龙梦茹也知晓不少。

    外祖母出身富贵之家,跟外祖父算是门当户对。

    只是,外祖母年轻的时候没有福气,连生了自己母后,跟姨母俩个女儿后,却生下了一个病弱的男婴。

    从小,她的这个舅舅,就如同泡在药水里长大的一样。

    虽说心智过人,但是身体,却是个风一吹,都要晃三晃的病秧子。

    这在寻常人家,尚且会成为拖累,何况,是他们这种武将之家呢?

    于是,外祖父又连纳了几个妾室。

    好在外祖母厉害,外祖父也颇为尊敬他,所以,这几个妾室,也没能翻起什么风浪来。

    只是,她们生的那几个儿子,却是一个比一个的硬朗。

    如今儿子大了,若不是因为母后得利,怕是那些个妾室们,早就想要爬到外祖母的头上作威作福了。

    “哼,卑贱的庶出,也敢跟舅舅争夺位置么?如今,更想要把手,伸到宫里去了,该死!”

    在龙梦茹的心中,可没把那几个家伙,当成自己的舅舅来看待。

    既然身为庶出,那注定,都是要成为她们这些尊贵的嫡出的垫脚石的。

    可如今,这些狗居然敢爬到主人头上了,这叫她,如何能忍耐!

    “所以,你跟你母后必须要小心行事。如今,我跟你外祖父相处的时间不长,那些个狐媚子,想必在他耳边,也不会吹什么好风。家里,我暂时还能压得住,倒是你们,以后在宫里,可就难了。”

    上官老夫人最忧心的,当然是自己的女儿跟外孙们。

    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如果现在,母后跟自己,失去了外公家的支持的话,那么,在夺嫡的这条路上,又会多出不少的障碍来。

    阴毒的冷色,从那双明眸中一闪而过。

    如果他们实在是碍事的话,那么自己,也得早做些准备。

    任何人,都不能阻挡自己的路,如果他们不识相,那自己,就只能送他们,去见上官家的老祖宗了!

    今夜,不管是何处,都注定是不平静的。

    林梦雅才睡下半个时辰,人,就在黑夜之中,睁开了双眼。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自从跟龙天昱有了夫妻之实,自己,总是被他抱在怀中入睡的。

    如今,没有了他的怀抱,林梦雅只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习惯了。

    点上夜烛,她却发现,门前不知道何时,竟然站了一个黑影。

    刚想叫人,清狐那张忧心忡忡的脸,就渐渐的,在烛光中显露了出来。

    “吓死我了,这么晚了,你不睡跑这里来做什么?”

    林梦雅轻轻的拍了拍胸口,随后,一件还带着清狐身上温热的衣衫,就披在了她的后背之上。

    “今天我跟去沈府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线索。这些人的死,有可能跟烛龙会有关。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你跟你父亲,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清狐神色凝重,如果没有烛龙会的参与,林梦雅安全无虞。

    只是如今,他与烛龙会之间的联系,有了一些异常。

    导致他现在,对烛龙会的行动,没有了确切的了解。自然,心中的担忧,也就更多了。

    “又是烛龙会,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阴魂不散的东西,如今,更是掺和到了这件事情里。

    可他们,不是在暗中,跟太子跟皇后勾结么?

    难道说,灭沈家满门的事情,是皇后跟太子的授意么?

    林梦雅思考片刻,却还是觉得自己,好像是遗漏了些什么。

    看到她如此努力思考的样子,清狐也没有再打扰。

    毕竟林梦雅有她的打算,而烛龙会那帮人,也是有他们的行事作风。

    只要自己不暴露,那林梦雅的安全,倒是可以勉强保证。

    不过,前提是,她没有上了烛龙会的任务名单。

    “父亲说,后来又有一批人去沈家寻找东西,你有没有看到,他们要找的,是什么?”

    清狐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

    “他们翻找得很仔细,可我在之后看过,的确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哦对了,如果说有什么少了的话。倒是沈夫人头上的一枚钗子,好像是在之后就不见了。因为之前,沈夫人的头颅,是唯一一个闭着眼睛,面目安详的。所以,我记得格外清楚。”

    比起武功来,父亲可能要胜过清狐。

    但是对于这种细节上的事情,父亲未见得会有清狐细心。

    “只少了一个钗子,你确定么?那钗子是什么样的,你可还记得?”

    清狐努力的回想,毕竟,他也只不过是看了一眼而已。

    良久,清狐也只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能记得,已经是十分不错了。若是想要让他记起来,也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也许,只是一伙趁火打劫的贼人罢了。”

    这理由,林梦雅自己都不会相信。

    可她没有多余的线索,如今一切都被皇上的人所把握着,即便是她想要参与,怕是皇上也不会同意。

    只是,如今她被困在家里,若不是她当初自己跑回家的话,怕是现在的她,只能在王府里面,当一个被圈养的金丝雀了。

    她必须做点什么,才能帮上父亲跟龙天昱的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