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公主夜访
    没想到,父亲带来的消息,让沈家的灭门惨案,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如今,父亲已经查明了沈家十五口,都是死于上官家的绝学之下。如此看来,即便不是上官雷出的手,那真凶,也一定出自于上官家。

    自可惜,沈大人已死,京兆尹又及时的封锁了此事。

    能不能给沈大人家沉冤昭雪,目前,只能看圣意,如何裁决了。

    现在看来,为了暂时稳住上官家,皇上,可能会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此看来,也许沈叔叔家的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这件事情,看来,我们还是要暗中留心。父亲放心,我已经加派人手。不管官府有什么行动,我们都能第一时间得知。”

    林梦雅安慰着老父,心中也有她自己的打算。

    上官雷这件事做得的确是心狠手辣,但是后患也不少。

    相信,他们一定会做出什么行动,来暂时抵消这事可能会带来的影响。

    而她,应该做的,则是抓住这个机会,彻底断了上官雷的后路!

    “上官家,我林牧之,与他们势不两立!”

    父亲咬着牙,一双眼睛里,已然是泛着仇恨的毫光。

    上官家谋害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前,算计自己唯一的女儿在后,如今,为了警告那些跟自己交好的同僚们,居然做出此等丧心病狂之事。

    有生之年,他必定亲手,将之铲除!

    “父亲放心,女儿,自会助您一臂之力。”

    林梦雅的神色也渐渐的冷冽了起来,说起来,上官家跟自己家,还真是有着血海深仇。

    这份纠葛,她林梦雅,永世不忘!

    夜色之中,林家的父女俩个,却是渐渐的褪去了最后的顾忌,剩下的,唯有被仇恨磨光了的锐利。

    此时,同样不平静的,还有上官家的老宅。

    比起林家的清净雅致,身为当朝皇后娘家,族中又有多位族人官居要职的上官家,显然,比镇南候府更加的气派。

    夜色之中,庄重的老宅依旧是灯火通明,三进的巨大院落,周正而宽敞。哪怕是坐落在富贵之家聚集的皇城墙外,也依旧如同巨无霸一般,在一众亲王郡王的府邸的衬托下,显示其极为与众不同的地位。

    不过,泼天富贵的上官家,却是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之中。

    院落之内,所有的下人侍从们,在看到那道包裹在纯黑色的斗篷之中的人影,都会立刻恭恭敬敬的低下头,静默的跪在地上。

    若是有些胆小的,此时,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因为,谁都知道,这个煞神每每没有什么好心情的时候,这里,就会变成她的狩猎场。

    不管是谁,都不能逃脱出她的手掌心。

    今天,这位煞神看起来,心情却是不太好的样子。所以,他们不知道他们之中的谁,会变成今天,承担这位大人物的人肉靶子。

    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唯恐不幸,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可黑影,却是行色匆匆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她可没空,理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物。

    一双白嫩而纤细的小手,猛地推开了上官家议事厅的大门。

    里面聚集的人,全部都回过头来,看着门口,站在的那一位,面带冰霜般寒冷的少女。

    “你们,这是在找死!”

    少女声音冰冷,似乎,还带着丝丝的怒意。

    门内,坐着的都是上官家的核心成员。

    首位之上,一身淡青色衣衫的白发老人,五官刚毅而英武。

    哪怕脸上已经布满了沟壑,却依旧给人一种不可小觑的感觉。

    他,就是上官家真正的掌权人,上官雷。哪怕已经年逾古稀,可人,却身体却依旧坚实硬朗。

    也是因此,有他把握方向的上官家,才会节节攀升,最后,成为众人仰望的存在。

    少女的娇叱,让所有人都瞬间变了脸色。

    但是,坐在首位的上官雷,却只是淡淡的看了少女一眼,随后,专为平静。

    “梦茹表妹,你这是在说什么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大厅内,一个站在显眼位置的英俊青年,带着讨好的温和笑意,迎了上来。

    青年面皮白净,又生的伟岸,所以,一向是家族之中,不少少女们憧憬的偶像。

    只是他平常骄傲得很,任何人都不曾放在眼中。

    如今这样主动讨好一个女孩子,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

    “上官林,你给本公主滚开!我懒得看你在这假惺惺的,我是公主,你算个什么东西!别以为,这里是我的外祖家,你就可以当我表哥了!”

    谁能想到,少女丝毫不给面子。

    名叫上官林的男子,瞬间僵在了原地。

    脸色微微变化之后,最终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愤愤不平的退了下去。

    少女顺手脱下了斗篷,一身淡粉色的宫装,衬托得女子娇嫩可爱。

    但是,那一张充满了高傲的小脸蛋,却丝毫,不会让人,只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少女。

    径自走到了位于上官雷的下手位置,那里,正好有一个空座。

    不客气的坐了下去,巡视了一周,狠狠的瞪回了那些,有些不满的目光。

    “哼,你们少在这里想要跟我耍什么心思。我母后虽然在宫里,但是外面的事情,她却也不是全然都不知道。今天,我就把丑话撂在这里。沈家的事情,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母后,可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糊弄过去!”

    少女阴沉的语气,让议事厅里的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正是宫中,身份最为尊贵的嫡公主龙梦茹。

    其他人也许不清楚,但是上官家的人,可是再明白不过。

    如果皇后派她最信任的女儿出来兴师问罪,就说明,皇后,已然真的动怒了。

    这下,怕是不好办了。

    龙梦茹冷哼了一声,端坐在椅子上,谁的面子也不给。

    今天下午,母后才得知沈家被灭门的事情。

    而且,她们的人,还从验尸的仵作那里得知,身价一十五口的死因,都是外祖家的绝学。

    如此一来,只要是稍微长了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是上官家做的了。

    母亲虽然给他们稍稍的做了一些遮掩,让这件事情,得以有了别的进展,不然的话,恐怕今天站在这里的,就是她了。

    “梦茹,不许无礼。你外祖还在,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

    说话的,是坐在上官雷旁边的上官老夫人。

    这个家里,属她最娇惯这个聪慧的外孙女,也因此,跟龙梦茹的感情,也是最好的。

    如今,也唯有她的话,还能让龙梦茹,听上一句。

    跟她关系最好的外祖母都如此说了,龙梦茹自然只能先压下心中的火气。

    只是,这事还没完,她只不过是暂时,给外祖母一个面子而已。

    众人看到龙梦闭上了嘴巴,也都缓了一口气。

    他们可都知道,这个魔星似的小公主,一旦发起脾气来,那是不管不顾的。

    议事厅里所要探讨的一切,也悄然到达了尾声。

    上官雷看了一眼,那些欲言又止的家人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退下去了。

    所有人也巴不得,立刻在这个小丫头恐怖的目光里撤退。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议事厅,转眼间,就退了个干干净净。

    龙梦茹依旧坐在那里,懒得去看任何人。

    终于,这里就只剩下了他们祖孙三人。

    龙梦茹已然是不耐烦的神色,只是碍于对方,是自己的外祖,所以,才不得发作而已。

    “你这丫头,大半夜的怎么就跑出来了?万一被你父皇知道了,岂不是又要罚你?”

    没有了外人,上官老夫人的脸上,也褪去了严肃。

    起身疼爱的拉着外孙女的手,满脸担忧的责备道。

    “祖母,就您疼我。我又何尝想要这么晚出来,您不知道,母后生了好大的气。连我都遭了训斥,我要是不来问个清楚,母后万一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哪怕,在别人的面前,龙梦茹是一个令人恐惧倒颤抖的存在。

    但是在外祖母的面前,她依旧是露出了一副,小女孩家爱撒娇的样子。

    委委屈屈的别起了小嘴,跟祖母诉说着自己的为难。

    “真是可怜了我的外孙女了,你母后也是的。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怎么就拿我的外孙女出气了。哪天,我亲自去给你出气去。”

    听到外祖母这样说,龙梦茹的脸上,终于带了几分笑颜。

    从小,外祖母就最疼她。如果她犯了错误,外祖母就会用各种理由,把她留在家里,然后,等到母后气消了,再让她回宫。

    如今,心里的委屈,也散开了大半。人,也不似刚刚那样冷若冰霜了。

    娇笑着扶着外祖母坐下,人也乖巧了许多。

    “这事,你母亲如何说的?”

    不过,上官雷倒是对这个外孙女,没有过多的溺爱。

    只是,在谈起那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大女儿的时候,锐利的双眼,还是划过了一抹忧色。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最骄傲的女儿,同时,却也让他最为忌惮。

    被外祖母安抚好了的龙梦茹一声轻叹,随后,低声说道。

    “母后说,火中取栗,小心引火烧身。”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