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镇定下来
    但是,此时的林梦雅,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因为她清楚得很,即便是那俩个人遇到了什么麻烦,如果自己不能沉着应对,怕是,也只能帮了倒忙。

    食指轻轻的敲打着光滑雪白的额头,这样安静沉思的林梦雅,恰恰,才是最为聪慧的状态。

    “清狐,你带几个人,去沈家附近接应。记住,只能暗中探查,决不能打草惊蛇。如果父亲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可以借力打力。”

    望着终于恢复了常态的林梦雅,清狐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

    就是这样,她才是那个,能够笑眯眯的算计得自己,几乎要五体投地的小丫头。

    “叫朱炎过来,我有事需要他去做。”

    清狐已经悄悄的带人出去了,红玉她们四个,牢牢的守在林梦雅的身边,成为她最为得力的左右手。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脸不情愿的朱炎,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如今,经过这么写日子的相处,少年虽然对大家还是有些别别扭扭的,但是,却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随心自在的日子。

    抬起头来,林梦雅看着明显长高,也结实了不少的朱炎,一双俏美的脸蛋,却是绽开了一朵,颇有深意的笑。

    “我听大家说,你最近觉得自己太闲了,所以,想要找些事情做?”

    自从回到了镇南候府,因为应华被送走了,所以,朱炎也不用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以打猎的名义,带着小皇子去跟她的母妃,在城外的树林里相见了。

    这却让朱炎这个闲不住的家伙,觉得极为无聊。

    戒备的看向了林梦雅,这个家里,能让他忌惮的人,也唯有面前的女子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次看到林梦雅,他都觉得,自己的那些心思,早就已经被她看透了。

    而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就是了。

    “其实,我也不会为难你。我知道,小白跟小虎你照顾得不错,所以,我想这件事情,唯有你,才能帮我完成了。如果你帮了我的忙,那我,就可以放你出去玩几天,你看,这样的条件,你能不能接受?”

    就像是地狱里,引诱被人堕落的恶鬼一般。

    林梦雅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知道每个人心里最想要的什么。

    朱炎谨慎的看向了林梦雅,但是,去并未立刻,答应她的要求。

    抱着肩膀,反倒是怀疑的,看向林梦雅。这段日子以来,她可是三令五申,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府的。

    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面对明显上钩了的朱炎,林梦雅却是在心中,盘算了一阵子后,方才缓缓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只不过,我想要让你,带着小白跟小虎演一出戏而已。你放心,它们俩个跟你很亲近,绝对不会伤到你。”

    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容来。

    别说是朱炎了,就连屋子里的另外几个人,都觉察到了,仿佛在林梦雅的身后,燃烧着的熊熊火焰。

    而火光之中,疑似林梦雅的人型阴影,正在挥舞着带着烈焰的锁链。仿佛,随时都在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众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家伙,又准备做什么?

    “这事好办,你说就是。不过,我还有个要求。如果我帮你做到了,你就得让我出去玩半个月。而且,所有的银钱,必须由你承担。”

    朱炎扬起了下巴,郑重其事的,跟林梦雅谈条件。

    可对方却一点讨价还价的意思都没有,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跟他击掌为誓。

    “没问题,成交!”

    清脆的拍击省,让朱炎的脑袋有些发蒙。

    竟然,就这样同意了。那他,刚刚是不是,提了一个,不太值得的条件啊?

    还没等朱炎反应过来,林梦雅就招了招手,让朱炎附耳过来。

    这般如此的交代了片刻后,朱炎的脸上,也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

    银白色的小虎牙,调皮得熠熠生辉。

    “这事,好办!”

    答应得彻底,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只有彼此,才能明白的默契表情。

    周围的人,却看得一头雾水。

    不过,他们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从某些角度上来说,朱炎跟林梦雅,基本上,都属于一类人。

    比如说,那种看热闹从来就不嫌事儿大的类型...

    夜色静谧,安排了一切的林梦雅,也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

    等待还是颇有效果的,才刚跟朱炎交代完没多久,龙天昱就派了人过来,说是今晚父皇让他留宿在宫中商讨要事,让她早睡。

    虽然人没到家,但是心中残留的大石头,也落下一半了。

    回想起今天的重重,林梦雅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

    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大概是因为身子也越发柔弱的原因,现在的她,更是心思深重。

    差一点,就让这点小事,搞得人仰马翻。

    揉了揉有些乏累的眉心,她的精神越发不济了。真不知道拖到最后,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小姐,老爷带着人回来了。”

    雅蝶小筑内,林梦雅正斜卧在塌上闭目养神,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侍从通报的声音。

    林梦雅立刻睁开了眼睛,来不及穿好鞋,人就跑出了雅蝶小筑。

    父亲的书房内,完好无损的他,正在低头,跟清狐互相交谈着什么。

    知道林梦雅匆匆赶到的身影,才暂时,打断了俩个人的低语。

    “你们都先下去,父亲这里,有我就好。”

    屏退左右,林梦雅这才上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父亲。

    直到确定他毫发无损,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瞧你,还像是孩子一样。来人,把大小姐的鞋取过来。”

    眉心虽然还有些疲惫,但是林牧之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看着她裙袍下边,一双光着的小脚,忍不住心疼的说了她一句。

    “我没关系,就是走得急了一些。对了父亲,你此次前去,可查到了什么线索?”

    坐在椅子上,红玉她们早就拿好了她的一双软鞋,手脚轻柔的给她换上。

    看到女儿如此匆忙的样子,林牧之的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来。

    这丫头,在家里,一定是担心坏了吧。

    “嗯,找到一点线索。如果,没有你身边这位小兄弟的帮忙,怕是今天,我也不能这样悄然退去了。入夜之后,我曾经潜入沈兄的府邸看过。内院十分的凌乱,看来,沈兄是被人用武力制服的。但是,在我回来之前,我却意外的看到了几个人,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沈兄的府邸,像是,在翻找些什么东西。”

    林牧之努力的回忆,林梦雅也跟他一样,陷入了深思。

    她原本以为,灭门的事情是上官雷做的。这样的话,他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难道,杀他们的,另有其人?

    “那父亲知不知道,杀了沈大人一家的是谁,那潜入的,又是谁呢?”

    林牧之思考片刻,方才徐徐说道。

    “我曾在沈兄的书房内,翻找到一封,联名推举金兄,接替我位置的奏折。我想,应该是这本奏折,给他染上了杀身之祸。而且,沈兄虽然被人砍去了头颅,但是我趁人不备检查过,这些尸体,都是死于上官雷老爷子的绝学,奔雷掌之下。他们应该,是死后才被人摆成那种屈辱的样子,为的,怕是要警告那些,还活着的人吧。”

    各方念头,在林梦雅的心中,悄悄的汇聚成一个由无数问题,组成的乱麻团里。

    经过她的剥丝抽茧,最接近于真相的答案,也在悄悄的,浮出水面。

    “照爹爹这么说,上官雷,应该是想要敲山震虎吧。我听您提起过,沈大人虽然是一位忠臣,但是势单力薄,他人又耿直,所以,才朝廷之中,并没有多大的人脉。而上官家选择他来动手,倒也能够理解。可女儿不明白的是,当初那些个杀手来刺杀沈大人的时候,为何,不把他们想要的东西一起拿走,反而,还在半夜,派人去搜呢?”

    因为,这是极为不合理的地方。

    如果沈大人是先被人杀死,然后被摆成下跪的样子,被人砍掉头颅,最后,才被她派去的人发现的话。

    那么,时间上,可是极为充裕的。

    如果他们杀人的真是目的,只是为了沈大人手中,那一张联名的奏折的话,为何,他们不把这奏折拿走,反而会有,让别人发现的机会呢?

    既然父亲能看到,那皇上,也必定能够看到。

    此事如果真的是上官雷做的,那他,不是做的太过明显了么?

    但是,父亲又肯定的说,沈大人他们一家十五口,都是死在了上官家的绝学之下。

    这样,就又不合理了。

    既然是上官家的绝学,那么,必定是上官雷极为亲近的之人。

    否则,别人没有那个机会,也没有那个胆量,却偷学上官家的绝学。

    “你沈叔叔已经久不在军中,所以,那些军队里的机密,他也并不熟知。那些人想要找的,必定不是凡物。可你沈叔叔,他向来是两袖清风,半点不义之财都不肯收,所以,我也在好奇,他们到底找的是什么东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