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灭人满门
    “怎么会这样?可曾报官了?”

    下人们带来的消息,也让林梦雅的心中,陡然一惊。

    这里可是天下脚下,这种惨绝人寰之事,又怎么可能,会如此悄无声息的发生。

    “已经报官了,但是官府说,这事实在是太严重了,所以,小的先回来禀告一声。”

    这事,的确是事关重大。

    官府,当然是要极为谨慎处理。不然,这一场风波出来,怕是整个京都,都要陷入恐慌之中。

    “你先下去吧,今天估计你也受了不少的惊吓。只是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明白么?”

    那人身体还是禁不住的颤抖,不过却是乖觉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别说是提起了,就算是稍稍回想,都会觉得后脊梁发寒。

    打发人出去,林梦雅的心头,也是被焦虑所填满。

    “父亲,如今看来,您必须要亲自去看看。沈大人的事情,我总觉得,跟上官家脱不了干系。”

    林梦雅眉头拧起,前脚南安国的世子就遇刺,现在危在旦夕。后脚,可能接替父亲,掌管兵权的沈大人,一家十五口,就遭受了灭顶之灾。

    这两件事情,时机如此的恰巧。难以让人,不觉得其中,早有关联。

    何况,父亲虽然辞官挂印,但有一点,绝对让人无法忽视。

    如果皇上要任命他人为统帅,那么,父亲的意见,绝对是最为重要的。

    毕竟,只有他知道边关形势如何。所以,如果上官雷想要重掌兵权,那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父亲无法反对。

    可父亲位高权重,又颇得皇帝的信任。他如果想要动手除去父亲,风险太大。

    所以,如果他有办法,能够除掉所有的合适人选。

    到时候,即便父亲反对,朝中无人可用。为了关边战事,皇帝也只好启用他。

    也许,沈家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别人做的。

    但是,能让沈家人跪着被砍头,这样屈辱的事情,也唯有上官雷,这种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的老混蛋,才能做出来的了。

    最开始,是沈家,下一个,会是谁呢?

    花厅之内,林梦雅有些坐立不安。

    她刚刚已经秘密派人,去跟林家交好的各位大人家去送信了。

    她虽然不能预测,下一个遭受上官雷毒手的会是谁。但是,她已经替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了一遍,至少,能给各位大人提个醒,那就比什么都强。

    事情,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情况。

    很快,那些去沈大人家里的下人们,也都被京兆尹给放了回来。

    林梦雅逐一询问,其他的各位大人家里安好,并没有半点的异常。那些去报信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一听到,没有第二个沈大人出现,林梦雅的心里,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天色擦黑,林梦雅只是勉强的咽下了几口晚饭后,就继续在花厅等待。

    现在,只有父亲那里,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不过,父亲虽然气愤,却不是个鲁莽之人,相信,他应该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沈大人的事情,调查出一些眉目来。

    与往日不同,这一次发生大事,官府选择了在暗中调查。

    清狐放出去的眼线,直到现在,还未曾有过这样的传闻。

    看来,京兆尹也知道这事牵连甚广,所以,只能暗地里进行。

    花厅之内,林梦雅来回踱步。

    从太阳落山开始,父亲没有回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过得极为的漫长。

    上官雷如果敢对沈家动手,也未必不敢对父亲动手。

    但愿父亲,能够平安过来。

    “我看,你还是坐着等吧,这样来来回回的走,我都要看晕了。”

    清狐一直靠在门边,慵懒的视线,定格在林梦雅的身上。

    “要不,你去看看?”

    不安的林梦雅,立刻走到了清狐的面前,两双水灵大眼,巴巴的看着清狐。里面虔诚的恳求,差一点,就让定力本就不深的清狐,点头同意了。

    不过,在最后一刻,清狐还是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翻了个白眼,稍微用力的,把那个操心的家伙,给按到了座位里面。

    “放心,如果上官雷还有脑子,还不想提早跟皇帝撕破脸皮的话,他就不会选择,对你父亲下手。别忘了,你父亲出门,也是带了不少尾巴。现在,那些人,至少能够成为你父亲的护身符。而且,你父亲武功深不可测,就连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句话,清狐却说的有些意外。

    这几天跟林牧之相处,他发现,这个平常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镇南候,却是个绝顶高手。

    武林之中,单论武功,能够凌驾于他巅峰时期之上的,也不过是寥寥几人而已。

    所以,他倒是有些好奇,一个身在庙堂之中的将军,武功一般都是写大开大合,适合战场上使用的拳脚功夫而已。

    但是,即便是他现在,功力大不如前,可看人的眼光却是依旧毒辣。

    林牧之,总是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唯有在两个人的身上,感受过。

    看来,林家的这位掌权人,好像,也藏着不少的秘密。只不过,他可不想去发觉罢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外面这么乱,我还是怕父亲会遇到什么危险。唉,本来不应该让他去的,都怪我,这么鲁莽。”

    林梦雅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务必懊恼的说道。

    清狐也只能暂时说一些,让她宽心的话之类的。毕竟,事关重大,他也不好打包票。

    终于,月色浓重,整个院子,都掌上了光亮的烛火。

    林梦雅再也按捺不住,今天,不仅仅是父亲未曾归来,就连早该回到这里的龙天昱,都不见踪影。

    这世上,她最为在乎的俩个男人,都没有如约出现在她的面前,这让林梦雅自制力,也渐渐的,有了崩塌的迹象。

    “不行,来人,给我备轿,我必须出去看看!”

    林梦雅一叠声的吩咐了下去,可左右的侍从们,在看到林梦雅这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后,反倒是把目光,都投向了她身边的红玉。

    悄悄的摇了摇头,示意大家都先按兵不动。

    红玉短暂的跟清狐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脸上带了一抹浅淡的笑容,捉住了林梦雅,因为紧张,而无意识攥紧了的右手。

    “主子莫慌,老爷跟王爷,许是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吧。再说,京都那么大,您就算是去找,万一,要是跟他们两个走错了,可不是白费了功夫。到时候,你找他们,他们再找你,这样找下去,怕是天亮了也没什么结果。不如,您就在这里安坐,让清狐他们带人去找,至少,这样如果老爷跟王爷回来了,您也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不是么?”

    红玉的一番话,也点拨了林梦雅关心则乱的心情。

    勉强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心浮气躁,以前,比这样还危险的事情,她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终于,不停走来走去的林梦雅,安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看了看四周,那一双双关心的眼睛。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天色已晚,你们还是去睡吧。我想,他们应该快回来了。”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也许,是因为被上官雷的手段,一时间,让林梦雅有了些小小的畏惧吧。

    这不是恐惧,也不是胆小。只不过,是面对对手的招数,而觉得有些意外。

    清醒的大脑,很快就分析了目前的形式。

    父亲没有回来,也许,是因为想要借助夜色,去调查一些什么事情吧。

    毕竟,那一十五口,死的太过残忍而诡异。但是,他们在死之前,一定是经过一番挣扎。

    以沈大人不俗的武功,虽然最后不敌,但是,却未必,什么都没有留下。

    白天的时候,那里定然已经被人封锁了。父亲潜伏下去,才有可能,会顺利的进入沈家去探查。

    至于龙天昱,京都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应该是被皇上,给留在宫里,商讨对策了吧。

    毕竟,这种不能声张的事情,唯有交给自己的儿子,才是最把握的。

    何况,死的可是忠于皇帝的良将,按照皇上的脾气,他不可能不震怒。

    如此想来,心中的焦躁,也悄然间,融化了大半。

    至少,让大脑充满了思考,她就少了,去胡思乱想的时间。

    虽说林梦雅的分析跟猜测,都十分的有道理。

    但是,为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林梦雅还是翻开了神农系统里的青筝谱。

    从得到这东西到现在,林梦雅早就已经翻看过无数遍了。

    可她每每重新看一下,里面的内容,就会给她一种新的启发。

    很快,林梦雅的强迫,就有了好处。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把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了青筝谱里面。

    周围的人,也只当她是在思考事情,所以,全部都静悄悄的,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许久之后,林梦雅才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

    她已经看了好久,也吸收了不少东西。就连身体都坐得有些酸麻,可父亲跟龙天昱,还是一点音讯都没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