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 苟安来访
    “苟三哥,如果您有为难的地方,尽可以说出来。我哥哥既然与你是至交,那么,不管您带来什么样的消息,我跟父亲,都会十分感激你的仗义相助。”

    林梦雅是真心诚意说出这句话来的,毕竟,这件事情上面,苟安也是一个无辜的外人。

    若不是因为跟哥哥的感情深厚,他也不会无端端的,闯入这一潭乱局之中。

    所以,即便他带来的,不是什么好消息,自己,也得感谢人家所做的一切。

    “唉,林家妹子,千万别这么说。当初,我跟二师兄同在师门习武。他对我又多番照顾,所以,他的事情,我自然扑汤蹈火,在所不惜。本来,我是想要亲自去找大师兄对质,大师兄本来也答应,要跟我一起来解释这一切。谁知道,在来的路上,初了岔子。现在,大师兄性命危在旦夕,怕是也不能,跟你们解释这一切了。”

    林梦雅这才明白,为何前几天,苟安传过话来,说是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可今天,却是如此为难。

    与父亲对视一眼,后者,也是露出了几分疑惑。不由得开口,询问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是为何?”

    提起这件事,苟安只恨得牙齿咯咯响。

    一张脸上,也是青红相交,气愤得厉害。

    “我大师兄虽然是南安国的大官,但是,人却是光明磊落。别说四妹不信,我也是不信的。所以,我私下去找了大师兄。果然,大师兄也并不知晓此事。还说,怪不得,这几天,他被人支开,不知道这里面的详情。大师兄得知,当初义结金兰的信物,竟然被人拿来陷害二师兄,心中急切,所以,想要偷着跟我一起来京城解决。可没想到,在半路上,我们被人截杀。大师兄,身负重伤,如今就在京郊的一处民居里养伤。我只能,先进城来,跟你们来共同商量对策。”

    苟安的语气十分的沉重,想必,他大师兄的伤,怕是真的十分严重。

    林梦雅跟父亲,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原本以为,是这位大师兄背信弃义,可实际上,却也是个被人利用的无辜之人。

    “居然,害大家受到这样的连累,我实在是心中有愧。不知道,你这位大师兄,现在情况如何?”

    现在的林梦雅,也完全不会怀疑,那位大师兄是不是心怀不轨了。

    两国现在关系这么紧张,可为了证明哥哥的清白,人家二话不说,就私下里跟着一起来帮忙,甚至于还受了这样重的伤。

    这份光明磊落,绝对不是一个屈服于权欲之人,所能做出来的。

    所以,这人,她一定要救!

    “我大师兄武功高强,来的路上,一时不备,才着了别人的道。现如今,别的都好说,只是大师兄中毒太深,所以,那些外伤,才会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一听到有毒药,林梦雅立刻有了些把握。

    天底下的毒药,除了她身体里,这种变异的奇毒之外,怕是再也没有毒药,能够难得过她了。

    “既然是毒药,那就有法可解。这样,你先回去,我给你拿一些解毒的药丸,你先让他服下。这几天我会找机会,亲自登门去医治好他。所以,这几天,希望你能派一个人过来,随时与我联络。我会尽快,找到这个机会。”

    虽说,现在她出门,实在是有些惹人注目。可毕竟,人家是为了哥哥,这一趟,她不能不去。

    命人回房里,取出一些上好的解毒药,跟治疗外伤的药来,林梦雅细细的嘱咐过了,方才送感动的连声道谢的苟安离开。

    书房之内,就剩下了林梦雅跟父亲两个人。

    刚才,苟安带来的消息,却是让父女俩个,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觉得,是谁下的手?”

    比起人情世故来,林牧之在处理这种棘手的问题上,才更加能显出他的才能来。

    没几句,就道中了要害。

    努力的思索,林梦雅心中,各种念头急转,最后,找出了其中的一条线来。

    “皇上的人不会,最可能的,是上官家的人。只是我不明白,为何上官家,要执意在这个时候,置我们家于死地呢?难道,他们不清楚皇上的意思,还是说,他们现在已经可以,不再顾及皇上了?”

    上官家的人,想要弄死自己,这一点上,林梦雅早就清楚。

    可他们不是那种鲁莽的人,就连皇后,这些年来,不也是精心布局,方才有现在的一切么?

    虽然他们家倒了,却不代表,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皇上把哥哥关起来,却又不审不问,就说明皇上的心里,还是摇摆不定的。

    此时贸然出手,还差一点打死了南安国来的人,他们,难道真的不怕触怒龙颜?

    “不会,依我看,他们真正想要触动的人,怕是南安国。如你所说,苟安他们可以信任。那就不会有外人,知道他会去请动南安国的世子,除非,他们本就盯着南安国那里,所以,才会如此的迅速。”

    父亲所说,正是林梦雅的心中所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怪不得,这位世子,会在大晋境内,被人截杀了。

    “难道,他们是想要挑衅南安国,发动战争么?即便是他们想要军权,一旦与南安国开战,领军的位置,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呀!”

    林梦雅只觉得一阵阵的心寒,如果,这一次南安国的世子真的被击杀了,那南安国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可就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了。

    “雅儿,你不了解上官雷。当初,上官雷带兵作战,曾经杀过三城的受降兵卒。也是因为如此,先皇才会下令,让他去寺院里修身养性。不过,也是因为如此,各方势力,也都惧怕他的雷霆手段。所以,如果南安国来犯,想要震慑对方,那么,最有可能被委以帅印的,恰恰是这个当初的杀神。”

    父亲眉头紧锁,似乎,也是在为这件事情而烦心。

    林梦雅虽然没有见识过上官雷的冷酷,可是,从上官晴跟皇后的手段里,她倒是也能看到几分,这位上官老将军的样子。

    这样的人,也许在逐鹿征战之时,会是一员虎将,但是,现在国家最需要的,是稳定的局面。

    如果他掌握了兵力,那绝对是一场浩劫!

    “这么说来,咱们,是绝对不能,让他掌握军权的。不过,父亲他如果只是针对咱们林家的话,未必能顺利难道军权不是么?世代武将的金家,跟其他作战经验丰富,年纪也比他小上许多的将军们,可未必,不如他呢!”

    林梦雅才刚说完这句话,父女俩个,心中都暗叫不好。

    上官雷为了得到军权,尚且可以如此对待他们,那其他人,他又如何能放过!

    “去几位大人家里打听一下,这几天,是否有异常!”

    林梦雅连忙招呼人,出去打探消息。

    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家身上,所以,即便是上官家采取点什么小动作,也不会被轻易发现。

    但是,一旦让他逮到机会,爆发开来,可就真的晚了。

    等待,是最让人觉得焦急不已的。

    林梦雅跟父亲一样,都不希望,这些大人会受到无辜的牵连。

    可人回来的越晚,林梦雅心中的担忧,也就越来越深。

    如果无事,他们早就回来了。越是有事,才说明,事情的复杂。

    但愿,能给各位大人提个醒,至少,先着意堤防着,总比毫无察觉的好。

    “老爷,大小姐,人回来了。”

    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林梦雅精神一震,立刻叫人进来回禀。

    只是,回来的,却只有一个。而且,林梦雅看他目光有些躲闪,似乎,在惧怕些什么。

    “有什么事,你快点说,其他人呢?”

    林梦雅忍不住开口催促,可那人却是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在林梦雅的瞪视下,才颤抖着开口。

    “我们...我们去了几位大人的府邸,都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只是在去到骠骑卫沈大人的家里的时候,才发现...发现沈大人家里的所有人,都...都被人杀了!”

    下人似乎还被刚刚的事情,给惊得胆寒,所以,话说的断断续续,人也颤抖得不成样子。

    林家父女却也是猛然一惊,实在是,难以相信这件事情。

    “沈大人武功不在我之下,又谨慎多年,你确定,他们真的是被人杀了么?”

    林牧之目呲欲裂,沈大人可是他多年的至交好友。

    俩个人也多次在战场上相互扶持,多番化险为夷,也都是因为对方的拼死相护,所以,才能逃出生天。

    多年老友,居然遭此横祸,林牧之的心中,自然是悲痛与愤怒交加。

    “回老爷的话,沈大人一家十五口,都被人斩首了。我们进去的时候,十五具尸体,都跪在院子里,渗人的很。”

    那人,也不再想要回首的样子。所以,连声音,都带着颤抖。

    可林牧之却觉得眼前一黑,沈兄可是傲骨铮铮的汉子,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受到如此的屈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