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合离成功
    “既然...既然如此,那本府就判你二人合离。七日之内,你二人把各自的婚书,聘礼,彩礼,陪嫁送回。交割清楚只后,来本府面前,签字画押。”

    许大人横下心来,既然人家都不想再维持这段婚姻了,他干嘛要操这个闲心。

    何况,林梦雅如此说,昱亲王也毫无意见,合离之事,也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许大人惶恐之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还有点小小的惊讶。

    这事,就这么完了?

    林梦雅满意的看着堂上的京兆尹大人,说实话,她还怕这家伙会拖泥带水呢。

    这么轻松的就判定了自己离婚,她还真是忍不住,想要给许大人手动点赞。

    在许大人宣判之后,府衙之上却是寂静无声。就连许大人也尴尬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是走好,还是继续留下来的好。

    “走啊,不走,难道要许大人留我们吃饭?”

    从刚开始进来,一路黑脸的龙天昱,就让大堂之上的低气压,几乎要压死这群无辜的衙差们了。

    林梦雅实在是无奈,这家伙就是这样,明明是她惹出来的祸端,可他却舍不得跟自己发火。

    所以,只能波及这些无辜的吃瓜群众们了。

    拉着龙天昱,陪着笑容离开,林梦雅好像是忘记了,就在刚才,她,似乎变成了一位,离婚妇女...

    龙天昱跟林梦雅合离的事情,瞬间席卷了整个京都。

    这一次的舆论风波,直接压过了前一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短短俩天内,整个京都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情,仿佛不知道这事,就脱离了这个社会一般。

    而造成这种时尚潮流的主角,则是悠闲的猫在自家的院子里晒太阳,半点,没有热搜女主角的自觉感。

    “我听说啊,外面各种各样的版本都传出来了,有些时候,我都能当故事听了。”

    白芷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绘声绘色的,把她打听来的消息,分享给各位姐妹。

    她们的担心,在龙天昱神色如常的钻入了林梦雅的房间的第一晚,就烟消云散了。

    瞧瞧昱王爷这幅痴缠的样子,她们不用想也能知道,这种馊主意,一定是出自于自家主子。

    所以,前几天还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的姑娘们,转眼间,就成了旁观的看客。

    不愧是林梦雅带出来的人,这心理素质,不知一般的强大。

    “我也听说了,京都里有个叫贵升隆的戏班子,还要把咱们家的事情,都编成戏来演呢!”

    院子里,第二热爱八卦的,就是性格泼辣的白芍了。

    这丫头的性子也改了许多,从前是听不得人家,说半句林梦雅的不是的。如今,倒也学会的拿这件事情来自黑解闷了。

    默默听着大家说话的林梦雅,不由得在心中,觉得有些欣慰。

    要的,就是这股子稳坐钓鱼台的劲头嘛。

    “不过,主子,这件事传出来,老爷可是生了好一顿气呢。您就真的不怕,老爷回去找龙天昱的麻烦?”

    比起家里那俩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乖巧的白芨,要顾虑的就更多了一些。

    据说,消息传来,父亲就摔了手里的茶杯。

    这几天,好像是在默默的擦拭着手中的佩剑。

    林梦雅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其实,这件事情,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父亲虽然护短不假,可她的反应,又不是伤心欲绝之类的。

    从她气定神闲的态度里,父亲应该会明白不少,所以,即便是在大街上看到了龙天昱,应该,也不至于会把他五马分尸了吧。

    “如今您已经跟昱亲王合离了,那皇上,一定会抓紧,给王爷寻一门亲的亲事吧?还有,今天您吩咐,只要有人言明来找您,就立刻带进来见您,可是,有什么急事么?”

    红玉是几个姑娘里,最为淡定,却也是最为操心之人。

    别看这俩天,主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实际上,主子一定是在筹谋些什么,之所以不动神色,也许,是因为时机没到。

    视线,从红玉的身上转了一圈。

    对于这个大姐姐般的女人,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赞赏。

    “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只不过,有些事情,非得要换个身份才能去做才行。这几天,我哥哥可传过来什么消息么?”

    也不知道红玉是不是听懂了,林梦雅说完,就立刻转移了话题。

    有些事情,说的太明白了反而不好。如果真的不清楚,那就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在做打算吧。

    “哪里还能有什么消息,自从你跟龙天昱合离之后,那衙门里的人,可是对我们,翻脸无情了呢。”

    雅蝶小筑的门口,一身月白色便服的清狐,带着几分不在乎的神色,走到了她的面前。

    林梦雅转过了脑袋,可却下意识的,吃了一惊。

    自从这次回来,清狐就总是扮作他们府中的侍卫。

    但是今天却不一样,儒雅的长衫穿在他的身上,却是总是透出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风情。

    满头秀发在头上完成了一个发髻,上面用一只白玉麒麟冠固定住。故意竖高的领口,跟紧贴着手腕的袖口,在阳光下,似乎若隐若现的,能够看到繁琐却高雅的花样。

    脚上的一双精白色的长靴,此时,更是纤尘不染。

    这家伙,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

    “怎么样?好看吧,是不是比那个负心汉强多了?”

    一开口,就暴露出臭屁的本性。

    林梦雅懒得理他,反正清狐的个性就是如此,凡是能让龙天昱吃瘪生气的时候,他向来都是乐意为之。

    何况,只是换了一身衣服而已。

    “难道,皇上会毁约么?我想,他应该没有那么小气吧?”

    林梦雅靠在摇椅上,略有些惆怅的,望着天空。

    其实皇上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她转瞬之间就人间蒸发,好让龙天昱伤心欲绝,然后皇上此时在趁虚而入,安抚好龙天昱之余,也让龙天昱明白,世上只有爸爸好。

    可惜,她竟然敢不按照剧本来演。

    怕是现在,龙天昱的心里,早就烦死了他那个多事的爹了。

    而皇帝呢,只会把这种父子离心的罪过,强按在她的身上。反正,他们之间的协议又没有其他人知晓,所以,即便是他不履行约定,林梦雅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应该不至于,他最想要得到的东西,还在你的手里。要是真的惹急了你,他就不怕,鸡飞蛋打么?”

    清狐的这句话,低沉的只有她们二人才能听得见。

    转过头来,林梦雅嘴角微微勾起。在漫不经心的表象下,隐藏在她内心之中的小小恶魔,早已经渐渐的复苏,最终,会成为某些人心中的阴影。

    “是啊,那东西他还没有得到,怎么舍得,放掉我这一颗棋子呢?”

    她有一个秘密,除了清狐之位,没有任何人知道。

    当初,复苏的记忆里,不仅仅有她为何被毒傻了的原因。更有一件,她必须要忘掉这段回忆的缘由。

    而它,才是母亲跟自己,为什么要遭遇这些匪夷所思之事的真正原因。

    真相的黎明,尚未到破晓之际。

    “大小姐,外面有人求见。”

    两个人打哑谜一样的说话方式,才刚刚掀起院子里,其他人的好奇心。外面,就有下人来回禀,说是有人来找林梦雅了。

    “快请进来,去老爷的书房,去请老爷。”

    林梦雅想了想,觉得这事这是事关重大,爹爹还是要知道的好。

    那人赶紧的施礼,去按照她的吩咐,做事了。

    书房之内,林梦雅立刻跟父亲简单的解释了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得知来人,很可能会带来,林南笙并未参与通敌卖国的证据。

    林牧之阴郁的心情,也多少得到了缓解。

    这些日子以来,他可是备尝被人冷落排挤的滋味。

    也是他多年以来,潜心镇守在边陲,而忘记了在京都生活,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会有多重要的缘故吧。

    好在女儿聪明懂事,他这个无能的爹爹,也多少能帮上些忙,算是,聊以安慰吧。

    “林家妹子,我来晚了!”

    人还没到,爽朗的声音,就透过门,传到了屋子里那俩个人的面前了。

    跟父亲对视了一眼,林梦雅一听到苟安这样爽利的声音,心中不由得有些暗暗的欣喜。

    难道说,是哥哥的事情,有了转机么?

    一身游侠打扮的勾安,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屋子里。

    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刚从外地赶回来的,林梦雅立刻给双方各自介绍了一番,随后,就赶紧招呼着就坐,还命人,奉上了香茶一杯。

    可苟安却是跟她喝茶客套,半口,不提给哥哥洗清冤枉的事情。

    林梦雅倒是觉得奇怪,以她对苟安的了解,这家伙,不应该是这样,顾左右而言他的拖拉个性呢。

    难道说,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任何苟安东拉西扯,搜肠刮肚的,把他能说完的客套话都用尽了,林家父女,依旧是保持着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

    而生性豁达的苟安,只觉得脸上冒火。

    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心中的愧疚,更是无以复加。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