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府衙公堂
    龙天昱呆坐在原地,英挺的眉头蹙起。

    尽管面前的女人,脸上带着可爱而讨好的笑容,眼神,也是极尽真诚。

    但是,凭着直觉,跟对林梦雅这家伙的了解。

    他只知道一个道理,其中必定有诈。

    “再说,我们之间,难道,还差那一个所谓的夫妻名分么?”

    林梦雅手指在龙天昱的胸前,引诱似的勾动着,画着圈圈,风情万种的样子,让龙天昱,只觉得心头有股邪火,逐渐的升腾而起。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声音渐渐变得低沉而暗哑,林梦雅嘴角勾起了一抹妩媚的笑,撅起的樱桃小嘴,淡粉色的光泽,却勾起了男人心中最深沉的欲。

    “我当然是这么想的了,你舍得,怀疑我的心意么?”

    痴痴的媚笑着,林梦雅太过了解龙天昱,包括他的弱点,跟所有的习惯。

    终于,龙天昱的理智,终于被压垮。

    即便是如此,龙天昱也依旧明白,他,怕是上了这个女人的套了。

    不过,他甘之如饴。

    日上三竿,林梦雅却还是躲在被子里。

    不是她想要赖床,只是一动,她的腰,就跟折断了似的酸疼。

    现在她才明白,*这种事情,一般人还真是做不来。

    比如她,昨晚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龙天昱答应跟自己合离的事情。

    可代价,就是——

    唉,还是不提了,免得丢人。

    “主子,该起身了。”

    门外,服侍她起床的红玉低声唤着。

    林梦雅考虑了再三,还是咬牙起来,先穿好了内衣,免得难堪。

    梳洗打扮,自打她回到娘家以来,总算是不用再穿那些贵重的朱红雀蓝之类的。

    其实算来,她也不过才是个还差半年,才满二十岁的少女。

    在现代,她这个年龄,正是恣意享受青春的年纪。

    不像是现在,她早早的嫁做了他人妇。不过,既然是龙天昱,那她,倒是满不在乎。

    “主子似乎是有些好事,要不怎么眼角眉梢,都带着笑呢!”

    白芍活泼大胆,平常她跟白芷,最爱跟林梦雅说说笑笑。

    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林梦雅拿起桌子上的黛笔,细细的描绘着自己优美的眉形。

    “我马上就要恢复自由身了,怎么不是好事?”

    起初,白芍还没听明白。

    不过,片刻之后,那丫头就大惊失色的看向了自家主子。

    “主...主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梦雅瞥了一眼自家的傻姑娘,直到确定镜子里的自己,已然没有半分缺点后,才转身来,气定神和的说道。

    “我说,我马上就要跟昱亲王合离了。以后,恢复单身,听懂了没有?”

    好心眼的给白芍解释完了之后,林梦雅拍了拍白芍已然呆滞住的小脑袋,大步的从白芍的面前,走了出去。

    合...合离?

    顿时,白芍觉得自己,仿佛如同灵魂出窍一般,傻傻的楞在了原地。

    从自家出来,林梦雅还记得一路上,凡是得到这则消息的人,都像是傻了一样,怪物似的看着悠闲的她。

    因为保密工作做的好,龙天昱每晚都睡在她房间的这件事情,除了几个最亲近的人之外,其他人倒是不知。

    只是当初,龙天昱有多宠爱林梦雅,那么现在,得到消息的人,就有多惊讶。

    而且,合离这种事情,必须是女方主动提出,经过官府裁决,方能成功的。

    平常人家,能成功的尚且不过是十一。何况,龙天昱的身份,可是显贵的皇子王爷呢?

    几乎转瞬之间,林梦雅要跟龙天昱合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都。

    等到她的轿子,到达京兆尹的衙门前的时候,早就有凑热闹的人,在门前探头探脑的等待了。

    八卦这种事情,看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还真是一项老少咸宜的娱乐节目。

    当然,林梦雅倒是不在乎被人家当成猴子看。毕竟,她合离的事情,见证的人越多,才越像是那么回事,不是么?

    许大人不用门口的衙差通报,就自动自发的迎了出来。

    只是,他的一脸苦笑,却让林梦雅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这位许大人虽然是皇上的人,不过,办事倒是十分的公允。如今,她的这件大麻烦事,还真是要麻烦许大人才行的了。

    “见过大人。”

    把人迎进了内堂,林梦雅礼数周到。

    许大人立刻回礼,看着林梦雅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他的心里,可是暗暗叫苦。

    也不知道是不是欠了这位姑奶奶什么了,怎么次次回回的麻烦事,非得要落在自己的面前呢?

    “夫人无须多礼,不知道夫人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看着明知故问的许大人,林梦雅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和蔼了起来。

    “合离,还请大人,能够速速成全我们。”

    许大人的脸,早已经皱成了一张苦瓜脸。

    这姑奶奶简直就是要人的性命啊!合离,还是跟皇帝的儿子,这...他该如何是好?

    看到了许大人的一脸为难,林梦雅却是淡然的,转开了自己的目光。

    难道,皇上竟然没有吩咐他手底下的人,给她开个离婚通道什么的。

    大概,是还想要维持着自己仁德之君的面具吧。就是苦了这位许大人,这件事情,不管放在谁的案头上,都是要头疼一阵的。

    垂下了眸子,林梦雅故意的没有出声指点。

    谁让他的主子,老是想要算计自己呢,现在的情况,只能算是他们活该啦。

    “下官斗胆问一句,夫人合离,可有皇上的同意?”

    当初,林梦雅是以皇帝的名义,赐婚给龙天昱的。所以,即便是要合离或者是休妻,都要按照规矩,先去请示皇帝的意思。

    这事,麻烦就是麻烦到这件事情上,皇帝自然是不肯轻易的下这道旨意。若是他们真的去了,表面上,皇上还是少不得,要劝和几句。

    林梦雅看了看许大人,却是悄悄的摇了摇头。

    如今,这事已然是闹得人尽皆知了。

    人人都知道,不是龙天昱休妻,而是她林梦雅要休夫。此等事情,无异于给皇家的颜面抹黑。

    怕是现在宫里面的那一位,早就已经龙颜大怒了。

    他不是想让自己,立刻离开他的儿子么?那她就闹得个人仰马翻,保证,皇帝会对她这个儿媳妇,终身难忘。

    “这...事关重大,而且,合离之事,需要夫妻双方到场。依下官只见,不如,不如还是容下官做些准备,再请二位前来,商谈合离之事,您看可好?”

    拖延战术,这倒是个好办法。

    可还没等林梦雅开口,外面,满头大汗的衙差,却是匆匆的跑了进来。

    “启禀大人,昱亲王到了。”

    得,这下子当事人都到了,不升堂拍也是不行的了。

    许大人为难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在后者的笑容可掬中,他却是嗅出了一抹,静待好戏的戏谑。

    唉,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京兆尹的大堂之上,衙差们站在两侧,威严庄重。

    一身深紫色官袍的京兆尹许大人,端坐在首位之上。

    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几乎如同恳求般的,看向了下面的那俩个活祖宗。

    这叫,什么事儿啊!

    “嗳...那个...堂下之人,今日到我京兆尹的衙门来,所为何事?”

    刚开始,许大人就觉得冷汗,顺着帽子,一直流到了自己的后脊背。

    因为,堂下那一双要了命的锋利眼神,正冷飕飕的,冲着自己飚射了过来。

    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好不好,为啥一个两个的,偏偏都冲着他来了呢?

    “大人莫怕,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来合离的。”

    林梦雅白了一眼龙天昱,从进来开始,这家伙就是一副别人都欠了他钱似的样子。

    不就是个假离婚么,何苦吓唬人家一个外人呢。

    “那合离之事,你们可考虑清楚了?缘分天定,莫要一时冲动,毁了金玉良缘。不然,追悔莫及。”

    许大人一番苦口婆心,虽然没让林梦雅回心转意,可她,却发现了这位许大人的一项新技能。

    没想到,这家伙劝起人来,倒是有模有样。

    要不是古代也有离婚登记所,那这位许大人,倒还真是个合适的人选呢。

    “回禀大人,我们都已经考虑清楚了。至于理由嘛,感情不和。”

    脆生生的瞎胡掰,就连龙天昱,都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感情不和?不知道昨晚是谁,缠住自己不放的。

    不过此时,他却只能把想要捏死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的冲动,放在心里。

    只是,那双漆黑的眼神,闪过的危险神色,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林梦雅。

    今天晚上,她,死定了!

    “咳咳,感情...感情不合?”

    夫妻合离这种事情,其实许大人倒不是没有碰到过。

    可这个理由,他却是第一次听到。

    瞪大了眼睛,看着堂下明摆着就是在睁眼说瞎话的林梦雅,可怜的许大人,却也只能暗自腹诽。

    别以为他没看到,刚刚从昱亲王进来开始,他的视线,就未曾离开过这位传说中的昱亲王侧妃。

    而侧妃那俨然一副管家婆的架势,更是连丝毫尴尬都没有。

    感情不和?他看来,是蜜里调油还差不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