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想合离
    看到自家主子还能开玩笑,众人也都暂时放下了心来。

    只是林牧之却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他这几天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女儿身边的人,也像是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可他旁敲侧击的问过几次,女儿总是敷衍了过去,这让林牧之,有些无处着力的感觉。

    不由得感叹,如今女儿真的是大了,回想当初,她还是个年幼无知的孩童,却从不会对自己隐藏什么秘密。

    现在,她却早就已经嫁为人妇,也拥有了自己的伙伴,这样的落差,让林牧之不禁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似乎错过了许多东西。

    “父亲,为什么在这里站着,进去坐吧。”

    依旧是干净而清脆的嗓音,林牧之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笑意吟吟的女子。眼神,微微的愣怔了片刻。

    “梦雅,你今天,可去见过什么人了?”

    话才一出口,林梦雅的心中,就‘咯噔’一下。

    她可以瞒过所有人,却唯独,瞒不过爹爹的这一双慧眼。

    思考片刻后,林梦雅才点了点头。

    “是去见了一个不重要的人,不过是谈了一些陈年旧事而已,爹爹不用放在心上。毕竟,有您的庇佑,还没有人敢对我动手。”

    其实,在别苑里,有一点她说的没错。

    对于皇上来说,林家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从古至今,有能耐的人,大多不会对一个人忠心耿耿,而忠心不二的人,却又普遍平庸。

    但是爹爹,作为大晋军队的统帅,对龙家的天下,向来是忠贞不二的。

    所以,即便是皇帝,也是看中了爹爹这一方面,才会原谅自己的放肆,只要让她主动离开,就能放过哥哥。

    只可惜,晋元帝永远也想不到,若是她真的离开了,那他,才会永远的失去自己的儿子跟臣子。

    坐在金銮殿上,已经让自大,埋没了他的双眼。

    也许,在这世上,权利可以主导一切,却唯独,无法撼动真心。

    “那就好...圣上——我也累了,想要告老还乡,你,就跟为父一起回老家去吧。”

    林牧之爱怜的拍了拍自己女儿的头顶,她现在虽然名义上,是昱亲王的侧妃。可是,外界都在传说,说是不久以后,昱亲王就会迎娶新的侧妃了。

    与其让女儿在这里,受到别人的嘲笑,还不如,把她带在身边,终其一生,也不会再受到这些流言蜚语的伤害了。

    林梦雅却是忽然间笑了,水灵灵的一双眼睛,笑成了弯刀的模样。

    那里面深藏的,是足以,把整个大晋,都割得支离破碎的锋利。

    “好,女儿遵命。但是在回家以前,我想先把哥哥救出来。没有哥哥在,家就不会圆满。母亲,也不会放心的。”

    林牧之虽然感觉到了女儿的话里有话,可他却并未品味出来,林梦雅的语气里,到底蕴含着多大的筹谋。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的话,怕是一定会阻止这个丫头吧。

    是夜,林梦雅随意的披着一件外套,圆润的香肩半露,一双小手撑在脸下,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出了神。

    微风浮动,一道黑影,准时的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良夜如斯,林梦雅浑然不觉。等到她发觉以后,人,已经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你——”

    未曾开口,便被夺走了呼吸。

    一个缠绵到了极致的吻,似乎在这几天,都成为了独特的开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梦雅只记得自己,趴在了他的胸口上,听着他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嘴角,却是无意识的,飞起了一抹浅笑。

    “又是你在作怪,我想跟你,好好的说话也不成么?”

    嗔怪的语气,让龙天昱低低的笑了起来。

    掬起了她的一缕秀发,放在了鼻子边上,贪恋着她身上独特的香气。

    龙天昱与她紧紧的贴着,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全世界。

    “你说,我听着。”

    他就是喜欢与她如此安静的坐着,早已经习惯了她的话儿不停,这样静谧的时光,是让辛苦的他,唯一可以放松的安宁。

    林梦雅轻捶了他一下,眼睛挑起,搂住了他的脖颈。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当初我母亲,是如何死的?”

    手,忽然间停滞了一下。

    不过,龙天昱的速度极快,快到林梦雅根本无从发现,就恢复了正常。

    “你母亲,不是因为生了你以后,虚弱血崩去世的么?难道说,这其中还有蹊跷?”

    林梦雅早就预料到,这家伙一定不会知道那些他父辈所做的龌龊事情。

    她不想瞒他,特别,是在今天以后。

    “嗯,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父皇,跟皇后,都是脱不了干系的。但是你放心,我不是那种无脑之人。这些事情,不关你的事。我不会迁怒与你,其实,我今天之所以要跟你说这些,是因为——”

    话题一转,林梦雅的脸上,忽然现出了小恶魔似的笑容来。

    “我,想跟你合离。”

    “咣当”一声,龙天昱一巴掌,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掀翻到了地上。

    脸色在瞬间变得铁青,似乎想要把面前的女人,掐死才能解恨。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低沉到咬牙切齿的语气,让林梦雅不由得心中,有了几分小小的暗爽。

    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越发的无辜。

    “没什么啊,我就是想说,我想跟你合离。当然,换成你休了我也可以。不过,这样,恐怕我父兄一定会冲到你面前,把你大卸八块的。”

    龙天昱忽然间紧紧的捏住了她的双肩,把她给强行扭转了过来。

    极为严肃的看着她,仿佛,是在审问犯人。

    “合离?我绝对不允许你跟我合离!林梦雅,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龙天昱快要被这个死女人给逼疯了,她嘴上说着不会迁怒自己,那下一句是什么?

    明明,她跟他早已经相知相守,明明,她刚刚是如此贪恋与自己的亲近。

    可转头就说要跟自己合理,这丫头,疯了不成么?

    “好啦,你不要这么激动,听我说好不好?”

    林梦雅伸出手来,温柔的抚摸着龙天昱的头顶。

    天,她虽然早就知道,这家伙会有这样的反应。谁知道,居然会这么强烈。

    她是该高兴这家伙对自己的在乎,还是应该气他跟自己的毫无默契?

    等到暴躁的龙天昱终于稳定了下来,林梦雅莞尔一笑,把自己的打算,娓娓道来。

    “其实,你我合离也有不少的好处。说实话吧,今天约我去见面的,就是你的父皇大人。谈话内容呢,简而言之,就是他看你老是来我家,所以心里不爽。所以,他想让我从你身边滚开,好让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及早的爬上你的床。但是呢,他给我开出的条件,是放过我哥哥。所以我觉得,这么简单的要求,咱们俩就发发善心,满足他老人家好啦。”

    林梦雅一摊手,表情真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可龙天昱却是渐渐的消除了火气,无奈的瞪着自家的小女人。她,总是会把别人的意思,扭曲成她自己,独特的语言。

    “父皇的意思,不必理会。”

    龙天昱现在,也的确是拥有不理会他父皇的资本。

    也许在半年之前,为了有些事情,他还不得不妥协的话,那么现在的他,根本就不用处处,都按照父皇的意思照办。

    况且,当初父皇把他关在母妃那里,又私自褫夺了梦雅的正妃之位,本来就已经让他很生气了。所以,这一次他实在是不想再理会父皇的无理要求了。

    “你不理会可以,可我不行啊。再说了,咱们合离,以后再成亲一次就是了,何苦,不去满足一个老人家的愿望呢?”

    其实,如果晋元帝不提这个要求,他们父子之间,也许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毕竟,龙天昱还是个孝顺的儿子。对于他父皇的要求,也大多都是有求必应。

    只是这一次,晋元帝却是失算了。

    他以为自己能把江山握在手中,能够把所有人都算计个遍,哪怕是皇后跟上官家,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那么她林梦雅,就要用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他,如今,早已经今非昔比。

    也许上官家跟皇后,还一如既往的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是,他所器重的儿子与忠臣,早就在她这个妖女的蛊惑下,学会了所谓的自私。

    如果,不再愚忠,会保护自己所要保护的人,是皇帝眼中的自私任性的话,那么,就让她来告诉他,如果人连这点自私都没有,又何谈治理江山。

    当初,晋元帝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掉许多无辜的生命。为了韬光养晦,他甚至,可以放纵太子一党,荼毒朝廷三年之久。

    云州遭灾,生灵涂炭,如今看来,在那位任君眼里,不过是利益博弈之下的权宜之计。

    林梦雅早就已经看透了他,那个披着仁义道德的虚伪外皮的皇帝,不过也是个在权欲的深渊里,越陷越深的可怜虫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