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毒道信物
    林梦雅一边埋怨着,一边扶着百里睿,乖乖的走到了屋子里面。

    刚进屋,林梦雅的视线,不经意的扫过了四周。

    却发现,以前杂乱无章的内部,如今,竟然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民院的堂屋还算是宽敞,以前老师这个工作狂人,哪里会注意到生活质量这种不重要的问题。

    可现在,屋子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不说,就连生活区域跟工作区域,也都被划分得清清楚楚。

    就连老师身上的衣服,都是整洁的散发着皂角的清淡香气。

    这哪里,像是一个孤身男子所居住的地方嘛!

    林梦雅转了一周,小脸上忽然间挂上了贼兮兮的笑容。

    凑在老师的耳边,挤眉弄眼的说道。

    “老师,你这小日子过得倒是蛮悠闲的嘛。说实话,你跟师娘你们俩个,到底,有没有那个的意思?”

    早就已经习惯了林梦雅这种没大没小态度的百里睿,如今,只能气的吹胡子瞪眼。

    在这个鬼丫头的面前,哪里,他还哪有当年那个毒圣的半点气场了?

    “死丫头,你眼里还有没有尊卑了!”

    对于老师这种强词夺理的掩饰,林梦雅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无聊的白了老师一眼,林梦雅忽然间拍了拍老师的肩膀,如同老友一般,语重心长的,开解着老师这个老顽固。

    “老师,不是我说你,女人嘛,终归是想要一个仪式的。而且,你跟师娘早就已经蹉跎了那么多年了,现在,还不算是晚。我呢,对你们的事情当然是举双手赞同的,所以,你也不必担心,家里会有不懂事的孩子不同意。再说了,我从小就没有娘了,你把师娘娶回来,以后,也会多一个人疼我嘛。”

    林梦雅故意的撒着娇,搭在老师肩膀上的手,也转而挽住了老师的胳膊。

    现在的她,就像是在跟父亲撒娇的小女儿。

    看着这样故意逗自己,实际上,都是为了自己好的她,百里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为师...也想给她一个名分。只是,我们之间,早已不需要了。倒是你,这些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那死小子太混蛋,居然敢欺负你。等为师有空了,一定去好好的教训他们。”

    听了老师的话,林梦雅不禁莞尔。

    原来,老师是因为迁怒于龙天昱,才会把所有的侍卫都赶走的呀。

    想到这里,林梦雅只觉得自家夫君实在是冤枉。但是老师做的事情,却让她的心,觉得无比的温暖。

    “没关系的老师,我的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复杂。而且,我相信很快就能够解决,所以老师,你就安心的跟师娘成亲吧。只有你们都有着落了,我才能安心,不是么?”

    林梦雅陪着老师坐在椅子上,一双水眸笑得弯弯的,在老师的面前,她卸下了自己所有的防备,不过是个希望老师,能够上前一步的乖巧学生,仅此而已。

    “唉,傻丫头。我知道,你是一定要去的。既然如此,那为师,只能有一份礼物,送你傍身了。”

    林梦雅惊讶的看着老师,从柜子里翻翻找找,最后,找出一只落满了灰尘的雕花盒子。

    百里睿凝视着盒子,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不知道是自豪,亦或是难过,似乎是有千言万语,此时,却无法细说清楚。

    林梦雅静静的看着老师,其实老师,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呢。只不过,他选择跟大多数人一样,只把这些事情,都放在心底罢了。

    “之前为师跟你提起过,当初我们百里家,几乎可以在毒道一脉上执牛耳而行,但是,多年前的那场风波,让毒道的大多数同仁损失惨重。如今,你要去寻找能救你性命的七毒圣草,那对于毒道中人来说,则是圣物一样的存在。到时候,我相信,你会少不了竞争者。所以,我送给你的这个东西,如果毒道之人看到,必定会给你一些薄面。至少,在如今毒道式微的情势下,没有人,再会窝里斗了。”

    老师说的郑重,可脸上的表情,却是极为的庄重。

    提起当年的事情来,想必对于老师来说,也是一件极为难以逾越过去的鸿沟吧。

    林梦雅恭敬的跪在了老师的面前,看着他打开盒子,取出一枚黑漆漆的印章。

    老师凝视着这枚黑色的印章,似乎百感交集。又似乎有千般不舍,最终,还是眼神一定,把印章,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伸出双手,接过老师手中的印章。

    林梦雅的秀气的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这东西...怎么看着如此的眼熟?

    百里睿随手,把盒子放在了桌子上,眼神里,似乎有些解脱的样子。

    终于,把身上的千斤重担,卸了下来。

    而没有了牵挂的他,似乎,觉得轻松了不少。

    “老师,这东西是——”

    把疑问藏在了心底,林梦雅虽然感觉,这些一定不是巧合。但是如今,她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只能暂且,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秘密,存放于心底。

    黝黑的印章,躺在她雪白的手心里,百里睿复杂的看了看那枚印章后,最终,还是移开了双眼。

    “这东西,其实就是我被追杀的原因。不过,这些事情都已经随着往事烟消云散了。即便是被人得到了这东西,它也已经发挥不了作用了。如今为师赠与你,不过是希望,能够当你的护身符而已。记住,如果不是毒道之人,此物,万万不可现世。”

    林梦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无语。

    感情,老师是给了她一把烫手的山芋。可老师是一番好意,她,也只能收下,妥善的保管,就是最老师最好的回应了。

    “我会谨记老师的嘱托,对了老师,我已经改变了主意。上次你给我的药,我不会再吃了。其实这样,我也好,龙天昱也好,都有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就会跟他厮守终身。如果不能,我也希望,他能够有个幸福的下半生。所以老师,你也去跟师娘成亲吧。至少,我才能没有顾忌。”

    最后,已经应该离去的林梦雅,背对着百里睿,喃喃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目光有些迷离,是因为林梦雅,分出心神里,查看着青筝谱里,对七毒圣草的介绍。

    七毒圣草,天下至尊奇毒,毒性剧烈,有脱胎换骨解百毒之效,同时,也是触之即死的毒药。

    以它入药,百死一生。

    所以,这一场,林梦雅是在豪赌。不管是对她来说,亦或是对龙天昱,这一场能不能胜利,靠的,只有虚无缥缈的运气了。

    “唉——”

    一身不舍的叹息,从屋子里,传到了她的耳朵边上。

    瞧她,还真是坏女人呢,就连毒圣,都被连累得唉声叹气。这辈子,她也算是有了吹嘘的资本了。

    “回去吧。”

    娇俏的身形钻入了轿子里,林梦雅微合双目,如同身体难以负荷般的,慵懒的靠在轿子里休息。

    轿夫的脚程不慢,可她在里面等了许久,也不见他们停下啦。

    “白芨,还没到家么?”

    忍不住出声问询,但是诡异的是,白芨并没有回应。

    林梦雅立刻睁开双眸,小手撩起了轿帘。

    引入眼帘的,哪里是熟悉的地方,分明,是被人家悄然抬到了一处,并不熟知的角落里。

    前后的轿夫,都低垂着脸,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孔跟表情。

    林梦雅心中暗叫不好,她,怕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并未声张,林梦雅深知,既然人家没有当场截杀她,那就说明,对方是要的活口。

    可白芨被带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还活着。已经自顾不暇的她,却还有心思,再担心着别人。

    透过若隐若现的轿帘,林梦雅只能窥探到外面,似乎,是离皇城不远的地方。

    但是这里,却是关押着犯了忤逆之罪的皇族们的圈禁府邸。

    难不成,是有人想要直接,把她关押在这里,好不让别人发现么?

    思考片刻之后,林梦雅又觉得不可能。

    皇后跟皇上,都在派人监视着她。她是被人用轿子抬进来的,这样很难瞒住别人的。

    除非——

    现下,林梦雅只能紧握着双手,期待着事情,会按照自己揣测的方向发展。

    她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不然,龙天昱,一定会发疯的!

    轿子一路急行,最后,停在了一处不太起眼的院落外面。

    林梦雅已经感受到了外面的动静,可是她还是谨慎的,继续藏身在轿厢之中。

    “王妃千岁,陛下已经等候您多时了,还请您尽快下轿。”

    内侍官中性的嗓音,让林梦雅的猜测,得到了一部分的证实。

    无声的深吸了一口气,林梦雅下意识的整理好了自己的头发钗裙,确定自己毫无破绽之后,才优雅的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有劳了。”

    温和高贵的林梦雅依旧是彬彬有礼的模样,哪怕是她身处劣势,亦不会轻易的低下自己的头颅。

    “王妃辛苦,陛下就在里面等着您。”

    谦卑的内侍官,也待她如同以往一般的恭敬。

    可唯有林梦雅心里清楚,今时不同往日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