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上官府邸
    一顶小轿停在了上官府的外面,跟着轿子走的清秀侍女,犹豫的看向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略微踌躇片刻后,才低声请示着自家主人。

    “主子,已经到了。”

    威名赫赫的上官家,现在正是炙手可热。

    虽然林梦雅去的只是一只远亲的偏房家里,可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却是比他们林家,要气派多了。

    就连门口的石狮子,仿佛也多了几分威武似的。

    路上的行人,连片刻都不敢停留,生怕会冲撞了这府邸的贵气一样。

    自从威远候上官雷重新回到家中坐镇,朝中已经有人闻风而动,伺机,想要在上官雷的面前,大表忠心。

    更别提之前的几个上官家之前的故交,现在,早已经在朝廷里,公开支持上官家重掌大权之类的。

    如今她们林家式微,可远不如当初那么威风了。

    “去叫门吧,就说——就说昱亲王侧妃有要事求见。”

    林梦雅伸出一只玉色的手,掀开了轿帘,若有所思的看了上官家的大门一眼。

    从哥哥出事到现在,她还没有收到上官慧的任何消息。

    以她对哥哥的心思,这件事情本就不寻常。

    何况以上官慧的心计跟手段,她看不相信,这家伙,会乖乖的在家里坐以待毙。

    今天跟出来的,是心思细腻的白芨。

    轻轻的扣了三声门,许久以后,里面才传出动静来。

    片刻之后,一颗不耐烦的脑袋,出现在白芨的面前。

    “谁啊!干嘛啊!”

    门房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厮,一双贼眼滴溜溜的,在白芨的身上转了几圈后,方才有些色眯眯的看着面前的白芨。

    “你是谁家的小美人,来这里,是要找哪个哥哥的?”

    小厮的流里流气的靠在了门边,一看就是个轻浮惯了的人。

    白芨最是讨厌这种,可如今,她也不得不忍耐下来。

    脸上勉强带着几分笑意,白芨不留痕迹的后退一步,方才说道。

    “我跟着我家主人一起来的,还请你行个方便,帮我去通报一声。”

    那小厮却还不知道收敛,看着白芨嘿嘿嘿的笑了一声后,竟然想要伸出去手去,掐她白嫩嫩的脸蛋。

    “你干什么!”

    白芨快速躲开,忍不住立起眼睛,呵斥着面前的家伙。

    自从她到王府以来,还未曾受过如此的轻慢。

    “这里可是上官家的府邸,管你是什么王孙贵胄,在这里,都得老实听话。大爷我是看你长得不错,哼,别不知好歹。要是我想,让你家主人,把你送给我当小老婆都行!”

    真是宰相门前三分官,白芨只觉得这上官家,还真是让人厌恶透顶。

    连一个小小的门房,都这般的不知羞耻,狂妄自大,可见主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人。

    当下,冷了一张小脸,贝齿轻咬着樱唇,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再跟这个无赖纠缠。

    “我家主人是昱亲王的侧妃,要是耽误了正事,你承担不起!”

    门房却忽然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咧着嘴弯着腰,笑得前仰后合。

    “我当是谁呢,原来就是从嫡妃被降成侧妃的林家千金。听说你们家主人还被送回了林府,怎么,这次来我们上官家,是来找人求情的么?”

    白芨气坏了,她原本没有想到,主子的事情,会被传播成这个样子。

    一双小手不停的捏着衣角,恨不得立时三刻,把这个家伙的嘴脸给撕下来一样。

    可还没等她有任何动作,原本安坐在轿中的林梦雅,却悄然的走到了她的身后。

    “我再不济,也是正经的皇子妃。你们不过是上官家的附庸,如此,你当我真的无法惩治一只狗么?”

    清冷的声线,没有任何被激怒了的起伏。

    甚至于,林梦雅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派轻松惬意。

    只是那双眼睛,却是落在了门房的身上,却锐利的,似乎能挖出一个洞来。

    门房忽然间觉得浑身一震,他也算是见过不少的达官显贵。

    却从未只是凭着一个眼神,就让他的心中,生出密密麻麻的恐惧来。

    那是,蝼蚁无法理解的绝对强势。

    即便她是落了难的凤凰,也似乎,能够轻易间,碾死自己似的。

    当下,小厮心中的气焰就消了一半,灰溜溜的往内府逃去了。

    “主子,他——”

    白芨心中倒是替自家主人委屈的很,林梦雅何尝受过这样的委屈。

    如今不过是一个小小门房,竟然都这样的,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以后,可怎么得了啊!

    “不要因为一件小事就生气,以后,咱们遇到这样事情的机会多着呢。人不可能永远得势,所以,别太在意。”

    其实林梦雅倒是对于这种落差没什么别的想法,毕竟,她当初就是一点点,从众人眼中的疯女人,爬到了现在的位置的。

    即便是有一天把她打回原形,她也一样能够坦然处之。

    何况,谁能笑道最后,也未可知呢。

    门房的速度倒是不慢,片刻之后,形色匆匆的管家,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提起胸膛,林梦雅依旧是当初,那副骄傲尊贵的模样。

    只是管家在看到她之后,眼神里,却是飞快的掠过了一抹不屑。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了一副恭敬的样子,弯腰给林梦雅行了个礼。

    “小的给贵人赔礼了,这小子不懂事,还请贵人,不要计较才是。”

    表面上,林梦雅自然也是不好计较。

    何况,即便是她依依不饶,人家也未必会真的处置了自家的人。

    不得已,林梦雅只能微微点头,示意对方,她不会在意这种事。

    立刻,那人做出了一副殷切的脸,似乎对林梦雅来这里,觉得十分的意外。

    “不知道贵人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哦,对了,忘了禀明贵人,我家主人有事出去了,怕是这几天都不能回来,若是贵人有事,怕是要延后了。”

    出去了?林梦雅心中冷笑一声,她又如何听不出,这是人家的说辞。

    “我倒是无事,只不过,是许久未见到你家小姐了,所以来看看她而已。毕竟,我们也曾经是有过数面之缘的。我对她,还真是惦念已久呢。”

    林梦雅的话,顿时让管家有些摸不到头脑。

    虽说当初王妃亲自下帖子的事情,让主人发了好大的一顿火,然后警告小姐,再不许跟这位昱亲王妃来往。

    可如今,王妃的语气,却是有点怪异。

    怎么说呢,这俩个人的关系,似乎,不太融洽一样。

    “小姐一大早就被皇后娘娘接入宫中了,怕是这会儿,您是见不到的了。不如,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小的,小人一定转达。”

    林梦雅冷冷的瞥了管家一眼后,只是冷哼了一声,却是转身就离开了上官家的大门口。

    看着转眼间就走了的昱亲王侧妃一行人,管家跟门房,也是一头雾水。

    这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轿子里,林梦雅却是缓解了一脸的冰冷。

    今天早上就进宫了,难道龙天昱的手脚,居然会这么快?

    可她又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如果龙天昱立刻就回禀给皇上,按照皇上多疑的个性,他一定会起疑心的。

    难道说,皇后也对上官慧有所算计么?

    若是现在出岔子,反而不好了。

    只是如今她不便出入宫闱,不然的话,她倒是可以去打听一下上官慧的情况。

    “主子,咱们要回去么?”

    轿子外,白芨低声询问道。

    林梦雅想了想,却是报出了一个地方。

    垂下眼眸,林梦雅只觉得有些头疼。

    她似乎许久没有去看老师了,虽说龙天昱对老师的保护她可以不用担心,但是总归要自己看看才能安心,何况老师待她如同父女一般,自己这个样子,会不会被老师说不孝?

    轿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老师所在的小院外面,这里即便是被人发现了也无妨,龙天昱昨晚还提起,这几天就要给老师换个地方呢。

    今天,整洁的民院却有些异常的安静。

    她左右看了看,似乎每次来的时候,外面的守卫都不见了。

    心中有了个疑影,难道,是龙天昱另有安排不成?

    林梦雅站在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林梦雅顿时心中,升腾起了一股子,不太好的预感。

    难道老师,出事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林梦雅立刻开始用力的撞击大门。

    还没撞两下,门却被人突然间打开。

    瞬间,林梦雅火箭炮似的冲击力,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哎呦!”

    痛呼之声,紧随着跌倒落地的声音传来。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倒在了一个肉垫上。

    立刻爬起来,查看一下自己的状况,却有些尴尬的发现,那个被自己压在地上,差一点就翻了白眼的人,可不就是她惦记的老师么?

    “您看您,我敲门怎么不应我一声呢!”

    林梦雅嘴里埋怨着,可却是伸出手来,拉了老师起来。

    百里睿只觉得自己要被这个丫头给气死了,明明是她撞了自己,却好像是反倒是自己的不是一样。

    “我...”

    “好好好,我知道是您沉迷于研究之中,没空理我。可是老师,那你可以叫别人来嘛,何苦要吓我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