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化为主动
    龙天昱脸上带着笑,怀中的小女人,算计起人来,还真是举贤不避亲。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那上官慧自然会有她合适的地方,不然,林梦雅可不会让她担当如此重任。

    “你刚刚在想什么?”

    正事说完了,龙天昱心满意足的抱着自家女人,低声询问着。

    林梦雅可不是个爱哭的女子,但是她刚才的样子,让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没...没什么。是我父亲提起母亲过世之事,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当初,我母亲的死,不是一场意外。”

    林梦雅不自然的笑了笑,她刚才的确是有些失态。

    但是既然清楚了自己的身世,那些暗藏在心中的纠结,也就烟消云散了。

    低头忙着找理由的林梦雅,丝毫没有注意到,当她提起母亲的死不是意外的时候,龙天昱的眼眸之中,划过了的一股深深的不安。

    收缩手臂,抱紧了怀中的女子,龙天昱把脸埋在她的发间,无人看到他脸上,真实的表情。

    “我父亲回来,你以后,可要小心些了。他老人家已经知道,你要另娶他人的消息了。而且,我们之前的事情,我还没跟父亲坦白。”

    林梦雅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在这件事情上,龙天昱需要承担的非议,原比她要多得多了。

    在外人看来,他停妻另娶,那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渣男。

    在加上还在这个她哥哥被收监,父亲辞职的节骨眼上,一定会有很多人认为,他是个无情无义之徒。

    别人不说,怕是连父亲,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林梦雅的心中,其实对龙天昱,还是有些愧疚的。

    “没事,只要你明白就好。”

    短暂的时间,已经足够龙天昱整理好自己的语言跟心情了。

    他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只要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就比任何人的承认都要来得让他踏实。

    林梦雅只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安心的靠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有他在,真好。

    父亲的归来,让林家从被动的局面,也逐渐转为了主动。

    一大早,父亲就让人送去了给上官晴的休书。

    据说上官家极为震怒,可父亲派去的人选,是跟随他多年副官。

    此人也是朝廷命官,即便是上官家再生气,也不敢轻易的动一位有功勋在身的武官。

    所以,人是生了些闲气,可终究还是让上官家,接受了这个女儿被休弃的后果。

    才没有让父亲,把当年协议的事情给抖落出来。

    毕竟,堂堂上官家,嫁女儿居然还用协议来求对方收下。这对上官家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与其如此,还不如就应下林家的休书,起码,还能挣些面子回来。

    林梦雅得知消息后,只觉得姜,还是老的辣。

    这种能让上官家吃瘪的事情,不管来多少次,她都不会嫌多呢。

    “主子,门外有个名叫苟三的男子,给您送了一封信来。”

    正在院子里读书的林梦雅,听到白芨的声音后,立刻,从书本里抬起了脑袋。

    接过白芨手中的淡黄色的信封,林梦雅干净利落的拆开。

    仔细的看了信上的内容后,禁不住喜上眉梢。

    “你们替我准备一些丰厚的赠礼,我要亲自去道谢。”

    把信小心的收好,她没想到,苟三的手脚居然这么快。

    她才没把消息送到几天,那人就来信,说一切已经搞定。真是兵贵神速,这下子,哥哥算是有救了。

    虽说上一次闹得有些不愉快,可林梦雅向来是个恩怨分明之人。

    别的不说,就说人家能够替自己洗刷哥哥的冤屈,那她就该好好的感谢人家。

    只是如今,她出门一趟实在是不容易。

    父亲也好,龙天昱也罢,都是再三交代,自己必须要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尽量不能外出。

    要是让清狐代她去,反而显得没有什么诚意。

    而且林梦雅更想知道的是,苟三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能在短短几天,就可以逆转乾坤。

    林梦雅也是分外的好奇,都说江湖里的奇人不少,她如今,倒是真的生了结交的心思。

    思来想去,林梦雅还是觉得,与其让她,冒着被人发现苟安他们据点的风险去紫薇胡同,还不如,诚心诚意的把人给请过来。

    当下,就亲自写了一封信,又让清狐想办法传递过去,约人家三天后见面。

    一想到哥哥的事情,也许就能解决了,林梦雅的心情,不由得轻松了一大半。

    千头万绪总算是有了可以理清的时候,前几天林梦雅浮躁的心,也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

    可以说,自打她从护国寺回来,就被上官家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以致于,她只能在对方出招以后,才能勉强的转危为安。

    这样的日子,她总是疲于奔命。如果不能扭转局势的话,她总会有力有不逮的那一天。

    一旦被人抓住了自己的破绽,她也好,林家也好,甚至于龙天昱,都会陷入万劫不复。

    所以,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她只能选择深藏自己心中的忐忑与不安,维持着自己表面的镇定。

    如今,这一切总算是有了尽头。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从五指山里,解救出来的孙猴子一样。

    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从旧相识那里回来的父亲,带来了更加准确的消息。

    上官家因为休书的事情,反而想要倒打一耙。

    按照父亲打听到的情况,应该是上官家把自家的女儿,塑造成了一个忠贞爱国的良好公民。

    而之所以哥哥要杀她,父亲要休她,都是因为,她发现了林家通敌叛国的秘密。

    林梦雅得知这个消息后,先是愣了几秒钟,而后,不由得由衷佩服上官家这种不要脸的精神。

    比起他们颠倒是非的能力,自己家的哥哥,还真是耿直得过分了呢

    如今两家都已经撕破了脸,上官家自然是再也没有了顾忌。

    最好是能让林家满门抄斩,不然的话,他们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一场闹剧来。

    不过这样一来,皇上的态度,就变得尤为重要了。

    幸好她跟龙天昱之前,并未抗旨不尊。不然,要是惹恼了皇上,那现在,还怕是真的有些不好办了呢。

    思考再三后,林梦雅还是觉得,如今皇上也在等着他们林家表态。要是利用好了这个机会,说不定,哥哥的事情,就能迎来新的转机。

    书房内,父女二人各怀心事,良久,才抬起头。

    却有些惊讶的发现,对方竟然跟自己一样。

    林梦雅不由得莞尔一笑,看来,她们父女之间,倒真是心有灵犀呢。

    “我猜,父亲跟我,可能都想到一处去了吧?”

    嘴角的笑意有些小俏皮,仿佛此等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不过是他们父女之前,一场再平常不过的小游戏而已。

    “唉,为人臣子者。本不应该如此,只是,我们林家实在是冤枉。”

    林牧之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他从前都是一脑子的忠君爱国。

    如今,也是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了。

    若是自己的儿子真的做出了那等叛国之事,他必然是会大义灭亲。

    可如今,朝廷倾轧他实在是不想参与,纷乱之中,他想做的,终究不过是保全自家的一双儿女而已。

    “父亲不必自责,我想皇上此时,也应该等候您多事了。还请您万事小心,我会继续留意上官家的一举一动。”

    林梦雅起身,悠然行礼。

    上官家把这件事嚷嚷得人尽皆知,可皇上却依旧是按兵不动,那么,他的意图,也就很明显了。

    林家如今,还是皇上手上的一把利剑。如果皇上真的打算丢弃他们,那么此时,他大可做出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出来。

    但是,哥哥如今还在京兆尹的府衙里压着,而兵部,目前对林家还未采取任何的活动。

    这就说明,皇上在等。

    他在等林家的主动请求,在等林家终于记起,身沐皇恩之时的便利。

    唯有如此,他才能恩威并施,完全把这柄利剑握在手中。

    如果皇上对别人使出这种手段,那么对方,一定是会感恩戴德,痛哭流涕得再也不能对其有任何的忤逆之处。

    可惜,这是对林家。

    林梦雅摇了摇头,看着父亲离开时的方向。

    皇上终究是没有看透,深藏在林家人骨血之中的骄傲。

    用训狗的方式,是永远无法驯服一匹骄傲的狼。皇上总有一天会知道,他的帝王权术,还远没有修炼到家。

    “呜嗷——”

    院子里,已经十分神勇的小白狼,突然间朝天发出了一道让人颤栗不已的狼嚎。

    林梦雅移动脚步,站在了门口。

    如今,小兽们都已经快要成为森林之王了,那他们所精心培育的一切,是否,也都应该野蛮生长,快要接近成熟了呢?

    她期待着,自己种下的种子,成长为森天巨树的那一日。

    “来人,准备轿子,我要亲自,去一趟上官家。”

    林梦雅眼神如炬,任谁也看不透,她的心底,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可熟悉她的人却知道,每当林梦雅露出这幅,再正经不过的表情后,就表示,有的人,要倒大霉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