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身世大白
    “怎么哭了?”

    林梦雅只觉得脸颊有些微湿,下一秒,一只温柔的大手,就拭去了她脸上的泪。

    可更多的水滴,却像是控制不住似的,下意识的滑落。

    她抬起头,几乎有些难以自控般的,激动的看向了龙天昱。

    “我...我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这一句话说的没头没尾,就连龙天昱也不甚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但是看到林梦雅如此难以自控的样子,就连龙天昱也不由吓了一跳。

    连忙抱住了她纤细的身子,用自己坚实的怀抱,来让她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没想到会是这样...龙天昱,原来,我可能真的是这里的人。”

    林梦雅靠在他的肩膀上,已经哭得如同泪人一般。

    除了她自己,却再没有人,知道她这句话里的含义。

    林梦雅紧紧的抱住了龙天昱,唯有她自己清楚,原来,他们天生就该是一对的,原来,这里才是她生命的起点!

    脑海之中的记忆,飞快的把她带回了十五年前。

    那一年,林梦雅正好三岁。

    年幼的她,早早的懂得了失去母亲的痛苦。

    这样早慧的女儿,对失去了亡妻,跟同样失去母亲的哥哥而言,是一种任何人,都难以代替的安慰。

    但是对于怀着目的进入林家的上官晴来说,则是一种障碍。

    一种,必须要除掉的障碍。

    三岁的她,虽然并不完全懂得这种危机。可一旦爆发开来,却是一场,几乎可以夺走她生命的危机。

    因为,她窥探到了上官晴最大的秘密。

    自从上官晴嫁入林家以来,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俩个人相敬如宾。

    但是实际上,父亲对她却是十分的疏离。

    就连成婚的当晚,父亲在夜半时分,都是回到了她跟哥哥身边休息的。

    如此的羞辱,上官晴自然是会记在心里。

    不过当时的上官晴,对待父亲,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的。

    她也曾经努力的,想要代替母亲的位置,成为真正的林夫人,可父亲冷漠跟躲避的态度,却让上官晴所有的努力,都成了白费。

    而得不到父亲的上官晴,也彻底的因爱生恨,只是她选择的,却是用跟父亲的一个堂弟,通奸得来的林梦舞,妄图成为真正的林夫人。

    这件事情,却不幸被年幼的她听了个正好。

    其实,以她当时的年纪,即便是再聪明,也绝不会宣扬出去。

    也许,是因为她平常的伶俐,让上官晴警戒了许多。也许,只是单纯的看她不顺眼吧,一直维持着好继母形象的上官晴,就是因为如此,决定痛下杀手。

    毒药,是上官晴亲手灌下去的。

    她还记得,那是个冰冷的寒夜。

    小小的她,却只能躺在地上,任由剧烈的疼痛,传遍了她的四肢。

    不管她怎样翻滚,挣扎,都无济于事。

    直到那痛苦,渐渐变得麻木。连睁眼都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的时候,她,忽然间,听见了一道声音。

    那声音说了什么,当时,正在生死边缘的她,完全没有记住。

    可唯一能记得的,就是那声音落下后,身体忽然间轻松了。

    而后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院长妈妈那张慈祥而温柔的面容了。

    所以,如果记忆完全没有出错的话。她,来自于一道现代的灵魂的苏清歌,本来就应该是属于这个时空的林梦雅!

    怪不得,她会觉得这具身体,跟她的灵魂如此的契合。

    除了记忆跟习惯继承了下来以外,就连情感,也完全保存了下来!

    现在,她却完全都明白了。

    她本就是她,从未改变过,她来自于这个时空,终究,也会回到这里。

    终于,这么多年的空白,现在已经被填满了。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要高兴得疯掉了。

    紧紧的抱住了龙天昱,从前,她还傻傻的以为,自己是顶替了别人的身体,才能获得现在的一切。

    但现在她已经完全清楚了,原来,这就是属于她的,从来,不曾有过任何的改变。

    龙天昱用大手,紧紧的托住了她的身体。

    看着她在自己的怀中又哭又笑的,龙天昱可是着实一头雾水。

    下午就听说岳父回来了,本以为这丫头会开心些的,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变成这幅傻样。

    不由得用自己的额头,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

    还好,也没有发烧什么的,这怎么又说上胡话了呢?

    “红玉,快去找大夫。”

    急切的叫着人,龙天昱眉头皱紧,无比担忧的看着自家的夫人。

    如果不是烧坏了,那是不是多年前的癔症又犯了?

    一想到聪明伶俐的雅儿,会变成那个小白痴,龙天昱不由得又是一阵阵的揪心。

    其实他倒是不介意养着她一辈子,只是这症状也来的太急太快,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

    “不用,我没事,你们别听他瞎喊,都去休息吧!”

    白了龙天昱一眼,林梦雅还丝毫不客气的,在龙天昱紧实的后背上掐了一把。

    什么人啊,自己不过是因为身世大白,所以激动了那么一点点,怎么这男人,这么会破坏气氛。

    虽然被人*裸的嫌弃了,可看到自家夫人恢复了平常的样子,龙天昱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大半。

    眉头也舒缓了,抱着丫头走到了暖阁了,轻柔的把她放在了床榻之上,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她,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似的。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又没字。”

    没好气的低声唬了他一句,她家这颗芋头什么都好,就是在默契方面,跟她没有半点的心灵感应。

    当初她生气了,以为他讽刺自己拜金。谁知道这家伙可好,不仅送上了更多的银两,还傻兮兮的问自己够不够。

    不禁扶额轻叹,难道他们之前,就没有半点的心有灵犀么?

    怎么自己都要高兴的疯了,反而在这家伙的眼中,自己却是烧坏了脑子。

    真是——不知道要怎么来形容这家伙的笨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又提前知道了,今天父皇同意了我的条件,这一次,他只是给我提条件,但是最后的人选,还要我来决定。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我好去回禀父皇。”

    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王妃,仿佛这媳妇,不是给自己选的一样。

    林梦雅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不过,要她来提人选,然后跟自己抢老公,这事,怕是也不常见吧。

    其实,她心里倒是有几个人选了,只是,皇上不一定会完全同意。

    小手绕过了龙天昱的肩膀,松垮的环住了龙天昱的脖颈。

    林梦雅如数家珍一般,提起了自己心中的人选。

    “我猜你父皇所中意的人,一定是他这次招揽过来的世家的小姐。这种人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做第一考虑。不然请神容易送神难,万一你要是悔婚了,对方会立刻跳槽,你反倒是失去了支持者。所以,要么你就选择一个已方震惊的坚固盟友。要么,就是敌方阵营的。你娶了呢,你父皇觉得添堵,不娶呢,对方会觉得受到了侮辱。”

    在给皇宫里,那喜欢算计人的两口子添堵的伟大事业上,林梦雅绝对是头号种子选手。

    这一番分析下来,别说皇帝听了会血压升高,就连龙天昱听了,都觉得有些小刺激。

    任由自己的女人继续瞎胡闹,唯有龙天昱明白,她所有的乱来里面,其实,都是有着多方的考虑。

    也许这些打算,不如父皇跟母妃的老谋深算。但是这样横冲直撞的林梦雅,却总是撕破现在虚伪的和平,让僵持的现状,有一个新的发展。

    可能父皇不喜欢这样凡事,都超出他算计的滋味。

    但是他却觉得,如果按照林梦雅的方式来,也许会有一个新的结果。

    而这个结果,可能会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如此,也就没有人,能够提前防备得了。与其按照父亲的旨意,他平安的成为一国之主。始终,他却都是在父皇的阴影之下。

    还不如,他跟梦雅联手,共创一个属于他们的未来。

    他的未来之中,不能没有她,也唯有她一个,才算是圆满。

    所以,龙天昱爱死了她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馊主意,也是唯一一个,坚定的贯彻爱妻方针的中坚分子。

    总而言之,在外人面前,强大尊贵的昱亲王,就是个妻—管—严!

    此时,他几乎已经是对林梦雅言听计从了,而且,还是个不管林梦雅说什么,都会拍掌叫好的那一种。

    而林梦雅也越发的来劲了,想都没想,就决定了龙天昱未婚妻的人选。

    “我觉得,上官慧不错。第一她是皇后的侄女,最近又成为皇后重点培养的那一类,要是她跟你扯上关系,皇后一定会气疯了。最重要的是,她喜欢的是我哥,跟你肯定不能戏假情真。”

    林梦雅丝毫没有愧疚的,就推出了一心痴恋哥哥的上官慧。

    反正那家伙早晚都是自家人,稍稍的配合自己演一出戏的话,她应该也不会反对的。

    而且,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早一点,能成全上官慧不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