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协议婚姻
    “你能不计前嫌,已经是十分难得了。何况,她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咱们林家之人。这件事情,你做主便是。有你这个长姐替她操劳,也是她的福气。只是雅儿,为父听闻,圣上要为昱亲王重选一位嫡妃,此事,你可知情?”

    林牧之对待小女儿的事情上,从来,都是一语带过。

    林梦雅除了倍感蹊跷之外,有些话,依旧只能隐藏在心中罢了。

    “此事——女儿已经知悉。父亲不必担忧,女儿早就已经想通了。何况,虽然圣上主张要给他选妃,可女儿毕竟还是他的侧妃。即便是以后别人进了门,也不能拿我如何。”

    她跟龙天昱之间的计划,还是不要先告诉父亲的好。

    何况父亲即便是对圣上失望透顶,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位忠臣良将。

    跟她那种胆大包天的做法,还是有所不同的。

    不动神色的把话题,转到了哥哥的身上,她可不想让爹爹的注意力,老是集中在自己身上。

    “对了爹,我去牢里探望过哥哥,谁知道,哥哥让我去找他之前学武的师兄弟。我怎么不知道,哥哥还曾经出去学武过呢?”

    这件事林梦雅一直想不通,而且,按照哥哥的意思,是他曾经学武的大师兄,背叛了他,所以,才会被别人栽赃成功。

    那这个大师兄,得是何方神圣?

    果然,当她刚问出口,父亲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机警的确定周围,没有任何碍事的耳朵后,方才徐徐吐露其中的关键。

    “当初,你哥哥年纪太小,我不便把他直接带入军营。于是,就拜在了我一位故交好友的门下。此人武功奇高,而且为人光明磊落,所以门徒众多。只是他收徒只讲缘分,不讲资质。因此最后拜在他门下的,总共有七名弟子。你哥哥是他的第二个弟子,而第一个拜入他门下的,则是南安国廉郡王,宋衍的大世子。如今,他们父子,已经掌握了整个南安国的兵力,即便是国主,也必须要听其命行事。”

    父亲的解释,让林梦雅恍然大悟。

    如果哥哥真的被证实,是跟南安国现在的掌权人暗中勾结,那叛国之名,就可以成立了。

    何况,哥哥跟南安国世子又有旧交,凭借这一点,哥哥足以被人泼尽脏水。

    正常人而言,童年的友情尚且是最为珍贵的。

    何况是哥哥这种性情中人,那些人,好卑鄙的手段!

    “没想到会是如此,我那个笨蛋哥哥,竟然还想要为这种人扛起罪过,简直就是世界上第一的大笨蛋!”

    林梦雅愤愤不平的骂道,她跟哥哥行事本就不相同。

    在她看来,如果别人对不起她,那么她也不必再客气。

    可哥哥呢,却总是会记得别人对他的恩情。哪怕是被人陷害,也处于他所谓的坚持,给予让步。

    这样的傻瓜,不被人陷害才怪!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听他无意中提起过,当初,这位世子曾经救过他一命。不过这件事情上,确实是笙儿大意了。我交代过他,不许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没想到,还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哥哥的性情,说起来还是随了父亲。

    林梦雅心中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家的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正直得过了头。

    “不过父亲,我想这件事情连我都不清楚,其他人,更没有知道的道理。所以,如果消息不是从哥哥这边透露出去的,那就说明,南安国的那位世子,已然是别有用心了。他们有意栽赃,再加上有那人的配合,怕是哥哥,很难逃脱。如果我们想要把人救出来,怕是得要在南安国那边,做些文章。”

    哥哥被曾经的好友背叛,不仅仅是让哥哥伤心,更重要的是,对方一定会做出一系列的伪证,来诬赖哥哥。

    而且,以哥哥的性子,当初定然是对人家毫不设防的。

    如此一来,哥哥在别人的眼中,可谓是漏洞百出。

    他们想要替哥哥翻案,怕是难度不小。

    “这件事情,不能急。今天我已经托人去拜会几位大人,最好,能够掌握对方的动向,我们,才能伺机而动。”

    林牧之不愧是战场上征战多年的老将,这种时候,自然是知道磨刀不误砍柴工。

    他们父女再急,如今在家里,也像是闷头瞎子,只能被人耍的乱转。

    还不如从证据入手,想办法一一化解才是。

    “爹说的有道理,是我太冒进了。对了爹,关于晴夫人的事情——”

    林梦雅当初已经把话放了出去,自然她也不是说说而已。

    只是这休书怎么写,又如何送到上官家,怕是要多费些周折了。

    “她已经不是我林家之人,自然没有什么可顾忌。做出这等事情来,她还能有什么脸面!”

    提起晴夫人,父亲早已经是一脸的冰霜。

    林梦雅也知道父亲的意思,可上官家,哪里会如此就善罢甘休。

    “其实父亲在外有所不知,上官家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他家的老侯爷已经回到府中。而且,之前他们三番五次的来家里骚扰过,我想上官家,一定不会轻易的就此放过咱们林家。”

    这几次跟上官家对弈,林梦雅早就已经看透了他们家人的本性。

    不管是皇后也好,还是晴夫人也罢,都是极为贪婪之人。

    晴夫人利用管家之便,早已经把林家的一些私产,转在了她娘家名下。而皇后,何尝不是野心勃勃,意图染指江山呢?

    现在林家在外界看来,已然是风雨飘摇,他上官家若是不想趁着这个机会,把林家一口吞没,那他们才是彻彻底底的傻瓜。

    “此事,我自有办法。雅儿,其实这件事情,为父早就应该跟你说,只是你那时年纪尚幼,为父不便跟你明说。当初上官家要我迎娶上官晴过门的时候,曾经跟我有过一纸协议。如果她做出对林家不利之事,我可以即刻休了她。这些年来,她日渐嚣张跋扈,我百般忍耐,都是为了查清楚一件事情。如今,我也已经有了眉目,那个狠毒的女人,是断然不能留在林家了!”

    听到这个消息,林梦雅还是小小的惊讶的一下的。

    没想到父亲当初跟上官家,竟然还有这种协议在。

    可要父亲牺牲自己去调查的事情,到底,会是什么?

    “如此的话,那倒是好做了。可女儿有些疑惑,听说当初皇后亲临,亦不能让父亲同意迎娶上官晴。不知道是何事,又让您改变了心意呢?”

    说实话,爹爹的确是最爱母亲没错。

    可毕竟晴夫人跟父亲也是十多年的夫妻了,如今爹如此绝情,她倒是觉得十分的意外。

    林牧之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目光却像是透过她,在找寻另外一张,早已经刻印进脑海最深处的容颜。

    “是你母亲的死因,只是这件事情年代久远,即便是我这些年来都在追查,也依旧过才得知了一些眉目而已。”

    母亲的...死因!

    可她明明记得,母亲是因为生产之后,虚弱血崩而死的,又怎么会——

    不对!忽然间,林梦雅想到了极为关键的一点。

    当初她找回田氏的时候,曾经听她提起过,母亲的身体在生产之前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且,还曾经流露出对自己跟哥哥的不舍之意。

    难道说,母亲是明知道有人要对自己下手,方才如此的么?

    “雅儿?雅儿?”

    林牧之看着有些出神的女儿,还以为她是被这种事情给震惊住了。

    忍不住开口叫了她俩声,却看到女儿迷茫的眼睛里,似乎,带着一抹悲伤。

    “哦...我...我没事。只是爹爹,我有可能知道,当初,为何上官晴会性情大变了。”

    林梦雅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现在的情绪。

    虽然她全权接管了这具身体的回忆,但是有一件事,她始终丝毫没有任何的印象。

    那就是她当初,为何会变成痴儿的原因。

    可就在刚才,本以为全部都浏览过的记忆,却是轰然间,又打开了一扇大门。

    那些缺失的关键,也都犹如泉水般,涌入了她的脑海里。

    捂着有些胀痛的头,林梦雅揉了揉眉心。

    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雅儿,你怎么了?”

    林梦雅的脸色,忽然间变得苍白一片。

    林牧之自然是十分担心女儿的身体,连忙,叫人送她回去休息。

    可是一路上,林梦雅却是少见的沉默不语。

    因为她的脑海之中,早已经乱成了一团麻。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林梦雅被红玉她们簇拥着,回到了雅蝶小筑。

    她极少会变成这个样子,呆呆的放空了的眼神,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仿佛连魂魄都离体了。就连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白芷,都未曾见过这样的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甚至于外面都已经从白天,变成了黄昏,再从黄昏,转为了浓重的黑。

    直到龙天昱都已经悄然潜入了她的屋子,可林梦雅还是痴痴的坐在那里,似乎是在看着烛火出神,又或是,她根本就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之中,连外界的感知,都丧失了一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